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诸天从茅山开始) 龙升云霄

第三百八十三章:红月的凝视

    平静的水面。

    无法掩饰水下的暗流。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了半周。

    按照规矩,每月下旬,各地负责人都要向总部报备。

    今天是六月二十四,往昔中,今天也是总部最忙的时候,因为有太多的情报需要整理归档。

    可今天。

    总部内门可罗雀,大厅内一排排的接线员面面相觑,各自身前的红色电话安静的出奇。

    “肖部长,可能是电话线路出了问题,我马上派人去查。”

    看到肖晋城走来。

    部门负责人赶忙起身招呼。

    肖晋城什么也没说。

    轮转城一战才过去多久,一个月都不到,二十几天,下面就已经心思各异,人还真是现实。

    铃铃铃

    正想着。

    一部电话铃响了起来。

    接线员愣了下,赶忙将电话拿起,只听那边有人说道:“我是西蜀负责人宋轶,在我辖区内,出现了无解级恐怖事件,请求总部支援。”

    静

    无解级事件是死亡与灾难的象征。

    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一个区域的覆灭,百万人流离失所。

    哪怕总部在全盛时期,这个级别的灾难也不是说平定就能平定的,更何况是现在。

    “部长,西蜀出现无解级恐怖事件,希望向总部求援。”

    接线员低着头,不敢去看肖晋城的双眼:“我该如何回复?”

    肖晋城默默闭上眼睛。

    如果是以前,他会立刻征调3一5名队长,搭配一支12一15人的精英驾驭者小队,携带至宝前往镇压。

    可现在。

    队长,队长没有。

    至宝,至宝陷落。

    硕大个总部只剩下了空架子,已经拿不出镇压无解级灾难事件的人手了。

    铃铃铃

    没等说出个对策,第二声电话铃声响起。

    另一名接线员接通电话,小声和电话那头的负责人沟通着。

    片刻后。

    接线员放下电话,磕磕巴巴的说道:“肖部长,南诏地区负责人李成缓来电,南诏区域疑似有外部驾驭者势力活动,请求总部予以人手支援。”

    “李成缓!”

    肖晋城先是一愣,随后怒极而笑。

    西蜀的无解级灾难属于天灾。

    南诏的外部份子可就是人祸了。

    而且这个人祸不是来自外面,而是内部。

    天下间谁不知道,他李成缓手下有一支外编兵团。

    以前他养寇自重,总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现在还来这套,他想干什么?

    这是想揭总部的底,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总部已经日暮西山,没有人手可以调派了呀。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肖晋城气得发抖,很想由李中坛带队,派一些人过去将那帮人打掉,看看李成缓有什么话说。

    可他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如果真将李中坛派去,下一秒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李成缓跳出来,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向总部要人。

    总部已经无人可派。

    他们这是商量好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不给总部留下。

    “果然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

    肖晋城苦涩的笑着,笑容中满是无奈:“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

    众人噤若寒蝉。

    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肖晋城收回目光,很平静的开口道:“通知各地区的所有负责人,七月初回归总部,参与会议。”

    说完。

    肖晋城也不管众人的反应,再道:“告诉他们,在这次的会议上,总部会给他们想要的东西。”

    同一时间。

    张家

    “老祖宗,总部来电,邀请您参加总部会议。”

    张恒正在看报。

    这是一份专门向驾驭者发行的报纸,上面记载着一些诡异知识与奇闻趣事。

    看到张恒漫不经心,来人继续禀报道:“老祖宗,总部说会在这次的会议上宣布一项重大改革,您看”

    “重大改革?”

    张恒露出了然之色。

    其实这一天早就该来了,再拖下去只能显得不体面。

    只是话说回来。

    有些东西是会上瘾的,一旦掌握了就不会再想交出去。

    张恒稍一寻思,心中便有了猜测,开口道:“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来人回答道:“老祖宗明鉴,我们的人传回消息说,南诏地区的负责人李成缓来了一手釜底抽薪,逼得总部有些下不来台。”

    将前因后果听了一遍。

    张恒有些眉头微皱:“养寇自重,这个李成缓的胆子有点大呀。”

    天逢变。

    人心亦变实属正常。

    可自家事,自己说,怎么都分的清楚。

    养寇自重,引狼入室就是另一回事了。

    张恒虽然是个修道之人,主张清静无为,却也对这种人很是反感。

    转眼。

    七月初。

    总部。

    “人来的挺齐啊,连南港的负责人冯铮都来了。”

    “能不来吗,姓冯的跟海外那边的驾驭者圈子有些过节,以前有总部撑腰对方才不敢动他,现在总部靠不住了,最心虚的就是他。”

    “心虚什么,我看北港的崔南河才心虚,总部会议都不敢来,科学院失窃的事十有八九是他做的,以前就看他贼眉鼠眼,还不喝椰汁,看着就有问题。”

    “椰汁是什么鬼?”

