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魏读书人 七月未时

第二百四十九章:大魏辩法,如来无相,金刚经显,天变了

    许清宵很好奇。

    无尘道人也很好奇。

    极品灵金,乃是仙门极其珍贵的材料。

    这种材料,可以说少之又少。

    如今炼灵子道人,竟然说有个地方存在很多。

    这就有些古怪了?

    别说许清宵需要极品灵金,大家都需要极品灵金,不管有用没用,这种东西他们自然想要,多多益善。

    若不是许清宵有助于他们,说实话他们自家的极品灵金都不够用,也不可能给许清宵。

    “中洲仙藏……”

    他的声音响起,一句话让众人一愣。

    中洲仙藏?

    在座众人都不是等闲之辈,自然听说过中洲仙藏的秘密。

    尤其是许清宵,他更是拥有中洲仙藏的地图。

    如今听说中洲仙藏,藏有大量极品灵金,自然有些惊讶。

    “此话怎讲?”

    “中洲仙藏?有大量极品灵金?”

    “有什么说法吗?”

    众人好奇,他们对这个也充满着好奇。

    炼灵子道人抚了抚胡须,望着众人道。

    “中洲仙藏,不是有大量极品灵金,而是有无数极品灵金。”

    “灵金的诞生,是灵气山脉之中,需要千百万年,才能孕育出极品灵金。”

    “中洲仙藏存在无数年,理论上来说,符合灵金生长环境,倘若当真有这种东西,那蕴藏的极品灵金,只怕无法用常理去估量。”

    “甚至会诞生出比极品灵金还要好的矿铁。”

    “当然,这只是理念,是否当真有,贫道当真不好说。”

    炼灵子道人如此说道。

    他也不是完全知道,只是自己推理出来的。

    不过这个推理,有理有据,倒是让许清宵认同。

    中洲仙藏符合灵金生长环境,而且中洲仙藏传闻当中,存在了无数年。

    用百万年,千万年都不足为过。

    在这种情况下,那么中洲仙藏的确可能藏着大量极品灵金。

    一时之间,许清宵心中对中洲仙藏有些兴趣了。

    武帝去过中洲仙藏,只不过他没有太过于深入,就遭遇了麻烦。

    自己可以去看看,倘若当真有极品灵金的话。

    而且还是大量,那自己就可以锁定目标。

    不管是第四代圣人也好,第五代圣人也罢。

    还是说佛门之争,所有的危机,都可以解决。

    现在神武大炮的炼制方法已经解决了,欠缺的就是材料。

    只要有足够的材料。

    那么所有危机,都不再是危机。

    不过,中洲仙藏的事情,许清宵还是打算放一放。

    最起码先解决佛门的事情,再去考虑中洲仙藏。

    毕竟中洲仙藏也存在诸多秘密。

    “林阵前辈,晚辈想找您帮个忙。”

    很快,许清宵望着林阵道。

    林阵,乃是归元阵宗的一品强者。

    “许圣直说。”

    后者开口,望着许圣如此说道。

    同时也好奇,许清宵找他有什么事要做。

    “林阵前辈,可否帮我刻印几座一品阵法。”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请求。

    他想找对方刻印一品阵法。

    听到这话,林阵有些惊讶,不知道许清宵要一品阵法做什么,但他没有多问,而是看向许清宵道。

    “许圣所需要的一品阵法,是那种的?”

    林阵真人问道。

    阵法也分大小之说,如若是要给整个大魏京都刻印一品阵法,那就麻烦了,没有个三五年,甚至是十几年都别想。

    而且所需要的材料,以及人力,都极其麻烦。

    可如若只是布置一座小型一品阵法,譬如说法器加持一品阵法,那就用不了多久时间。

    只是耗费心神罢了。

    “刻印在法器之中的。”

    “林阵真人,这上面是晚辈需要的阵法,用最好的阵玉。”

    “材料可从户部取来,还望前辈竭力。”

    许清宵出声开口,同时拿出一份名单出来,这上面是他需要的阵法。

    后者接过阵法,只是一眼,神色微微一变。

    一共十八座一品阵法,需要一段时间,但让他好奇的是,许清宵要这么多阵法做什么?

    炼器?

    这也没必要啊,要这么多法器做什么?

    法器固然好。

    但如若不是那种极致法器,譬如说七大仙宗都有极致法器,这种法器是最完美的法器,其威力等同于半个一品,综合能力,等同于一品。

    只不过,这种东西,绝对不是依靠一品阵法就能炼制而出的。

    这也是他好奇的地方。

    心中满是好奇。

    但他没有多想,而是望着许清宵道。

    “所有阵法炼制,需要一个月。”

    他说出时间,告知许清宵,阵法炼制完,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摇了摇头,望着对方缓缓开口道。

    “还望前辈竭尽全力,七日内,可否刻印好?”

    一个月?

    这太长了,七天差不多。

    当然,许清宵心里也清楚,这有些强人所难,毕竟是刻印阵法,又不是赶件。

    此话一说,后者神色微微一变,但过了一会,他深吸一口气,望着许清宵道。

    “老夫请宗门诸位长老一同刻印,七天内,可以做好。”

    林阵真人给予回答。

    如果换做是别人,他直接拒绝,但许清宵不一样,毕竟自己得到了道德经上部,而且许清宵有大智慧,说不定那天又顿悟出什么道经。

    仙门需要巴结许清宵,这样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自然而然,林阵愿意答应,也算是让许清宵欠下他一个人情,这不是一件坏事。

    “多谢前辈。”

    许清宵朝着对方一拜,十分感激。

    “许圣客气了。”

    “其实刻印阵法,不算太过于麻烦的事情。”

    “真正的麻烦,是佛门辩法。”

    “如若要为许圣刻印阵法,还望许圣到时出面,应对佛门。”

    此时,林阵真人开口,他愿意为许清宵刻印阵法,但有一个要求,希望许清宵去应对佛门此番的辩法。

    仙门辩法,倒不是一定会输,而是很大概率会输,毕竟佛门辩法天下闻名就不说了。

    最主要的是,佛门这次准备了五百年,上次输了,是大魏出了一位文圣。

    如今就别做梦了。

    故此,佛门有太大概率会赢得此番辩法,但今日许清宵诵经道经,稍稍压制了慧觉神僧等人,这让他们感到喜悦,仿佛看到了一些希望一般。

    听到对方开口,许清宵其实也没有什么底。

    比比异象还好说,真要辩法,就麻烦了,许清宵虽然不知道佛门是如何辩法,但也知道辩法之凶险。

    常理辩法,以本相应非相,本物参非物。

    高深辩法,以非相应本相,非物参本物。

    如若是诡辩之法,那就是本相应本相,本物参本物。

    这些东西,稀奇古怪,涉及天文地理。

    可更多的还是涉及,禅意,佛意,道意,以及天地宇宙万物之说。

    许清宵可以辩上几句,譬如说宇宙起源之类的东西,但这些都是都是本相应非相。

    用已有可得知去证已有不可得知,非世间本相之事。

    可到了高深辩法,那就不同了。

    所以许清宵也没显得极其自信,他需要好好参悟以前看过的佛经。

    有点临时抱佛脚,但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

    “晚辈尽力而为。”

    许清宵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同时又叮嘱诸位前辈一番,极品灵金和阵法的事情。

    众人直接答应,太上仙宗最直接,无尘道人直接让人将极品灵金,送往王府了。

    当下。

    许清宵离开了太上仙宫。

    他要回王府内。

    一来是好好看看佛经,二来是炼制神武大炮。

    很快。

    等许清宵走后,六人的声音也响起了。

    “此经,当真是道门无上古经啊,方才聆听经文时,贫道莫名感到元神升华,如若不出意外话,一年之内,贫道元神将圆满。”

