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余下的,只有噪音 沉默的爱

第二百三十一章 波士顿的Show Time

    兰比尔和帕里什的对位,是一场看得见硝烟的战争。但它就像东电核事故一样,被看到了,也没人管。

    没人管的后果就是三级核事故会演变成最高级别的事故。

    兰比尔先后三次冒犯帕里什。

    第一次是垃圾话,没人知道他说了什么,帕里什直接对他犯规。

    第二次是卡位的时候动作不干净,路易看见了,由于是自己人占上风,他总不能告诉兰比尔别使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就像邓肯知道自己的队友某些动作不好,但他不会去劝阻他们。就好像你不能去阻止屎壳郎吃屎,人家就靠吃屎活着,你不让人吃屎,太过分了吧?

    第三次,是第一节过半的时候,伯德的高位投篮没进,帕里什抢下篮板。

    兰比尔明明已经没机会了,还要把自己的手伸到酋长的怀里搂一搂。

    察觉出兰比尔的动作,帕里什勃然大怒,当场甩了个反关节技,想要重创兰比尔。

    兰比尔是老油条,没有发力硬顶,而是顺着帕里什的力量被他摔倒在地。

    “啊啊啊啊啊~”

    一个演员的基本修养,是要让人相信你就是角色本尊,而不是在表演。可是兰比尔这叫得好像张一山成年后出演的任意角色,浮夸得让人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可是,今天的裁判偏偏就吃他这一套。

    帕里什被吹犯规,兰比尔用摔跤为代价,为凯尔特人赢回球权。

    戴利激动地抗议:“那家伙手上有很多多余动作!”

    裁判无意去搞清楚是非曲直,他在意的只有比赛秩序,其他的,一律不管。

    路易趁机叫了个暂停。

    活塞今晚有备而来,比赛强度不低,进攻端很喜欢制造队员错位面对托马斯的大打小和对位伯德的快打慢。

    后面这点集中体现在沃西多次持球叫挡拆单打伯德。

    因为活塞知道凯尔特人喜欢换防,所以只要叫挡拆,伯德肯定会换防到沃西的面前。

    并不是每一支球队都玩得起无限换防。

    包括小球时代,虽然每支球队都打小阵容,打无限换防,但有的球队玩得转,有的球队却玩出来一股异味。

    人员配置是最重要的,伯德能防速度不快的三号位,正常的四号位,和对抗能力不足的五号位。

    能防多个位置便是打换防的基础。

    可是活塞不巧有个速度很快的摇摆前锋,因此总是能抓住伯德速度慢的毛病一顿痛打。

    “沃西的远投没有威胁,所以,如果他叫挡拆,拉尔夫,你一律采取后退绕开挡拆的方式防守,不要换防!不要换防!”路易连说两遍,“他们打得很有特点,不过,我们还没开始发力,这个暂停结束,我要看到更团队的进攻,把战术打起来,别陷入他们的节奏里!“

    路易吩咐了两件事,防沃西不换防,进攻端多打配合减少个人进攻。

    托马斯一回来就叫了挡拆,伯德帮他挡住人,他即刻加速。

    活塞的防守跟不上来,托马斯洞穿防线,分球给桑普森,后者单臂暴扣。

    14比12

    凯尔特人领先2分,活塞的进攻,很依赖两个人。

    沃西和特里普卡。

    一个持球撕阵地,另一个接球拉空间。

    戴利很善于玩外围冲击禁区,从而伸展开外围投篮空间的伸缩进攻体系。

    路易印象里的坏孩子军团版本的活塞,就是这打法。

    现在他们没有托马斯,为活塞效力的沃西被赋予了更多的球权。

    戴利似乎有意把他培养成保罗·普莱西那样的组织前锋。

    沃西突破以后,弱侧的帕里什给特里普卡做了掩护。

    特里普卡刚跑出机会,沃西的球也传出来了。

    沃西大学时在迪恩·史密斯手下打了几年,战术素养毋庸置疑,一手传球的功夫,是大学时期的他没有显露过的。

    “我记得他在大学的时候,还是个粘球机器。”路易调侃道,“只要球在他手里,他的视线便只有正前方50度的空间,他看不见左右侧的底角,也察觉不到身后的情况。”

    汤姆贾诺维奇静静地听着,他越来越不敢把路易当成一个24岁的年轻人。

    虽然他在大学的时候连校队都没参加过,但他对大学球员的侦查能力,是他所见过的人里独一份的。

    “现在他有了。”路易一脸欣赏。

    汤姆贾诺维奇苦笑:“这对我们来说应该不是好事。”

    “不,是好事,一个能够策动全队的进攻型巨星,和一个单纯的进攻型巨星,对一支球队进攻端的影响力有天壤之别。”

    路易认为东部需要沃西这样的存在。

    “詹姆斯·沃西和他的球队会成为凯尔特人在东部的重要对手,76人纵横东区的日子恐怕已经结束了。”

    “从今以后,未来五年,他们会是波士顿在东部的主要对手。”

    汤姆贾诺维奇试探一问:“密尔沃基呢?”

