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虚拟尽头 青衫取醉

第81章 生产黑超梦(求订阅!求月票!)

    与此同时,陈涉正在跟李云汉一起参观野外基地的黑超梦家工厂。

    到目前为止,隶山科技的野外基地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之中,大批物资从黎明市以及周边的卫星城运送过来,隶山科技的基地每天都在有新的建筑拔地而起。

    前期主要是进行建设规划,把基地的分区给确定好,将各种工厂优先建造起来。

    而后在工厂内对各种制造机重新排布,构筑出一条条的生产线,这样就可以通过源源不断的物资批量生产各种想要的产品。

    而在第1批建设起来的工厂中,就有黑超梦的生产线。

    陈涉看了一下,所谓的黑超梦跟正规的实体版超梦,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基本上就只有两个区别,第一是黑超梦的外形和包装都非常的不讲究。第二是当人们拿到黑超梦之后,可以对里面的内容进行大幅度的修改。

    其实以现在大部分加工厂的技术,想要给黑超梦一个漂亮的外形或者包装并不难,哪怕是一些地下的小作坊也可以做到。

    但大多数黑超梦的外形仍旧非常不讲究,既没有漂亮的包装也没有精美的宣传图,很多黑超梦甚至单纯是把实体版超梦做了一个黑色的外壳。相当的糊弄。

    这种感觉有点像陈涉前世的正版游戏光碟和盗版游戏光碟的区别。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因为黑超梦的成本相对较低。大多数黑超梦的玩家也根本不在乎这种外在表象,所以没有必要搞得那么精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整个黑超梦的市场已经习惯了这种潜规则,如果黑超梦的包装特别精美了,黑超梦的顾客反而会不习惯。

    至于黑超梦为什么成本较低,而且可以对里面的内容进行大幅度的修改,这显然是因为整个黑超梦市场的特殊性。

    按照常理来说,实体版超梦所能传输的情绪越多,在生产过程中消耗的时空粒子也就越多,那么实体版超梦的价格也就越高。

    黑超梦明明能够传输100%甚至更高的情绪,价格却比一般的实体版超梦更便宜。

    其实这很正常,因为实体版超梦还要计算超梦的研发成本,一款超梦研发出来,本身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算力。再加上超梦明星的片酬以及各种人员的工资,还有营销费用,这些全都加起来,让实体版超梦的价格居高不下。

    至于黑超梦,虽然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加入更多的时空粒子,但是黑超梦往往是把现成的实体版超梦给破解掉。所有的研发成本和营销成本都无需承担,这样一来成本当然要低得多。自然也就可以卖出更低的价格。

    所以大部分生产黑超梦的小作坊也就不会在意,黑超梦会不会被二次破解或者修改,因为他们做的就是一锤子买卖,没有必要再去加密封装。

    加密封装那是正经的超梦厂商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才会去做的事情。

    而陈涉目前看到的这批黑超梦,完全就是按市面上标准的黑超梦来生产的。

    外观上非常简单,就只是用双语标注着黑超梦的名字。有着一个非常朴素和简单的黑色外壳,而且超梦中的各种加密规则也都去除掉了,任何人都可以对这款黑超梦进行改写。

    唯一的限制在于,其他人只能在这张黑超梦上进行改写,而不能直接将黑超梦的内容给拷贝出来,并重新写到另一张黑超梦上。

    这是因为陈涉对这些黑超梦上的时空粒子做过手脚。修改这些黑超梦没问题,但如果尝试着把黑超梦中的内容拷贝出来,那么时空粒子就会立刻过热,并将黑超梦烧毁。

    因为陈涉要把批量生产黑超梦的渠道也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

    其他黑超梦的小作坊想要生产另外一种版本的黑超梦没问题,但前提是他们必须从陈涉这里购买黑超梦并进行修改。

    这样一来,陈涉就可以控制黑超梦的产出。

    如果完全不限制的话,万一黑超梦卖疯了,或者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陈涉会很难补救。

    如此一来,大家绝对不会想到这款黑超梦是隶山科技自己生产的,只会认为是某个牛逼的黑超梦作坊研究出来了某种特殊的加密方式,怀疑不到陈涉的头上。

    其他的黑超梦厂商就算想要破解隶山科技的超梦也是没用的。

    因为网络版的超梦通过多重数据加密,即使是具有强大算力的黑客进行破解,也至少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才能够成功。超梦厂商和渠道商一直在跟黑超梦产业斗智斗勇,在这方面已经相当完善,虽然无法彻底杜绝黑超梦的存在,但至少能够保证新超梦在上线之后的几个月之内不会被破解掉。

    而实体版超梦就更好办了,凡是加入了时空粒子的东西,陈涉都可以对它进行魔改,杜绝了从实体版超梦的硬件层面被破解掉的可能性。

    陈设简单的看了一下整条生产线,非常满意。

    李云汉有些费解,“队长。我们连实体版超梦都还没卖利索呢,现在生产这么多黑超梦真的好吗?”