    无尘道人感慨,他赞叹道德经,忍不住出声。

    实际上许清宵这篇道德经,让他们受益太大了,只是没有当着许清宵面说这些话。

    毕竟他们是一品,还要些脸皮。

    如今许清宵走了,他们也就直接了当,道出目前的情况。

    “唉,许圣当真是万古大才啊,他于儒道,一年成圣,而后并兼武道,武道又入圣,现在还修炼仙道,更是铭写出这般非凡的经文,这世间怎会有这样的奇人啊。”

    练灵子忍不住开口,赞叹许清宵。

    “不过,这篇经文只有上部,没有下部,可惜啊,可惜啊,倘若许清宵是我弟子,那该多好啊。”

    “不行,老夫待会要找一趟许圣,做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敞开剑阁,让许圣修炼剑道,说不定许圣能领悟出真正的绝世剑法。”

    “为我剑修,开天门。”

    说到这里,剑无极有些蠢蠢欲动了。

    只是此话一说,其余几位仙道一品,也有些动容。

    但无尘道人的声音却不由响起。

    “无极道友,你想法虽好,可也只是想法,许圣还是沉溺儒道,你让他修炼剑道,他已经没有时间了,又是儒道,又是武道,再加上修仙门之法。”

    “怎么有时间去修炼剑法。”

    无尘道人开口,打消了对方的念头。

    此话一说,剑无极神色微微一变,他想要反驳几句,可想了想,无尘道人说的的确没错。

    而就在此时,林阵的声音响起了。

    “只是上篇道经,我却感觉,能让我提升不少,若是全篇,或许我等有可能成就超品,仙道有超品之说。”

    “如若当真成就超品,我仙道的气运也就来了。”

    “到时候,即便是佛门辩法赢了我等又能如何?六大体系之中,谁有超品?唯我仙道。”

    “诸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也不知诸位愿不愿意?”

    林阵真人开口,说到最后,他更是露出一抹严肃。

    此话一说,众人有些好奇,不由纷纷看向他。

    “什么想法?”

    “说来听听。”

    众人问道。

    而后者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倘若这次佛门辩法,仙道输了,儒道也输了,我等若是不想坐以待毙的话,就不如彻底融入大魏,表决心意,愿扶持大魏王朝。”

    “这样一来,算是将仙门气运,加持在大魏国运之中,这对我仙门来说,虽然有些吃亏,可也算是压制佛门,同时也与许圣结下真正的善缘。”

    “许圣毕竟是大魏平乱王,一心一意为大魏王朝,我等仙门是闲云野鹤,将仙道气运,加持大魏之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不定许圣愿意将下半部道经给予我等。”

    “一旦仙门诞生出一位超品,那当真是为我仙道开辟新世,也可让我等仙道一跃成就六大体系之首。”

    “尔等,觉得如何?”

    林阵真人说出自己的计划。

    实际上,他并不看好佛门辩法,至少仙门肯定没有什么能力辩法,输是一定的,只是让他们这样直接认输,他们肯定不乐意。

    也不想让佛门占尽便宜,索性不如彻底加入大魏王朝,不算臣服,也不算归属,而是融入大魏王朝之中。

    让仙门的气运,加持在大魏国运之中,这样的话,最起码佛门就别想一家独大了。

    还可以继续迂回。

    此话一说,无尘道人,剑无极,炼灵子等人纷纷有些沉默了。

    这个建议的确大胆,但也不是一个坏事,只能说赌上了仙门的一切。

    “可若是佛门输了呢?”

    剑无极忍不住开口,望着对方好奇道。

    “那得看是谁赢佛门,反正仙门没什么指望了,就你们培养出来的那些歪瓜裂枣,还是别指望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许圣。”

    “所以若是许圣赢了,那我等更要如此,直接融入大魏,加持大魏国运,也算是给许圣一个态度,得到下半部道经,”

    林阵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沉默了。

    因为他提的主意,的确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此事还需要好好商议商议。”

    “不过可以保留。”

    “但眼下我等也不要只关注这件事情,佛门辩法,若是辩赢了,也就辩赢了,反正赢了输的,我仙门一直被压制。”

    “魔窟的事情,才是我等要关注之事,最近魔窟怨气越来越可怕,封印随时可能会破裂,一旦魔窟出事,那才是真正麻烦的事情。”

    “其实,贫道倒是希望佛门能赢。”

    无尘道人缓缓开口,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此话一说,众人顿时明白无尘道人的意思。

    这句话有两重意思。

    一来希望佛门赢,这样的话便可压制天下妖魔。

    二来希望佛门赢,是担心佛门输了的话,会不会起一些歹念。

    这些东西谁也说不准。

    “行了,莫要啰嗦,先回去好好理解经文,等过些日子,我等碰面,好好阐述一下心得,这篇经文,一定会让我等受益匪浅。”

    “无极兄,你方才说的,千万不要多想,不要打扰许圣,最起码这段时间,不要去打扰许圣。”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

    同时还不忘叮嘱剑无极一番,免得他去打扰许圣。

    听到这话,剑无极点了点头,但没有说什么。

    很快,众人相互告退,纷纷离开此地。

    只是等他们离开后。

    无尘道人静静开始打坐,大约半柱香,等他们彻底离开,无尘道人立刻站起身来,向外呼喊道。

    “子英,速来。”

    他传音开口,让对方速速前来。

    一瞬间,路子英走进大殿内,有些好奇地看向自己师父。

    “怎么了,师父?”

    路子英好奇问道。

    “快,去藏经阁内,取出十二内庭古经,给许圣送过去。”

    无尘道人开口,让路子英取来十二内庭古经,送给许圣。

    此话一说,路子英神色顿时变了。

    “师父,你疯了?”

    “十二内庭古经,这可是咱们太上仙宗核心心法啊。”

    路子英直接愣住了。

    没想到无尘道人居然说出这番话来。

    “什么核心心法不核心心法。”

    “刚才斩天剑宗,你无极师叔更是要开剑阁,想要结缘许圣。”

    “为剑道续上一条无敌路,咱们太上仙宗乃是七大仙门之首,这种事情,肯定不能错过。”

    “我已经稳住了你无极师叔,但为师观望你无极师叔始终蠢蠢欲动,想来这是早晚的事情,与其让他结缘许圣,不如我们太上仙宗先来。”

    “你不要废话,赶紧去,记住,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让别人发现。”

    “真被发现了,就说是送极品灵金过去。”

    “知道吗?”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让对方赶紧过去,不要耽误了。

    连借口都帮对方找好。

    “师父,你认真的?”

