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九关 小刀锋利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为什么没有雷劈我?

    宋越简单给众人讲了一遍经过,大家都是一脸无语。

    这种骚操作,也是没谁了。

    自己演自己,狠狠抽了三松古教一巴掌,却并不满足,又回去用真实身份明里卖惨,暗里反手又是一耳光。

    真狠啊!

    双方的差距,如蚍蜉和大树。

    呈现出的结果,却是大树被撼掉大片树叶和少量树枝,原本郁郁葱葱,很神秀的大树变得光秃秃,很难看。

    关键问题是,宋越这个小蚍蜉在撼完大树之后,不仅毫发无损,还给身上套了件坚固的盔甲。

    现在三松古教最恨的人是大侠张三,可张三根本就不存在!

    就算他们上穷碧落下黄泉,翻遍三界也不可能找到这个人,找,就得消耗大量人力物力,然后还找不到;不找?不找憋气呀!

    偌大一座古教,威名传八方,却栽在这种小人物身上。

    就问你气不气?

    气也没用!

    “也就是说……暂时没事了?”

    一名陈珏的心腹难以置信的看着宋越问道。

    眼前年轻人俊朗飘逸,以如此低的境界和身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敢说将三松古教玩弄于股掌之间,至少也让对方十分被动。

    “宋越他们肯定没事了,不过咱们,从今以后,就要过隐姓埋名日子了。”

    陈珏面色很平静,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隐姓埋名就隐姓埋名,我生在九关世界,天赋却很差,这些年我在人间也置办了不少产业,早就获取了合法的身份,跟着老大也没少赚钱,回头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舒舒服服活过下半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一名陈珏的心腹手下微笑着说道,然后看向陈珏:“为了防止将来真有人找上我,老大能不能将我最近这段记忆清除掉?”

    陈珏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也明白,这恐怕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看向其他几人:“你们呢?”

    “我也想过自己的日子,不想再这样奔波下去了,修行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还年轻,还想跟着老大,跟着宋公子。”

    “老大,抱歉,我想过安稳日子。”

    剩下几人当中,有两人想要继续跟着陈珏,对外来还有期待,另外四人,则心生退意。

    陈珏并未勉强,取出几颗高级丹药给他们,服用之后,可将最近一段时间记忆抹除。

    除非有真正大能者进入人间追根溯源,不然就算有朝一日,这些人被找到,也不可能吐露出任何关于最近这段时间的秘密。

    而大能者进入人间,同样要被压制!

    这些在三松古教内部连小人物都算不上的外围子弟,几乎不可能得到面见大能的机会。

    只要足够小心,换了新身份后,基本不会出问题。

    四人接过丹药,当场服下,再次拜谢陈珏和宋越,随后跟众人挥泪告辞。

    这些产自三松古教内部的丹药很高级,服用之后,只会清理掉最近这段时间的记忆,却并不会影响其它。

    对于这种为古教卖命,却得不到半点保障的日子,几人早已厌倦不已。

    当发现自己身处星舰之上的那一刻,他们自然会明白过来。

    剩下两个年轻人,坚定留在陈珏身边。

    他们属于是对未来还充满期望的。

    随后宋青峰和宋超两人赶赴京城,去跟萧眉和宋瑜团聚。

    钱芊雪也跟着一起回到京城,准备开始冲击化婴层级。

    宋越则带着陈珏跟另外两人,暂时留在杭城。

    陈珏深知三松古教那边大概率不会放过自己,所以接下来这段日子,他跟两名心腹,都在拼命修炼。

    希望能够早日进入到疆域更大的修行界。

    只要到了修行界,三松古教的人再想找到他们,就几乎不可能了。

    宋越也在认真修炼。

    天尊精神法,真君肉身法,太乙锻体经等奠定他一身实力的顶级功法修为与日俱增。

    体内那道奔雷之气,经过他不断体悟,也开发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暗·圣典和兽王经他暂时不太敢去修行,妖魔两族的至高经文太强了,没有儒释道三派的至高经文平衡,会又很大的失控风险。

    小孟这段时间又开始恢复到忙碌当中。

    在宋越和钱芊雪、温柔等人留下那些至高经文基础篇后,精英武馆变得越来越火爆,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少年天骄。

    人间是有天才的!

