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魏读书人 七月未时

第一百七十九章:三国灭了!清点资源!满朝震惊!顾言傻眼!

    唐国国君直接晕死过去了。

    他千算万算,根本就不会想到有一天背叛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还他娘的是亲生儿子?

    许清宵心太脏了,简直是脏到让人恐惧。

    这一手挑拨离间,打压拉拢,玩的炉火纯青啊。

    先是夜袭蕃国,当所有人认为都会受降时,许清宵杀降,引起天下震惊,逼的百国歃血结盟。

    本以为大家可以团结一致,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不找强国合作,而是找一些充当炮灰的弱国合作,让他们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

    这招啊,这招叫做杀降逼盟反复离间计。

    唐国王宫内。

    文武百官彻底丧失了一切信念了。

    先是援军出卖了自己,现在又是自家皇子出卖了自己,礼部尚书被砍头,兵部尚书已经傻了,国君更是气吐血还晕过去了。

    他们就算是想要稳住大局也没用啊。

    这回死了。

    而且死的很透彻。

    神仙来了都没用。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怪太自负了,怪兵部尚书林秋太自信了。

    他从一开始就瞧不起许清宵,认为一个书生,压根就不懂战略。

    现在好了,就是因为这种自负,被人家一夜之间端了老家,这一战,许清宵向世人展示什么叫做真正的谋略。

    大魏大获全胜。

    的的确确大获全胜啊,仅仅用了五万将士的生命,就灭了三国。

    五万将士虽然不能死而复生,但这三国加起来的资源,足够大魏养出五十万大军。

    这一点都不夸张。

    三大国家的战俘,粮草,兵器资源,以及各种矿脉等等资源。

    甚至他们都可以想到,大魏会如何抽干唐国,阿木塔,以及突良的血了。

    三个国家为大魏打工一百年。

    仔细想想,如果大魏朝廷知道了这个消息,户部尚书会不会笑出眼泪来啊?

    而唐国国门内。

    十皇子朝着王宫方向嚎哭道。

    “父皇,孩儿对不起你啊。”

    “父皇,您不要怪孩儿,古人云,杀父之仇,如若不报,枉为其子。”

    “今日,孩儿与您断绝父子关系。”

    十皇子嚎哭着,一边哭一边把自己头发给剪断,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将城门打开,站姿挺拔道。

    “恭迎大魏麒麟军入城!”

    这一刻,十皇子再无任何忧虑,取而代之的便是兴奋和激动。

    他在唐国,是十皇子,可却是一个最没用的皇子,不受宠也就算了,没有什么能力,混吃等死也不行,毕竟太子多疑,很有可能某一天就会将刀砍向自己。

    所以,与其被人压制,倒不如自己借助敌人的手,解决这些麻烦。

    自己当唐国的皇帝,还能抱住大魏的大腿,何乐而不为?

    随着十皇子声音响起。

    二十万异族大军冲了进来,与唐国将士厮杀。

    没有任何指挥的唐国将士,就如同鸡崽子一般,被异族将士乱杀。

    都不用大魏麒麟军出手了。

    这帮异族将士一个个憋了一肚子的火。

    他们好心过来帮忙,没想到被这群狗东西给逐出去了?

    现在爽了吧?爷又回来了。

    兄弟们,给爷杀。

    二十万大军几乎是横推,大魏麒麟军在身后也快速跟了进来,不过有异族冲锋,他们的目的性就很明确了,控制城门,严守有人逃离。

    还不等两炷香的时间。

    投降之声响起了。

    “唐王自尽了!”

    “唐王自尽了!”

    “不要杀了,不要杀了。”

    “我等投降,我等投降。”

    悲哭之声响起,眼见大势已去,唐王醒后,倒也做了最后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自刎于宫中。

    随着唐王自尽的消息传开,唐国百姓们也彻底绝望了。

    至于唐国将士,他们本来就已经没有心思打仗,一听到唐王都自尽了,纷纷放下手中刀兵。

    这个举动,把异族大军气的半死。

    都已经做好了乱杀的准备,才杀一点人,结果就投降了?