    “十二内庭经,这是太上仙宗的核心功法,非核心不得阅,拿给许圣,徒儿到不觉得什么,就怕回头出了事,太上长老们弹劾你,那你可别怪我。”

    路子英认真道。

    “快滚去给许圣送经。”

    “废话那么多。”

    无尘道人一脚踹在路子英身上,让他赶紧去干活。

    而路子英有些难受无奈。

    倒不是因为十二内庭经的问题,而是自己师父如此重视许清宵,让他有些想哭。

    原本自己是宠儿。

    现在许清宵成为了仙门宠儿。

    这让他如何不难受。

    这一刻,路子英莫名有些感慨。

    他长叹一口气,他莫名羡慕起陈书等人了。

    最起码,这些人虽然没有那么优秀,可在自己的领域,是独秀。

    自己这仙道第一俊杰的光彩,如今被许清宵彻底夺过去了。

    难受啊。

    而此时。

    大魏京都外。

    慧觉神僧正在诵念经文,佛光普照,显得般若。

    只不过,佛光当中,慧觉神僧与八百辩经僧也在互相传递声音,外人听不见。

    这是独有的神通。

    “神僧,许清宵将佛法阻碍至京都之外,我等这般,实在是有些不甘啊。”

    有辩经僧出声,言语当中充满着不满。

    “佛法怎会被阻于外。”

    “是我等佛法不够精通罢了。”

    慧觉神僧纠正对方的言语。

    此话一说,后者当下出声。

    “阿弥陀佛,小僧着想了。”

    他自我认错,认可慧觉神僧之言。

    不过,慧觉神僧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贫僧倒是看差了这个许清宵。”

    “他的确不凡,对道有如此深刻之意,可惜的是,他不懂禅,也不懂佛,更不懂万法之空,空映诸般等道理。”

    “我等的敌人,依旧是亚圣王朝阳,他是我等的敌人,其余皆然不是。”

    慧觉神僧到没有轻视许清宵,不过依旧不认为许清宵懂得禅理,懂得佛法。

    不是轻视许清宵,而是一种认知问题。

    “莫要多想了,继续诵念佛经。”

    很快,慧觉神僧开口,让众人不要多想,诵念佛经再说。

    当下,诵经声更加洪亮,只是佛光如波纹涟漪一般,一层层荡漾过去,但始终无法入大魏京都。

    所有人其实都明白,佛门辩法,快要来了。

    是输还是赢,谁也不好说。

    纵然许清宵今日以道经压制了佛法,可这只是一个短暂的交手,双方都没有真正动真格,到底谁能赢,还真不知道。

    不过,不仅仅是慧觉神僧,实际上大魏当中,也有不少人,将希望寄托于王朝阳身上。

    他毕竟是亚圣,带着三千大儒,自然与众不同,这样的人,怎可能不被关注。

    至于许清宵。

    大魏百姓是支持许清宵的,而且对许清宵充满着信任,认为许清宵可以辩法成功。

    但百姓们的支持,略加盲目,已经将许清宵神化。

    认为许清宵无所不能,这其实也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不管如何,一切还是要等,等到关键时刻,孰强孰弱,也会有个结果。

    大魏王府中。

    路子英带着十二内庭经来到王府。

    大堂内。

    路子英倒也不避讳什么,将十二内庭经交给许清宵,同时也将自己师父要说的话,一一转告许清宵。

    只是当看到十二内庭经后,许清宵不由哑然一笑。

    路子英有些不解,望着许清宵道。

    “许兄,你虽然铭写无上古经,可莫要小瞧我等仙门的功法,这功法不是修行,而是印证法,对你一定有帮助的。”

    路子英解释一句,误以为许清宵是看不起这心法。

    “路兄莫要误会。”

    “许某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之前周兄,李兄都来过了,也是各自拿出门派心法过来。”

    许清宵苦笑道。

    如此说道。

    他不是看不起十二内庭经,而是觉得仙门做事怎么都一样啊。

    一听这话,路子英有些愣了。

    好家伙,自己居然来晚了?

    一时之间,路子英也有些郁闷。

    好在,许清宵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情,而是将道德经抄录篇取出,交给路子英道。

    “路兄,好好理解。”

    看到许清宵递上来的东西,路子英有些惊讶。

    仔细看了看,是道德经。

    一瞬间,路子英有些感动,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许兄。”

    他想要开口说什么,然而许清宵摇了摇头,意思很简单,都是自己人,就别装了。

    一瞬间,路子英也没什么好说的,虽然他有傲气,可面对道德经,傲气在这一刻选择性消失了。

    “许兄大恩,铭记于心,他日如若需要我帮忙什么,一定竭力。”

    路子英十分感动,虽然场面话没必要说,可他还是得说上一句,不然就太不懂人情世故了。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倒是真的开口了。

    “路兄,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许清宵十分严肃道。

    一瞬间,路子英也变得无比严肃,望着许清宵好奇道。

    “许兄请说。”

    路子英问道。

    “听闻太上仙宗有一柄仙剑,名为太上仙剑,威力无穷,不知是真是假?”

    许清宵问道。

    “这个倒是真的,只是如若许兄想要借来的话,恐怕不行。”

    “至于其他之事,都可以办到。”

    路子英点了点头,太上仙剑,乃是仙宗极致法器之一,太上仙宗有两件极致法器,太上仙剑算是一件。

    他下意识以为许清宵想要借剑,借剑不可能,但别的都行。

    “除了借剑,其他都行?”

    许清宵认真问道。

    “这是自然。”

    路子英点了点头,语气笃定道。

    “那行,路兄,你去拿剑,把外头的秃驴全部杀了,这个忙能帮吗?”

    许清宵满是严肃道。

    此话一说,路子英不由一愣。

    当下,他起身直接离开,一句话都不与许清宵说了。

    你大爷的。

    让我去杀光这些秃驴?

    你当我路子英是傻子?倒不是打不过,借助太上仙剑,重伤慧觉神僧完全没问题,可问题是自己当真这样做,那就是惹下天大的麻烦。

    他有病。

    “唉,路兄,路兄,杀八百辩经僧也行啊。”

    许清宵开口,换个角度,杀慧觉神僧有些难,杀辩经僧不难吧。

    “许兄,另就高明。”

    路子英的声音响起,懒得搭理许清宵了。

    看着离开的路子英,许清宵叹了口气,有些喃喃自语道。

    “没本事别把话说这么满啊,仙道一脉当真不行。”

    许清宵略显失望。

    而走出大堂的路子英更是一愣。

    他很想转身接下这个活,但想了想还是转身走了,不敢逗留。

    等路子英走后。

    许清宵也没废话了。

    他要开始炼器。

    六大仙门皆然送来了极品灵金,加起来有五百七十斤。

    陛下也将国库中的极品灵金全部送来了,但数量不多,只有八十斤。

    还有个五十斤左右,需要各地运过来。

    也就是说,自己手头当中,有六百五十斤极品灵金。

    数量上不少。

    但也不多。

    炼制一架一品神武大炮倒是没问题。

    刹那间。

    许清宵直接开始炼制神武大炮。

    好在许清宵拥有太阳真火。

    这种火焰,可燃烧一切,如若不是借助太阳真火,光是融化极品灵金,至少需要数日时间。

    毕竟许清宵当前的境界,也不过是仙道三品,如若不是太阳真火,以及道德经的加持,炼制一品法器,怎么可能?

    火焰燃烧。

    极品灵金瞬间化作金色汁液。

    许清宵一点一点开始炼制,炼制一品神武大炮,许清宵自然不敢乱来,比之前要认真十倍。

    就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转眼之间。

    便过了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整个大魏京都显得十分平静,除了佛门弟子在外面没日没夜诵经之外,其余就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了。

    不过,就在这一日。

    一则消息传来,让整个大魏京都彻底安宁不下来了。

    天地文宫传来消息,王朝阳不会参与辩法。

    是的。

    王朝阳不参与辩法。

    用他的意思来说,他的目的,是传教天下读书人,不想参与辩法,也不愿参与辩法。

    再者,这里是大魏,自有高人在,无需自己出面。

    这是王朝阳的意思。

    所有人都知道,王朝阳这番话的意思是什么。

    说来说去的意思,不就是说,自己跟大魏王朝没有任何关系,佛门来大魏辩法,得大魏自己的人出面。

    与他无关。

    这番话说出,让京都百姓莫名厌恶王朝阳。

    但实际上,天地文宫内。

    王朝阳神色十分平静。

    他这次拒绝辩法,其实是有原因的,他哪里不知道如此拒绝,会引来百姓憎恶。

    可上面不允许他辩法。

    并且他也不想辩法,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许清宵。

    大魏不是这么看得起许清宵的吗?