    “鲁迪,我说的是未来五年的主要对手。”路易就像在媒体面前一样狂妄,“而不是随时都有可能瓦解的阿猫阿狗。”

    闻言,汤姆贾诺维奇仔细想来确实如此。

    雄鹿内部的稳定在于鲍勃·兰尼尔,而他即将退役,唐·尼尔森和管理层关系不睦,一支崇尚防守的球队无法带来高票房和高收视率,高层想要改变球队的面貌。

    雄鹿就像21世纪10年代初的灰熊。

    要说他们能不能争冠,大部分人都觉得不能。

    要说其他球队愿不愿意在季后赛里碰见他们,也没人愿意。因为他们即使赢不了,也会狠狠地撕下你身上的一块肉。

    沃西的传导,帕里什的掩护,让特里普卡命中外线三分。

    路易吹了个口哨,对从后场跑到前场的约翰·朗说:“约翰,你防守也太懒了吧?”

    朗没有应他。

    凯尔特人的回应球,由伯德来接手。

    伯德用兰比尔的掩护挂住沃西,“好消息”克里夫·莱文斯顿全速追过去。

    可是他的脚步不够快,伯德得到机会就投了。

    16比15

    接下来,凯尔特人明显是表现更好的球队。

    活塞灵活运用伸缩进攻体系拉扯凯尔特人的防线,两个回合,分别由特里普卡和伊洛投进高位投篮。

    他们的进攻严密地固定在一个框架下展开。

    凯尔特人更加多变,伯德已经把L战术的精华融入他的打法之中。他可以到高位接球策动队友,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移动到篮下吃饼。

    托马斯几乎每次都能洞悉他的意图,及时地把球丢给篮下的伯德,让他去完成终结。

    约翰·朗从底角移动到弧顶,可算是得到了投篮机会。

    美妙的转移球体现出了凯尔特人的战术素养,伯德吸引防守,兰比尔二次转移,桑普森给朗掩护。

    一个空位机会发动了四人次的配合才创造出来。

    朗将球命中之后,凯尔特人的优势扩大到8分。

    27比19

    第一节快结束了,戴利想省个暂停。

    结果,特里普卡的投篮,被桑普森追上来盖掉。

    “拉尔夫就像一只七尺四寸的大蜘蛛,在他的网下你可不能投篮!”约翰尼·莫斯特激情地喊道。

    桑普森盖球,伯德将球送到前场。

    托马斯快攻得分。

    29比19

    双方的差距变成10分,第一节剩28秒。

    戴利依旧不叫暂停,有的人就是这样,越是接近临界点,越存有侥幸心理,不肯正视问题。

    渴望把问题留到节间休息再说的戴利,看见他的球员进攻打铁。

    结果,路易叫了暂停。

    “第一节剩下12秒,29比19,凯尔特人领先活塞10分,LittleLu请求了暂停,他似乎对于第一节的最后一次进攻另有打算!”

    “伊赛亚!”

    路易喊出托马斯的名字,拿着战术板说道:“你来运球,让拉尔夫给你挡拆,然后向右侧移动,把防守压力吸引到你身上。拉尔夫,你要做的就是在底特律的防守被拉开的一瞬间,拿出新郎入洞房的架势,直插中路,把他们的篮筐给我扌喿翻了!”

    “教练,这不是我们主场吗?”兰比尔多此一问。

    路易脸上的迷之笑容让他察觉到事态紧急。

    于是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我多嘴,我该死,教练,我真不是人。”

    “别他妈废话了!”看在他这么识数的份上,路易饶过他了,“上吧,我为这一次进攻叫了暂停,如果你们不给我好好打,那么会有很多人把我当傻比。我要是因为你们的蠢比表现被当成傻比,那我就把你们一个个都骂成傻比,懂吗?”

    瑟蒙德早就不相信路易是高素质人士那句鬼话了。

    他问考恩斯:“路教练有一天不说脏话吗?”

    考恩斯这人很实在,有一说一。

    “当上主教练之前,他还是有素质的。”考恩斯诚恳地说。

    只是,他这么说会使瑟蒙德误以为当教练和没素质是因果关系。

    托马斯照战术而动,桑普森弧顶挡拆。

    这一下,拆掉了活塞的中央防线。

    托马斯运球向右翼跑动,活塞如临大敌,五个人里有四个人向右侧靠拢,于是,看见中门大开的桑普森全速奔向禁区。

    托马斯玩了一手让花园内的所有人都兴奋到差点尿崩的不看人背后单手抛传。

    那是一记空接传球!

    桑普森油漆区中部起跳,空中双手抓球,直接以背扣终结。

    “这是属于波士顿的ShowTime!”莫斯特激动地咆哮道,“而且比洛杉矶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