    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可对方投降,他们即便是有怨气,也不敢继续杀了。

    是杀是留,一切还得看射阳侯的主意。

    “控制城内一切动态,不允许任何人出入,诸国统领,于王宫等候。”

    得知唐王自尽,射阳侯不由暗骂一声窝囊废,在别人眼中看来,唐王有骨气选择自尽,但他心里清楚,到了这个地位的人,无论如何都是想活着。

    为什么死?是因为唐王知道,活下来比死更痛苦,百般羞辱都是小事,丢到大魏去,要受无数酷刑,很有可能会被凌迟处死。

    所以选择自尽,不是英勇,而是害怕,恐惧,是个孬种。

    但不管如何,兵不刃血便赢得这场大战,射阳侯也没什么好说的,让人先控制国都即可。

    包括唐国将士。

    但两刻钟后。

    射阳侯的步伐极快,但也花费了两刻钟的时间,来到了唐国王宫。

    王宫内早就显得无比慌乱,太监奴才们,一个个跪在地上,他们无处可逃。

    文武百官倒也想跑,可跑不掉啊,只能硬着头皮待在此处,等候发落。

    几个畏死的文臣,直接上吊自杀。

    而一些武将,也自知大势已去,也自刎而死了。

    武者上吊很难死,毕竟可以闭气。

    走进王宫内。

    便看到唐王的尸体,正坐在王座之上。

    十皇子一路跟随在射阳侯身旁,当看到自己父亲死在王座上时,十皇子没有任何一点心酸难过,反倒是目光平静。

    这让射阳侯不禁皱眉道。

    “他是你父亲,你为何一点不显难受?”

    射阳侯忍不住问道。

    “侯爷,我已断绝父子关系,请侯爷放心,从今往后,在下便是大魏之人,唐国一切,皆听大魏之言,哪怕是将唐国奉献给大魏,我也愿意。”

    十皇子倒也直接,说清楚原因后,让射阳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帝王家最无情啊。

    “将他尸体悬挂城内,让百姓们和唐国将士们仔细看清楚。”

    射阳侯开口。

    而后几个麒麟军直接将唐王尸体搬走,再给射阳侯搬来一个新的座位。

    唐国被攻下。

    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第一步就是控制唐国国都和外城,必须要迅速掌控,以防有外敌来袭,虽然几乎不可能会被外敌入侵,可防范于未然没有错。

    第二步便是打扫战场,清点伤亡,不管是敌军还是我军,必须要清点好来,这样才能知道,这场战况的主要情报。

    第三步就是清算战利品,银子,粮草,军需品,等等东西,全部得算清出来,这个要汇报回去,是喜报。

    此时此刻,射阳侯虽然不知道具体会有多少战利品,但想想看就知道啊。

    唐国是阿木塔与突良之中,最富有的国家,再加上他们的盟军以及背后王朝援助之物。

    想想看就知道,肯定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这要是清点完善了,递交上去,他娘的自己算是立大功一件啊。

    当然射阳侯知道,这场战役之所以能赢,基本上七成靠的是许清宵,剩下三成靠的是大家浴血奋战。

    可没有许清宵,这场战至少要打几个月,甚至赢得概率很小,除非去赌去拼,九十万大军玩命破城。

    然而这样做,没有人敢,他射阳侯也不敢下这个决定,一旦输了,九十万大军全没。

    自己绝对要被抄家。

    真一点都不开玩笑。

    三件事情,射阳侯吩咐将领们去做。

    仔仔细细,绝对不能错算。

    也就在此时,突兀之间,十皇子的声音忽然响起。

    “射阳侯,我知道宫内有一个宝库,我父皇,哦,不对,是唐王,唐王把所有珍贵之物,都藏在其中。”

    “据说里面还有一株药王。”

    “要不要我给您拿出来,您看看?”