    那既然如此,他倒要看看,这个许清宵能不能辩法成功。

    他等着许清宵出丑。

    也让大魏百姓知道一件事情。

    那就是,许清宵不是神,他不是什么都能做到。

    综合以上两点,王朝阳拒绝了辩法。

    当然,即便是没有这个事情,上面开口了,他也不能辩法。

    佛门这次突然辩法,绝对不是突然,而是有预谋有计划的。

    很多事情,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不过不管如何。

    随着王朝阳拒绝辩法,一时之间,大魏上下都有些忧心忡忡。

    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终于。

    到了第七日。

    慧觉神僧携带八百辩经僧停下了诵经。

    此时此刻,慧觉神僧缓缓站起身来,他望着众人巍峨无比的京都城墙,缓缓开口。

    “老衲天竺寺慧觉,奉寺之命,佛法东渡,辩法天下。”

    “今日,于大魏京都辩法天下,为时七日。”

    随着慧觉神僧之言响起。

    刹那间。

    天穹映照万道佛光,一尊巨大的佛像出现,捏自在法印,而慧觉神僧脚下,也凝聚出一朵三品金莲,显得无比庄重神圣。

    八百辩经僧脚下也生出金莲,但没有品,可依旧佛光万丈。

    轰轰轰轰。

    古老的诵经之声响起,浩瀚如海的念力加持而来,让大魏京都变得无比璀璨。

    佛意如海,念力浩瀚,无量无尽。

    京都内,早已经聚集无数目光,世人都在观望,这七日来,大魏京都不知来了多少人。

    他们都在等待着这场惊世辩法。

    如今辩法开启,他们自然激动。

    随着慧觉神僧的声音响起,大魏京都也彻底沸腾起来了。

    “阿弥陀佛。”

    “敢问城中道长,佛有万法,皆往极乐,道有几法?”

    慧觉神僧开口,不过他的目标,直指仙门,提出第一个论点,进行辩论。

    一时之间,仙门沉默。

    城中没有人给予回答。

    七大仙门弟子都听到了慧觉神僧的声音,只是他们不好去说,也不敢回答。

    大约过了一小会,太上仙宗传来了声音。

    “道法无量。”

    这是太上仙宗的回应。

    是一位长老。

    毕竟一直不回答,终究不是一件好事,太上仙宗身为七大仙门之首,自然逃不掉。

    只是这个回答响起之时。

    慧觉神僧不由缓缓问道。

    “道法无量,为何无成仙者?”

    慧觉神僧问道。

    此话一说,后者当下给予回答。

    “道法无量,但我等修道之人,还未参透道理,无有成仙者,自然正常。”

    他给予回答。

    只是话一说完,仙宫中,无尘道人不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个回答还不如不回答算了。

    的确,当他回答完毕,慧觉神僧不由双手合十道。

    “此言大善。”

    一瞬间,仙门弟子皆然皱眉,他们瞬间便明白慧觉神僧这是在做什么了。

    上来就挖坑。

    第一场交锋,仙门直接败了。

    京都百姓们也有些发愣,不理解怎么回事,但细细琢磨一番,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慧觉神僧先是说佛有万法,问仙门有多少法。

    仙门回答无量之法,慧觉神僧询问既无量,为何无仙?

    这其实就已经在挖坑。

    常理来说,都会解释是自己无能,与道法无关。

    可慧觉神僧要的就是这个回答。

    人家还没说你仙门不行,你自己就承认自己不行了,这还辩什么法?

    “是贫道禅意不足,与仙门无关。”

    这一刻,太上仙宫内,那长老脸色难看,当众承认自己的过错,而后闭嘴不语。

    这没办法。

    他要是不主动承认错误的话,就意味着仙门没有能者。

    与其带上整个仙门丢人,倒不如把锅甩到自己身上,最起码也算是最后的挽救。

    第一次交锋。

    仙门就吃了亏。

    不是大亏。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佛门当真是有备而来。

    仙门的的确确有些无力。

    倒不是仙门不如佛门,而是辩法这种东西,仙门的确就不擅长。

    与各自环境不一样。

    佛门弟子如若聪慧,佛门会让他学习经文,好好去参透佛法,然后行万里路,跟着大师去理解万物,去思考人生。

    而仙门弟子如若聪慧,仙门就是好好修练,加油努力,然后没了。

    这还得看到之后才会说一句,不然平时大家都在练气修仙,谁有空搭理你啊。

    尘界有一个经典故事。

    有两个富家翁,他们一个信佛一个信道。

    信佛的前往深山中,找到一名老僧,说自己想要遁入空门,老僧让他静坐三天,不能吃不能喝,若是撑过去了,就收其为徒。

    信道的前往深山中,也找到一名老道,说自己崇敬道法,想要修仙,老道点了点头,也让他静坐三天,但允许对方吃允许对方喝,也允许对方走动。

    只不过,后者静坐三天后,想要拜师时,却发现对方消失了。

    留下了一句话。

    没事不要烦我修仙。

    这就是佛道之间的本质,不是说佛门无私,因为佛渡有钱,哦,不是,有缘人。

    也不是说道门自私,而是道门讲究的是自我,本我,真我,你想修道你就自己修呗,又不是没有经法,自己看,不懂找个人问问也行。

    总而言之,没事不要打扰别人修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佛门有一定的系统化和强制性。

    仙门就很散漫,除了一些戒律之外,其他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都嫌时间不够,哪里还有时间来管你。

    不修仙等死啊?

    此时。

    京都外。

    慧觉神僧没有继续开口了,辩法本身是一问一答,他提问了,接下来是仙门提问。

    依旧是安静了一刻钟。

    太上仙宗的声音响起。

    这一次,是无尘道人的声音了。

    “敢问慧觉神僧,从何而来?”

    无尘道人开口。

    “自西洲而来。”

    慧觉神僧不假思索,直接回答。

    “敢问是路远还是心远?”

    无尘道人直接出声,开始禅机辩语。

    一时之间,慧觉神僧稍稍沉默,随后开口。

    “心中无相,天涯就是咫尺。”

    慧觉神僧回答道。

    “既然无相,何必辩法?”

    无尘道人淡然开口。

    可慧觉神僧却显得十分平静道。

    “如不辩法,怎知无相?”

    此话一说,无尘道人声音突然变大。

    “既然无相,那辩经之者,又是何人?是猪狗吗?”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引来众人惊叹。

    仙门弟子纷纷叫好,京都内不少人也不禁攥紧拳头,大声喊了一句好。

    压根就不理解。

    大魏皇宫中,女帝静静听着两人禅意,听到无尘道人如此开口,也是不由点头称赞。

    至于百姓们却皱眉连连,大多数听不懂这禅机之意。

    “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啊?”

    “是啊,听都听不明白,什么什么啊。”

    百姓们议论,本以为是一场惊世热闹,却没想到他们高估了自己。

    这完全就听不懂嘛。

    可就在此时。

    酒楼当中,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为世人解惑。

    “这还不简单吗。”

    “仙门道长问慧觉和尚,从什么地方来,其意思就是来大魏做什么。”

    “慧觉和尚回答,从西洲来,而西洲是佛门圣地,是来弘扬佛法的。”

    “仙门道长问,是路远还是心远,其意思是说,此番弘扬佛法,不觉得有些大动干戈吗?”

