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觉醒,我的时代 疯狂的小芦苇

第三百四十七章、有骨气的送钱

    用大豆等谷物提供原料,然后用水解法制造谷氨酸钠,也就是味精,目前来说才是最为适宜的大规模味精制造办法。

    并且,这个办法是北大化学系王星拱和他几位同事探索得来的,曰本人说“汤达人”盗取了“味之素”,属实说不过去。

    不过,既然“味之素”已经提出了上诉,汤皖自然是要应诉的,该讲法的时候,还是得讲法的,虽说这不是个讲究法的时代。

    尽管如此,汤皖依旧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瞎耽误功夫,打嘴炮的事情,自然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干。

    汤皖如今面子大,一般人来说,都会给几分面子,所以,汤皖用极快的时间,凑了一支律师辩护团队,交待的任务就是和“味之素”打嘴炮。

    反正不能吃亏,大不了直接掀桌子,把秘方无偿公布出去,如今这个时代,只有“味之素”和“汤达人”两家味精制造工厂。

    相信“味之素”会很不愿意见到,满世界的味精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到时候,倒霉的还是“味之素”,因为华夏人工成本地下,怎么算都是汤皖赚。

    “味之素”没有味精就等于失去了一条黄金大腿,而汤皖没了“汤达人”,以后还会有“李达人”或者“王达人”之类的赚钱工具。

    因此,汤皖怕么?定然是不怕的,一点担心都没有,不过是懒得打嘴炮而已,纯粹是不想去搭理。

    首都的官司已经准备好,这边律师团队准备和“味之素”打嘴炮,另一边,汤皖悄悄的上了路,奔向了山城,要跟川省老大谈生意。

    便是熊克武,这个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事实上,能走到这个地步的,没有一个简单的,只不过熊克武所理解墙头草的精髓比一般人要深远许多。

    比如:黄花岗起义,熊克武被公推为川军北伐总司令,与黎黄陂那种被迫推上位不同,此时的熊克武乃是真有几分雄心壮志,受到一票人诚心推崇,确系要干大事情的人。

    在护国事件中,与松坡将军一起并肩作战过,袁老大的下台,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在其中。

    在护法中,他联合南方的唐继尧又反对唐继尧,联合亲北的刘存厚又反对刘存厚,便是在左右摇摆之中,混成了川省幕后的实际大佬。

    再然后,就想和陈炯明一起号召联省自治,实际上就是借着护法的名头,私下里要搞单干,当一个山头土皇帝,已然失去了初出茅庐时,救国救民之大志向。

    面对这样的人物,就不要跟他扯虚的,直接谈钱就行,我给你分钱,你替我镇场子,大家闲来无事,还可以一起吃吃饭吹吹牛,就别寄希望于拿真心换真心了。

    像汤皖这样上赶着前来送钱的,既不用出钱,又不用出力,每个月底都能有一大笔分红,熊克武简直不要太欢迎,扫榻以待。

    汤皖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了湘虎自己要出一趟远门,多照顾湘灵之类的话,湘虎没问汤皖出去做什么,只是点头保证一定把妹妹照顾好。

    如此一来,汤皖就放心了许多,带着大牛,坐火车花费了数日到达了金陵,然后乘船一路逆流而上,又是大几天的时间,才最终踏上了朝天门码头。

    此时山城陆地交通不便,多是羊肠小道,崎岖山路,因此水运成了山城人出门的不二选择,朝天门码头上,整天整夜,灯光透亮,行人旅客,货物往返,络绎不绝。

    汤皖乘坐的轮船一靠岸,还未下船,就看到一帮拉车的车夫凑到了船前,都知道这艘船上下来的人都是有钱的,没钱的都去坐木头船了。

    因此,语气别提有多客气了,舔着笑脸,拉客喊话:“客人,啷个哪里去嘛?”,然后拍着胸脯保证道:“坐我的车车,保证给你送到位,送不到位不收钱。”

    许多初来乍到不识路的人,便会被拉到车上,一来省事,二来省时,汤皖却是不为所动,拒绝了几位车夫的拉客,径直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地方。

    那里有等着汤皖的人,乃是李锦堂先生和山城“李锦记”的几位工作人员,来山城开亚洲最大的味精工厂,意味着要投一笔巨款。

    这是“李锦记”自成立到现在,有史以来自大的投资,李锦堂先生也算是压上了全部身价,由不得不谨慎,万分小心不为过,所以必须亲自来盯着。

    自上次首都一别,两人已经小半年没见了,李锦堂先生相比较上回,身形无过多变化,但是眸子更锐利,说不出来的精神,其中还藏着几分忐忑。

    而汤皖却是憔悴了许多,“汤达人”第一个工厂开在首都,汤皖要上上下下打点,耗时耗力,别看汤皖如今名气大,光应付各类小鬼,就不是个轻巧活。

    另一个就是为“汤达人”找出路,打出名声,亲自代言,这也让汤皖颇费心思,不过,总的来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还是相当乐观的,否则就不会有山城计划了。