    站在一旁的十皇子一直在思考什么,然而突兀之间,他想到了一件事情,唐王的秘密宝库。

    于是乎他直接借花献佛。

    与其被大魏麒麟军搜查出来,倒不如自己说出来,这样还算是功劳一件。

    可此话一说。

    射阳侯心中不由惊愕了。

    药王?

    他可是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啊。

    不过表面上,射阳侯一语不发,而是神色平静道。

    “取出来看看。”

    “来人,护送十皇子,哦,不对,是唐国新皇去取宝。”

    射阳侯让人陪同十皇子去取宝。

    他的确有些激动,叫错了称呼。

    而十皇子听到新皇二字,更是激动万分,兴奋无比,直接带着麒麟军前往皇宫内部。

    十皇子离开后。

    射阳侯咽了口唾沫。

    药王啊!

    这种东西,大魏王朝肯定有,但绝对没有多少,倒不是说大魏王朝没能力,而是药王这种东西,天下人都争先恐后抢着要。

    而且这东西吧,价值连城,可问题是一个人只能吃一株,真让大魏王朝花十几万万两银子买,大魏王朝舍不得,但药王的价值,又不止十几万万两。

    所以极有特殊性。

    宫殿内没多少人,所有人都是自己的亲信。

    这一株药王。

    射阳侯动了心,但不是给自己用,而是想要把这东西送给许清宵。

    只是想了想,射阳侯又不敢私吞,这要是被发现了,自己本来是有功,但一个不慎,就是大罪了。

    想到这里,射阳侯还是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还是老实交上去吧。

    没必要惹这个麻烦。

    大约到小半个时辰。

    十皇子回来了,不仅仅他回来了,还带着几百个大魏麒麟军回来了。

    堆积如山的宝物,纷纷摆在射阳侯面前。

    什么琉璃杯,什么玛瑙玉饰,还有黄金腰带,全部都是一些极其珍贵的东西。

    琳琅满目,看的射阳侯咂舌不已。

    这还真是

    富的流油啊。

    “这帮狗东西,平日里说自己穷苦,大魏有难的时候,援助几十万两白银,没想到私藏如此多的宝物。”

    “当真是该死啊。”

    望着这些宝物,射阳侯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每一件宝物,何止几十万两白银?

    看不出来,当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些小国居然如此富有。

    这还仅仅只是一国之君的私人宝库,那国库得有多少银子呢?

    这一刻,射阳侯感觉,这一战大魏要富了。

    清点战利品需要很长的时间,蕃国之所以那么快清点完毕,其主要原因是蕃国不算特别大,再加上彻查的也不过是银两,粮草,部分军需品。

    可大魏第二军,攻略的是三个国家,这三个国家,加起来的财富,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但清点战利品是一回事。

    重点是将捷报送入大魏啊。

    一个时辰后。

    大魏王朝。

    文华殿内。

    当射阳侯,广阳侯,临阳侯,三位侯爷的天旨送来时,整个大殿都不由将目光看去了。

    他们还不知道战况如何,如今三位侯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天旨烧来,引得他们好奇。

    三位侯爷皆然清点好了伤亡,所以一同时间传来情报。

    “启!突良国已被大魏第二军拿下,我军二十万,两千战死,六千重伤,杀敌五万,降军二十万,大捷!”

    “启!阿木塔国已被大魏第二军拿下,我军二十万人,七千战死,一万四重伤,杀敌十二万,降军四十万,大捷!”

    “启!唐国已被大魏第二军拿下,我军四十万人,一千五百战死,两千重伤,歼敌九万,降军七十万,大捷!”

