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交系武道 李鸿天

第140章 天子守国门,丢失百年的胆气【万字更新,求月票!】

    轰隆隆!

    大庆帝玺之上,悬浮的万丈虚影,那是开朝皇帝的虚影。

    此时此刻,这尊虚影,散发着浩浩荡荡的威压,抓着黄金战刀,伫立于帝玺之上,冲入云霄。

    他开始迈步,仿佛整座天下都在他的脚下颤动起来似的。

    无数云流炸开。

    开朝皇帝虽然只是一道虚影,但是却仿佛有着属于真人的热血。

    他曾经做出过罪孽之事。

    既然如此,他便以这一缕残魂来赎罪。

    不过。

    就在这位开朝皇帝冲入云海之上,欲要朝着青州方向而去的时候。

    无数的金光撕裂了云海,有一座神秘而强大的宫阙,在他的身前,缓缓的呈现。

    金光璀璨,麒麟腾跃,玄武盘蛇,各种各样的异象,宛若神话般的景象,呈现在了开朝皇帝的面前。

    虽然只剩下一道灵魂,但是,对于这神秘宫阙,开朝皇帝却是感觉到十分恐怖的威压!

    因为那浩浩荡荡的人皇气,冲击着他的视觉。

    或许,正是因为只剩下了灵魂之状,所以才会越发的感觉到传武殿的恐怖。

    方舟盘坐在传武殿中。

    他的模样让人看不清,一直都笼罩着神秘的色彩。

    他像是神话中的存在,盘坐其中,带着深奥而深邃的眼眸,看着开朝皇帝。

    开朝皇帝止步。

    眼眸中闪烁过一抹异色。

    “阁下这是?”

    开朝皇帝看向传武殿,看着传武殿中的神秘身影,他看不透,但是却让他灵魂悸动的身影,缓缓开口问道。

    这座宫阙,开朝皇帝前面便注意到了,只不过,那时候,他只当是赵鞅的某种手段罢了。

    却不曾想,竟然于此时此刻拦阻他的去路。

    “吾有一问题。”

    方舟端坐在传武殿中。

    深邃的看着开朝皇帝。

    方舟其实本不想拦阻开朝皇帝,但是,方舟却是感觉到了许多可疑的地方。

    比如,按照开朝皇帝这一缕灵魂的强度,那是大概是达到了炼虚合道层次的存在。

    换算成异族十境划分,应该是九境,接近十境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

    怎么可能会感应不到人族域界之外……会有异族?

    最后做出焚书坑武这等举措的人?

    方舟观这位开朝皇帝的言语,显然都是真实,他是真的不知道天外有异族。

    故而,在那时候做出焚书坑武之举措。

    所以,难道是有谁在蒙蔽天机?

    阻拦开朝皇帝知晓天外有天?

    另外……

    还有一个问题非常的关键,这个问题也是方舟拦阻住开朝皇帝的缘故。

    开朝皇帝拄着黄金刀,立足于云海之上,宛若金色战神。

    他看着传武殿中的神秘存在。

    徐徐开口,话语很平和。

    “问吧。”

    反正他也只剩下一缕灵魂,他很洒脱。

    不过,该有的帝皇威严,依旧存在。

    虽然帝皇威严对这座宫阙的主人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方舟如今的演技越发的纯熟,而且每一个眼神都是戏,唬住只剩下一缕灵魂的开朝皇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盘坐在传武殿中,方舟保持着淡定与从容。

    “你可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

    话语声,神秘而浩荡,激荡在云海之上。

    这是一场,只有他们二人的对话。

    两尊神秘存在的对话。

    开朝皇帝眸光一下子变得锋锐起来。

    一位炼虚合道的存在……

    为何会在一统天下,做出焚书坑武的举措之后,突然死去?

    按照大庆史书的记载,开朝皇帝是因为平灭天下,所以旧疾复发,最后不治而亡。

    可是,不合理。

    一位炼虚合道,接近十境的存在……

    寿元少说千载,区区旧疾根本不可能轻易夺去他的性命。

    方舟端坐在传武殿内。

    尽管开朝皇帝的眼眸变得无比的锋锐,但是,方舟依旧淡然如水。

    开朝皇帝蹙眉,随手思索,最后……

    脸上竟是开始浮现出一抹茫然。

    “吾……记不得了。”

    开朝皇帝道。

    方舟一怔。

    记不清了?

    一位炼虚合道的存在,如今尚存一缕灵魂,怎么可能会记不清自己的死?

    方舟的心,忽然沉重了起来。

    人皇的消失,开朝皇帝难以铭记的死亡,诸族的侵入,太虚古殿,青皇灯……

    人族域界的奥秘,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多的多!

    “抱歉,吾记不得了,未能为你解惑。”

    开朝皇帝拄着黄金战刀,脸上闪过一抹歉意。

    他是真的记不得了。

    尽管,他似乎猜测的到,他的死,可能涉及到了惊天秘辛。

    但是,如今的他,不再去思索这些。

    因为没有意义。

    传武殿中,方舟微微摇头。

    随后,不再拦阻开朝皇帝的路,直接开始消散于天地之间。

    开朝皇帝看着消失的传武殿,眼眸中闪烁过一抹惊异。

    强者!

