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嘉佑嬉事 血红

第三百三十六章 镇北动(3)

    气势磅礴的军阵缓缓逼近。

    距离禧云城还有近百里,军阵上空盘旋的火龙释放高空,已经烤得四周河溪水汽升腾,很快就冒出了鱼眼水泡,烧得‘咕噜噜’沸腾开来。

    无数鱼虾老鳖遭了无妄之灾,被沸腾的河水煮得烂熟,方圆百里内,飘荡着一股子河鲜的香味。

    山林被高温烤得焦糊,好些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黑烟冲天而起,随之漫天火焰烧红了天空。

    禧云城四周的气温直线升高,城内百姓几个呼吸间,就已经热得满身大汗。

    姜源举起右手,暂停了军阵的逼近,他手按金塔,朝着山顶上站着的卢仚厉声呵斥:“兀那贼秃……不管你身后是什么人,胆敢冒犯焱朝威严,挑衅我姜氏一族,尔等尽是死定了。”

    “跪地,交待清楚你们身后之人,本将军可以让尔等,死得痛快一些。”

    “卿云国主祝子帧何在?给本将军滚出来……本将军爱子之死,你必须给一个交待……否则,不要怪本将军心狠,将禧云城整个炼成飞灰。”

    焱朝,顾名思义,就是以‘火道’立国。

    焱朝皇室也好,其他大家族也好,修炼的多为火属性功法。用军阵将一国一城炼成飞灰,这是他们习以为常的攻伐手段。

    卢仚看着趾高气扬的姜源,眯了眯眼睛。

    他很想穿上金刚甲,手持金刚枪,正面攻破姜源的军阵三眼神人图微微震荡,他本能的感知到,这座军阵对他而言,没有丝毫压力。

    只要他愿意,就能轻松踏破这座数十万人组成的军阵。

    但是,同样是脑海中的三眼神人图微光荡漾,卢仚心中有了另外一种冲动。

    自从踏上修炼之路,似乎他一直都是莽来莽去……在之前熔炉境、烈火境,这般干还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到了种金莲的境界,就需要感悟天地大道。

    到了如今的金莲开的境界,对于大道的领悟,就更加的重要。

    单纯莽当然是不坏卢仚从三眼神人的坐骑,那头金牙圣象身上,获得了一枚力量道种,那种纯粹、绝对、强悍绝伦的至高力量,就算是一路莽下去,也是非常不错的前程。

    但是卢仚可是一个颇有追求的修炼者。

    看着将天空烧得扭曲波动的庞大军阵,卢仚眯着眼睛,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皮肤下,大片青色风纹、蓝色水纹一闪而逝。

    方圆百里内,山林中、山谷中、河溪中,甚至是地上最细小的缝隙里,一道道冷飕飕的凉风平地而起。任凭姜源的军阵烧得方圆数百里烟火冲天,这一缕缕的凉风依旧坚定的窜了起来,一缕缕、一条条的迅速融为一体。

    顷刻间,一道阴寒刺骨的狂飙平地而起,呼啸着席卷方圆百里之地。

    黑色的寒风‘呼啦啦’的直冲高空,顷刻间姜源军阵放出的火龙体积都缩小了三成,肆虐的气息被打得气焰全无,四周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

    卢仚双手结印,口中吟诵着晦涩难懂的咒文。

    这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语言,而是一种天籁,一种呓语,一种对天地运行之时,天地发出的恢弘道音的模仿。

    卢仚身上的风纹、水纹急速闪烁,金莲开境界,修士和天地的接触极大扩大,卢仚的神魂灵识主动向元灵天的天地道韵缠绕了上去。

    元灵天的天地道韵和极圣天略有不同,但是最基本的风、水大道,其本源相似,其差别只有极其细微的一丁点儿。

    卢仚的神魂灵识迅速和元灵天的天地道韵纠缠在一起,他身上来自卿云国的庞然气运微微颤抖,元灵天的天地大道,迅速接受了他的身份,接受了他的神魂驳入。

    一道道新的感悟从虚空中急速蔓延而来,卢仚身上的风纹、水纹开始一点点的变得更加繁复,更加精美,色泽更加艳丽绚烂。

    大片水雾平地而生,方圆数百里内,一片片白茫茫的水雾凭空生成,起初只是贴着地面一尺多高,眨眼间就迅速提升到了六七尺高下,然后白雾肆无忌惮的疯狂飙涨,只是几个呼吸间,白雾就涨到了百丈高下。

    黑色的罡风推动白雾急速旋转,白雾中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云涡。

    云涡和云涡相互碰撞摩擦,顷刻间就有无数电光迸溅出来,方圆数百里内,密集的雷鸣声响成了一片。起初声音还极其微小,渐渐地,雷声逐渐宏大,每一道惊雷都炸得地动山摇,惊得人神魂乱颤,五脏六腑都直翻跟头。

    青柚三女站在卢仚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卢仚施展神通法术。

    青柚急忙掏出了自家老祖传承下来的手札,忙不迭的在厚厚的手札中翻了又翻,然后喃喃念诵道:“法力笼罩数百里……引发天象变异……这是,凝道果的大能才有的手段!”