    这是三位侯爷传来的消息。

    突良国兵力不足,麒麟军轻而易举拿下,只付出了两千人的死,以及六千人重伤,拿下国都,自然重伤存活率大大提升,毕竟可以安心修养,最多折损一成。

    阿木塔国力比较雄厚,唐国三十万支援,再加上突良的援助,以及阿木塔本身的兵力,抵挡了一段时间,一直被歼十二万,这才投降老实,不过大魏也付出七千将士。

    最后的便是唐国,唐国兵力最为雄厚,可输的最惨,大魏只付出了一千五百的兵力,重伤几乎可以无视。

    这已经不是大捷了,而是全面碾压啊。

    算上之前战死的士兵,合计五万左右,算上重伤致死率等等,六万余人,平定三国。

    九十万大军,连十分之一的伤亡都没有,却拿下了固若金汤的唐国,阿木塔,突良。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文华殿内。

    诸位国公王侯,再看到这天旨内容后,一个个目瞪口呆。

    六部尚书们,再看到这天旨内容后,也是一个个鸦雀无声。

    大魏麒麟军,是大魏最强的战力之一,如果是硬碰硬的话,九十万对敌两百万多万,付出六万代价,的的确确算不上大获全胜。

    可问题是,大魏是攻城军啊,大部分死的战士,全部死于攻城,如果不是攻城的原因。

    怎可能会死?

    可文武百官震撼的,并非是战果,而是许清宵的谋略。

    “守仁,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麒麟军兵分三路的情况之下,能在一夜之间,拿下三国?”

    有列侯实在是想不明白,前面打了三四天了,连起码的攻城都做不到,可一夜之间,许清宵便破了三国城门,而且还以碾压方式,占领了三国。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位列侯询问,众人也不由齐齐看向许清宵,眼神中充满着好奇。

    感受到众人好奇的目光,许清宵也不卖关子,如今三国已然拿下,许清宵不由长长松了口气。

    “诸位大人。”

    “此战,在许某眼中,并非是攻城之战。”

    “而是攻心之战。”

    “蕃国杀降,是许某有意为之,其目的就是让他们团结一致。”

    “强国团结,的确可以强强联手,但以司龙族为首,当日要弹劾许某之时,为壮大声势,拉来许多小国。”

    “强国之间的团结,无非就是有共同利益,可那些小国却没有任何利益,甚至很有可能被这些大国盯上。”

    “从而沦为送死先锋军。”

    “许某抓住这点,备战唐国之时,便已经让人密信这些小国,在强国面前,大魏的招安,如同示弱,可在弱国眼中,大魏的招安,则是拉拢。”

    “再者他们十分清楚在这场战役中,他们无法捞到好处,但跟随我大魏,必有天大的好处,故此他们无条件加入我大魏阵营。”

    “而在今日之战,他们只需要在关键时刻打开国门,让我军入内,而以我大魏麒麟军之威,杀尔如杀鸡般。”

    许清宵语气淡然,可言语之中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傲然。

    他稍稍解释。

    但大殿内的文武百官,却听的如痴如醉,神色震撼。

    过了良久,兵部尚书周严的声音响起了。

    “好一招以小制大,好一招以小制大啊,守仁,你当真不愧是天生的兵家。”

    “听君一席话,老夫感觉当这兵部尚书,简直是丢人现眼啊。”

    周严夸赞许清宵,同时显得无比惭愧。

    “我等行兵作战,所有心思与目光,全部聚集在后勤,战场,兵阵之上,可守仁你却将目光落在人心之上。”

    “好,好,好啊,守仁,你今日之战,只怕要封神啊,为我等兵家,实实在在上了一堂课。”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以小制大,化腐朽为神奇,老夫敬佩!请受老夫一拜。”

    安国公在这一刻,彻底明白许清宵是在做什么了。

    他不是攻城。

    而是攻心。

    傻乎乎的攻城,只是送死,麒麟军又不能拖,在这种情势之下,许清宵的目光,放在了人心上,而不是放在战局上。

    这个理解能力,的的确确胜他们一筹。

    “怪不得许大人没有第一时间部署后勤,原来是这般,许大人您是不是早就认定,麒麟军会在五日内攻下三国。”

