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惊醒之后 真费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悚然

    虽然马特在炼金术师中都是属于研究性的人物,但不代表他自身没有魔力抗性,也就是所谓的超凡者对诡异事物的抵抗性,虽然越接近神秘力量的人也越容易遇上诡异,但自身的力量自然也会提升相应的抗性。

    更何况此刻的房间内,可不仅仅是马特自己在,还有穆兰·琼斯特在这里呢。

    “琼斯特大人,我听到了一种混乱低语”

    “哦?是吗,什么样的?”

    “就是”

    马特正想详细说说,忽然看到穆兰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心中微微一愣,随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向穆兰。

    这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仿佛能感觉到一种无法感知到却能从精神想象中引出精神幻象的感觉,仿佛能看到穆兰身上一种恐怖的力量在排斥这一切,阳光、空气、混沌、精神,又好似牵引这一切。

    这种模糊的感觉仅仅持续一瞬,马特就清醒了过来。

    “就是让我头脑有些混乱,可,可能是我最近魔力消耗太大,有些累了”

    马特忽然不敢再说什么了,眼前本以为已经有清醒认识的迪尔迦贵族青年,现在却仿佛变得极为陌生,极为深邃。

    马特联想到了之前战斗中的变化,联想到了穆兰让他变化天气,联想到了那光与暗的冲击

    穆兰伸手拍了拍马特的肩膀,脸上露出微笑。

    “炼金术师做研究的时候确实倾注了极大的精力,你需要好好休息。”

    “多谢大人关心”

    马特赶紧出言道谢。

    “不知道你留我下来有什么事要说?”

    穆兰认真的看着站在那里的马特,这个炼金术师思维十分活跃,似乎也十分谨慎,刚刚明明惊慌失措地想要说什么,此刻却强装镇定了。

    穆兰知道自身的一部分精神力量对马特起了一些作用,黑暗侧的力量反馈给他一定的信息,这对马特来说肯定是有惊吓的。

    “不用紧张,我们坐下说好了。”

    穆兰搬来一张凳子放在书桌边,自己再重新坐下,马特犹豫一下只好陪着坐下,他现在在这里没有之前那种轻松感。

    “作为一名学者型的人物,你对力量的认知有多少,你对世界的认知有多少?”

    穆兰忽然问出一个这么深奥,甚至有些假大空的问题,让马特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下还是认真回答道。

    “我在研究炼金术和神秘世界的道路上涉足并不算深,自认不足以对这个问题做出定义,就我个人而言,同一些魔法书上的观点差不多,我们追求力量,追求不断强大,也追求无尽新鲜感。”

    “那么得到的也是如此吗?”

    “也如一些魔法书记载,或许得到了很多想要的,但也有很多随之而来挥之不去的恐惧和麻烦,有时候就如同一些伴随着愿望的诅咒。”

    穆兰不由再次认真打量马特一眼,不愧是精研古代炼金术的人,说出来的话水平不一般,这种话很多魔法书都归纳不明确,各有矛盾,马特说出来却有独特理解。谷

    穆兰靠在椅子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点头表示赞同。

    “不错,很精辟,如同伴随着诅咒,许多超凡道路其实也有这种意味,不断发展的超凡路径不断强大自我,不断避开危险,却和这种‘诅咒’牵扯越来越深,实际上,在我看来,所有超凡者都存在着自己的诅咒”

    这是穆兰自己在查阅诸多魔法书之外,自己有的一种模糊感觉,也是从理论上找出过分依赖混沌和邪神力量的不详之处的理论体系,却被马特随口点了一句,顿觉贴切。

    “那么马特,我们的世界在正在引来不断的变化,神秘世界不断生长,各种力量不但延展,是不是也会伴随着一种诅咒?”

    马特皱起眉头,平常研究炼金术和思考报复敌人已经够占精力了,他从没有往这方面去思考过,但顺着穆兰的话,他忍不住仔细去联想了一番,结果越想眉头越紧,也越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嗬

    马特的头皮微微发麻,仿佛从虚空中幻听到了某种沙哑可怕的嘶吼,仿佛察觉到各种元素之间的扭曲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想象力极其丰富的炼金师,他微微有点恐惧。

    “琼斯特阁下,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或许里世界就是那种诅咒,或者是其表现之一”

    “或许有更可怕的结果,当然,或许也会有更神奇的变化,谁知道呢!”

    穆兰微微闭上眼睛,就这么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十几秒钟,然后再度睁开眼看向马特。

    “你觉得那个黑暗中的家伙是谁?他想做什么?”

    “我?不太清楚他似乎十分在意你。”

    “嗯,他说的未来让我十分在意,恐怕他的存在,代表了未来的某种可怕灾难,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他的话让我十分在意,甚至,让我有一种奇特又极为不安的直觉,让我隐隐觉得他的话可能是对的嗯,这只是我的私下之言,你不要和别人谈起”

    近来一直显得十分强势的穆兰,此刻却表现出一些疲惫和不安,他看向马特。

    “作为炼金术师,也是神秘知识的学着,我希望你的智慧能开导一下我,哈哈,这么说可能会让你有压力,换种表达,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缓解我自己的压力。”

    马特心中微微一松,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大人你太累了,作为光辉骑士,你的力量同对方天然相对,自然会有所影响,他的话或许有真的,但肯定不全是,超凡力量的发展大部分处于可控,虽然并非正向,但几大国和各方势力不会容许出现太大偏差。”

    “是啊,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这么说我倒是轻松不少,呵呵呵”

    穆兰笑了,马特也陪着笑。

    但在心中,马特的精神却严肃起来,他知道穆兰·琼斯特受到影响了,甚至是马特自己也受到影响了,刚刚那种精神力的干涉,可能某种黑暗力量侵蚀的表现。

    ‘必须提醒穆兰·琼斯特!可是’

    马特有所顾忌,有所惧怕,心中隐隐有些打退堂鼓,他有强烈的预感,穆兰·琼斯特要陷入大麻烦了,而他很可能会被殃及池鱼,这会向他靠拢,可能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干涉下,反而让自己也陷入危险。

    而源头,自然是那股可怕的黑暗,对方可能并非没有办法彻底抹杀光辉骑士,对方的离开,是故意的!

    马特悚然,却不敢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