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常收藏家 捕梦者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接受不了!

    因为受了枪伤吃了药,李森弥昨晚一直在银沙赌场后面的宿舍里昏睡,反而躲过了血筹赌场的变故。

    此时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起身向外走去。

    等走到大厅之中,看到周围那些惨烈的尸体和破碎的赌桌墙壁,不由一愣。

    昨天晚上这里显然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到底什么情况?

    高全的叛军直接攻过来了吗?

    不过我怎么还活着?

    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大厅之中的一些士兵,立刻认出其中几个下级军官正是高全一方的下属,不由心中一凛。

    高全打进来了?

    此时对方同样抬头看到了李森弥,不过和李森弥想象的不同,对方并没有直接向他开枪,反而是立刻快步走过来,向他行了个军礼,恭敬地说道:

    “李司令,我们之前全都是受到了高全的蛊惑,现在高全已经死了,一切都听从您的调遣!”

    随后又痛斥道:

    “高全这个王八蛋,害人精!听了他的话,差点整个密城,不,整个瓜邦都要毁掉了!”

    赌场大厅中的很多士兵此时也看到了李森弥,纷纷向他敬礼表示效忠。

    经过了昨晚那恐怖的一幕,他们心中对于高全也是充满了恨意。

    不管怎么说,密城和瓜邦都是他们的家乡,如果瓜邦毁了,他们的家人也都完了。

    而且很多人还记得自己昨晚被那种恐怖的欲望所支配的恐惧,当时自己简直就像是野兽一样。

    这么一想,更是对高全恨之入骨。

    痛定思痛,李森弥被凸显成了一个好领导了。

    这一幕把李森弥弄得茫然,赶紧向这些人询问昨晚的情况。

    当听到血筹赌场降临和整个密城被笼罩的惨状时,不由心中发毛。

    他虽然知道高全兵变是为了权力,却不知道竟然还是为了血筹赌场。

    再一听夏国来的异常调查队伍在天亮之后已经离开,而且还从银沙赌场中救出了一名李处长,李森弥已经全明白了。

    显然,昨晚高全在兵变之后,直接用整个密城的民众为祭品,召唤出了血筹赌场。

    那位救了他的名叫李凡的夏国调查队伍领导,和他的战友一起里应外合,毁掉了血筹赌场,救了整个密城和瓜邦,也救了他李森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车辆的轰鸣声和脚步声,还有一阵呼喝:

    “我们是第三师!前面的叛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让高全出来投降!交出李司令!否则谁也别想活!”

    听到这话,李森弥心中稍定,明白这是忠于自己的三师师长前来护卫了。

    稍稍整了整衣服,大佬气场立刻全开,迈步缓缓走出去,说道:

    “宁林,你来了!是我。”

    “李司令!您没事吧?”三师师长宁林喜出望外,连忙喊道。

    李森弥点点头说道:

    “没事,高全已经伏诛,他手下的士兵都是受了蒙骗,是无辜的,不要为难他们。”

    听到这话,一群已经放下枪的叛军立刻长舒一口气,面露感激之色。

    宁林立刻将李森弥请到了自己的指挥车上,同时让医护兵帮李森弥检查伤势。

    车辆迅速发动,朝着李森弥的司令部所在的军营而去。

    “司令,宁林来晚了,请司令责罚,高全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昨天假传您的命令,让我带人去南边防守,直到后半夜我才得知真相,想要闯进密城,却发现根本进不来。”

    二师师长宁林一脸愤恨的说道。

    想想他都觉得心中后怕,如果真的让高全得逞,整个瓜邦绝对会陷入战乱之中,到时候就是生灵涂炭。

    “幸亏司令您有勇有谋,解决了高全和他的叛军……”

    李森弥看着前方的道路,说道:

    “是北边来的异常调查队伍救了我,也救了瓜邦,特别是一位叫李凡的调查员,那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瓜邦的恩人。”

    此时一路走去,李森弥放眼望去,路边很多地方都是倒毙的尸体,很多一看就是赌客,死状凄惨。

    很多人的身体更是缺少了不少器官,而且怪异的扭曲着,足以说明昨天晚上的惨状如何。

    李森弥感慨道:

    “赌博害人呐……这个赌城的名号,以后坚决不能再有了……经过这件事,瓜邦要好好整顿了……”

    紧接着朝宁林问道:

    “清洁协会那边……有消息吗?”