    “所以后勤之事,完全无需担心,直接入驻国都即可,自信,自信,许大人,你这份自信,本侯佩服,本侯佩服啊。”

    有列侯如此感慨,许清宵前面两战,都没有围绕后勤干活,说实话大家是想提醒两句的。

    可又不敢开口,怕真开口了,招惹许清宵不开心。

    却不曾想到的是,许清宵不是不在乎后勤,而是许清宵已经将诸国当做自己的后勤了。

    “诸位过誉了。”

    “许某不过是找到问题,解决问题罢了。”

    “此乃知行合一。”

    许清宵淡然开口。

    他这句话还真不是乱说。

    知行合一,非要往深处去解释,十万个人眼中有十万个不同的理解意思,但用最简单的理解方式,就只有一种。

    知道了,就去做。

    不管任何事情,你知道了,就立刻去做。

    知道了,这个事情麻烦在哪里。

    就想办法去解决这个办法。

    用最简单的思维,去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人这一生最可怕的无非就是。

    不知道!

    不去做!

    而在许清宵心中,知行合一讲述的道理,就是这个。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清宵在杀降的时候,就已经算计好了这一切。

    杀降的目的,就是为了第二战的胜利。

    当越拉越多的文武百官理解之后,震撼不由袭来,他们真的没想到,许清宵竟然未雨绸缪到这个地步。

    第一战,就想好了第二战如何胜利。

    “现在看来,将蓬儒押进去,是对的。”

    “只可惜,没有将张宁斩了。”

    陈正儒理解后,他不由感慨一声。

    如若说,许清宵之前杀降,只是为了弘扬大魏国威,那么大魏文宫喷几句,倒也没什么问题,无非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骂有些不太好。

    可随着许清宵如此解释之后,大家彻底明白了,许清宵为何杀降了。

    陈正儒更是愈发觉得将蓬儒扣押是对的,甚至后悔没有直接杀了张宁。

    这番话引来众人附和。

    不过就在此时,许清宵的目光看向户部尚书道。

    “顾尚书,让户部最近准备,要忙起来了。”

    许清宵如此开口。

    听到此话,顾言先是微微皱眉,但很快理解许清宵这番话的意思了。

    将三国攻下来了,接下来就是要收纳财物了,不过顾言神色还算比较镇定,打下三国是好事啊,但身为大魏户部尚书,他又不是没见过大风大浪。

    尤其是经过蕃国这一遭,顾言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蜕变了,最起码不至于听到个七八万万两白银就鬼叫鬼叫的。

    “好,守仁你放心。”

    顾言点了点头,显得平静。

    而许清宵没有多说,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第三关上面。

    第一关是蕃国之战,属于试探战。

    第二关是唐国之战,属于守城战。

    第三关是西北之战,这个就是消耗战了,而且还是那种你不想消耗都不行的。

    第四关是硬仗,真正的硬仗。

    许清宵对于第三关并不在乎什么。

    现在唐国,突良,阿木塔,以及蕃国都被大魏控制下来了,形成了一个大本营,一旦进攻节奏被打断,完全可以回到大本营好生休养整顿。

    大魏已经拥有了打持久战的资本了。

    异域诸国都是相邻,再远远不过五千里,拿下但唐国,阿木塔,突良,以及蕃国之后,像粮草运输,伤兵休养,完完全全不成问题,比扎营要好百倍。

    这样做的意义很简单,各地藩王就别想起兵造反了。

    当然对于藩王,许清宵可不会放过,他接下来就要对藩王下手了。

    虎视眈眈盯着大魏是吧?想乘火打劫是吧?