    按照概率来说,甚至不比修行界逊色。

    否则修行界那些大小势力也不会经常派人进入人间选拔好苗子了。

    最近这段日子三松古教那边很低调。

    对于前段时间火爆九关的两段视频并未给出任何答复。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三松古教最近行事风格有所收敛。

    不再像过去那般肆无忌惮。

    宋越修炼之余,偶尔会去跟老狼喝喝茶,找孙桐等人聊聊天。

    跟凌小涵和林欢等朋友在虚拟社区扯扯淡。

    要么就是偶尔跟钱芊雪和温柔、段叶雨、小孟和小七等人聚一下。

    日子过得很平静。

    就这样快速过去大半年。

    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苏雨仙,突然给宋越发来消息,说她即将突破,想要回到地球这边,让宋越帮着护法。

    苏姐姐这么快就要突破了?

    这消息让宋越有些惊讶。

    不愧是狐族公主,天赋确实很强大。

    在没有打扰,全力修行的情况下,修为一日千里。

    正巧最近这段时间钱芊雪和温柔也即将踏入化婴领域。

    人间那些妖族要么像白眉老猿那样选择入世,要么就隐匿山林大海,苏雨仙这时候回来,也几乎没有任何危险了。

    宋越答应下来。

    数日后,许久不见的苏雨仙驾驶着飞碟出现在宋越家别墅。

    此时陈珏跟两位心腹早已经搬出去,但并未搬太远,就在宋越这个小区里,租了一栋别墅,每日都在拼命修炼。

    见到久违的苏雨仙,宋越很开心。

    苏雨仙依然还是那么美,许是境界提升的缘故,看上去仙气更足了。

    穿着一身米白色的收腰短裙,露出两条白皙圆润的大长腿,黛眉如画,明眸善睐,看见宋越嫣然一笑。

    “小不点,好久不见!”

    模样变了,亲切的态度却一如当年。

    宋越一脸开心:“姐,好久不见!”

    随后把她迎进客厅,苏雨仙很熟练的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饮料,坐在沙发上打量四周,道:“还好,没有很邋遢。”

    宋越笑道:“有家政定期打扫的。”

    苏雨仙看着他,眼里满是赞赏:“不错!越来越帅了呢!”

    说着,她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靠在沙发上,一脸满足的道:“还是回家最舒服!”

    “其实早就可以回来了。”宋越说道。

    “是啊,我家越哥最厉害!”苏雨仙说着,看着他问道:“前段时间你在那边搞出好大动静,当时正在修炼的关键期,也没详细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么庞大的一座古教怎么会跑来针对你?纯粹是因为夫子的原因吗?”

    宋越笑着解释:“也不全是,之前的洛城酒会,我在那边拿了个s级的评价,可能有点走漏风声了吧,人家可能想要一石二鸟,即收拾了我,还能顺手威胁一下我师父。”

    “出手的人级别并不高,估计他们内部对这件事也是存在争论的,被我那么一折腾,最近消停了不少。”

    苏雨仙有些感慨,道:“那样也够吓人的了,感觉像是在夹缝中辛苦求生存。”

    宋越道:“不急,总有一天,他们会心平气和与我们交流的。”

    时间来到九月,北方京城又到了秋高气爽的季节。

    已经回来一段时间的苏雨仙终于做好最后准备,打算化丹成婴,在这过程中,会有一定概率引来天劫。

    大部分修行者,在化丹成婴过程中不会引来天劫。

    而一些天赋强大,底蕴积累足够深的人,在金丹化婴过程中会瞬间爆发出强大气息,与天地法则交织,从而产生震动、共鸣,也会因此引来天劫。

    这种几乎人人惧怕的劫难,对真正志存高远的修行者来说,却是喜欢的、向往的。

    天劫可洗去体内杂质,净化能量,从根本上彻底改变原本的根基,这是个去芜存菁的过程。

    苏雨仙预感到自己突破过程中,大概率会引发天劫,她有自信可以扛过去,但天劫之后,她很可能会有一段虚弱期。

    若无人护道,这种时候就会非常危险。

    所以她回来了。

    找到这世上她最为信任的人。

    这一天,宋越带她来到华夏西部一片无人山区,这里地广人稀,山脉绵长。

    非常适合安静的渡劫。

    当一切准备就绪,苏雨仙看了眼宋越,轻轻点头。

    她走向山头一块大青石,行走间青丝飞舞,裙裾飞扬,仙气飘飘。

    盘坐在那里之后,苏雨仙催动经文,运行心法,引导体内磅礴能量,为金丹塑形、灌注元神!

    道生一!

    这是金丹化婴最为关键的一步,也堪称修士漫长修行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步!