    声音响起,是一位和尚,三十岁左右,坐在酒楼当中,面前摆放着美酒与肉,显得格外违和。

    不过和尚眉清目秀,而且说话也十分温和,与众人耐心讲解。

    只不过他称呼仙门为道长,称呼慧觉为和尚,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但众人不在乎这个,而是还是没听明白,不懂啊。

    “小师父,你能不能更加通俗易懂一点,我还是听不明白啊。”

    “这路远还是心远,怎么又是这个意思啊?”

    众人开口,希望对方能说的更直白一点。

    一瞬间,后者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也没有发脾气,而是换了种说法。

    “路远心远,这意思就是,你从西洲一路跑过来,是走的累还是心更累一点,毕竟相隔两个大洲,你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前来大魏,执念太深,哪里像佛门弟子。”

    “其实这就是辩法关键点,仙门道长已经出招,不管你说是路远还是心远,都是累,也就是承认自己有杂念,有执着,不是真正的佛门弟子,如之前一般,不管是我无能还是道法无能,其实都是无能,落了下乘。”

    “可慧觉和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回答,自己心中没有杂念,只是为了弘扬佛法,佛法无执着,所以自己也没有执着,没有杂念,自己已是佛,所以无论多远,一切皆在佛前脚下,也就不存在路远还是心远。”

    “这个时候,慧觉和尚认为自己不是人,而是佛,没有执念的佛,来大魏辩法,是佛法自然,顺应天理,顺应自然。”

    “然而,仙门道长的意思很简单,你说你是佛,没有执念,那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大魏辩法?为什么要弘扬佛法,这不是杂念执着,这是什么吗?”

    “而慧觉和尚回答,如若不辩法,怎能说明自己无杂念。”

    “而仙门道长却问对方,佛是无形的,而你是有形的,可你口口声声说,你是佛,没有执念,那站在我面前的是猪狗吗?”

    “诸位听明白了吗?”

    年轻的和尚开口,他尽可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讲述这段禅机。

    只是吧,没有说的很仔细,因为这涉及禅。

    与世人难以言禅,将大概意思说出来就好,不然你压根都不知道两人再说什么。

    这番话说完,百姓们似懂非懂了。

    “我明白了,从一开始,无尘道人就认为对方来大魏弘扬佛法,并非是为了普度众生,而是心有执念,是虚伪虚假的,而慧觉神僧认为自己是佛,来宏愿佛法,不是执念,是为了天下苍生。”

    有人开口,总结了一番。

    “对。”

    年轻和尚点了点头,给予了赞赏。

    一时之间,百姓们有些感慨。

    真他娘的复杂,不过也是真他娘的蕴含道理啊。

    这年头,不读点书,都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

    此时此刻,人们望着天穹上的慧觉神僧,十分好奇对方会回答什么。

    而慧觉神僧稍稍沉思一番,紧接着给予了回答。

    “是道长眼中的猪狗,还是心中的猪狗?”

    慧觉神僧开口,这是他的回答。

    你骂我是猪狗,那请问是你眼中的猪狗,还是心中的猪狗。

    这又是挖坑。

    如若是眼中的猪狗,就证明你修行不得,以肉眼观人,见人是人。

    如若是心中的猪狗,那是你心中有尘埃,见人非人。

    此言一出。

    无尘道人稍加思索,而后直言。

    “非眼非心。”

    但当此话一说,无尘道人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慧觉神僧双手合十,缓缓开口道。

    “无。”

    刹那间,无尘道人长长叹了口气,随后朝着慧觉神僧深深一拜。

    “贫道输了。”

    他很直接,承认自己败了。

    人们诧异,尤其是仙门弟子,他们都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直接输了?

    方才不还说的好好的吗?

    大家你来我往,怎么就输了?

    大魏京都内,只有少部分人知晓无尘道人为何会输,大部分人则是充满着不解。

    酒楼内,众百姓也是纷纷望着这年轻和尚,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而这年轻和尚,叹了口气,望着慧觉神僧道。

    “慧觉和尚的辩术,的确是天竺寺数一数二。”

    “他询问仙门道长,你口中的猪狗,是眼睛看到的,还是心中认定的?”

    “无论如何回答,都是错误的,眼见非真,心见非实。”

    “仙门道长回答非眼非心,而慧觉和尚一个无字,其意是说,既然不是眼也不是心,那就是无。”

    “无既空空,既是空空,又何来执着?之前所说,都是空,你提出来的疑惑,也自然是空。”

    “所以仙门道长败了,慧觉和尚赢了。”

    年轻和尚如此回答道。

    说的众人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佛门禅机,当真是古怪的很啊。

    但这就是辩法,提出问题,回答问题,要么你说服对方,要么对方说服你。

    十分简单。

    但现在,无尘道人被说服了。

    “阿弥陀佛。”

    慧觉神僧双手合十,念诵一句佛号。

    随后,他再次提问。

    仙门当中,变得更加安静。

    不,应当说整个大魏都变得十分安静。

    比之前还要安静许多。

    太上仙宗的无尘道人都败了,谁还有资格上去撄锋?

    足足半个时辰后。

    终于有人回答了慧觉神僧的问题。

    但可惜的是,连三句话都没有坚持,就败下阵来了。

    整场辩法足足持续了四个时辰。

    大多数都是慧觉神僧在说话,大魏京都内,说话的声音不多。

    这四个时辰来。

    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大魏比东洲要好一些,东洲两个时辰内就全败了,目前四个时辰,还没有完全失败。

    至少仙门还能回答几个问题,虽然清一色都是输,可总比东洲好。

    坏消息就是,七大仙门,已经有三个输了,剩下四大仙门,更不用去想。

    慧觉神僧的声音停下来了。

    辩法四个时辰。

    也差不多到了时候,不可能一直辩法下去。

    就如此。

    第一天辩法结束。

    大魏败了。

    如若不是无尘道人强行抬了一手,其实是惨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期待着许清宵显身。

    夜晚,大魏显得有些压抑。

    百姓们聚集在各大酒楼,谈论今日辩法之事。

    大部分是互相解释今日辩法的意思。

    可越说到后面,百姓们越觉得佛门的可怕,同时也愤恨在这个时候,王朝阳居然不出面。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圣人后代,结果佛门都欺负到家门口了,王朝阳不理不管。

    还当真是好圣孙啊。

    不过这种言语上的辱骂,到没有什么,毕竟王朝阳不是大魏子民,不帮大魏也没话说。

    只是让人觉得恶心罢了。

    但更多人讨论的事情,还是许清宵。

    “如若许圣出面,区区佛门,算得了什么?”

    “就是,虽然今日失败,但我大魏还有许圣。”

    “说的没错,大魏还没有败,有许圣在,一切都不成问题。”

    不少人的声音响起。

    他们想到了许清宵,认为许清宵没有出面,那么事情就还有转机。

    只是虽然大部分言论是这般,也有人泼冷水。

    “许圣固然才华横溢,可佛门辩法,倒也不是许圣擅长的东西。”

    “实际上,王亚圣之所以不出面,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亚圣都不敢说一定能胜,半圣自然更不行了。”

    是读书人开口。

    来自天地文宫。

    但对比朱圣一脉读书人不一样的是,后者并没有讽刺许清宵,而是就事论事。

    只是言语当中,尊崇亚圣,认为亚圣都做不到的事情,半圣怎可能做到?