    没问题,过几天就能让你们开心开心了。

    抛开这些杂乱想法。

    对于第三关,许清宵并不是很在乎,因为他已经笃定好了主意。

    最多拖延七日。

    许清宵真正的目光,是第四关。

    陈国之战。

    陈国七十二府,横竖而落,是先天的防御府城,而且据说每一座府城之下,都有三条密道,可以运粮运兵。

    而唐国之战,其中细节只怕已经传到了司龙部落之中了,陈国也必然会严加防范。

    坚决杜绝犯错,如此一来的话,面对陈国七十二府,就必须要硬刚了。

    并且陈国这个国家也极其特殊,异族与中原共同生存,民风彪悍,而且陈国也是十国之中,位居前三。

    最主要的是,大魏与陈国有一段恩怨,北伐之前,陈国遇大荒,大魏不计其数援助粮食于陈国。

    等陈国未来好转,再还于大魏。

    却不曾想的是,等饥荒渡过,陈国翻脸不认人,死活不愿拿出粮食赔偿。

    而且不是皇室不愿拿出,而是民间百姓不愿拿出,他们认为大魏乃上国之上,昌荣繁盛,既然援助了,为何又要偿还?

    当朝太子冒着大不韪,许诺大魏定会偿还粮食,结果这名太子,被万民唾骂,最终自尽皇宫,虽然里面肯定有其他猫腻。

    但可以得知的是,陈国仇视大魏,极其仇视大魏。

    甚至北伐之时,有大军粮草被毁,故此前往陈国,希望陈国给予粮草,等后勤粮草到了,必会偿还。

    然而陈国袖手旁观,甚至有些百姓更是将当年大魏赠送的粮食,当众喂狗,也不给大魏军一颗。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极大,本来大魏已经打算要收拾陈国的,可没想到北伐失败,大败而归,所以这些年也就没有找陈国麻烦了。

    这一次,发生了这种事情,陈国可谓是最积极的国家,仅次于司龙国。

    所以许清宵明白,陈国仇视大魏,极其仇视大魏。

    这场仗,必然是血流成河。

    只不过,即便是血流成河,这场仗也要打。

    而且要狠狠的打。

    只不过,怎么打又是一回事了。

    就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当唐国,阿木塔,突良溃败消息彻底传开后,各地的反应截然不同。

    首先是大魏上下,民间百姓一片欢呼和振奋喜悦,一天破三国,这简直是神威啊。

    而大魏各地藩王就有些震惊了,实在想不明白,唐国是怎么被灭的?

    就算是一头猪,带着接近百万大军,也能死守一个月吧?

    怎么一天被占了?

    但当他们知道其中细节之后,所有藩王瞬间傻眼了。

    过了良久,他们喃喃着一句话。

    “许清宵,当真恐怖。”

    甚至有不少藩王心中开始思量了,到底造反还是不造反。

    而大魏内部的反应,还是属于正常的。

    司龙国。

    王宫内。

    当战报出现,整个王宫彻底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了。

    司龙王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百国使者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

    文武百官的目光当中,也全然是麻木。

    足足过了两刻钟。

    足足两刻钟啊。

    所有人痴呆般的愣在原地两刻钟。

    之前还无比嚣张与自信的司龙王,这一刻比老婆跟别人跑了还要难受。

    “不可能。”

    “唐国,阿木塔,突良,三座重城,怎可能一夜之间被占?”

    “他们加起来可是拥有接近两百万将士啊。”

    “就算是站在那里不动,让麒麟军杀,一天一夜也杀不完啊。”

    轰!

