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诸天从茅山开始) 龙升云霄

第二百六十九章:真仙怎么够

    “十几件仙器,山一样的灵石。”

    “功法,长生仙药,外加大量宝药。”

    “只资源一项,天仙前应该是不用愁了,普通点的中型宗门都难以有这个身价。”

    清点完各项物资。

    张恒有种继承五百亿,化身【西虹市首富】王多鱼的既视感。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定界最有钱的人。

    但是可以想象,一般人,二般人,肯定没他有钱,因为他继承的是一位天仙遗产。

    “白昊怎么样了?”

    张恒心情大好的同时,还不忘问了下白昊的事。

    “仙师大恩。”

    白村长如实答道:“白昊吞服了长生仙药,现在已进入涅槃之中。

    “涅槃!”

    张恒来了兴趣。

    都说长生仙药能让人活出第二世。

    但是怎么活却说法不一,见过的人很少。

    “带我去看看。”

    张恒也很想知道涅槃是怎么回事。

    结果一看。

    果然新奇。

    白昊被包裹在一枚发光的虫茧中,好似回到了母体一般,孕育着新的生机。

    要知道。

    生与死,是一种轮回。

    长生仙药却能逆转这个过程,由死向生,果然夺天地之造化。

    张恒张开法眼,认真的观察了一会。

    片刻后,有些遗憾的与白村长说道:“长生仙药虽然是旷世奇珍,可白昊的仙骨也是万世无一,只凭长生仙药之力,恐怕是没办法帮白昊重塑仙骨了。”

    白村长不敢奢求更多:“活着便是极好了。”

    张恒也轻轻点头:“活着便有希望,天上真仙无数,又有几个仙骨天成,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还不是依靠后天努力。”

    说完。

    张恒又向白村长告诫道:“天生仙骨,固然是成仙之资,可万事有利有弊,仙骨天成,顺风顺水,什么磨难都没有经历过便已经成仙,这未必是好事。”

    “玉不琢,不成器。”

    “失去仙骨,经历十年失骨之痛,这份磨砺永远是白昊的,谁也带不走。”

    “以后踏上修行路,再难,难得过这生死十年吗。”

    “如此一来,他将永远没有倒下的理由,在修行路上势必勇猛精进。”

    白村长面带忧愁:“借您的吉言,只是白昊涅槃重生之后,对他下手的白家主脉那边恐怕又会有动作。”

    白昊的仙骨被挖之后,白家主脉之所以放他离开,是认为他这辈子都不能修行,没有威胁。

    如今白昊涅槃而归,心性更是在死亡的边缘中被磨砺的坚如磐石,不知道还好,如果知道了

    “村长。”

    不等再想下去。

    便有村民匆匆来报:“护卫队的副队长白羽,刚才在巡逻的时候借口有事,然后便失踪了。”

    “失踪了!”

    白村长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白家主脉那边,果然在我们这留有眼线。”

    早不失踪,晚不失踪。

    偏偏等白昊吞服仙药,进入涅槃后失踪,要说没有古怪谁信。

    “仙师。”

    “柳仙如今重伤未愈,难以出手。”

    “我又不知道白家主脉那边,听到白昊恢复后是什么想法,眼下只能当避则避了。”

    白村长很快打定主意,向张恒请辞道:“我准备带白昊和村民们转移,山水有相逢,仙师,我们有缘再见吧。”

    “福生无量天尊”

    长生仙药与仙法的交易中,张恒自问占了便宜。

    此时听闻白家村有了危难,也不好一走了之,开口道:“我住在禹绒城内的南福客栈中,你们要是不能渡过此次危机,可以来南福客栈内找我。”

    白村长自信满满:“狡兔三窟,这些年来我们藏身白家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后路早就找好了,想来主脉那边得知消息再派人来,怎么也要耽搁一会,足够我们转移。”

    见白村长信心满满,张恒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叮嘱众人照顾好白昊和柳仙,未来若是有缘,当有再见之日。

    “仙师。”

    “告辞,告辞了。”

    白家村的人都有武艺在身。

    再加上又是白昊这一支的族人,收拾起来还是很快的。

    没过多久。

    白村长便收拾好了东西,只见白昊所化的虫茧被装在了马车上,而柳仙,则被放在了一口水缸内,由八个精通武道的族人抬着。

    “别过。”

    张恒拱了拱手。

    在他看来,白昊有大气运护身,应该是死不了的。

    谁要是对他出手,柳仙也不会坐视不理。

    难的是白村长这些人。

    白家主脉那边要是准备斩草除根,这些人被找到,恐怕很难幸免。

    只是白村长认为自己可以,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上赶着说:‘求求你们了,让我帮帮你们吧。’

    没这样的道理。

    “村长,您怎么不向仙师求助啊?”