    成则一步天堂,从此踏上修行大道;败则万劫不复,修行路就此中断。

    苏雨仙很有信心,按照她自己模样,精雕细琢,却并不慢的将一颗金丹慢慢塑造成人形。

    对妖来说,这一步的重要性甚至胜过人类修士。

    因为对她们来说,这种境界,才是真正的化形,从妖的原始状态,彻底化身成人!

    这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过程,有些人在化丹成婴过程中,并不会将金丹塑造成自己模样,而是会让其变成另外一副模样,甚至男变女、女变男的都有!

    这种存的是什么心思就不清楚了,反正一旦成功,就可以拥有两幅面孔。

    未来若是不满意,在化婴入分神的时候还有机会改变。

    当然,前提是得有踏入分神的能力才行。

    再看苏雨仙,随着她开始塑形、灌注元神,身上的气息在刹那间暴涨。

    原本湛蓝的天空,一下子乌云密布!

    宋越张开精神之眼,可以清楚看见天空中交织着大量法则纹路,密密麻麻,像一张遮天大网,将这片区域笼罩。

    在这瞬间,他体内的奔雷之气突然有些躁动。

    似乎有点眼馋那些法则纹路,想吃。

    想吃?

    宋越嘴角抽了抽,迅速后退。

    他不想作死。

    人间的天道法则似乎没多强,绝大多数化婴修士都能硬扛。

    实则遇强愈强,境界越高,受到的压制也就越大。

    武夫不用渡劫,至少现在不用。

    可一旦被波及,以他目前的强大血气,说不定会招来更强天劫。

    那样的话,可就是好心帮倒忙,害了苏姐姐。

    他只要远远看着就好。

    咔嚓!

    一道天雷毫无征兆的从翻滚的乌云中亮起,狠狠劈向盘坐在下方大青石上的苏雨仙。

    此时的苏雨仙头顶绽放出大片璀璨的金色光芒,光芒无数符文在飞舞,这道天雷劈在符文上面,顿时炸开。

    一声巨响过后,激荡出去的恐怖能量几乎将四周的山头给削平。

    暴土扬尘,碎石四溅。

    宋越运行天尊精神法,张开精神之眼,瞬间进入到另一个层面的世界中去。

    可以清楚看见,随着那道天雷劈下,有大量类似规则的纹路,顺着苏雨仙头顶符文进入到她身体中去。

    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劫洗髓!

    也是经历过天劫的生灵会比没有经历过的同境界修士强大许多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世上什么样的神通最厉害?

    是规则!

    掌握规则的生灵才是真正的大佬!

    比如你一剑刺过去,对方利用规则力量将这把剑变成一朵花,或是飞散的分子……自然就无法伤到对方。

    两个同样掌握规则的生灵战斗,比的就是谁的规则更强。

    宋越下意识抬起手看了眼,觉得还是把自己的拳头变成规则才最痛快。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这种天劫,但他利用天尊精神法形成的独特场域进行观摩,同样获益匪浅。

    领悟到很多过去不曾掌握的规则。

    在精神层面的世界里,一切都会变慢,包括光。

    但思维却不会受到影响,反而变得更加活跃。

    宋越就这样,疯狂汲取着天劫中的规则知识,学习它们的运行规律。

    古有各路大能观动物打架总结出绝世功法,今有宋越看天劫顿悟知识。

    随着苏雨仙不断精雕细琢,体内那颗没有灵性的金丹,已经开始变得鲜活取来,化成一个缩小版的苏雨仙,精致且美艳。

    却还少了一丝神韵。

    接下来就到了最关键的一步灌注元神之力!

    这也是金丹化婴过程中最难的一步,别看那些分神大修似乎可以轻而易举让自己变成两个人,每个人可以去做不同的事情。

    但在金丹化婴时,却是需要经受神魂被撕裂的痛苦!

    修行路上步步荆棘,其中更是存在许多生死关卡,金丹化婴就是第一关。

    需要将自身的元神,硬生生分出一道,彻底灌注到金丹当中,使金丹具有灵性,拥有本尊的记忆、情感和思维。

    为将来化婴晋升分神打下基础。

    苏雨仙盘坐在那里,顶着头顶天空不断劈下的天雷,宝相庄严圣洁,身上不断有强大气息绽放出来。

    霍地!

    一股比原本强大至少十倍的气息从她身上爆发出来。

    在精神世界中,宋越清晰看见,一道巨大的天狐虚影,从苏雨仙身体中出现,无数雷霆瞬间劈向这道虚影,在虚空中交织成雷海!