    陈涉最开始说要生产黑超梦的时候,李云汉还觉得没什么。只是现在他发现黑超梦生产的甚至快要比实体版超梦都要多了。这就有点奇怪了。

    毕竟黑超梦没有正规的销售渠道,只能通过一些地下的渠道进行售卖,每个黑超梦商人可能也就买上几十份。这样得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些黑超梦全都卖完。

    更何况黑超梦卖得好不好,主要取决于原版超梦的名气到底大不大。一些特别有名的经典超梦已经深入人心,这时再去售卖黑超梦才会有足够多的玩家买账。

    而现在《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才刚刚表现出一点点口碑反转的苗头。陈涉队长就如此着急忙地大量生产黑超梦,实在是有些过于超前了。

    陈涉呵呵一笑,心想你懂个锤子,我这是未雨绸缪。

    《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火不起来吗?如果那样可真是太好了。

    但是按照正常的剧本发展,事情很可能没有那么乐观。就像之前的《余烬将熄》一样,李云汉一解读当场火爆。这次杜观棋在时空广播里给打了广告之后,陈涉也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毕竟创造者的神奇特性,总是会让超梦发出一些潜移默化的神秘反应。

    李云汉还是有些不自信,因为《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在上线之初的惨淡表现,严重地打击了他的自信心,让他觉得自己拖了陈涉的后腿。

    不过他还是在镣铐手环上实时查看各种动态和讨论。

    到目前为止,网络上对于这款超梦的讨论确实越来越激烈,而且呈现出一种两极分化的态势。

    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人对这款超梦的反应都是无视,都觉得这款超梦没什么可讨论的,甚至骂都骂不出什么花样。

    有的时候真的很难说,一部作品到底是挨骂挨得很厉害比较惨,还是无人问津比较惨。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有一批人在听完了杜观棋时空广播的内容之后,开始大肆宣传这款超梦,并且将这款超梦的艺术价值捧得很高。但他们的言论也引发了其他人的激烈反击。

    很快众人的讨论就不再仅仅局限于这款超梦上面,而是更多地集中于对这款超梦的解读。

    尤其是对于“没有时空活动的田园时代”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些人的争论十分激烈。

    而在不断的讨论中,两种思想互相交融碰撞。许多人辩论输了不服气,又去超梦里面体验,想要找到新的论点找回场子,久而久之很多人的思想发生了变化。

    李云汉随手刷了几条针对《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的评论。

    “这款超梦真的太真实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身临其境的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体验了一段全新的人生。而且这款超梦的内涵十分丰富,非常具有教育意义,不容错过。”

    “没觉得有什么教育意义,无非是虚构了另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又刻意的把剧情集中在流浪汉和街头混混这些底层人物的身上。喜欢玩这超梦的是不是都是受虐狂?有那么多爽的超梦不玩非要去这里面找罪受。”

    “所以说像你这样的观众就只配玩快餐化的超梦。可能长夜娱乐集团推出的那种量产型的超梦最适合你,几个没什么演技的超梦明星,再把正面情绪拉到顶,这样的超梦有什么意义?隶山科技的超梦,向来是先苦后甜。我认为这才是超梦发展的正确方向。”

    “大家都别吵了,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款超梦里面的美食真的特别好吃吗?尤其是海鲜大餐,我很好奇这种已经消失了上百年的生物是怎么还原出它的味道的?是纯靠脑补吗?”

    “其实如果单纯把超梦中老板的那部分情节给拿出来,这就是款标准的无脑爽的超梦,有私人飞机出行专车接送,而且可以尝到各种各样的美味。这足以说明隶山科技是可以做出一些单纯追求感官刺激的超梦,只是他们没有放弃自己对于超梦的艺术追求。”

    “玩不懂这款超梦的建议去搜一下观棋先生对于这款超梦的解读,你肯定会有一些全新的看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黑超梦出现,我只想玩老板相关的剧情,顺便再把情绪传输提升到100%,感受一下海鲜大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味。想想都口水直流啊。”

    能够明显看出来,目前《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的舆论已经发生了一些反转。支持这款超梦的玩家多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之前很多人并没有找到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让自己去体验这款超梦。但现在随着观棋先生在时空广播中的解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可这款超梦的内核,那么这款超梦就不再是一款简单的娱乐产品,而是有着丰富内涵的超梦。

    但让李云汉感到有些疑惑的是,光靠这点舆论恐怕也不足以支撑起这款超梦的销量。

    现在这款超梦的口碑有点像是一些文艺版的超梦,也就是单纯追求超梦的艺术性,虽然也可以获得一定的口碑,但是销量肯定不会太好。毕竟人都更喜欢轻松的,愉快的内容。而这种内涵深刻的超梦,往往与人的本性相违背。