    “就是,要喝就喝豆汁,那叫一个地道。”

    体育馆内。

    乱糟糟的。

    各区各地,有牌面的负责人基本全来了,一眼看去足有四五百人。

    人多了,什么鸟都有。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的谁也不服谁。

    “咳咳”

    伴随着两声轻咳。

    张恒出现在场馆内,只一露面,就让整个会场静了下来。

    没办法。

    人的名,树的影。

    作为总部的活化石与最初的创建者之一,张恒以驾驭者之名行走天下时,别说这帮人了,他们的爷爷,保不准还留着鼻涕,穿着草鞋,给人家放羊呢。

    “这老鬼!”

    见到张恒一出场就压得众人鸦雀无声。

    一些有不同想法的人,纷纷在心底诅咒着:“一百多岁还活蹦乱跳,这老棺材瓤子,怎么不嘎嘣死掉。”

    “嗯?”

    感受到冥冥中的恶意。

    张恒抬头向人群中看去。

    四目相对。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赶忙向同伴说道:“这老寿星,看着可真吉祥,简直是人瑞啊,看一眼都是我们的福分。”

    口是心非。

    张恒微微摇头。

    不用想他也知道,表面上这群人笑的有多开心,背地里骂他就骂的有多惨。

    这也是难免的。

    众人意气风发,准备有所作为。

    而他挡住路了。

    “肃静”

    随着张恒的到来。

    肖晋城也在李中坛和张嫣然的陪同下登台。

    他举目四望,看了眼众人。

    短暂的沉寂之后,开口道:“这次将大家召集过来,是有三件事准备宣布。”

    众人安静等待。

    肖晋城也不犹豫,直接说道:“第一,启动城邦议会。”

    “每个地区将有一名议员名额,未来的走向与发展,将由文件的方式交于议会投票,六成赞同才能通过。”

    “第二,转变税收。”

    “各地税收,将由地区截留八成,剩下两成交由总部,总部会维持议会的正常运转。”

    “另外,各区域享有自治权,允许以区域为单位建立区域律法,当然,总部享有律法的监督权,以免有人胡作非为。”

    “第三,成立应急救援司。”

    “救援司成员,由各地抽调,只负责发生在各地的紧急与特大灾难事件。”

    “相信大家也知道,无解级灾难,并不是某一地区,或者某一城市可以单独解决的。”

    “救援司的成立很有必要,当某地出现特大灾变时,当地无法招架,就可以交由救援司处理。”

    听到这话。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

    争论主要集中在救援司上,至于税收这种事是可以做文章的,交多少,怎么教,弹性很大。

    救援司则不同。

    在座的都是各区域的实际管理者。

    可除了少部分心向总部的人以外,更多人并不想这股力量掌握在总部手中。

    “救援司的成立很有必要,但是有一点需要商讨。”

    “救援司不能掌握在总部手上,随着至高议会的成立,总部应该也算作议会中的一员,和我们一样,掌握着几个议员席位,而不是主导地位。”

    “大家应该是平等的,联合在一起商讨事物,不存在谁领导谁。”

    一名负责人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听到这话。

    众人纷纷鼓掌,甚至有人补充道:“救援司不如就直属于至高议会吧,如何动用,怎么用,到时候大家投票决定,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随时可以召开视频议会,也耽误不了什么。”

    众人又是一阵赞美。

    肖晋城想了想,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是再道:“蛇无头不行,什么事都要三五百人商量,岂不是太乱套了,不如在议员之上,再设三十六位执行官,作为日常代表和大家的领头羊怎么样?”

    瞬间。

    再次响起交头接耳的声音。

    不过这一次,众人的态度有很大分期。

    一些比较弱小的驾驭者,自知得不到执政官的席位,不太赞同这个设定。

    而一些实力和势力比较强的驾驭者,则对此设定非常欣喜。

    “肖部长,我们要是不同意呢?”

    “后面藏了刀斧手,还是椅子下埋了飞弾?”

    有人质疑道:“所谓的执行官,不会早就分好了吧?”