    仅凭肉眼去看的话,只能看见天空中交叉纵横的雷霆疯狂劈向一个地方。

    这也是很多时候世间凡人调侃的“何方道友渡劫”,在他们口中是调侃,在此刻的宋越眼中,却是事实。

    那天狐的虚影无比强大,同样是由规则化成,无数雷霆劈在上面,恐怖的规则实力不断将虚影劈碎、重聚,再劈碎,再重聚!

    到最后,足有上百米高的巨大天狐虚影,在宋越的精神之眼注视下,竟愈发变得真实!

    就这样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天狐的虚影越来越清晰。

    几乎不用精神之眼,也要显现在世间。

    直到此时,天狐的虚影瞬间消失,回到了苏雨仙体内,钻进那颗已经变成她模样的缩小版金丹当中。

    万道霞光,自苏雨仙身上绽放开来。

    她的身体也在这一刻,缓缓腾空而起。

    这在世人眼中,就是妥妥的霞举飞升。

    只是这会儿的苏雨仙,还不想走,她还想等着宋越他们一起呢。

    于是她瞬间收敛气机。

    在高天之上悬浮着。

    催动经文,运行心法,一呼一吸之间,宛若仙女临尘。

    雷霆消散,乌云散去,漫天金光洒落。

    她已成功渡劫。

    随后,她缓缓从天而降,落到地面。

    宋越迅速赶过来,看着面若桃花的苏雨仙,由衷的恭喜道:“恭喜姐姐成仙!”

    苏雨仙嗔怪的白了他一眼,道:“化形而已,成哪门子仙?”

    宋越有些好奇问道:“渡劫之后,不是应该有一段虚弱期?怎么看上去……你一点事情都没有?”

    苏雨仙笑道:“并非绝对,或许是父亲留给我的经文跟心法的缘故,我在分出一道元神注入金丹之时,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很容易就完成了这个过程,并没有经历一些经书典籍上面记载的那种灵魂被撕裂的痛苦。”

    “另外,我还从这些天雷当中汲取到大量规则之力,迅速填补了晋升境界产生的消耗,还有盈余呢!”

    苏雨仙微笑着,心情很好。

    宋越有些无语,人比人气死人,这话要是让那些把金丹化婴当成生死关卡的修士听见,估计想打人。

    只能说上天还是挺公平的,给予妖族更加坎坷艰难修行路的同时,又在另外一些地方,悄悄放宽了一些限制。

    至少在他看过的、听过的金丹化婴故事里,还没有谁像苏雨仙这样,几乎没受什么痛苦就成功了。

    按照那些古老典籍上面所说,越是天赋卓绝的修行者,在金丹化婴过程中,因为元神坚韧,需要承受的痛苦也就越大……结果到了苏姐姐这里,却变成了很容易?

    该不会是她原本的元神不怎么坚固吧?

    宋越想到这,忍不住有些担忧的看了眼苏雨仙。

    苏雨仙刚刚提升境界,灵觉感知都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顿时有所察觉,看着宋越:“怎么了?”

    当宋越说出心中担忧的时候,苏雨仙不由笑起来。

    道:“好啦,不骗你了,这其实是我们种族的天赋能力。”

    宋越一脸好奇。

    苏雨仙道:“我所在这一支狐族,在妖族当中……属于血脉阶位比较高的那种,天生就拥有化形能力,而且跟一般的小妖化成人形更多是一种高级障眼法不同,我们化形成人,看上去就是人,只是真正化形之前,身上会有妖气,需要法器遮掩。”

    “从聚丹突破到化形时,这种天赋会更加完美的展现出来,狐族的元神之力原本就很强……”

    宋越恍然道:“哦,狐狸精擅长迷惑人。”

    苏雨仙瞥他:“是么?”

    宋越嘿嘿一笑:“姐您接着说!”

    苏雨仙道:“和人类修士不同,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对元神的掌控和运用,比如一些刚出生不久的小狐狸,就已经可以通过精神力量去控制凡人,所以从聚丹的化形,对其他人或是大部分妖来说,是一道鬼门关,但对我们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说着,她轻叹:“但真正能走到这一步的狐妖,少之又少,在此之前,狐妖除了装神弄鬼迷惑人,战力在其他同境界修行者眼中,简直不堪一击。”

    “只要能顶住我们的精神场域,我们几乎就束手无策了。”

    “即便成功化形,我们的战力依旧是短板……”

    宋越道:“没关系,有我呢!”

