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诸天从茅山开始) 龙升云霄

第419章:怕螳螂的小老虎

    傍晚。

    外面的雨已经不下了。

    张恒自打坐中醒来,回头看了眼虎萌萌。

    发现趴在自己身边,化成了小白虎的样子,早在一旁睡着了。

    “这灵玉床果然不俗,应属上品仙器之列。”

    “坐在其上修行,事半功倍,对我也有很大益处。”

    张恒如此想着。

    又往虎萌萌看了眼。

    小家伙四脚朝天,睡得不亦乐乎,因为还小,脚上的肉垫都粉粉嫩嫩的,看着呆呆萌萌。

    张恒以前没养过猫。

    但是看上,虎萌萌就跟大号的白猫差不多。

    看着就手感很好,摸起来会很舒服的样子。

    “嗷呜”

    伸手摸两把。

    张恒也不由笑了起来,心情好了几分。

    可他是高兴了。

    被打扰了睡眠的虎萌萌却很不开心,睡眼朦胧的蹬着脚,看他一眼,止不住的打折哈气。

    “你不修炼了?”

    虎萌萌低着头。

    脑袋在自己身上蹭了蹭,好似在洗脸一样:“什么时候了?”

    “酉时,太阳落山,母鸡归巢的时候。”

    张恒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虎萌萌的耳朵。

    “别闹。”

    虎萌萌晃晃脑袋,变成了小女孩模样坐在一旁,半是迷茫,半是困意的问道:“你是不是要回去了?”

    “是啊。”

    “所以才叫醒你,跟你告别。”

    张恒说着,不忘提醒道:“我能修炼的事,记得替我保密,谁也别说。”

    “放心吧,我们可是好朋友。”

    虎萌萌满口答应下来。

    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一路小跑着出了门,很快拎了两只野鸡回来:“那,给你的,你明天要记得来看我啊。”

    “放心吧,灵玉床对我修行大有好处。”

    张恒一边应下,一边背着野鸡往外走。

    走到正殿。

    他又止住脚步,看了眼虎神像,又看了看身后的虎萌萌,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

    “放心吧,父亲问我,我也不会说。”

    虎萌萌还以为张恒怕她跟父亲告密,连忙保证着。

    却不知道。

    张恒想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神像上仙光暗澹,几无神采。

    通常情况下。

    不管相隔躲远,神灵都能通过神像来进行灵降,或者传达消息。

    神像暗澹,一般只有两种情况,神灵遭受封印,或者受到重创。

    “你父亲有多久没联系过你了?”

    张恒试探着问道。

    “三五天吧。”

    虎萌萌还没察觉到不对:“父亲在外领兵,经常十天半个月才联系我一次,怎么了?”

    “没什么。”

    张恒没有多说。

    虎山神远赴北海,领兵征讨星辰宗,受点伤其实也正常。

    又不是死了,神像崩塌。

    慌什么。

    没必要说出来吓唬孩子。

    “我先走了。”

    “你要是遇到危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大声呼唤我的名字,我会有感应的。”

    张恒背着野鸡,还不忘告戒到。

    “叫你?”

    虎萌萌一脸的不信:“我有数百伥鬼守护,叫天天不应,叫你,那不是一起送死吗。”

    张恒点点她的耳朵,笑道:“我本天上客,应凡降人间,若是一点自保的手段都没有,那我还是混个锤子。”

    说着。

    张恒又想了想:“这个天下间,也就璃皇能让我高看一眼,其他人都还差点意思。”

    虎萌萌不信:“我父亲呢?”

    “你父亲!”

    张恒笑着摇头。

    虽然他不知道,虎山神是真仙还是地仙,但是想来不会再高了。

    这样的修为。

    说实话,地仙界一抓一大把。

    虎山神要是飞升上去。

    不是在矿山拉石头,就是在某个商行内拉大车。

    想不出他还能干什么。

    “略略略”

    虎萌萌做着鬼脸:“吹牛”

    行吧。

    张恒哭笑不得的走了。

    “四弟,又是两只鸡啊。”

    一路往家走。

    没进村,张恒便看到了来接他的二哥。

    “二哥,你怎么来了?”

    对这个名义上的二哥。

    张恒态度一般。

    因为他打心底里,就看不上这种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人。

    “你三姐担心你。”

    “这年头大家都穷,你又小,要是谁见了你起了歹念,你三姐非得哭死不可。”

    说着。

    张二哥就要去拿张恒背着的野鸡。

    张恒没给他:“这两只野鸡不能吃,野鸡属山珍,比寻常的家养母鸡更难得,这两只都是活的,只是晕过去了,留着,明早拿到镇上去卖,应该能卖点价钱。”

    “回头了,再买几只小鸡仔回来,养起来,鸡生蛋,蛋生鸡,以后就不愁没有鸡蛋吃了。”

    “鸡蛋啊!”