    这种言论出现,惹来不少谩骂。

    只不过百姓们也只是骂几句,当真上纲上线也没必要,毕竟他说的没错。

    亚圣都不敢辩法,半圣的确有些悬。

    但不管如何。

    许清宵是大魏百姓唯一的念想。

    就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第二日。

    依旧是佛门率先提问辩法。

    但慧觉神僧没有开口,而是让八百辩经僧来。

    而今日,也依旧是仙门给予回答。

    只不过,仙门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被打击的不敢说话。

    这一日的辩法,仙门倒也是有来有回,

    甚至有几次说的还不错,引来满堂喝彩。

    但可惜的是,到头来仙门还是败了。

    好消息是,今日五问五答。

    仙门差一点赢了。

    第三日。

    有了昨日比较好的效果,仙门这一次选择主动进攻。

    但没想到的是,一切仿佛在佛门的预料之中。

    佛门没有任何紧张,也没有感到任何棘手,反倒也发起强烈进攻,以致于这一日,仙门输的很惨。

    十问十答,全部都输了,输到仙门弟子有些怀疑人生。

    不管如何去辩法,总能被对方找出破绽。

    这很气。

    被打的没脾气了。

    终于,到了第四日。

    仙门弟子心中被压了一块石头,一个个情绪都有些不太好。

    而这一日,本以为又是一场争辩,只是没想到,仙门在这一日,选择主动认输。

    是的。

    仙门认输了。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又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毕竟一连三天,仙门一场都没有胜过,投降与不投降,无非是多挣扎一下和少挣扎一下。

    仙门本就不擅长辩法,坚持了三日,也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有一件事情,被有心人察觉到了。

    七大仙门基本上先后都出面了,可唯独七星道宗,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这让人有些好奇。

    不过想到佛门的强势,七星道宗不参与,或许也是给仙门留下最后一点颜面。

    随着仙门认输。

    刹那间,天地之间,滚滚气运加持在了佛像当中。

    那天穹之上的金色佛像,也愈发凝实。

    只要再将儒道辩赢,佛门这次辩法,就彻底赢了。

    剩下无非就是去一趟南洲和北洲,走个过场罢了。

    这一刻。

    慧觉神僧露出了笑容。

    在他看来,佛门已经彻底赢了,这次辩法,也彻底赢了。

    望着京都内。

    慧觉神僧不由看向王府的位置。

    其实,他倒是希望许清宵出面,也好让许清宵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佛法高深。

    “阿弥陀佛。”

    “辩法无胜负之说,道长言重。”

    “明日,贫僧以法辩儒。”

    慧觉神僧开口,他客气一声,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同时也告知世人。

    明日辩法儒道。

    此言一出,京都百姓,天下势力都有些沉默。

    眼下,儒道是最后的希望了。

    可这个希望不大。

    若是王朝阳出面,与许清宵共同配合,说不定还真有希望。

    然而王朝阳已经明确告知,不参与辩法,摆明了就是要让大魏吃瘪。

    故此,对于儒道,世人不太报以希望,只希望许清宵不要输的太惨,最好能赢个两三场。

    不过这几日许清宵愣是没出现一下,这倒是让众人好奇了。

    而就在此时。

    平乱王府中。

    许清宵长长吐出一口气。

    一连数日,他都在炼制一品神武大炮。

    压根就没时间去关注佛门之争。

    眼下,经过数日的苦炼,也总算是得到了回报。

    院中。

    一口金灿灿的神武大炮出现在他面前。

    这口神武大炮,浑身上下由极品灵金打造而成,坚不可摧。

    都别说轰一炮了,就算是拿这个神武大炮当做武器都极其可怕。

    可承受一品的法力加持。

    许清宵尝试抡动,刹那间风雷之声响起,虚空震颤。

    极品灵金就是极品灵金啊。

    即便神武大炮后期当真没用了,给武者当法器也行,最起码威力无穷。

    望着这尊神武大炮。

    许清宵眼神当中都是喜色。

    而眼下,需要等待的就是阵玉了。

    只要林阵前辈的阵玉送来,自己就可以尝试组装,有很大可能性,打造出一品神武大炮。

    若真是如此,许清宵莫名巴不得再发生一次异族国造反的事情。

    这样就可以试一试一品神武大炮的威力。

    不过这种事情,想想就好,许清宵也不傻。

    当真发生异族国造反之事。

    也不可能用神武大炮啊,这种东西,是超级杀手锏,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用。

    用了,天下皆知,那到时候可不是一件小事。

    谁都害怕这种东西,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会允许大魏生产这种东西吗?

    只怕那个时候,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会不惜提前宣战,要求大魏王朝拿出制造方法。

    不然的话,早死晚死都一样,不如乘你还没有真正强大时,提前进攻。

    明白这个道理。

    许清宵将神武大炮藏入浩然文钟内。

    这件事情,除了自己与女帝之外,他不会允许第二个人知道的。

    “王爷。”

    “陈大人来了。”

    此时,随着杨虎的声音响起。

    许清宵立刻起身,走出院外。

    当下,陈正儒的身影出现。

    朝着自己快速走来。

    “守仁。”

    “明日辩法,你可有准备?”

    陈正儒快步走来,看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没什么准备的。”

    “大魏不是还有个亚圣吗?让他先上。”

    许清宵开口,有些平静。

    “他要是愿意上,那还不错,可人家压根就不觉得自己是大魏子民,已经拒绝辩法了。”

    提到王朝阳,陈正儒就有些愤怒,他脾气一向很好,可现在也忍不住谩骂几句。

    “他拒绝了?”

    许清宵微微皱眉。

    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恩,直接拒绝了,眼下儒道一脉,就只能看你了。”

    陈正儒点了点头。

    “仙门赢了几场?”

    对于王朝阳的拒绝,许清宵有些惊讶。

    这不太合理。

    虽然王朝阳厌恶自己,也不喜欢大魏,可他毕竟是在大魏传道受业,若是在这个时候出面,也算是刷一波好感度。

    按理说谁都不会拒绝。

    可王朝阳拒绝了。

    到了这个程度,绝对不可能因为简单的厌恶,而放弃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傻子才会这般。

    所以是有人让王朝阳拒绝佛门辩法。

    但不管如何,许清宵心里也清楚,王朝阳终究不是大魏的人,

    不出面也没什么好说的。

    “仙门赢了几场?”

    许清宵询问道。

    “一场未胜。”

    陈正儒开口,语气有些低沉。

    “一场都没胜?”

    这一刻,许清宵有些咂舌。

    他知道佛门辩法厉害,可没想到的是,竟然这般厉害。

    让仙门如此惨败。

    “一场未胜。”

    虽然不想承认,但陈正儒还是点了点头,给予回答。

    此话一说,许清宵深吸了口气。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过了一会后,许清宵望着陈正儒道。

    “陈儒,这四日的辩法,你说给我听。”

    许清宵也不啰嗦,既然仙门一场未胜,那自己不管是输是赢,必须要好好应对了。

    “好。”

    陈正儒不废话,将这四日来的问答辩法,全部说给许清宵听。

    待听完之后。

    许清宵不由沉默。

    是禅机。

    佛门与仙门辩法的内容,是禅机。

    以本相应无相之说。

    不能说非常高深,但也不俗了。

    而且对方估计没有真正用心。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如此。

    但是吧。

    听完之后,并没有许清宵想象中那般厉害。

    “守仁,你有信心吗?”