    果然是强者!

    居然只是一抹投影降临于此,便让他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压迫和心悸!

    原来,人族之中,还有这般强大的存在。

    “可惜……吾生不逢时。”

    开朝皇帝摇头,有些感慨。

    随后,眸光如炬,一步踏出,刹那间化作流光,横跨而出。

    无数云流在他的脚下消失。

    他于云海之上,踏足人间天穹。

    底下,无数壮丽山河在他脚下飞逝。

    高山,河流,城池……

    开朝皇帝俯瞰着人族大好山河,他横空而渡,宛若在巡视着曾经的大好河山。

    脸上闪烁过一抹怀缅。

    最终,无数的怀缅,皆是化作了蓬勃的战意!

    ……

    ……

    青州,青城!

    杨虎伫立在青城城楼之上,只感觉心神猛地一震。

    城楼上,守城的士卒,早已经密密麻麻,握着武器,武者长刀伫立着,他们紧张无比。

    因为,域界之外。

    异族强者不断的汇聚,一艘艘战场,一艘艘战舰,可怕的气息在蔓延,哪怕透着域界,也灌入恐怖的压迫!

    有些年轻的士兵,握着长矛的手都在颤抖。

    但是,他们披着旌甲,不曾后退半步。

    因为,他们的身后是百姓,是家园,他们若退了,就真的无路可退。

    杨虎作为镇守使,驻守在城池之上,挎着刀。

    他面色严肃。

    尽管来自域界外的压迫十足,但是他却从未想过要退缩。

    尽管朝廷让他万分失望,可是他同样没有放弃青城。

    正如当初伫立城楼上那一席白衣,义无反顾的牺牲自己,死守下这座城,杨虎就不会退走。

    人在,城在!

    忽然。

    杨虎扬起头。

    他看到了无尽的金光,那是一方大印横空而来。

    大印之上,有一尊虚影在呈现,金光璀璨,浩浩荡荡,带着满腔战意,仿佛巡视万里山河后,横渡而来!

    杨虎眼眸一缩。

    他感受到一股威压,那是帝皇的威压!

    有皇帝,亲临边关,御驾出征!

    ……

    ……

    皇族老祖陨落了。

    无数的鲜血泼洒向人间。

    赵鞅悬浮于苍穹之上,青衫丝毫不染血,横握着湛蓝色的冰魄剑,眸光有些恍惚,有些怅然。

    死了。

    就这样死了。

    像是一直憋着的一口气,于此时此刻彻底的宣泄而出。

    而到最后,赵鞅也没有在这位皇族老祖身上看到什么应该看到的东西。

    这位皇族老祖,说不上强大,甚至可以说有些弱。

    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够,而是意志不够。

    太过怕死了。

    可能是曾经受到过伤害,所以偷生二字深深的刻在了他的骨子里,哪怕明明有着强大的实力,却依旧不敢完全发挥出实力。

    在赵鞅看来,实在是有些可笑。

    “老李,走好。”

    赵鞅轻声呢喃,屈指一掸,冰魄剑上一滴血,顿时炸成血色雾气。

    这一滴血,送李府主。

    皇族老祖身首分离,被斩杀之后,超凡力量也消散于天地,尸体和头颅朝着地面飞速坠落而去。

    最后砸在长安的长街之上,将地面砸出了深坑。

    百姓们哗然的后退了数步,一个个脸上皆是流露出震撼以及激动之色。

    怀帝一步一步自稷下学府中走出。

    眼眸中亦是有些恍惚。

    死了?

    这座压在他头顶之上,让他难以喘息,让他忌惮无比的皇族老祖……就这样死了?

    一时间,怀帝说不上是什么情绪。

    情绪有些复杂。

    小时候,他也曾见过这位老祖,那时候,他是怀着敬畏,怀着尊敬与向往。

    而如今,却只剩唏嘘。

    不过,怀帝眼眸中却是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念在闪烁。

    老祖宗死了。

    一直阻碍着他施行新政的老祖宗死去,那接下来,在京城他将再无阻力。

    那些官员,若是不服,斩!

    那些站位老祖宗的官员,斩!

    那些曾经站出来逼迫过他的官员,都斩!

    怀帝眼眸中闪烁起坚定。

    他看向天穹,衣衫猎猎,那儿一席青衫,满头白发的身影,在轻轻摩挲着冰魄剑。

    裴同嗣,李佩甲,徐天则,赵鞅……

    这些都是为了人族而奉献了一切的武道家。

    他们比起这死去的老祖,更值得敬佩!

    新政,他会继续下去。

    一定会让人族重新崛起,他一定不会让人族因此而覆灭!

    怀帝攥紧拳头,他一定会做到!

    蓦地。

    怀帝扭头看向了青州的方向。

    隐约间,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

    他似乎看到了那一道伟岸的金色身影,手握黄金战刀,孤身一道,横亘于域界前端。

    大庆皇族丧失了百年的胆气。

    在这一日,重新寻回!

