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落雪煮茶

第一百五十三章 炼金矩阵与练器阵法

    次日,装备部某会议室中。

    路明非没想到,阿卡杜拉所长居然会邀请他一起参加对司命剑剑鞘的设计。

    按照阿卡杜拉所长的说法,是副校长跟他说路明非有一定的炼金术基础,应该可以清楚的表达自己的具体要求,所以在设计阶段把路明非也加上可能会更加顺利,成品也会更贴合要求。

    让一个有一定专业基础的人来提要求可以省下大把功夫,就像一个职业画师的甲方是一位业余画师一样,几乎可以避开所有不合理和反常识的弱智要求,所以阿卡德拉所长完全没理由拒绝这个提议。

    当然,这主要是看在真正的甲方的面子上。

    装备部不是慈善部,本身在学院内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自然不会只因为副校长一句话就为路明非定制武器。

    想要指挥这帮疯子,哪怕是对校长昂热而言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单是跟他们打交道就足以让昂热为自己准备两瓶止疼药以防头疼。

    但是在这个学校里,终极还是有人可以比较轻易地指挥这帮疯子的比如身为欧洲最强炼金术师,有“弗拉梅尔导师”之称的副校长。

    装备部是一个对科学和炼金术并重的部门,虽然用他们的说法,炼金术只是“科学”中的一个大分支而已,但无论如何,炼金术对装备部的重要性确实是可以占到一半的另一半是大众眼中的科学。

    所以面对欧洲最强的炼金术师,副校长只要肯掏出一些干货来,让这帮疯子暂时听他的话是很容易的,毕竟对于科研人员而言,知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路明非也想到了这一点,在询问阿卡杜拉所长后得知副校长确实为此给了装备部一些东西。

    虽然不知道副校长付出了什么竟然让小半个装备部放下研究来陪着他打转,但是路明非默默地记下了这个人情。

    和其他研究员坐在一起开会,路明非提出自己的需求。

    “首先,剑鞘的材质需要足够坚韧,最好能达到司命剑的水准,”路明非道,“如果技术上达不到或者成本太高的话可以降低一些,但是不能太多,否则很难起到和司命配合的效果。”

    “技术上没问题,不过成本的话确实有些高了,我看了资料,当初重铸司命时用的都是很珍贵的炼金金属……”

    一个面白无须,看起来是个很正常的科学家的中年男人摩挲着下巴,看向首座的正在吃炸鸡翅的阿卡杜拉所长,提议道:“所长,要不我们挪用一些公款?”

    路明非眉毛一跳。

    这位大叔,你就这么当着你们老大的面说挪用公款真的大丈夫吗?

    路明非忍不住在心底吐槽,首座的阿卡杜拉所长嗦干净手里鸡翅中骨上最后一丝肉,把光洁泛油的鸡翅骨排在桌子上,大手一挥,豪气万千:“准了!”

    言罢还从手边的纸袋里掏出一个大号的汉堡,肉饼足足夹了三个。

    路明非心说您还真是大丈夫啊!

    “好,材质的问题解决了,”中年男人看向路明非,“你继续。”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在剑尖加上能够弹出的金属刺或金属刃,未弹出时不能有比较明显的痕迹,以防敌人有所防备,”路明非继续道,“而且考虑到敌人有可能是具备坚硬鳞甲的龙,最好还要足够稳固,能承受强大的碰撞。”

    “很难,”中年男人摇头,和阿卡杜拉所长待了两天的路明非差点以为他是在表示肯定,“首先剑鞘不能太大,要契合司命剑的大小,所以内部用来存放金属刺和构建弹出结构的空间就不多。”

    “虽然在空间太小的问题可以用我们高超技术以精密的结构来解决,但是结构精密同样意味着抗冲击能力差,所以它承受不了太强大的碰撞。”

    一个穿着黑西服和白衬衫,衬衫下肌肉如山峦隆起的研究员道,“大致估计一下,它最多只能和五六代种的鳞甲进行碰撞,面对四代种大概率会导致内部弹出结构损坏。”

    “虽说以我们的技术也不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但是需要的时间周期会有点长,”中年研究员皱眉道,“等成品出来,你应该已经毕业了。”

    “没事,毕业了我就直接来这边上大学了。”

    路明非表示没关系。

    “我说的就是你大学毕业的时候。”

    中年研究员摊手。

    “机械结构不行的话,炼金术可以吗?”路明非提议,“通过血统激活剑鞘,让剑鞘自身形变弹出金属刺或金属刃。”

    “可行性还不如机械结构,”阿卡杜拉所长摇头,“想要通过炼金术实现金属刺的弹出,要么借助寄宿在其中的灵,要么在里面刻画炼金矩阵。”

    “作为剑鞘,本身是不应该有灵的,尤其是司命剑的剑鞘,剑鞘就算诞生了灵,也会被司命的活灵毁灭。”中年研究员皱眉道,“要说炼金矩阵的话,每一种不同的形变都需要对矩阵进行调整,还需要考虑材质本身的性质,光是推演矩阵就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刻画起来也很困难。”

    “很难吗?”路明非一愣,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个pad,“这是我昨天晚上和副校长一起构建的炼金矩阵框架,主体部分已经完成了……”

    “你和副校长一起做的?只用了一晚上?!”

    阿卡杜拉所长被手里吃到一半的三倍肉饼汉堡噎住,拿起旁边的可乐杯掀开盖子往嘴里灌。

    实际上是我自己花了半个晚上做的,

    路明非心中暗道。

    相比于那个世界的练器,这个世界的练器可以说是相当原始了。

    这个世界中刻画在炼金武器和炼金道具中的炼金矩阵和那个世界刻画在法器中的阵法有些相似,但相对要粗浅得多。

    一来是因为整体水平就有极大的差距,二来这个世界的炼金道具和炼金武器更偏向于发展材质和”灵“,这一点从这个世界有元金但阵法水平却极为原始落后就能看出来,

    元金哪怕在那个世界也是第一等的练器材料,这个世界也能以自己的方式制造出元金,并命名为”再生金属“,在材质的发展上这个世界就算不如那个世界,差得也不多。

    但是相较之下阵法水平却差不多只相当于在那个世界里的三流炼器师。

    推演控制材质变形的阵法在那个世界几乎是每个炼器师都会的基础能力,但是在这个世界能做到这一步的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炼金师了。

    路明非把pad交给离自己最近的研究员,其他研究员起身挤过来,甚至把路明非挤出了人圈,然后一起对着pad里的炼金矩阵模型啧啧感叹,就连阿卡杜拉所长也在其中。

    被挤出人群的路明非看了沉迷pad的众研究员们一眼,悄悄溜到首座,拿走了阿卡杜拉所长纸袋里的炸鸡腿和鳕鱼排汉堡。

    他馋了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