    看着许清宵略微沉思的表情。

    陈正儒不由好奇问道。

    望着许清宵。

    “应当有些。”

    许清宵开口,他也不敢保证说有,毕竟以目前来说,佛门要是这个样子的话,他有很大的信心。

    可如若佛门留了一手,那就不好说了。

    听到这个答复,陈正儒也不好说什么。

    只能起身叹口气道。

    “守仁,不管如何,反正老夫是支持你的。”

    “你先好好潜心想想,倘若当真输了,也无所谓,莫要给自己什么负担。”

    “对方本身就是看我儒道衰败,才敢出来辩法。”

    “大不了等你成圣后,再来打脸。”

    陈正儒开口,如此说道。

    “恩,陈儒,最近大魏如何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同时询问陈儒大魏最近情况。

    “一切蒸蒸日上,粮产越来越多,百姓的确开始过上好日子了。”

    “而且各地都在为你修建功德碑,水车之利,天下百姓已经知晓了。”

    提到大魏最近的情况,陈正儒便不由笑呵呵,显得十分开心。

    “好。”

    得知大魏近况后,许清宵点了点头,也显得十分满意。

    当下。

    陈正儒离开院中。

    而许清宵则开始思索佛经。

    院中。

    许清宵脑海当中第一浮现的不是佛门第一心经,而是金刚经。

    是的。

    金刚经乃是大乘佛法之无上经书。

    而且还是以问答方式进行。

    恰好可以用上辩法。

    只不过有一个,许清宵十分好奇。

    道德经,引来天地异象。

    金刚经会不会也引来天地异象?

    恩,这就是许清宵好奇的地方。

    而且,倘若金刚经真能引来异象,那心经呢?

    也就是波若波罗密多心经。

    这可是大乘佛法之经典啊。

    可开启大乘佛法。

    这篇经文要是拿出来,又会如何?

    “倘若当真辩法辩不过,就拿经文砸。”

    “我就不信了,还砸不过这帮秃驴。”

    许清宵心中喃喃自语道。

    随后他也没有多想,开始回忆金刚经,同时也在细细体悟金刚经的内容。

    总不可能照着经文直接搬吧?

    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翌日。

    随着太阳缓缓升起。

    洒落在慧觉神僧等人身上。

    这一刻,慧觉神僧睁开了眸子,停止了诵经声,沐浴金阳,面上带着慈悲之相。

    “阿弥陀佛。”

    “贫僧慧觉,今日愿以儒道一脉,辩法论经,敢问可有儒者应答辩法?”

    慧觉神僧开口。

    他的声音,如黄吕大钟一般。

    京都内,所有人都被惊醒。

    百姓们皱眉,没有想到,慧觉神僧竟如此迫不及待。

    天才刚亮,他便要辩法论经,吃相有些难看了。

    只是。

    京都没,没有任何声音给予回应。

    不管是许清宵的,还是其他儒者,毫无声音。

    慧觉神僧保持平静,他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无人回应,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一刻钟后。

    慧觉神僧再次开口。

    “敢问,可有应答辩法者?”

    他出声,继续问道。

    只是依旧没有回应。

    又是一刻钟后。

    他又一次开口。

    第三次询问。

    声音洪亮,虽然不刺耳,但却让人心烦意乱。

    大清早的,鬼叫鬼叫,扰人清梦。

    可是气归气,众人还是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是过来辩法的。

    就是有些不舒服罢了。

    “敢问,儒者有应答辩法者?”

    慧觉神僧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这般的声音,莫名让人感觉是在挑衅。

    儒道衰败,王朝阳又直言拒绝参加辩法,眼下大魏京都唯一能出面的,不就是许清宵吗?

    他一直叫喊着,其实不就是在说,许清宵你敢不敢出来辩法。

    这极其令人恶心。

    可反过来想想,都喊了三四遍了,许清宵还不敢出面,这是不是意味着,许清宵心里没底?

    人们不禁这般想到,心情更加沉重了一些。

    大魏皇宫。

    女帝坐在龙椅上,美目中有愠怒,毕竟佛门这般叫嚣,让她有些不悦,倒不是吵闹。

    而是这般的言语,不就是在讥讽许清宵?

    “天地文宫,当真不参与辩法?”

    季灵开口,缓缓询问道。

    “回陛下,不参与。”

    赵婉儿开口,如此回答道。

    此话一说,季灵眼神中露出一抹冷意。

    天地文宫这般做,有没有其他意思,女帝不知道,但一定想要恶心许清宵。

    想要将许清宵从神坛上拉下来,让大魏百姓认清一个道理。

    许清宵不是无所不能。

    虽然这是实话,世人其实都懂,可许清宵却能做到让百姓莫名信任。

    这就是许清宵不同之处。

    如若许清宵失败。

    百姓就会发现,许清宵不是神,不是什么都能做到,有可能会影响国运。

    “有谁”

    也就在此时,慧觉神僧刚准备继续开口时。

    突兀之间。

    一道声音响起了。

    来自平乱王府。

    “当真是吵闹无比。”

    “卯时还未到,就在城外一直吵吵闹闹。”

    “尔等佛门就是这般德行?”

    伴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整个大魏京都热闹起来了。

    百姓们攥紧拳头,等待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等许清宵出声。

    如今他一开口,不知为何,心中所有的疑惑,所有的担忧,就莫名消失了。

    “许圣来了,许圣来了。”

    “许大人总算出面了。”

    “这些秃驴,的确聒噪。”

    “许大人,不要客气,好好教训教训这帮秃驴。”

    京都内,一道道声音响起。

    民意如海。

    而许清宵的身影,也逐渐浮空,出现在王府之上。

    他与慧觉神僧遥遥相望。

    许清宵的确有些反感佛门,先不说佛门之前想要强行渡化自己,就说今日,大清早吵个不停。

    自己原本还在顿悟思索,硬生生被这般声音给吵醒了。

    慧觉神僧方才的询问声,是加持了佛门神通,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人从深度思考中醒来。

    “阿弥陀佛。”

    “贫僧慧觉,见过许施主。”

    慧觉神僧开口,他不喜不怒,满脸慈悲。

    诵念佛号。

    许清宵神色平静,望着对方,缓缓开口道。

    “出题吧。”

    许清宵语气平静,让对方出题。

    不要啰嗦了。

    然而慧觉神僧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宵道。

    “许施主,还是你先出题吧。”

    他拒绝先出题,而是让许清宵出题。

    当然这不是礼让,而是一种自信,也是一种禅。

    让许清宵先出题,其意就是为了打压许清宵的锐气。

    只是这种小手段,许清宵已经不在乎什么了。

    既然对方让自己先出题,那许清宵出个简单点的。

    “佛法讲究,心,佛,众生,三者为空。”

    “所谓无圣无凡,无施无受,无善无恶,一切即空。”

    “对不对?”

    许清宵开口,他没有询问禅理,也没有儒道,而是论佛道。

    此话一说,世人好奇,大魏京都的百姓也满是惊讶。

    许清宵以佛法为题,这不是白送一道题给别人吗?

    尤其是这个问题,更是看不出任何一点蹊跷和禅意。

    酒楼内。

    不少百姓已经赶来,这里出了一位年轻的和尚,懂得佛法,这四日来,都是这位年轻和尚为大家解释,以致于百姓们聚集此地。

    听其解释。

    也免得不明不白,听也听不出什么个之所以然。

    “小师父,许圣是何意啊?”