    苏雨仙嫣然一笑:“好!”

    一个月后。

    钱芊雪的渡劫惊心动魄。

    场面之大,差点把宋越给吓到。

    恨不能亲自代替她受苦。

    滚滚天雷映照之下,宋越能明显看见她脸上的痛苦表情。

    那种神魂被撕裂的感觉,令她痛不欲生。

    从聚丹到化婴,似蜕变,如重生。

    她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了!

    因为修行的经文等级太过,元神之力也太过稳固。

    硬生生抽取出一丝,灌注到能量凝结的金丹当中,从无到有,从零到一,演绎道生一的全过程。

    这次过来的不仅宋越一个,还有苏雨仙、温柔和段叶雨。

    看到钱芊雪所经历的痛苦,段叶雨跟温柔两人吓得小脸煞白,都快出心理阴影了。

    “怎么办?我感觉自己的元神力量也无比强大,到时候我会不会熬不过去?”段叶雨喃喃嘀咕道。

    宋越看了她一眼,道:“放心吧,你的元神力量稀松平常,不会多痛苦的。”

    段叶雨顿时怒目而视:“你怎么知道我的元神力量稀松平常?”

    宋越没搭理她,而是有些担忧的看着钱芊雪那边。

    急,但没什么用。

    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没办法替代,比如生孩子,再比如……渡劫。

    钱哥还小,不清楚生孩子是啥滋味,但却早早品尝到了元神被撕裂的感受。

    这比生孩子还要痛苦很多倍!

    也就是修行者意念强大,换做普通人经历这种痛苦,估计早就活活疼死了。

    宋越感同身受。

    他当初在激活奔雷之气的时候,经历的那种痛苦并不比元神撕裂好到哪去。

    而那个时候的他,还只是一个境界并不高的小武夫。

    正因为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所以即便是在修行界、九关世界这种地方,也通常不建议修行者太早进行金丹化婴。

    除了极少数意志力极强的年轻人,敢于挑战之外,剩下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会选择成年之后,再踏出这一步。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大势力的核心弟子,二十岁之前境界通常不会太高的根本原因所在。

    钱芊雪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天雷中蕴藏的法则力量为她洗髓伐毛,大量规则之力被她吸收、顿悟。

    当云散光明那一刻,钱芊雪虽然很虚弱,身上的气韵,却变得跟过去完全不同!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本就美艳无双,如今更显绝代芳华。

    正常情况下,像她这么大的年轻女孩儿很难拥有这种独特的气质。

    遗世而独立。

    仿佛整片天地只为她一人而存在。

    仙,也就不过如此了。

    温柔很羡慕,段叶雨也很羡慕。

    宋越不羡慕,因为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欣赏。

    “好疼呀,差点死掉。”

    当众人来到她面前,钱芊雪略显疲态的脸上,罕见露出一丝撒娇的神态,冲宋越说道。

    说完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往回找补,对小脸再度煞白的温柔和段叶雨道:“也没有那么疼,忍忍就过去了。”

    温柔:“……”

    段叶雨:“……”

    年底,温柔即将渡劫之前,已经沉寂了许久的三松古教突然在九关世界那边发出一个公告。

    这公告很有意思,林欢和凌小涵她们在发现之后,第一时间联系到宋越。

    首先是向宋越的父亲宋青峰以及陈珏那些人道歉。

    道歉的排序中,宋青峰排在了前面。

    三松古教把这件事情完全甩到已经被驱逐的白家身上。

    说经过这段时间的认真调查,终于查明:白家老祖白明山,身为三松古教外门长老,因觊觎火精矿石的巨大价值,起了贪念,于是做了那些事情。

    害怕事情暴露之后受到责罚,于是利用三松古教曾经镇压、驱逐过的弟子陆圣夫做起了文章。

    在这份公告中,三公古教对陆圣夫的定性很简单,看起来甚至轻描淡写,一句:因犯错,遭封印驱逐的三松弃徒。

    在将这件事情做了定性之后,三松古教又在公告里面解释,宣称他们没有继续针对陆圣夫的意思,更没有针对宋越这种当代年轻天骄的想法。

    反正一切的一切,都是已经“畏罪自杀”的白明山的错。

    是的,三松古教外门长老白明山死了还要被利用一下,硬是给变成了畏罪自尽。

    这种话说出去恐怕九关世界的小孩子都不会信,但人家就冠冕堂皇的说出来了,不但说了,而且条理分明逻辑清晰。

    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都摆在那。

    信不信是你的事儿,但我的逻辑是自洽的。

    公告的最后表示,陆圣夫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从被驱逐出三松古教那刻起,就已经跟三松再无任何关联。

    在这里,完全没提将夫子驱逐出九关世界,并终生不许再入的事情。

    所谓春秋笔法,便是如此。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份公告,肯定会觉得三松古教是个有担当的顶级势力。

    确实做到了公平、公正、公开。

    但在宋越眼里,却只感觉到荒谬和压力。

    他们在撇清!