    汤皖与李锦堂先生寒暄了几句,就往城里赶,晚上李锦堂先生特设宴款待了汤皖,席间谈论了要给熊克武多少股份的事情,最后达成了共识,最多30%。

    一路上舟车劳顿许多天,好不容易能睡在大床上,汤皖自然要睡个痛快,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次日的九点多,而李锦堂先生已经在客厅里等了许久了。

    相比较于李锦堂先生的小心翼翼,汤皖则是淡定的很,与熊克武谈妥是板上钉钉的事,无非是利益分配要多动些口舌而已。

    于是,汤皖从卧室出来,看到一脸谨慎的李锦堂先生,忍不住笑话道:

    “放宽心,你这样子去见**,少不了被笑话,有甚可担心的,到时候见我脸色行事就行。”

    李锦堂先生心中腹诽:“我能不小心么?这次可是压上了全部身价,哪像你,一场演讲就1w大洋的人,你没钱了大不了欧洲转一圈,我没了那就真没了,简直没法比。”不过嘴上却是没说话,只露出了一个幽怨的表情,果真是一个如履薄冰的人呐,一步都不能走错,否则前方等待的就是万丈深渊,这个世道对商人太不友好了。

    汤皖快速洗漱完,大牛端着早餐,很快解决战斗,正待李锦堂先生以为事了,要去会见熊克武,起身走到门口时,却是被汤皖叫住了。

    大牛习惯端着清茶走来,汤皖拍拍李锦堂先生的肩膀,示意喝茶,笑着说道:

    “冷静点,现在有点早,这会去,离午饭时间还早,就只有聊天谈事情了,和那**有甚可聊的,倒不如掐着时间点去。”

    “再说了,我们虽然是送钱,但要有骨气的送,千万不能上赶着送,容易被那**敲竹杠,到时候要的可就是你的血汗钱了。”

    李锦堂先生一听,顿觉得汤皖的话有道理,只不过却是不理解,“有骨气的送钱”是个什么道理?

    说起送钱,李锦堂先生再熟悉不过了,每年都要送钱给葡萄牙人,因为“李锦记”总部设在奥门,处处看葡萄牙人脸色。

    每次送钱都是点头哈腰的送,为的不过是求葡萄牙人能给个庇护,给“李锦记”的商品打上洋人的标签,这样可以畅行无阻。

    所以,看着一脸自信的汤皖,李锦堂先生忍不住心中好奇,问起了何谓“有骨气的送钱?”

    汤皖闻言后,一脸的笑意,没有多说话,却是拿起了一个干净杯子,倒满了一杯茶水,递给了李锦堂先生。

    只是,当李锦堂先生伸手,要接过茶水时,汤皖却是突兀的拿开了,反而递给了一旁的大牛。

    李锦堂先生瞬间恍然大悟,原来“有骨气的送钱”是这么个道理,送钱给别人本来要低声下气,求着别人办事嘛,历来如此。

    但到了汤皖这里,变成了送钱给你,你不要,我就给别人,不受这个气,可不就是“有骨气的送钱”么?

    假使,汤皖和熊克武因为利益分配谈崩了,熊克武敢对汤皖下黑手么,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汤皖是谁啊?如今乃是全国大名人,国际大学者,华夏文化界的大佬,说一句浪荡的话,在首都也是能混的开的人,连曰本人和瑛国人都敢惹的主,何况他熊克武只是一个土皇帝而已。

    所以,即使谈不拢,熊克武也犯不着背后下黑手,想到此,李锦堂先生瞬间觉得自己占了汤皖老大的便宜,虽然这些便宜见不到,摸不着,但实打实的存在着。

    自此,李锦堂先生对汤皖愈加的恭敬了,不为了汤皖的名气大,单就汤皖这块赚钱的活招牌,也值得因此而恭敬。

    昨天,熊克武就收到了汤皖的名帖,今天早早的准备了一番,早上起来,还特意捯饬了一下行头,换上了象征着荣誉的将军装,翘首已盼金主的到来。

    结果却是从一大早,就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汤皖和李锦堂先生才露面,俩人姗姗来迟,联袂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