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惊醒之后 真费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诡异低语和时间错乱

    所伦斯城的一场骚乱正在逐渐平息,方角楼的拍卖会还是会进行,之前穆兰以帝国名义许下的承诺也将会兑现,至少之前确实出力的人,在迪尔迦备案之后会留下一份善意,同时本次拍卖会拥有一定的优先级,迪尔迦也会支付一定的拍卖金额。

    对于那些外来者而言,最实际的还是拍卖的优先权,这一点对于穆兰来说也是最小的代价,毕竟炼金师马特现在算是自己人,这次拍卖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他的作品或者存货,优不优先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就算要补贴金额,穆兰现在也有决定权利。

    方角楼虽然受损,但主要集中在一楼大厅和地下室,楼上依然可以举行拍卖会。

    仅仅过去一天之后的第二天下午,拍卖会就在方角楼开始,只不过原计划已经作废,所以穆兰和马特等人都不在方角楼。

    穆兰下榻的旅馆内,炼金师马特,克丽丝,法罗林奇以及情报处的几人都齐聚穆兰的房间,当然还有复仇者,不过他一直都守在穆兰的房间外。

    马特等人进入穆兰房间的时候,室内还残留着酒精和药水的味道,当然也少不了略显浓郁的血腥味,这都是穆兰处理伤口后留下的味道。

    一边的垃圾桶里还有很多染血的绷带和止血布,这一点马特等人都留意到了,不过穆兰却坐在房间的书桌前,穿着衬衣披着风衣外套,正在伏案书写着什么。

    几人被情报处的人带进来之后全都站在穆兰身后不远处,不敢出声打扰。

    穆兰当然知道人都来了,不过他还是没有抬头,房间内一时间只有他的钢笔落在纸张上的声音。

    “你们来了?我在给女王陛下和黑色城堡写事件汇报,稍等一下就好。”

    “请不用在意我们,你忙。”

    马特开口说了一句,其他人都没有发话。

    一份报告书写了好几页,穆兰将此次遇上的事情都大致作了书面说明,除了所伦斯的事情,也详细提及了银鬃狼人的事情,不过对于自己的伤势,他没有大写特写,仅仅略有提及,换成别的帝国贵族,受伤这种事情肯定是重点篇幅。

    不过穆兰相信,情报处的人肯定早已经有详细汇报提交上去了,对于他的伤情,即便他做了模糊化处理,但女王只会了解得更清楚。

    良久之后,穆兰放下笔,站起来转身看向身后的人,马特欲言又止,穆兰朝他微微点头。

    “本次应对恐怖分子的事件,各位的功绩我都有在报告书中提到,尤其是你马特,我想女王陛下一定会对你这位炼金师很感兴趣。”

    “能够为迪尔迦帝国效力,是我的荣幸!”

    马特适时表现出自己的忠心,把书放在胸口,向着穆兰微微低头,前一天的事情,他比别人多了解一些,虽然依旧云里雾里,但对穆兰却有更多的忌惮。

    “嗯,对了,我想向你要一个人,巴顿,嗯,这是我给他取的名字。”

    马特和克丽丝等人下意识看向站在稍远处的复仇者,他那在他略显木讷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虽然这笑容看起来有些吓人,但确实应该是在笑,并且还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了一句。

    “巴顿,我的名字!”

    马特笑了下,转头再次看向穆兰。

    “能被穆兰大人看重,也是复仇者,不,也是巴顿的荣幸,哦对了”

    说着,马特拉开大衣的一侧,露出内里密密麻麻的小袋子和各种试管等物品,从中取出了一支晶莹剔透的蓝色水晶小试管,然后小心地交给穆兰。

    “复仇者炼成其实并不完全,如果达到目的之后不做什么的话,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后自动瓦解肉体,这是固化药剂,至少能维持一年的形体,想要没有后顾之忧,最好进行真正的炼成。”

    穆兰接过药剂瓶子,看了那边的巴顿一眼之后,皱起眉头。

    “血肉炼成?伊斯哈尔德炼成,或者说还是其中属于禁忌炼金术那种?”

    马特诧异地看了穆兰一眼。

    “没想到大人身为骑士对炼金术也有造诣,大人说得不错,正是伊斯哈尔德禁忌炼成术,有成功的可能性,但难度不小,代价自然也不小。”

    穆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

    “你可以以此开始准备,条件允许的话,我一定会帮助巴顿成为真正的人。”

    “好的,我会记住的。”

    马特郑重承诺,也对这个光辉骑士有了一层认识,看来是对承诺很看重的,同时学识也肯定十分渊博,听说是黑色城堡的教授。

    伊斯哈尔德炼金术本来就是古代炼金术中的一种冷门知识,当初伊斯哈尔德创立那一门炼金术之后,其中不少就被列为禁忌,是当初炼金协会和伊斯哈尔德本人都同意的,而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人体炼成,不论是从代价还是人伦上都不被接受。

    能直接说出这个词,说明穆兰·琼斯特本身在炼金术方面,至少在理论和历史方面有过不浅的了解。

    穆兰又对着情报处的人交代几句,然后以一名帝国官员的身份,向马特兄妹详细说明迪尔迦对于内部超凡者的一些规矩和福利,以及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等一切说完之后,穆兰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自己则转身继续写报告,只是在众人要走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句。

    “马特,你留一下,我想起来还有点事和你说。”

    克丽丝看了哥哥一眼,带着笑意回头看了看穆兰的背影。

    “或许你是说错了,应该让我单独留下来而不是我哥哥。”

    “好了,别乱说。”

    马特瞪了克丽丝一眼,后者没听到穆兰的回应,只好吐了吐舌头随着其他人一起离开。

    等关门的声音响了好一会之后,一直等候着的马特听不到穆兰的任何话语,房间内只剩下书写的声音,马特镇定地等着。

    “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

    马特正要开口回答,却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书桌在墙角一侧,从马特的方向能看到穆兰的侧颜,刚刚穆兰并没有开口说话。

    刚刚是谁在说话,的声音从何而来?

    马特皱起眉头,看着若无其事的穆兰,选择继续安静地站着。

    “你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你在,怀疑些什么?”

    那种声音又出现了,马特转头看向房间四周,头皮一阵发麻,这绝对不是幻听了,而且这次他能听出来,那个声音,和他自己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

    是什么邪魔在这里?在光辉骑士的房间内?

    “邪魔?或许不是呢?”

    “你很紧张吗?”

    “马特先生!马特”

    “小马特”

    “西脊特家的孩子”

    “野孩子”

    各种复杂混乱的声音不时响起,并且也越来越密集,甚至开始出现很多马特的记忆中的隐私和阴影。

    已经调动魔力的马特脸上满是冷汗,本来他还怀疑是穆兰在搞什么鬼,现在已经觉得很不对头了。

    “穆兰大人!这里有些不对劲!”

    马特终于忍不住了。

    “有什么问题吗,马特先生,抱歉让你多等了5分钟。”

    穆兰终于放下笔,转头看向马特。

    “我等等,五分钟?”

    马特掏出怀表,刚刚那漫长如一小时的“诡异低语”状态,居然真的仅仅过去5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