    司龙王爆发出恐怖的力量,他身后盘旋黑龙真气,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

    阿木塔,唐国,突良,是第二关,也是最为重要的一关。

    因为一旦失守,大魏就拥有打持久战的资格,并且根据战报显示,麒麟军目前连一成将士都没有牺牲。

    也就是说,麒麟军还有八十万大军。

    有这八十万大军在,大魏藩王根本不敢动。

    如此一来的话,大魏就难以制造内乱,而对他们来说的话,就要面对一个真正无敌的大魏。

    哪怕这个大魏,已经衰败了,可他依旧是王朝。

    大魏王朝。

    七百年的无上王朝。

    用鲜血与尸骨铸造出的辉煌,无法遮掩。

    司龙王不可置信,他不可置信啊。

    过了一会,他收敛了自身气势,目光落在传信之人道。

    “将所有细节,全部说来。”

    当下来人声音颤抖地将所有细节说了出来。

    又是两刻钟后。

    大殿再一次陷入死寂。

    他们听完所有细节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个许清宵,是天生的兵家啊。”

    “此计,当真是防不胜防啊。”

    “杀降逼团,营造内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等一直希望大魏内乱,可没想到这许清宵,竟然一直在让我等内乱。”

    “此战过后,只怕百国联盟,不复存在,谁还敢继续相信所谓的盟军,到底是不是真心抗魏?”

    “攻心之计,第一步,杀降!第二步,拉拢!而最可怕的便是这第三步,离间!”

    “他什么都不做,就已经让我等心生隔阂,这才是真正的可怕啊。”

    “我等聚集而来,是因他许清宵,如今我等心生隔阂,又因他许清宵,我莫名有一种感觉,感觉我等就如同蚂蚁一般,被许清宵随意摆布啊。”

    大殿内,诸国来使纷纷响起苦笑之声。

    这苦笑之声,既有唐国被灭的惊愕,又有对许清宵智谋的震撼,还有一种莫名绝望的感觉。

    许清宵让他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就团结在一起。

    而许清宵让他们分崩离析,他们就要分崩离析。

    经此一战后,百国之间,怎可能没有隔阂?怎可能不防备他国之人?

    甚至许清宵连唐国皇子都策反了,还有什么人,是他许清宵不能策反的?

    果然,玩计谋的人,心都脏啊。

    “诸位!”

    “先不要急!”

    “不要过于悲观,这种阴谋诡计,赢得了一时,却赢不了一世。”

    “我等真正的希望,其实并没有破灭,这第四关才是我等真正的希望。”

    “第三关拖住他们时间,第四关由我等各自派人把控,主要城池由陈国把控,这样一来的话,即便是我们当中有叛徒。”

    “最多不过是献一城而去,陈国七十二府,他许清宵就算是有神计也无用,这才是我等的希望啊。”

    司龙王立刻出声,他看着众人有些绝望,不由赶紧开口,免得士气下沉。

    可随着司龙王这般说道,众人的的确确打起了一点精神。

    “没错,陈国之战,他许清宵即便是再有谋略,也于事无补。”

    “恩,如若陈国之战我等还输了,那我等再抱怨不迟。”

    “许清宵想要打压我等的士气,大家莫要上当,不管我等当中是否有叛徒,只要大部分人坚守即可。”

    “至于这些叛徒,等大魏战败后,我等一一收拾,将他们扒皮抽筋。”

    诸国来使开口,互相给互相鼓励,免得士气下降。

    而司龙王的目光,则落在上面,陈国七十二府上。

    这一战,不能败。

    绝对不能败。

    即便是败,也必须要让大魏付出血的代价。

    否则的话,第五关就要轮到自己了。

    “诸位,我等继续商谈陈国布兵之事,此番必须要防范一切,任何事物,都不可忽略。”

    “后勤粮草,兵力补充,各类守城器,皆不可少。”

    司龙王喊道,让众人继续开始商讨战局,这是个大人物,也是个狠人。

    唐国被灭,并没有一直纠结,而是迅速调整状态,冷静分析下一步作战计划。

    如若没有一定的底气,只怕听到唐国被灭,就已经绝望了。

    就如此。

    一连过了两天。

    终于一堆厚厚的情报,从唐国一路疾驰,送到了大魏文华殿。

    “报!”