    肖晋城没有回答。

    因为提出这种质疑的人,往往都比较弱小。

    而强者,只会向往更多的权利。

    “赞同”

    张恒第一个表示同意:“我代表西南区域,赞同这一提议。”

    “我冀州”

    “我鲁州”

    “我豫州”

    “拥护总部的提议。”

    后面又站起来三名驾驭者。

    张恒回头看去。

    这三洲之地,皆是直隶地区,属于后花园一般的存在。

    现阶段来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开启议会时代,总部依然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我海城,支持这项提议。”

    李中坛也发表了看法。

    “支持。”

    “支持。”

    其后。

    又有几名自问实力不俗,有望拿到执行官位置的人开口响应。

    看到这么多有实力的人都赞同这一提议。

    下面的那些小负责人纷纷三缄其口。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这年头谁拳头大,谁说话的声音就高。

    有些事,不会因为红月的到来而转变。

    “老祖”

    至高议会的组建。

    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完成的,需要商讨的地方很多。

    傍晚。

    会议暂时结束,张恒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站在了他以前喜欢站着的天台上,俯视着整座城市。

    “我还以为,你已经跟张家彻底划清界限,认不得我这个老祖了。”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

    张恒就知道是谁来了。

    回头看去。

    张嫣然比以前消瘦了一些,不过双目间的光更浓了,好似能照破黑暗。

    “老祖,您永远是我的亲人。”

    “只是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曾宣示要守护这个时代,您的一些行为,我实在是难以认同。”

    张嫣然红着双眼,格外委屈:“若是您答应前往轮转城,或许”

    “或许那些队长不会死。”

    “或许永生图录会落到总部手上。”

    “或许轮转城将由曹部长执掌。”

    “或许总部能更上一层楼,镇压一切质疑,或许,有太多的或许。”

    张恒看着张嫣然:“可你能保证,这些或许成为现实,会比眼下更好吗?”

    张嫣然对此并不认同:“老祖,您是从民国时期走过的老人,曾见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怎么会认同再次走向乱世?”

    “不”

    张恒摇头:“我看到的不是乱世,是新生,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必然。”

    “随着时间推移,优胜劣汰,天下依然会回归一统,这只是时间问题。”

    “倒是你,若是有一天,被打上腐朽,愚昧,阻碍时代进步的标签,你又有何感想?”

    “我?”

    “腐朽,愚昧?”

    张嫣然好似有些不敢相信。

    张恒轻语道:“1918年,奉天督军向北洋提议,邀请策划了丁己复辟的辫军大帅出任江南督军。”

    “徐帅没有拒绝,但是提了一个要求,督军可予,留辫不留。”

    “你知道张勋是怎么回复的吗?”

    “回天无力,尚可独善其身,头在,辫在,竹可焚,不可毁其节,玉可碎,不可抹其白,身虽殒,名可垂于竹帛也,毅然拒绝剪掉辫子,出任督军的要求。”

    说完。

    张恒看向张嫣然:“你如何看待张勋这人?”

    张嫣然沉默不语。

    任何时代,都不缺少想要挽留时代之人。

    谁敢说一百年后,新时代下的人提起张嫣然,不会说一句不识天数,张勋第二呢?

    “我”

    张嫣然紧了紧拳头:“我不认为我这样做是错误的。”

    张恒笑道:“我也不认为,只是时代如此,你是个好孩子,就是命不好。”

    张嫣然眼圈一红,只觉得格外委屈。

    在别人面前,她是坚强不屈的总部队长。

    但是在张恒面前,她可以永远当小孩子。

    自己的时候她不会哭。

    哪怕跌倒了,撞疼了,也会咬着嘴唇站起来。

    可你不能问。

    如果你问:“是不是撞疼了?”

    心里就特别委屈。

    “老祖,族人们还好吧?”

    张嫣然有些想家了。

    “一切都好。”

    张恒补充道:“没事的时候你可以回去看看,虽然我修己身,你望众生,你我道路不同,可我从未觉得,你不是张家子弟,实际上,你让我觉得骄傲,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

    张嫣然擦着眼泪:“那您呢?”

    张恒想了想:“闲修性来,静修命,见天地反复,见白云苍狗,见命运交织,见时代变迁,天心,我心,道心,心心相依,这对修仙练命大有好处,我自然也是好的。”

    张嫣然有些听不懂。

    张恒也不解释。

    只是随着体悟天心,身与道合。

    张恒亦在冥冥中有所感应,他虽然没有去寻找红月,可红月已经注意到他了。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我不必向山走去,因为山会向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