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落雪煮茶

第三百七十二章 明石津奈

    东京,足立区的老房子中。

    “いただきます(我开动了)!”双手合十道了一句,明石津奈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将面前碗里的拉面挑起来。

    她的对面,明石孝之歪头托着腮,看着对一碗普通的味增拉面大快朵颐的黑长直少女陷入了沉思。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石孝之不禁回忆起几天前这个女孩刚来时的场景。

    “请多多指教!”自称明石津奈的黑长直少女站在细雨中,对着打开门的明石孝之鞠躬。

    “啊……请问,我们认识吗?”明石孝之迷茫地挠挠头。

    “认识哦,您请我吃过好吃的鱼,和我一起玩球,还给我讲过童话故事,”女孩认真地看着明石孝之,道,“你给我讲过白雪公主、美人鱼、小红帽……”

    “停停停!”明石孝之连连摆手。

    “我可从来没有给人讲过童话故事,只有以前在马戏团里上班的时候会给一只叫‘Sally’的海豚讲过童话……哦!”明石孝之恍然大悟,“你是马戏团里看到我给Sally讲童话的同事吧?”

    明石孝之脸色微红,作为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突然“意识”到自己偷偷给海豚讲童话故事的行为被同事看到了,而且前同事还找上了门来,他心中立刻升起一种极为羞耻尴尬的感觉。

    至于面前这個女孩明明如此漂亮,自己作为同事对其却完全没有印象,明石孝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本来就是那种非常不善交际的人,只会闷头做自己的事情,之前待过的马戏团又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大马戏团,员工有近一千人,漂亮的女演员也不少,有他不认识的漂亮女同事很正常。但是……自己和她并不认识,她是怎么找到自己老家来的呢?他当初在马戏团入职时填写的住址也不是这里啊……

    “同事吗?”听到明石孝之的话,明石津奈用食指抵着下巴,思索几秒后点头,“嗯,说是同事也没有错。”

    虽然不认识,但毕竟是同事,总不好让人家一直站在雨里,明石孝之让开身子,请对方进来。

    “请用茶。”将从便利店买来的便宜绿茶冲泡好,明石孝之对着自称明石津奈的前女同事敬茶。

    “谢谢。”明石津奈端起茶杯,一口气喝了一半。

    名师孝之瞪大眼睛。

    这可是刚刚用开水冲泡好的绿茶啊!

    “你……你没事吧?”明石孝之焦急地关切道。

    “咦?为什么这么问?”明石津奈不解。

    “明石小姐,你不觉得烫吗?”管自己的姓氏后加小姐后缀,这种感觉还蛮古怪的。

    “烫?没有哦。”一边说着,明石津奈将杯里的剩下的热茶一饮而尽,感慨道,“哈……真好喝!”

    明石孝之眨眨眼睛,伸手去碰自己面前的茶杯,指尖贴着陶瓷杯壁两秒,触电般猛然回缩。

    “孝之君你怎么了?”明石津奈关心道。

    孝之君……一上来就用这么熟络的称呼真的没问题吗?

    明石孝之有心纠正一下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但面对一个黑长直美少女对自己的亲昵称呼,他又有点不想改。

    “啊,没什么,只是被烫到了,茶的温度似乎有些高。”明石孝之摇头道。

    “孝之君怕烫吗?”明石津奈问道。

    “啊……算是吧。”明石孝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在生活里应该是和怕烫这个词不怎么沾边的,但和面前的明石津奈一比却是就是怕烫了。

    “唔……”

    明石津奈拿过明石孝之的茶杯,小心翼翼地对着茶吹气,一边吹一边道:“听说这样就不会烫了。”

    什么叫听说啊,这根本就是生活常识吧!还有你把我的杯子放下啊!你这样我待会还怎么喝啊!

    明石孝之心中吐槽。

    对这个奇奇怪怪的漂亮前同事无力吐槽,明石孝之干脆直接转入正题。

    “咳咳,那么明石小姐,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事情?”正在专心致志吹着茶的明石津奈停下,认真道,“我没有住的地方。”

    “什么?”

    “我没有住的地方。”明石津奈又重复了一边。

    “等等,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明石孝之心中升起非常不妙的预感。

    ……

    就这样,在又经历了一些小小的争执和妥协之后,无家可归的“前同事”明石津奈,正式暂住在了明石孝之家里。

    明石孝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同意了这种过分的要求。

    非要说的话,可能是因为这个女孩偶尔安静下来的样子,总会让他不禁联想到那只他在马戏团时负责饲养的,名叫“Sally”的海豚。

    每次巡演到了海岸城市,Sally就会经常安静下来,静静地悬浮在水里,把头从水面探出来,眺望大海的方向,明石孝之仿佛能看到悲伤从它的眼中流淌下来哪怕它的眼前只有高墙。

    后来明石孝之悄悄在一次东京湾的海湾巡演中打开了离Sally最近的挡板,他想Sally这么聪明,应该能抓住机会的吧?

    Sally好像没有注意到挡板打开的缝隙,那场表演它一直围在明石孝之的身边,连表演都心不在焉,只是不断地找到空闲地机会围绕着明石孝之游泳,去蹭他的身体。

    明石孝之一度以为自己冒险的行动失败了,但在表演的最后阶段,Sally突然从水中跃起来,向着明石孝之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撞开已经有缝隙的挡板,在一片惊呼声中逃进了大海深处。

    马戏团检查问题,最终发现挡板没有锁死,追责到明石孝之身上,将他开除。

    明石孝之觉得这个女孩安静下来时的眼神和Sally很像,那种不染纤尘的哀伤和宁静。

    说不定是Sally像童话故事里那样变成了美人来报答自己了呢?

    同意让明石津奈住在自己家里之后,明石孝之用这个玩笑安慰自己草率做出决定的后悔。

    ……

    “ごちそうさま(多谢款待)。”

    就在明石孝之回忆之间,明石津奈已经吃完了一大碗味增拉面。

    “咦?孝之君你不吃吗?”明石津奈注意到明石孝之一口都没有动过的拉面,恍然大悟,“啊!是因为怕烫吧!”

    她不由分说地端过明石孝之的拉面,大口地吹着。

    明石孝之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

    突然,屋外的院子里传来一声轻响。

    “嗯?!”吹面的明石津奈突然转头。

    “怎么了明石小姐?”明石孝之不解道。

    “有奇怪的东西进了院子,”明石津奈放下碗,表情是明石孝之从未见过的严肃,“请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看看。”

    不等明石孝之回应,明石津奈已经像只灵巧的蝴蝶般离开厨房,穿过客厅和玄关走出了屋子。

    明石孝之搞不明白明石津奈这是要闹哪样,呆呆地等了几十秒,便起身也准备出去看看。

    物资的门重新被打开,明石孝之瞪大眼睛。

    明石津奈抱回来了一个陷入昏迷,衣服上大片染血的jk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