    怀帝面容激动,却是不知道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皇族老祖死的时候,他半滴泪未曾流。

    但是,当这道本该死去八百载的身影,横刀冲出人间,杀向异族诸强的时候。

    他却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赵鞅白发飞扬,一席青衫飞扬,抱着湛蓝的冰魄剑。

    他看了眼怀帝,又看了眼青州方向。

    青州距离此地虽然远,但是,踏足超凡后的赵鞅却是隐约有所感应。

    都说开朝皇帝是一代暴君,罪君。

    而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

    “劫起于你,那劫落,便在于我等当世人。”

    赵鞅徐徐道,随后,握剑抱拳。

    怀帝亦是望向天际,作揖躬身。

    这一抱拳,这一躬身。

    代表着旧时代的大庆,就此烟消云散。

    新政和变革的曙光,将如阳光万顷,泼洒人间。

    ……

    ……

    翻滚的云海之上。

    疾风阵阵。

    一席紫袍的曹满,衣衫猎猎,勾勒出他那魁梧而壮硕的身形。

    蓦地,曹满睁开眼。

    他看到了。

    一方大印,一把刀,一道虚影,飞驰而来!

    撕裂开云海,横跨万里山河而至!

    那浩浩荡荡的皇威,让曹满眉头不由一簇。

    “大庆开朝皇帝。”

    曹满呢喃。

    他认出了这尊虚影,认出了这尊借助帝玺,挎刀而来的身形。

    曹满不曾想到,这尊存在竟是会出现于此。

    开朝皇帝挎刀而立,眸光深邃,他亦是看到了曹满,看到这边关天穹之上,竟是有一位人族强者,端坐于此,孤独的镇守着国门,他不禁一怔。

    “辛苦了。”

    开朝皇帝笑了笑,道。

    曹满面无表情,红枣面色如常,他捋了捋长须,站起身,想了想,却是不曾作揖行礼。

    开朝皇帝一笑,不以为意。

    随后,继续踏步行走。

    有人皇气尾随而至,有霞光漫漫,有锐气冲霄……

    曹满蹙眉,与开朝皇帝错身而过。

    域界之外。

    一尊又一尊异族九境强者的虚影呈现。

    至于,曾经出现过的神族十境至强羽太沧的身形,则消失不见。

    在开朝皇帝出现于域界之前的时候,异族九境皆是眯起了眼,疑惑的看来。

    开朝皇帝悬浮于那遮蔽天地的大幕之前。

    隔着大幕,望着域界之外的神,魔,仙,妖等诸族强者。

    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黄金刀。

    这是陪他征战了无数岁月,被他精神意志所晕染的古兵,此时此刻,这把黄金战刀之上,仿佛有鲜血流淌而出似的。

    那是斩杀了无数人的鲜血,所浇筑出来的颜色!

    “吾,遗憾啊。”

    开朝皇帝看着域界外波澜壮阔的天地,感慨了一声。

    随后,黄金战刀遥指。

    对准了域界之外的异族诸强,冰冷的发出了一声震慑灵魂的爆喝!

    “杀!!!”

    随后,皇族开朝皇帝,脚踩帝玺,开始奔向域界之外!

    他的身后,仿佛有无尽的狼烟暴起,烽火连天,战旗飞扬。

    化作了千军万马,追随着他,喊杀声,厮杀声,叫嚣声……

    今日,天子守国门!

    叫一身肝胆!

    ……

    战斗来的太突然!

    人族域界之外!

    恐怖的战斗波动陡然爆发!

    一柄黄金战刀横亘虚空,光芒极致,最后寸寸爆碎,化作了金色齑粉,消散于虚空!

    有异族九境强者不甘心的怒吼,响彻于穹天万丈!

    一次又一次恐怖的爆裂,掀起狂猛的能量风暴动荡在虚空之中。

    天地之间,仿佛响彻起一曲动容的悲歌。

    诸族强者万万不曾想到,人族内,突然会杀出一尊强者虚影,竟是爆发出这般恐怖的力量。

    以强势无比的手段,斩了一尊九境顶级强者!

    异族强者怒不可遏。

    可恶!

    曹满的嘴,绝不可信!

    人族……又有神秘强者出世!

    而人族域界之内。

    曹满紫袍猎猎,孤独的面对着浩瀚天幕,瞳孔映照万千烽火。

    另一边,战火喧天,喊杀冲霄。

    而另一端,寂静无声,冷风徐徐。

    许久。

    动荡消弭。

    一块破碎的帝玺碎片,自域外飘荡而来,被曹满用拇指与食指拈在手中。

    咔擦一声……

    帝玺碎片,化作了白色的飞粉,晶莹的在高空风浪间消弭。

    曹满眸光微微恍惚,许久。

    掸了掸身上衣,紫袍猎猎,终是抱拳作一揖。

    一场突如起来战争,就此结束。

    异族战死九境两尊,九境之下十八。

    人族战死。

    一刀,一玺。

    PS: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