    如果仅仅是现在这种程度,距离超梦的大卖显然还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李云汉没来得及考虑更多,陈涉说:“好了,把这些黑超梦想办法拿到各种渠道去售卖吧。”

    “记住要化整为零地卖,并且绝对不能透露我们的身份。”

    ……

    ……

    5月22日,周四。

    长夜娱乐集团。

    长夜娱乐集团的总裁罗布·瑞恩正在会客室中,殷勤接待一位年轻人。

    斯诺·莱伊身材高挑,他的脸就像是超模一样无懈可击,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没有任何死角。尤其是头顶的淡金色头发,让他有一种独特的贵族气质。

    罗布·瑞恩虽然是长夜娱乐集团的总裁,也算是旧土上顶尖财阀中的实权人物,但此时面对斯诺·莱伊却有些谨小慎微,似乎很担心因为自己的失礼而给对方留下坏印象。

    斯诺·莱伊则是非常随意地喝着桌上的茶水,说道:“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基地被毁,你真的什么都不知情吗?”

    罗布·瑞恩赶紧解释道:“斯诺先生,我知道的一切事情都已经如实告诉你了。我们确实想要跟藤堂集团针对一下隶山科技,但是我们绝对没有任何过火的行为,也没有留下任何把柄,至于藤堂集团的野外基地负面的事情,我对此毫不知情。因为自从上次合作失败以后,藤堂裕贵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真的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斯诺·莱伊眼皮微微上挑,犀利的眼神让罗布·瑞恩这个一向以强权著称的负责人,也有些心惊肉跳。

    原因很简单,斯诺·莱伊的身份并不简单。

    事实上整个旧土上,几乎所有的大财阀背后都站着一名银星的高阶议员。而斯诺·莱伊正是银星议会最高议长奎奈·莱伊的孙子。他在旧土上可以直接视为银星这些议员们的意志。

    以长夜娱乐集团为首的大财阀,虽然在旧土上可以作威作福,为所欲为,但是在银兴这些大人物面前,他们丝毫也不敢造次。

    所以当斯诺·莱伊来调查藤堂集团分基地覆灭的事情,罗布·瑞恩不敢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和盘托出。

    因为他确定自己做的这些小动作在允许范围之内,这点小错误不会招致对方的怒火,只会受到一些小惩。相反刻意隐瞒,被查出来后果很严重,犯不着冒这个险。

    银星上的那些大人物,对于旧土上的财阀只有一种态度,就是希望他们听话。

    在听话的前提下,就算搞出一些小动作,做出一些不符合企业特别法的行为,这些大人物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如果不听话或者是过于简单粗暴地把事情闹得完全没有办法收拾,那么这些大人物可就不会坐视不理了,到时候哪怕是大财团也要被扒一层皮。

    斯诺·莱伊喝着茶,“好吧,我相信这件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不过隶山科技虽然是一家新公司,但也受到企业特别法的保护,你们和藤堂集团在幕后搞的这些小动作是违背企业特别法的,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再犯第2次。”

    罗布·瑞恩长出了一口气,斯诺·莱伊这么说,显然就是口头提醒一下,不打算继续深究。

    这也很正常,毕竟隶山科技只是一家新公司。目前只有《余烬将熄》这一款新超梦非常火爆,距离长夜娱乐集团这种巨头财阀,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斯诺·莱伊说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银星上那些大人物的看法。他们希望旧土上是受到某种管控的丛林社会,之所以要有企业特别法就是保留这些小公司翻身的可能性,说不定这些小公司取代了大财阀之后,可以给银星上的那些大人物带来更多的好处呢。

    不过对于这种小事,银星上的那些大人物也不可能直接跟长夜娱乐集团翻脸,只是敲打一番,让长夜娱乐集团注意一下。

    罗布·瑞恩给斯诺·莱伊倒上茶水。

    此时他心中有其他的如意算盘。

    “斯诺先生,关于这个隶山科技集团,其实我一直怀疑他们的身份不简单。从《余烬将熄》到《另一种可能》,这两款超梦的内涵导向恐怕都有些问题啊。”

    “按照李云汉的解读,《余烬将熄》实际上是鼓励所有底层人团结起来,共同改变整个世界。而《另一种可能》就更加露骨,根据观棋先生这个头号思想犯的解读,《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显然是用一种借古讽今的手法。表面上描绘的是平行世界,可实际上却是在讽刺现实。”

    “如果任由这种思想不断发酵,后果恐怕不堪设想了。”

    “更何况藤堂集团野外基地覆灭的事情疑点重重,而且刚好是在藤堂集团要针对隶山科技的时候就出事,避免太过凑巧。”

    “我认为应该对隶山科技进行彻查。就算他们没有问题,也要对这种错误的思想倾向进行纠正,否则流毒甚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