    没弄错的话,卢仚只是金莲开境界,但是他施展法术,居然能引发凝道果境界大能才能造成的天象变异……青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自家的修行,要加紧了啊,绝对不能再跟着青柠、青檬吃吃喝喝了!

    青柚怨怪的斜了两个妹妹一眼。

    就是这两个吃货,带着自己的修为也一路松懈、滞后,这就被卢仚拉下了太远太远。

    青柠、青檬可不知道自家姐姐的心理变化,她们只是瞪大眼睛,不住的惊呼‘好厉害’!

    “雨!”

    卢仚一挥手,顿时方圆数百里的白雾冲天而起,无数云涡色泽逐渐变深,从白色变成了灰色,从灰色变成了黑色,最后白雾变成了漫天乌云。

    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云涡中,电光一闪,就有漫天大雨喷薄而下。

    ‘哗啦啦’!

    阴寒刺骨的雨珠大片大片的洒在了姜源的军阵上,军阵上空的火龙嘶声怒啸,雨珠和火龙冲击在一起,大片蒸汽弥漫虚空,越发让乌云气势飙升。

    卢仚低声的念诵秘咒,咒语越发的玄奥难懂。

    空中落下的雨珠体积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一颗颗笔直坠落的雨珠外表,缠绕着一层薄薄的湍急的风劲,伴随着刺耳的啸声,这些雨珠就好像强弓硬弩射出的箭矢,‘嗖嗖’有声的落在姜源的军阵上。

    姜源军阵上空,一片红光缭绕,雨珠打在红光上,溅起了一圈圈涟漪。

    起初涟漪只有巴掌大小,随着雨珠的速度越来越快,蕴藏的力道越来越大,雨珠的体积也越来越大,荡起的涟漪急速增加到了丈许方圆。

    这时候,整个军阵受到的冲击已经极其恐怖,好些士卒浑身都在颤抖,隐隐有点承受不住铺天盖地袭来的压力。

    渐渐地,落下的雨珠开始随着风劲急速旋转,浑圆的雨珠逐渐拉长成了更有穿透力的梭子形。

    雨珠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穿透力也越来越大,荡起的涟漪面积小了许多,但是每一颗雨珠在红光中穿透的深度在不断的增加。

    百多条火龙被打得气焰全无,体积在不断缩小。

    姜源只觉金塔在剧烈的颤抖,他对军阵的操控变得越来越艰难,尤其是他作为整个大阵的枢纽,他承受了漫天风雨带来的可怕冲击力,他的身体好似被电击一样,每一弹指间都在剧烈的颤抖,其颤抖频率达到了弹指间数千次,随后是数万次……

    单单身体高频的颤抖,就让姜源的骨骼、肌肉,乃至五脏六腑承受了极其可怕的压力……他浑身都感受到了剧烈的撕裂痛苦,尤其是坚硬的骨骼,更是随着高频震荡,开始‘哒哒哒’的跳动、震荡……

    卢仚轻笑,他变幻手印,于是,地面上更有水雾升腾而起,然后迅速化为乌云。

    紧接着,不仅仅是从天空有暴雨落下。

    军阵的四面八方,甚至是军阵的下方,都有无数拳头粗细,一尺多长的梭子形雨珠急速的旋转着,以可怕的速度呼啸着撞向军阵。

    姜源的军阵承受的冲击压力,瞬间增加了十倍不止。

    随着卢仚不断的念诵秘咒,这些雨珠也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有些雨珠的速度越来越快,有些雨珠旋转得越来越快,有些雨珠内部有雷霆跳动,有些雨珠则是在高速旋转中,急速化为坚硬的梭子形冰锥向前猛攻……

    渐渐地,有更多的雨珠化为寒冰质地,其形状也从梭子形变成了小刀,小剑,细针,箭矢,月牙弯刀……甚至是长矛、狼牙棒、攻城锤等诸般形状。

    每一种变化,都给姜源的军阵带来恐怖的冲击。

    军阵中,已经有小半士卒大口吐血委顿倒地,更有人被冻伤了身体,好些人的肢体冻成了冰块,然后在剧烈的冲击中炸成了碎片。

    渐渐的,卢仚的暴雨攻击变得越来越不讲道理。

    之前还是雨珠乱打,现在居然出现了一头头寒冰凝成的冰狼、冰鸟、冰龙、冰虎宛如活物,一头头体长数丈、数十丈的寒冰生灵从四面八方冲突而出,冲得金塔放出的火龙气焰全无,一条条火龙不断的崩塌熄灭。

    一盏茶时间后,在苦苦挣扎的姜源等人头顶上,一座和禧云城的城市结构几乎是一模一样,体积也一般大小的寒冰城池凭空而成,带着可怕的唿哨声狠狠的砸在了姜源的军阵上。

    金塔放出的火龙瞬间湮灭,高有两百多丈的金塔塌缩回了一丈左右,金塔光焰全无,表面更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控阵的姜源和下属的数十万将士一样,一口血喷出,一个个被冻得浑身惨白、元气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