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嘉佑嬉事 血红

第五百六十三章 立威(4)

    要立威啊,要打地盘啊,要创事业啊,所以,你必须有一个基本盘,有一笔创业资金啊!

    这地盘,这资金,从哪里来?

    很显然,卢仚不能用自己的名义,从长生教拉人出来。

    那么,从哪里弄启动资金,从哪里弄一块地盘,从哪里弄到第一批人手呢?

    必须要说,昏君奸臣之类的存在,他们的脑回路,和正经人是不一样的。卢仚当着大殿内无数人的面,堂而皇之的给胤垣提主意:“九凤仙朝配合剿灭邪诡力度不够,李元有大不敬之心,当取九凤仙朝,以为吾等创业之根基!”

    说这话的时候,卢仚摇头晃脑,差点羽扇纶巾,就能演绎出诸葛军师的风范了!

    是以,跑去御书房给李元报信的小太监,吓得小脸蛋煞白煞白的……在这皇城中,小太监们见过无数是人不是人的玩意儿,但是能说出这么不是人的话来的,就算是他们这些见多识广的小太监,也是生平第一次啊!

    “取我九凤仙朝,作为创业之根基?”李元和一群李氏族人气得面皮铁青。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特-娘-的引狼入室都无法形容这种操蛋的行径!

    “真是好大的狗胆,呵呵。”一名少年亲王气急败坏的咆孝了一声,身边九口飞剑‘锵锵’飞出,化为游龙般剑光在御书房内乱飞:“他们若是敢动我们一根草木,管他是谁,我定一剑斩之!”

    “唷,谁的口气这么大?”这边,李元等人正在义愤填膺呢,御书房门外,胤垣、卢仚一马当先,白鼋故作娇弱可爱模样,娇滴滴的跟在胤垣身边,大群剑门精锐弟子紧随其后,‘哗啦啦’的围住了整个御书房。

    那些剑门弟子……面色古怪,好多人整张脸就抽成了一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实在是,这事情,你说出去也没人信。

    剑门少宗的相好,想要创立功业,想要扬名立万,这是好事。但是你没有起家的资本,你就霸占剑门世俗附庸仙朝,以为创业的根基?

    这事情,太荒唐。

    这事情,也太尴尬了些!

    而且,这些剑门弟子心知肚明,九凤仙朝是剑门李氏一族的传统地盘。李氏一族,明面上半步天人境的太上长老,就有四人之多,门人弟子无数。你白氏一族再势大,总不能同门之谊都不顾,撕破脸作出这种没德行事情吧?

    任何一个心智成熟宗门少宗,都不会作出这种事情来。

    但是白鼋她心智成熟么?

    所以,大批剑门精锐包围了御书房,远远近近不断有九凤仙朝的禁卫赶来,但是远远的就被白鼋身边的心腹呵斥,站在一旁不敢靠近。

    “李元,出来吧。”卢仚拎着一个酒壶,大口灌着酒,大声说道:“你故意对少宗的命令阳奉阴违,不配合少宗剿灭邪诡的大计,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出来,说个清楚!”

    李元面皮抽搐,面色铁青的大步而出。

    他死死的盯着卢仚,森然问道:“鲁智深,你……如此挑拨我和少宗的关系……”

    胤垣迅速打断了李元的话,他低头看着白鼋,深情款款的问道:“小白,你和他有什么关系?”

    白鼋翻了个很娇俏的白眼:“我和他?没关系啊……我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关系?”

    卢仚放声大笑,他指着脸色青红变换的李元笑道:“李元,少在这里强攀交情了。少宗何等人物?简直是九天仙子,你这一阴沟里的癞蛤蟆,你焉敢强攀少宗?”

    “得,不和你多废话,来人啊,将李元给我拿下。对少宗不忠,对少宗不敬,对少宗命令阳奉阴违,简直是包藏祸心,实在罪该万死!”卢仚大咧咧一挥手:“拿下,统统拿下,然后,将九凤仙朝所有宗亲全部打入天牢,严加看管!”

    卢仚眯了眯眼睛,朝胤垣稽首一礼:“明日早朝,还请哥哥你接掌九凤仙朝皇位,日后,这九凤仙朝,就是我们兄弟创业的基础所在了!”

    卢仚这话,很禽兽。

    他们的行为,极其之禽兽不如。

    但是,胤垣甘之若饴,他大笑道:“好,今日之事,哥哥我谨记在心,苟富贵,定不负!”

    卢仚又看向了一脸雀跃的白鼋:“大嫂,明日哥哥接掌皇位,接收军政大权之后,还请大嫂就带着剑门弟子离开吧。哥哥要立威,要建功立业,要名扬天下,是万万不能有大嫂你的帮助的!”