    正在转移的白家村众人,也很不理解白村长的做法。

    “主家势大,我不想仙师为难。”

    白村长顿了顿,又道:“人性越量越短,人情越用越薄,还是留着这份善缘,等未来白昊更需要的时候吧,现在,我这把老骨头还顶用,撑得住。”

    另一边。

    禹绒城。

    “叔祖,你回来了?”

    张恒是上午离去的,现在天还没黑,算一算,一去一回也就三四个时辰。

    但是这三四个时辰,已经足够他做很多事了。

    “这个给你。”

    张恒将风灵道经交给华柔:“仙冢内的传承已经被我取出,你跟在我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是时候踏入修行了。”

    “谢谢叔祖。”

    华柔欣喜若狂:“叔祖万岁。”

    说着就要往张恒身上扑。

    张恒将她抓住,沉声道:“修行最忌毛躁,回头先将清静经抄写一百遍,静静心。”

    “哦”

    一听要抄道经。

    华柔的脸色瞬间垮了,霜打的茄子一样。

    张恒不为所动,开口道:“我见过很多天才,但是大多数天才,很快便泯灭于众人之间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天赋,却不知道努力。”

    “大道理我不想多讲。”

    “凡俗寿百,真仙寿万。”

    “神神明明,你要自思自量。”

    “你不努力,百年之后便是枯骨一堆。”

    “而对我来说,百年弹指一挥,也算不得太久,我无所谓。”

    华柔赶忙换上正色,半是撒娇,半是讨好的说道:“叔祖,我的目标可是您呀,有您这样的榜样在,我又怎么敢不努力呢。”

    张恒见华柔态度诚恳,态度也缓和了几分,再道:“今日我去开启密藏,遇一少年,正是那日你问我天下英才时,说过的白毅的弟弟白昊。”

    “白昊!”

    “被白毅夺走天生仙骨的那个倒霉蛋?”

    华柔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是他。”

    张恒赞叹道:“此子长期游走在生死边缘,心志坚毅,如今得高人庇护,用仙法从我手上换了一株长生仙药,欲要化茧成蝶,未来,白昊要是稳扎稳打,不改其心,假以时日,天下英才必有其一。”

    “白昊啊!”

    华柔吸了口气。

    上次张恒如此夸赞的人,还是以木棍代剑,终日练习的袁瘟。

    现在又多了个白昊。

    而且听张恒的意思,白昊背后有高人庇护,显然前途更加远大。

    不像袁瘟,只是拜入了普通仙门黄石宗内。

    这黄石宗,最厉害的也不过一位真仙境的老祖,上面是没什么厉害人物的。

    “太可惜了。”

    “白昊天生仙骨,被称为有真仙之资,要是我能复制到他的天赋就好了。”

    想到自己与白昊失之交臂,华柔的心情顿时不美丽了。

    因为对华柔来说,复制别人的天赋,不止是提升自己天赋。

    还是一种收集趣味,当收集到新的,自己没有的天赋时,那种满足感是难以言表的。

    “抄经去吧。”

    张恒虽然不知道华柔在想什么。

    但是看她一会喜,一会忧的样子显然是在走神。

    “是,叔祖。”

    华柔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等她离开后,张恒取出神农镯,开始认真的研究起来。

    “空间倒是不小。”

    张恒心中一动,直接出现在了神农镯内。

    入眼。

    神农镯内还挺大的,是一个面积有上百亩的次元空间。

    从这里向上看去,天空灰灰蒙蒙,有一颗不算耀眼的太阳。

    再向周围看看。

    土地很肥沃,成黑褐色,显然是种庄家的好田地。

    而在次元空间的正中间,还有一口灵泉。

    张恒尝试着喝了一口。

    泉水甘甜,富含着浓烈的灵气波动。

    这要是在普通人手上,光是长期饮用这口泉水,就能达到延年益寿的地步。

    “去”

    张恒正好从天仙冢内得到了不少宝药。

    心中一动,将宝药都栽种在了神农镯内,并引来泉水进行灌溉。

    “这效果。”

    张恒发现本来因为被采摘,而有些无精打采的灵药们,一在灵田上扎根便开始活跃起来。

    再浇一些灵泉水。

    就跟打了激素一样,有一株本来叶子枯黄的灵药,瞬间就变得翠绿起来,刷绿漆都没有这么快。

    “好像还有时间上的加持。”

    有一株即将开花的仙草。

    张恒估算,开花应该还有几天。

    结果被种在神农镯内,第二天再看,张恒就发现它开花了。

    随后几天。

    张恒又进行了多次试验。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被种在神农镯内的农作物、灵药,又或者水果,在神农镯内一日,就相当于一百天。

    还有神农镯内的灵泉,疑似有救治灵药和灵草的能力。

    张恒瞬间就想到了观音菩萨的杨柳玉净瓶。

    杨柳玉净瓶内的杨柳水,就有救治仙药与灵根的能力,当年孙悟空在五庄观内推到了人参果树,便是用观音菩萨的杨柳水救活的。

    “这法宝,是准备让我闲着的时候做农仙啊!”