    将脏水全部泼在一个已经死去的外门长老身上。

    且不说已经被驱离三松古教的白家人会作何想,至少在宋越这里,可是完全没能从这公告上感受到半点善意。

    这份公告一出,将来宋越再出现任何问题,都很难再找上三松古教。

    所以说,这份公告看似在道歉,在说明事件原因,在表达一个大教的担当和态度。

    实则却是剪掉手上多余的指甲,说挠你的指甲已经被我干掉了,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用手抽你嘴巴子。

    宋越在看完这份公告之后,又去通天碑的聊天群潜了一会水,看了会各方评价。

    这次聊天群里面,大概率隐藏了大量三松古教的“水军”,几乎清一色的在叫好,甚至还有很多人给三松古教道歉。

    这个就有点假了。

    但三松古教会在乎别人觉得假么?

    他们不会在乎。

    因为随着这份公告的发出,他们在九关世界的舆论上,就已经成功搬回了一城。

    撇清关系,表达歉意跟善意。

    以后你宋越再有什么事儿,可不好往我们身上推呀!

    只看了一会儿,宋越就默默从通天碑里出来。

    联系到温柔:“尽快渡劫,咱们走。”

    随后宋越去见了父母,希望他们也能跟他一起离开人间,进入修行界。

    到了那个世界,三松古教再想做点什么,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对此,老娘萧眉再次拒绝了。

    “前几天有人来找过我跟你爸,是那边的人,他们知道了你,希望你能认祖归宗……”

    宋越听得一愣,心说这都哪跟哪?

    不过随即反应过来老娘说的那边是哪边。

    当下微微皱眉,看向母亲。

    萧眉说道:“我给拒绝了,太过陌生,无法融入。”

    宋越松了口气。

    见儿子这表情,宋青峰轻声道:“那边有人跟三松古教的高层联系过,你放心吧儿子,他们不会再对我们下手了。”

    宋越能感觉到,老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怅然。

    不管怎么样,双方的家族终究还是没有对他们见死不救。

    在得知三松古教曾有人试图用宋青峰来钓宋越,再用宋越钓夫子后,九关世界的古族宋家跟萧家,分别有人向三松古教某些高层表达了不满。

    三松古教那边也有点懵,想不到一个他们眼里的蝼蚁小人物,居然还有这种身份。

    从父母这里获悉这个消息之后,再联想到三松古教发的那份公告,宋越多少咂摸出一些别的味道来。

    爸妈背后的家族,似乎……没原本想的那么简单呢。

    不过简单也好,不简单也好,他都不会回去的。

    他没有资格替父母去跟那些人和解。

    更不会因为对方很厉害就主动凑上去。

    他不是那种人。

    有了爸妈这番话,宋越终于放心几分,不再勉强他们强行跟自己进入修行界。

    腊月初八。

    温柔渡劫。

    依旧是那片绵长山脉,依然是那块大青石。

    这里已成为宋越这伙人的福地。

    这次连林欢和小墨都专程从天越星赶来,准备观摩温柔渡劫之后,就在这边过年。

    小孟和许久不见的小七也来了。

    一众年轻人齐聚此地,等着温柔渡劫。

    可爱漂亮的萌妹子坐在那块大青石上,远远望去,给人一种弱小无助可怜的感觉。

    尤其她一脸紧张的望向人群中的宋越时,可怜巴巴的眼神更是令人心疼。

    宋越冲温柔竖起一根大拇指。

    温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半个小时后。

    天空依旧湛蓝如洗,冬日里的太阳虽不温暖,却也将光芒洒在大地之上。

    众人眼巴巴等着,都在好奇,为什么天劫没来?

    这时候,温柔站起身,看向宋越这边,有些委屈的道:“哥,我踏入化婴境界了。”

    众人:“……”

    这时候,温柔小嘴一瘪,眼泪突然吧嗒吧嗒掉下来,更咽道:“可是为什么没有天劫呀?我是不是天赋太差了?为什么没有雷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