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劫 花还没开

灾难之后

    「……这是第一千八百二十一天,应该没错。

    今天找到几包盐,可是之前留的盐还有很多……总好过没有,都存起来。还找到几瓶酒,只有一瓶好的,其他几瓶都坏掉了。

    「对了,今天还碰到一个傻子,我偷看了一会儿,见他在这里乱窜,跑去商场,那种地方能留下东西才有鬼。话说能把傻子养大,他同伴应该很好吧?不过和我也没关系。

    这里很久没来人了,我还以为别人都死光了,连月亮都掉下来。现在看来没死完,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起码我不用背负人类灭亡的最后一根稻草那种……嗯……什么来着?」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个黎明,太阳照常升起,虽然我看不见它。

    遇到一个人,一开始我是想直接杀死他的,但是挥刀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不知道下一次再遇到活人,是什么时候。

    也或许不会再遇到了。

    「所以我没有动手另一个原因是他看起来有点傻,不像以前遇到的那些人,他的眼里是有光的,而且还对我笑。我用刀拍了他一下后就不笑了,现在想想有点后悔,但是我没告诉他。

    交流后发现这个人有点古怪,也许是我疯了,就像以前见过的那些人,幻想出有个同伴在身边。疯了的人是不能自知的,大概,我终于在这一千八百二十二天里疯掉了。

    也很好,我早就受够了这个他妈的糟糕的世界。」

    ……

    「在第一千八百二十三天,我把那个人解开了,我们说了一些话,这种和人交谈的感觉比我想象中好我曾以为自己习惯了孤独,现在才知道,习惯不过是一种借口。

    「我无法分清他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如果是被我幻想出来的,能陪我说说话也不错。

    如果是真实的,那他真是个幸运儿,应该能比我活更久

    在这个糟糕的世界,活得久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

    「他叫陆安,我很喜欢这个名字,陆上安全,也可以说陆地平安,平平安安,或许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我才没有赶他走。

    也或许是我实在太久没有正常和人说过话了。

    「他还会看书,从外面带回来一本别人的笔记,这些都在说明他是怪胎,很奇怪的一个人,不知道他之前是怎样过来的……」

    ……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天,我又遇到另一个人,她在河里,可能因为鱼尾巴更适合待在那里。

    「强大的一个女人,随手就能抓一条鱼,也不怕河里的那些怪物,或许她有特殊的办法吧。」

    「很难说我和她谁更幸运,她应该是不用挨饿的。在这样一个世道,保持正常远没有吃饱活下去重要,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她更幸运。

    对了,还应该谢谢她,鱼很美味,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了。」

    「就是骨头有点硬。」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天,我发现我找到了一个同伴,就是那个奇怪的陆安,最神奇的是,他不用吃东西,这直接避免了物资缺乏的时候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不好的事。」

    「经过几天相处,我还发现他不傻,只是有点不聪明。而且他还帮了我,在我半夜生病的时候,用水帮我擦身子,准确说,是擦手脚和脖子。

    「这让我想起以前父亲讲过的一个叫鲁滨逊的故事,他养了一只星期五,两个人在孤岛上作伴。大概我也碰到了另一个星期五,一会儿问问他改名叫星期六怎么样。」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天,昨天陆安差点被鸟杀死,我救了他,我们算是互相帮过一次了。」

    「虽然他毫不知情。」

    「他和那条美人鱼交谈的很好,让我们有了很多条鱼。看着挂成一排的咸鱼,我在考虑要不要真的换个地方,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收获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没了人鱼,不会有下一次机会。

    「没了陆安,也可能没下次机会。之前没有这么多鱼的时候,我甚至在想,和这座城市一起被埋到地下也挺好。」

    ……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天,我和他离开那座城市,在路上两天了。

    「他比我想象的更有用,不是在路上能帮多少忙,而是在每次想要绝望的时候,都会重新打起精神。」

    「我们会活下去,找到太阳,一定会」

    ……

    「一千八百四十七天,在路上又遇到一个人,手臂超级长,和我们情况相似,都是在原本的城市活不下去了,正在往南边走。」

    「他孤身一人,被我们抓住,推车上有很多罐头,不知道是从哪里找的,我忍不住想弄死他,看得出来陆安也很心动。」

    「但是陆安挣扎了很久,最终没有下手。可以说是虚伪,也可以说是底线,总之,我们打算放过这个人。

    记得父亲说过,我们是人,不能和野兽一样,那样只会更痛苦,越过那条线,后半生将变不回人,如果有一天文明重建,也只能在这无边黑暗中挣扎。

    「就算活不下去一起死,也比不择手段的活要好,他能为了活着抛弃底线,就能为了别的抛弃同伴。」

    「父亲,陆安和你很像,不管是啰嗦还是虚伪,但是让人安心。」

    ……

    「今天陆安用小车拉着我走了很久,我从来没有想到,除了父亲,还会有另一个人也会这样做。」

    「我想快点休息养好精神,装作睡着了,但是肚子很痛,陆安好像发现了,偷偷地伸手摸我。」

    「哦,不是摸,他在帮我揉肚子。」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天,应该没错,这个数字好像没什么意义了,我早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生活,有个人一直陪着我,走过那么长的路,经历那么多日夜。