    张恒有些哭笑不得。

    转念又想到:“神农镯,莫非这宝物真与神农氏有关?”

    不应该吧。

    对那个层次的存在来说,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所谓的百倍加速,一年当百年用,其实算不得什么。

    因为到了天仙之后,仙人的寿命便会变得近乎于无限。

    在这个境界下,一天,一年,甚至是一万年,都没有区别。

    所谓的仙药,也不过是满足口腹之欲的仙果罢了。

    重要的是悟。

    悟到了就有了,没悟到便是没有。

    求是求不来的。

    十年真仙,百年天仙,千年金仙者不是没有。

    但是古往今来,亿亿年时光,成圣做祖的也就那么几个。

    要是有时间,就一定能悟到,大能者也不会如此稀少。

    所以在张恒看来。

    仙人之下是问道。

    一问一答,不求甚解。

    往上。

    真仙,地仙,与天仙。

    是寻道。

    寻找自己的道路。

    找到了什么,便去钻研它,领悟它。

    比如张恒的时光之剑,便蕴含着时光之道和剑道。

    以他为例。

    参悟到一定境界之后,便是罗天上仙,太乙玄仙,还有太乙金仙。

    至于大罗金仙。

    张恒没见过,也难以去描述这一境界。

    但是想来,能到大罗金仙这个地步的人,肯定是某一领域内的集大成者。

    他们已经不是问道人和寻道者了,而是得道之人,自身都可以看做是某种法则的延伸。

    “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道途作等闲。”

    张恒的双目中倒映着山河。

    他什么时候能够得道,像南华祖师那样逍遥呢。

    他有很多烦恼。

    南华祖师呢,是不是也有烦恼在等着他去克服。

    大梦谁先觉,生平我自知。

    张恒交代华柔几句。

    随后倒头就睡,一梦千秋,开始演化仙法。

    “叔祖,你终于醒了啊。”

    “多久了?”

    一日。

    张恒从睡梦中醒来。

    伸伸懒腰,四周有五彩霞光闪烁,随后归入平淡,隐于周身之内。

    “已经五个月了。”

    华柔掰扯着手指。

    “五个月!”

    张恒眉头微皱。

    梦中不知年。

    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初步掌握空间纱衣,要是定的高点,恐怕别说五个月了,五年,五十年也未必会醒来。

    到那时,再睁眼。

    华柔估计都是老太婆了。

    当然。

    除非张恒想,不然这种事是很难发生的。

    而且在大梦之中,他也不是对外界毫无所知。

    七分入梦,留三分在人间是他的习惯。

    若是自身或华柔遇到危险,他随时都会强制从梦境中苏醒。

    “五个月。”

    “时间过得真快。”

    “仙人,不愧是仙人。”

    张恒心中,对仙之一字更有感悟。

    因为到了仙人这个境界之后,一次闭关真是以年为单位的,不像凡人会按天算,觉得一天都要好久。

    “不错,已经练气了。”

    张恒收回心思,看向华柔。

    发现她已经完成第一缕法力的提炼,正式成为了一名修士。

    当然。

    对张恒和绝大多数修士来说,华柔的修为还不够看。

    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提炼出第一缕法力,跨入修士行列,从此便是另一个天地,有了一丝抗争命运的机会。

    “叔祖”

    华柔有些郁闷:“你下次不要睡这么久好不好,我好担心你。”

    张恒笑道:“与其担心我,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等什么时候你成真仙了,我就能好好睡一觉了。”

    华柔委屈的不行:“叔祖,那是真仙啊。”

    她只是个刚踏入修行路的菜鸟,真仙,太遥远了吧。

    张恒却不这样看,摆手道:“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我希望真仙只是你的起点,因为你是我带出来的。”

    语气微顿,张恒非常正式的说道:“当年我师父和我说,我是茅山的全部未来,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你亦是,风灵宗的全部未来,你的肩上,承载着风灵宗的法统,和我的祝福,真仙,怎么够啊!”

    ps:这是昨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