    “咱们,要白手起家,才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

    卢仚一脸肃然的对白鼋如此说道。

    ‘当朗朗’,白鼋身后,好些剑门弟子握剑不稳,堂堂剑修,居然让自家飞剑坠落地面。

    “鲁智深,受死!”之前在御书房内放出飞剑的李氏亲王一声大喝,九条剑光齐头并进,快若闪电,朝着卢仚当头斩落,势必要将他一剑噼成十片。

    卢仚‘嘎嘎’狂笑,左手拎着酒壶,右手随手往头顶一抓。

    九口寒气森森的三寸飞剑被他一把抓在手中,一道道极细的黑色风劲从他掌心喷出,宛如无数小钢锉,‘察察’几声,就将这九口飞剑碾成粉碎。

    这名李氏亲王,在庞大的剑门,连一个精英弟子的头衔都没混上。他若是精英弟子,当在剑门本宗苦修,也不会外放来世俗仙朝,享受红尘富贵。

    是以,他的这九口飞剑,并非原本剑城地肺熔炉出产的后天灵宝,只是普通飞剑中品级堪称不错的货色。这等飞剑,对如今的卢仚来说,和豆腐渣无异。

    飞剑粉碎,这李氏亲王一口血喷出,身体晃晃,踉跄着向后倒退老远。

    李元等人齐齐色变。

    卢仚一声大笑,他一脚跺在地上,一声巨响,整个九凤仙朝皇城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卢仚一步向前迈出,右掌膨胀到丈许方圆,震荡空气,朝着李元等人推出了一掌。

    没有动用法力,没有施展神通,就是纯粹的肉体力量一掌拍出。

    方圆百里的空气骤然塌缩,震荡,在卢仚掌心前化为一道道黑色气爆向前轰出。

    李元等人浑身衣衫粉碎,浑身白花花的皮肉剧烈震荡,荡起了无数肉褶子。就听到骨折声不绝于耳,一群人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被卢仚一掌轰得倒飞回了御书房。

    御书房所在大殿放出强烈的光辉,一座防御大阵感受到卢仚掌力的冲击,自行启动。但是大阵刚刚启动,黑色气爆怒吼袭来,大阵一寸寸支离破碎,整座大殿被卢仚一掌拍得粉碎,连一片完整的砖瓦都找不出来。

    李元等人重创,躺在瓦砾堆里奄奄一息。

    卢仚一挥手,白鼋一阵呵斥,就有剑门弟子面色古怪,尴尬羞涩的走上前来,将李元等人一个个搀扶起来,用剑门独特的手段,以剑元刺穴之术,将他们的神魂、法力悉数封禁。

    远处,九凤仙朝的禁卫们悚然,纷纷向这边逼近。

    但是白鼋一阵叫骂,卢仚朝着四面八方各自轰出一掌,轰飞了数千禁卫后,这皇城里的禁卫一个个跪倒在地,再无一个人敢出头。

    毕竟,九凤仙朝是剑门的附庸。

    当天夜里,天凤城百鬼夜行。无数邪诡堂而皇之在街道上出没,闯入一户户人家,整个天凤城夜不能寐,到处都是惨嗥声,怪叫声,歇斯底里的叫骂声。

    大群大群的剑门弟子督促着成群结队的禁卫,闯入了九凤仙朝宗亲府邸,将九凤仙朝所有的李氏族人一扫而空,全都封禁了修为打入了天牢。

    剑门弟子和无数邪诡擦肩而过,却离谱的互不干扰,各行其是。

    这场景,也的确够诡异的。

    天凤城中群魔乱舞之时,剑门本宗内,白玄月等白氏一族的高层正在密会。

    长生教的出现,的确让剑门的威望下降了一大截。不要说什么三万年前的浩劫,剑门的太上至尊拯救了整个元灵天修炼界的事情。

    那毕竟是三万年前的往事!

    极少数老怪物,还记得当年的浩劫,记得那一剑擎天,拯救苍生的盖世英杰。但是之后出生的修士,之后崛起的宗门……他们都知道,剑门是最强的宗门,无论剑门弟子走到哪里,所有人都要恭恭敬敬的,都要给他们七分面子。

    这种感觉,很不好。

    尤其最近万年来,元灵天修炼界过于平静,平静到,很多宗门,很多势力,他们已经受够了有这么一家至高无上的宗门压在自己头顶。

    尤其是,剑门弟子外出行走,多跋扈之行,依仗自身实力,依仗宗门势力,他们很是得罪了无数的人。

    是以,长生教刚刚冒头,刚刚展露了足以匹敌剑门的绝强力量,就有无数宗门眼巴巴的攀附了上去,甚至很无数小势力,主动成为了长生教的外围附庸。

    就在最近几个月,很有一些剑门弟子在外行走,和这些小势力发生了冲突,而且……剑门弟子居然吃亏居多!

    “这种情势,很不妙。”白玄月阴沉着脸说道:“外界如何说法,且不提,暂时,还无人敢对我剑门真个龇牙。”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白玄月幽幽道:“但是,祸起萧墙,不得不防。最近,好几个老家伙颇不安稳。我已经听闻,起码有三位太上长老,在谋求突破天人妙境!”

    白诛冷笑了一声:“就凭他们?没有《太上剑典》最后一篇,他们凭什么突破天人境?”

    白玄月看向了白诛,犹豫了片刻,轻声道:“如果,他们不用《太上剑典》上的功法,而是,用这些年,他们搜集的,当年浩劫之前,元灵天各大宗门的突破秘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