    有人出声,询问这名年轻和尚。

    “阿弥陀佛。”

    “许圣之言,是佛门皆空之说,心既空,佛既空,众生皆空,佛经有曰,万物皆空,此乃非相,望世人不可执着,否则会堕入魔道。”

    “并没有什么禅意,只是佛法典故罢了。”

    年轻和尚给予回答。

    他也有些好奇,不明白许清宵为何询问个这个。

    慧觉神僧听闻之后,微微皱眉,倒不是这个问题难,而是这个问题太过于简单了。

    他仔细想了想,虽然他并不觉得许清宵懂什么佛法。

    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眼下输赢就在这一刻了。

    若是赢了许清宵,佛法东渡成功。

    可若是输了,那就功亏一篑。

    只是想来想去,慧觉神僧还是想不出什么,只能给予正常回答。

    “是也。”

    但此话一说。

    刹那间,许清宵猛地出手。

    一巴掌狠狠扇在慧觉神僧脸上。

    这一刻。

    整个大魏京都所有人都愣住了。

    没有人会想到,许清宵居然会当众给慧觉神僧一巴掌。

    哪怕慧觉神僧也没有想到。

    这太突然了。

    而且莫名其妙。

    他是佛门二品,理论上阻挡的了许清宵,只是他没有想到许清宵会贸然出手。

    让他没有任何防备。

    所以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人们愣住。

    天地文宫中,王朝阳也有些咂舌。

    他不明白许清宵这是做什么?

    难不成说不过,就要动手?

    “许施主。”

    “你这是作甚?”

    慧觉神僧有些怒意,他站在佛莲上,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是怒,但他忍住了。

    挨一巴掌不算什么。

    可他要一个解释。

    如若许清宵给不了解释,这辩法,许清宵也输了。

    而且输的极其难看。

    随着慧觉神僧怒声响起,许清宵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你既然同意一切皆空,那何来痛苦?”

    许清宵开口。

    看着对方,如此说道。

    此言一说。

    慧觉神僧顿时不由一愣。

    包括京都百姓也不由一愣。

    “哈哈哈哈哈。”

    “妙哉,妙哉。”

    “许圣当真有智慧相,哈哈哈哈。”

    “好一个一切皆空,何来痛苦。”

    酒楼中,那年轻和尚最先回过神来,他刹那间明白许清宵是什么意思了。

    许清宵上来就是问慧觉神僧,一切皆空对不对?

    这问题的确没什么,毕竟这是佛门经文中记载的。

    倘若说不是,那么就违背经文,违背佛陀。

    倘若说是,那迎来的便是当头棒喝。

    这招当真是无解啊。

    慧心哈哈大笑,看到自己师兄吃瘪,他似乎很开心。

    没错。

    此人便是天竺寺四大神僧之一,也是最年轻的神僧之一。

    慧心神僧。

    “阿弥陀佛。”

    这一刻。

    慧觉神僧双手合十。

    他神色平静,可常人都看得出来,他难以平静。

    刚见面就挨了一个大嘴巴子,换谁谁能保持心静。

    尤其是,许清宵以佛法辩论,赢了自己。

    这还当真是让他既是难受,又感到憋屈。

    的确是小瞧了许清宵。

    想到这里,慧觉神僧不由深吸一口气,望着许清宵,提出了他的问题。

    “敢问施主,儒教可公?”

    慧觉神僧没有阐述佛经,而是以儒教为题。

    “自然公平。”

    许清宵淡然回答道。

    下一刻,慧觉神僧继续开口道。

    “那请问,儒道之中,杀人为何罪?”

    慧觉神僧开口,缓缓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所有人不禁皱眉。

    因为他们瞬间便明白,慧觉神僧要说什么了。

    “杀生为大罪。”

    许清宵淡然开口,给予回答。

    “那杀生之罪,如何处置?”

    慧觉神僧继续问道。

    “天地不容,法理灭之。”

    许清宵完全明白对方是想要说什么,但他无惧,已经猜到了,所以有所准备。

    此话一说。

    慧觉神僧心中不由一喜,但面上依旧慈悲,望着许清宵道。

    “那许施主屠戮陈国千百万百姓,法理为何不灭?”

    “贫僧是否认为,儒教因权而变,划分三六九等,一等为贱民,可随意杀之,九等为权贵,可践踏生命,无视天理?”

    说到这里,慧觉神僧望着许清宵,神色平淡无比。

    话说到这个份上,明显就是在找事了。

    而这一次,无需慧心解释,百姓们也听得明白,慧觉神僧在表达什么意思了。

    你许清宵既然说儒道至公,杀人为死罪,那你许清宵杀了这么多人,为何不死?

    难不成是因为你许清宵乃是大魏王爷?是高高在上的九等人,就不在律法之中?

    如若是这般,那王朝律法,岂不是只针对百姓?

    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询问。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为许清宵担忧起来了。

    因为这个问题,十分刁钻古怪。

    有些诡辩的意思。

    许清宵为何屠杀陈国百姓?是因为陈国百姓不降。

    可问题是,如若你这般解释的话,慧觉神僧又要说,不降就杀,不违天理,天下人不服,是否要杀尽天下人?

    要是许清宵真回答一句是,那就彻底名声败坏。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嗜杀之人,这是暴虐行为,不可取。

    但如若不这般解释的话,你又无法解释清楚,为何你不受罚的原因。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几乎没有什么思考。

    “杀生为护生。”

    “斩业非斩人。”

    当声音响起。

    慧觉神僧不由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八百辩经僧也不禁震撼。

    酒楼当中。

    慧心的声音更是第一时间响起。

    “好。”

    “好一句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此言,大善。”

    “是禅。”

    “是禅。”

    慧心激动无比,他攥紧拳头,身为佛门弟子,他对辩术也十分精通。

    自然当许清宵完美回答这个问题后,他忍不住激动起来。

    许清宵屠杀陈国百姓。

    归根结底是因为,要保护大魏百姓。

    不杀,带来的杀孽更多。

    所以杀生是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不杀他们,往后造就的杀孽会更多,斩的是业力,而不是人。

    业力,便是因果恶报。

    这个回答,太过于完美了。

    完美到,慧觉神僧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他本以为,这个问题能让许清宵破绽百出,因为不管许清宵怎么解释。

    他都可以不断寻找漏洞与破绽。

    却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说出一句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这还当真是。

    完美回答。

    咽了口唾沫。

    慧觉神僧莫名之间生起一些恐惧。

    他感觉,眼前的许清宵,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过了良久。

    慧觉神僧再次朝着许清宵一拜,口诵阿弥陀佛。

    其意便是,他输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京都内一片喝彩。

    仙门弟子更是一个个喊起来了,原本低沉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没有在乎慧觉神僧的认输,而是直接询问第二题。

    “何为佛门至高法?”

    许清宵开口,询问对方。

    这是他的第二问。

    慧觉神僧不假思索道。

    “无上正觉。”

    这个问题无需多想。

    “何为无上正觉?”

    许清宵问道。

    “佛门一品之上,为无上正觉,开启智慧窍,领悟智慧法,明白一切理。”

    慧觉神僧给予回答。

    “可见如来真身否?”

    许清宵直接问道。

    “可见。”

    慧觉神僧直接回答,也没有任何思索。

    “如何见?”

    “无上正觉,往极乐世界,可见如来佛真身。”

    慧觉神僧缓缓出声。

    “如来无相。”

    “有相者,怎是如来?”

    许清宵直接开口,声音冷冽。

    声音响起。

    慧觉神僧又是一愣。

    这。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你怎知,如来无相?”

    突兀之间,慧觉神僧开口,他抓住许清宵的漏洞。

    可下一刻。

    一段经文响起。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这是金刚经。

    只是当经文响起,刹那间,天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