    “唐国,阿木塔,突良,战利品清点结束。”

    “请许大人过目。”

    七八名信使进入大殿内,将数百本奏折呈上。

    这一刻,文武百官都激动好奇了。

    现在仗打赢了,自然最在乎的就是战利品了。

    他们还真的很好奇,唐国等地,有多少宝物。

    “念。”

    许清宵淡然开口,同时看了一眼顾言,相对其他大人的好奇,顾言反而是显得很平静,拿着一碗茶,缓缓喝了一口,望着百官的眼神之中,更是带着少许不屑。

    觉得他们没有见过世面。

    而下一刻。

    信使拿出最大的一封奏折,这是总奏折。

    “启!许大人!”

    “臣,射阳侯,已完全清点战利”

    “此番唐国之战,累积清算白银,五十万万两,黄金两百万两,战刀兵器百万,战马三十五万匹,战甲五十万,战俘七十万,各类珍宝不计其数,药王一株。”

    “粮草五千万石。”

    这是射阳侯的战利品清算。

    当声音响起,大殿瞬间鸦雀无声。

    咔嚓!

    突兀之间,杯碎之声响起。

    百官看了过去。

    是顾言。

    他手中的茶杯,被他捏碎了。

    可众人没有说什么,而是怔怔地听着这个消息。

    五十万万两白银!黄金两百万两!这就是七十万万两啊,再加上战刀兵器百万,战马三十五万,战甲五十万,各类珍宝不计其数,还有一株药王?

    最绝的是,五千万石粮食,这够九十万大魏麒麟军吃上几十年啊。

    当然五千万石粮食,应该是包括了百姓口粮,毕竟唐国是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提前准备这么多粮食,这个还真没什么问题,只能说唐国可惜了。

    还没开始吃,就全部送给大魏了。

    最主要的是银子。

    唐国国库,加起来比大魏国库还有钱。

    这才是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方。

    这唐国怎么有这么多银子?

    百官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啊。

    这不可能啊。

    这完全不可能啊。

    但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三个原因让唐国富裕。

    第一,唐国没有遭遇战争,这是数百年的国库存款。

    第二,唐国没有大力发展国家,小国家好管控,百姓一辈子翻不了身,所以老老实实干活赚钱。

    第三,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的各种援助。

    以上三点,使得唐国之富有。

    而许清宵原本没有任何惊讶,可听到药王后,不由眼神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但很快还是收敛了。

    “其他两国呢?”

    此时,顾言直接站起身来了,他激动无比地询问道。

    “报。”

    “阿木塔国,白银二十万万两,黄金一百万两,战刀兵器五十万,战马十五万,战甲四十万,战俘三十五万,各类珍宝不计其数!粮草两千万石。”

    好家伙,一个小小的阿木塔,都有两千万石粮食。

    得了,大魏不用打了,把这些粮草全部运输回来,直接给大魏百姓们吃,免费发放,吃饱后去种田,光是这个,大魏都别想不富啊。

    “报!”

    “突良国,白银十五万万两,黄金五十万两,战刀兵器二十五万,战马十万,战甲二十万,各类珍宝不计其数!战俘二十五万,粮草一千五百万石。”

    随着声音落下。

    百官们已经麻了。

    光是白银,就有一百二十万万两啊。

    其中战争资源就更别说了。

    而且,这只是基本的银子。

    土地呢?

    国家呢?

    一些重要的矿山呢?

    这些都是无穷无尽的价值啊,就好比唐国目前就有两条山脉,大魏一直想要,但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只能从唐国手中购买。

    现在还需要开口要吗?

    战败国,不灭你国都是给你面子了。

    所以这些好处,无穷无尽。

    大魏这回。

    真的饱了。

    彻彻底底饱了。

    然而就在此时,信使的声音响起。

    “许大人。”

    “射阳侯问您,所有战俘,该如何处置?”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众人彻底安静下来了,目光纷纷落在许清宵身上,显得有些古怪。

    目前战俘已经超过百万之数了。

    这一百万战俘。

    如果许清宵要杀的话,那就.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