    宁林立刻低声说道:

    “您在银沙赌场的消息,就是清洁协会通知我的,协会说高全叛乱的事情,协会也不知情,不过清洁协会新上任的那位夏国西南牧区和中南半岛联合牧首大人,对咱们释放了善意,说清洁协会支持您继续管控瓜邦……另外,阻止血筹赌场这件事,那位牧首大人也出了力。”

    李森弥微微点头。

    这就对了。

    光靠一个异常调查队,想要阻止血筹赌场,还是很有难度的。

    如果清洁协会也暗中出力,那就说得通了。

    虽然异常局和清洁协会是对头,不过对他们双方来说,一个稳定的瓜邦,才是符合双方利益的瓜邦。

    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利益也是一致的。

    他这个司令想要做下去,就必须在双方之间寻找平衡。

    这是走钢丝的技术活儿,他李森弥这么多年,就是靠这手平衡绝技,才坐稳了这个位子。

    只有高全那种贪心不足的野狗,才会以为有了几万条枪就能为所欲为了。

    幼稚得很。

    他的失败,几乎是必然的。

    随后李森弥向一旁的通讯兵说道:

    “准备向异常局西南局发函,立刻做,我说,你写。”

    旁边的通讯兵不敢怠慢,连忙记录起来:

    “尊敬的异常局西南局,贵局的援助,使瓜邦的一场大祸消弭于无形,拯救了瓜邦和密城千千万万的民众,实在感激之至!尤其要感谢的,是异常调查二队队长李凡先生,李凡先生在龙潭虎穴之中视死如归,面对敌人有勇有谋,救了我的命,也挽救了密城,挽救了瓜邦……”

    ……

    异常局的调查队伍一路北上,很快就已经越过边境,来到了边境的丽城地方分局修整。

    西南局之前并没有建立地方分局,不过随着这次扩编增员的行动,开始在各个地方都逐步设立分局。

    毕竟异常事件发生的频率现在提升了许多,西南局总部在昆城,总不能西南各处发生了异常事件,都要从昆城调人。

    一是很多时候来不及,二是这么一来调查员们每天就在路上奔波了。

    还不如直接设置一些地方上的小局,防备异常事件的出现。

    等级比较低的D级以下异常事件也是出现最多的异常事件,直接让地方局就处理了。

    真有什么大活儿,再派昆城总部的骨干和觉醒者出来。

    当然,这些地方局的设置仍然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丽城分局就是刚刚设置的一个分局,里面从局长到调查员满打满算才十个人,都是从西南局抽调过来的。

    大部分也都和杨杆他们熟悉。

    调查队伍进了丽城分局的大院,直接被安排在空旷的办公楼里休息。

    不过由于之前局指挥中心的决定,整个调查队伍无论是一队还是二队,全都士气低迷。

    他们自己什么立功什么处分,都无所谓。

    就是替李凡处长打抱不平。

    凭什么啊?

    出生入死,到头来不嘉奖也就罢了,竟然还直接处分!

    简直是没有天理!

    李凡单独分了一个办公室休息,拿了个盒饭,进屋之后就把门在里面锁上了,不让别人进去。

    房间里面,李凡高兴得在沙发上打滚儿,房间外面,一群调查员忧心忡忡,生怕李处长想不开。

    方昊等一众年轻的调查员,更是把局里的领导骂了一遍又一遍,就差直接冲到局长办公室,把局长拽出来给李凡磕头谢罪了。

    看李处的这个样子,虽然表面上无所谓,甚至还严厉的喝止了他们,但心里一定也很难过吧?

    毕竟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多好的一个人啊,局班子这都什么鸟人?专挑软柿子捏?好人就得受委屈?

    一群调查员心中郁闷,简直就像是自己受了委屈一样。

    与此同时,李凡正在房间里一边喜滋滋的吃盒饭,一边想着自己到底会受什么样的处分。

    搞了这么大的动静,最少也得把他的领导职务给撤了吧?

    要是光诫勉谈话的话,那就太轻了,基本不可能的。

    不过不管是什么处分,他在异常局的政治生涯基本就结束了。

    犯了这么大错,以后坚决不会再给他升职了。

    正美滋滋想着,就听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是咚咚咚的敲门声,杨杆的声音响起:

    “小李哥,小李哥!局里又来消息了,是关于你的!消息下来了!”

    杨杆的身后,还有纷乱的脚步声,显然其他的调查员也全都跟来了,他们都对李凡的处境十分关心。

    来了来了!

    李凡面带喜色,努力做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

    “什么处分?杆子哥你直说就行,我都能承受得了。”

    就听杨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说道:

    “啥处分啊,没有的事儿!局长这次还办了点人事儿,局里的消息说,虽然你这次贪功冒进了,不过拯救了密城,还有瓜邦司令李森弥,李森弥亲自给局里写了感谢函,而且邀请咱们局在瓜邦建立异常调查指导处,聘请咱们局的调查员做顾问。鉴于你这次的功劳,局里准备给你记大功了!说不定还有职级上的晋升!”

    李凡只感觉脑袋仿佛受了一记重锤,猛地一阵嗡嗡响,笑容僵在脸上,脱口而出道:

    “我接受不了!这个李森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