    「我们在一个小镇里安顿下来,带着那个胳膊很长的人,他叫赵华。

    我们种下的小白菜收了一茬,山上的水也正在引下来,甚至还洗了一次澡

    「这些年来第一次,我又感觉自己像个人了,而不是挣扎在城市里的孤魂野鬼」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天,这几个月来每天都在变好,可是现在生活稳定下来,陆安却有点状态不好。

    每个人的最终结局都是死去,人一生并不漫长,何况在这样一个环境,野兽、疾病、污染……大家都习惯了,但还是期望像他说的,他只是有点累」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死在陆安之前,而不是之后」

    ……

    「今年的冬天来了,还没下雪,已经让人感受到寒冷,星期六也越来越容易犯困,让我担心这个冬天能不能安然度过去。

    末世以来第十三个冬天,隐约记得,父亲说过十三这个数字,在一些人看来是不好的寓意。」

    「陆安说我是神……神也会无力吗?其实我并不是,我只是挣扎在末世里的一个可怜虫。」

    ……

    「又掉下来了一个月亮,他妈的糟糕的世界」

    「雪下了三天,因为第二个月亮掉下来的缘故,其实下不下大雪,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冷还是那么冷,也没有动物植物,又回到了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灰尘遮蔽了阳光。

    如果正常情况下,可以把雪扫出来一片空地,撒上草籽来试着捉鸟,现在连个鸟影都看不见。

    这么看来,其实相比下雪,月亮掉下来更严重的多,而我经历了两次。」

    「这好像是第两千天了,美人鱼去找下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我们在这里等着她的好消息。」

    ……

    「末世的第十三年」

    「我能感觉到,陆安要离开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做的一切更像是交代后事」

    「陆安说,我们还会重逢,但是我不信,他肯定是要死了」

    「他只是想骗我努力活下去,我被他骗到了」

    ……

    「很奇怪,我的力气一直在变大,好像又开始发育了」

    「现在如果再遇到之前那头狼,我可以不用费太大力就把它杀死。」

    「可是,却无法阻止陆安一天天变得虚弱,像加速暮年。」

    「变强也没什么用啊……陆安真的要死了,我甚至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

    「末世第十四年,春」

    「星期六离开了」

    「但是又好像没离开。

    每当夜深人静,我都能感觉到,他还在,只是不见了。

    他没有死,他以消失的方式告诉我,他还会出现,我们终会重逢」

    ……

    「半年过去了,自陆安离开,已经过去半年多。

    这些时间以来,我还在不断变强,渐渐可以独自一人生活。

    如今的我能独自远行,而不用和陆安大包小包,推着自行车计算食物。

    我可以看到未来,看到还没发生的事,却看不到陆安。

    也许是还不够强大」

    ……

    「第……现在距末世还有三百年。

    「这是我的故事,我知道你存在,你注视着我」

    「我因你而存在,但是,应该到此为止了

    很高兴被你认识,祝你早安,午安,以及晚安。

    对了,还有星期六让我帮忙带的一句话:Thank you very muh, but don't fuking look at me anymore」

    以上就是完整大纲了。

    ……

    以及时间之外的隐秘。

    陆安:“有三件事可以推导出来,一,如果照你所说,那他大概率也是一个人类,因为我们所看的不管电视,还是小说,又或者其他,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以自身种族为主角,所以不太可能是一只猫,一只狗,或者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

    阿夏:“然后呢?”

    陆安:“他不一定很强,因为你的强弱,和他的强弱没有丝毫关系,他可能是宅在某个监狱里的犯人用铅笔头在描绘,也可能是躺在末世的废墟里,给自己编个美好的童话,只要设定好,出现一个神远比现实的他强大很正常。”

    阿夏:“有道理。”

    陆安:“根据这一点,可以推导出,你不可能突破牢笼,因为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世界,即使你无限强。”

    阿夏:“这就是最让人绝望的地方。”

    陆安:“第二,他不会时时刻刻关注我们,喝水撒尿,不可能事无巨细,我偷偷尿尿时跳个舞,可能会被他知道,也可能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我是自由的,而且,在他目光移开之后,我也是自由的。”

    阿夏:“这算自由吗?”

    陆安:“这就要说到三:你怎么知道,他所在的世界,不是被创造出来的?

    不需要创造世界,只需要创造一个故事,我存在了,那么整个人类就存在了,因为不可能我目之所及的地方之外都是一片混沌,人类这个种族,从人猿立起来的那一刻开始,到我出生,这是一个完整的历史,任何事不可能凭空出现,他可能没写,但世界会自行架构,像唐宗宋祖,或者说我生活城市之外的所有地方,那些人,那些城市,没有被涉及到的地方,他们就只是一个平常人,白领老板,工厂打工人,小摊贩,他们过着自己的人生,充满喜怒哀乐,那都是真实的生活,你能说他们不存在吗?”

    阿夏:“……”

    陆安:“也许,这就是世界的终极本质,我们在创造着许多世界,也有人在创造着我们,也许是悲剧,也许是喜剧,等故事结束,留下一地鸡毛,悲剧里的人在坚强活着,喜剧里的人逐渐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