    张二哥狂咽口水:“那可是好东西。”

    说完。

    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我看卖一只就行了,我还没吃过野鸡呢,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

    张恒不理会。

    背着野鸡就往家里走。

    走进村子。

    村口坐着一些纳凉聊天的人,看到张恒背着野鸡,一个个念叨着:“这张家的小四,真得了小山神的眼缘啊,中午是两只大兔子,晚上又是两只野鸡,这得咋吃啊。”

    有念道的。

    也有心思活络的。

    看看自己身边的儿女,觉得也跟张恒差不多大。

    目光一转,就跟当家人念叨着:“张家的小张恒能跟小山神做朋友,咱家的应该也可以吧,不说拿回来两只野鸡,就是隔三差五拿回来一只,放点野菜顿顿,那也是顿油水呀。”

    听到这番话。

    张二哥挺胸抬头,好不神气。

    不过和他不同。

    张恒看着这些人,却从众人的目光下看到了深深的嫉妒。

    恨你有。

    骂你无。

    自古如此。

    以前张家在山下村是最穷的,时常被各家拿出来做比较。

    现在日子眼看要好过了,有些人就浑身刺挠,眼睛都快红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

    “看来还得做个应对。”

    张恒没看众人。

    却能察觉到人心中的恶念。

    不过也不用担心。

    张恒吃过的盐,比这些人吃过的米都多,都是些小问题。

    “回来了!”

    一路走回家。

    到了家里一看,家里没做饭,只煮了锅野菜汤。

    这也是下山村的基本现象。

    穷苦人家,不干活是不吃饭的。

    只有在干活的时候,早上会做点吃的,然后中午再做一顿。

    一天两顿饭,只为有力气干活。

    不干活。

    中午一顿。

    早晚烧锅汤,当然,说是汤,也就是撒了点野菜,连盐巴都舍不得放一点,油之类的就更别想了。

    喝个水饱。

    涨涨肚子,少活动,挨一挨也就过去了。

    “带回来两只野鸡,活的,可以去镇上卖掉买点小鸡仔。”

    张恒将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

    听到能买小鸡仔。

    正在院子里搓洗衣服的张三姐坐不住了:“妈,咱家能养小鸡仔吗?”

    张母张了张嘴。

    她也没养过小鸡仔,家里穷,要不然也不会嫁到张家来。

    到了张家这边也一样。

    饥一顿,饱一顿。

    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别说鸡仔了,鸡毛都没见一根。

    “鸡是认家的。”

    “搭个鸡窝,喂几天,回头大一点了,就能散出去觅食,会自己回来。”

    “咱们这边也没什么野兽,只要看好了,别让人抓去,少不了的。”

    背靠虎山。

    山下村方圆十里之内,连个黄鼠狼都没有。

    除非人为,不然鸡也丢不了。

    “那可得看好了。”

    张三姐两眼放光。

    虽然还没买到小鸡仔,可看她的样子,已经在想着养鸡后的事了。

    第二天。

    张恒继续去找虎萌萌,借地修行。

    张父则带着张母和三姐,一大早的往镇上去了。

    临到晚上。

    张恒又背了只兔子回来。

    回来一看。

    一家人正围在院子里,看着九只撒欢的小鸡仔呢。

    虽不言不语。

    可每个人的眼里都有光。

    大家很是高兴。

    “又带兔子回来了?”

    张父和张母都是本分人。

    看看院子里的小鸡仔,又看看张恒带回来的野兔,一时间不喜反忧:“小四,以后,以后就别带兔子回来了,万一小山神觉得咱家贪得无厌,到时候”

    后面的话没说。

    但是张恒听得出,只是有些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虎山虽然小,却是安定山脉的一分部,自此向北,连绵一千七百余里,都是虎山神的后花园,再加上不许狩猎,山里的野物取之不尽,一两只野兔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也就是不想浪费。

    不然别说野鸡跟兔子了,每到夜里,伥鬼出巡,只要虎萌萌想,就是一天一百头猪也吃不完。

    听到这话。

    张母却不认同,小声道:“傻孩子,以前大家只知道虎山凶险,避之不及,现在你天天带野味回来,其他人也不是傻子。”

    “他们是不敢违背山神庙的命令上山打猎。”

    “可他们能学着你,让自己孩子去跟小山神玩啊。”

    “你也不想想,以后要是一群人陪着小山神玩,小山神就是再喜欢你,对你还能总跟现在一样吗?”

    张恒皱了皱眉,不是怕有人跟他争宠,而是虎萌萌到底是白虎血脉。

    身上的虎威不是假的,而且她还小,有时候控制不住。

    张恒不怕。

    普通人家的孩子却不行,跟着虎萌萌玩,一个不好是会死人的。

    “你这孩子,知道怕了吧。”

    见张恒的表情。

    张母还以为他害怕了,小声道:“咱家是本分人家,哪有天天吃肉的福分,你在山上也是,要让着小山君点,千万别惹她不高兴,不然咱们这一家五口,恐怕都不够她一口吞的。”

    “嘿嘿”

    张恒想笑,又忍住了。

    你说虎萌萌别的,他可能同意。

    吃人,那怎么可能。

    她自己都不吃生食,怕闹肚子。

    而且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

    虎萌萌其实很胆小的。

    甚至还怕螳螂。

    因为有一天,她踩死了一只螳螂,结果螳螂的肚子里钻出了一条铁线虫。

    把小老虎吓坏了。

    你让她卖萌还行。

    干别的,确实没这个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