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惊醒之后 真费事

第二百零五章 使徒的杀意

    法罗林奇指向林中若隐若现的光,穆兰也差不多的时间看到了,几乎同一时刻举起了轮光。

    “砰砰砰”

    几道光芒化作的长矛随着枪口的火焰一起射向前方,将阻碍视线的尸骸甚至是树木都一并贯穿,也带走了夏尔等人身边的尸骸和怨灵。

    “巴鲁。”

    穆兰低吼一声,一直紧跟在他身后的魁梧大汉脚下就踏出两个大坑,化为一道黑影冲向前方。

    “吼”

    巴鲁微微低头侧臂在前,如同一辆人形坦克,以疯狂的速度和力量撞向前方,不论是里世界的怪物还是倒下的树木或者各种碎屑,全都在他面前粉碎,法罗林奇只需要跟着就行了。

    在巴鲁和法罗林奇冲到那边四人身边的时候,穆兰却没有动,他只是举起了左手。

    下一刻,夏尔手中的曙光之书骤然消失,并且在几乎同一时刻出现在穆兰手中,一股早已酝酿的汹涌魔力通过穆兰的手臂汇聚到曙光之书中。

    “破晓之光”

    曙光印记在书封上显现,下一个刹那,曙光的符号亮如太阳。

    轰

    这一刻,球形光幕从曙光之书上显现,并以爆炸般的速度向周围扩张,周围不论是尸骸还是怨灵都在这光芒中瓦解,甚至是灰白森林都在消散。

    “快点过来”

    穆兰朝着法罗林奇等人的方向大吼着,刚刚抱住辛尔薇的法罗林奇也顾不上互诉关切,一起跑向穆兰。

    曙光之书在穆兰手中如同一个绽放光芒的太阳,光波的冲击一层连着一层,但同时穆兰速度也变得缓慢。

    天上的无数乌鸦却并没有散去,光波对它们来说仿佛就是水波,被一层一层荡开却也能再回来,它们身上有着穆兰类似的魔力属性,能适应这种光芒。

    穆兰抓着轮光的右手微微一抖,六个子弹壳纷纷从转轮内滑出,在脚边摆出一个环形,随着穆兰的魔力汇聚,子弹壳上的一些符号不断亮起,一道道光芒从子弹壳上延伸并相互连接。

    “快点!”

    穆兰催促着,同时袖口中滑出六颗子弹分别灌入转轮并重新上膛。

    等另外六人都到了穆兰的身边,他朝地上狠狠一跺脚,那个子弹壳构建的术式阵竟然被震得离地而起。

    “所有人抓紧我,落下了可能就永远出不去了。”

    法罗林奇和夏尔赶紧用一只手抱住穆兰的腰,同时另一只手相互握在一起,并将辛尔薇母子三人箍在中间,巴鲁则直接抓住了穆兰的大衣。

    此刻七人的姿势十分别扭,但现在可不是管是不是潇洒的时候。

    手握曙光之书和轮光,又拖着六个人,穆兰的体魄强得不可思议,直接带着几人离开地面,半空的术式阵刚刚转动到一个垂地的角度,而穆兰则带着人在空中旋转一个跟头,双脚半蹲落在术式阵的光芒上。

    已经重新上弹的轮光的枪口已经朝向术式阵。

    “砰砰砰砰砰砰”

    六声枪响一蹴而就,子弹的轨迹仿佛是一种慢动作,缓缓落到了术式阵上,使得术式阵居然微微鼓起。

    咯啦咯啦咯啦

    里世界的不稳定性在这一刻体现出来,一种裂缝在术式阵周围蔓延,带来一种空间的破碎感。

    “嘭~”

    术式阵回弹,光芒在这一刻彻底粉碎。

    嘶啦

    穆兰等人如同闪电一般射了出去,他将曙光之书和轮光放回口袋和枪套,顺便抓了一把差点抓不稳滑出去的夏尔。

    气息在前方不断被撕裂,穆兰已经拔出獠牙,锋利的魔力以剑尖为延伸,将前方的一切都分割向两侧,甚至是色泽不同的场域。

    乌鸦的鸣叫声还没有远去,无数的乌鸦在后方跟上来,犹如一个巨大的黑色箭头在跟着穆兰等人。

    有时候里世界内的距离超乎想象的远,而有时候又超乎想象的近,仿佛仅仅是几十秒钟的事,原本在追逐中花费大量时间的距离就被跨越了。

    当然落地方式并不好看,穆兰几乎是带着几人一起从半空中摔向地面。

    “砰砰啪嗒”

    六人落地的姿势不一,不过辛尔薇和两个孩子在落地前却分别被法罗林奇、穆兰和巴鲁接住了,夏尔则独自头朝下栽到了地上。

    穆兰将小男孩放下,看向不远处的子弹,微微喘息着说道。

    “就是这里。”

    回头望向飞来的方向,无穷无尽的乌鸦居然已经赶上来了,周围再次被嘈杂的鸦鸣所充斥,不过暂时应该没有问题。

    穆兰十分严肃地看向夏尔和法罗林奇。

    “法罗林奇和辛尔薇他们倒没什么,但是夏尔,你是半吸血鬼,这次一出去,恐怕是逃不了了,即便是我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你走。”

    夏尔的眼神充满无奈。

    “让死法轻松一些,最好能让女王以见犯人的方式见一面,让看看我看看这帝国最美丽的宝石有多美,这你总能做到吧?”

    以玩笑的口吻说着这种话,穆兰也忍不住皱起眉头,夏尔的成长确实有些出人意料,只是有些可惜了。

    “我会尽量帮你达成愿望的,如果能够操作,我也会想办法制造你能越狱的意外。”

    “别,我只是区区一名半吸血鬼,重重超凡者包围的情况下还能逃走实在是太假了。”

    法罗林奇看着夏尔,心情略微有些激动。

    “难道不能再骗骗外面的人吗,夏尔之前不是隐藏得很好吗,穆兰,你你不是最擅长骗人吗?”

    如果是别的时候被法罗林奇这么说,穆兰肯定会生气地和他理论,但这会却没这心情。

    “学生们还好说,但海森和沙巴斯蒂娜都不是一般超凡者,骗不了他们的,更何况还有很多圣堂主教,他们需要维持门之术式,现在肯定在外面。”

    已经到了门口,他们却迟迟没有走出去。

    乌鸦越聚越多,漫天都是鸦鸣,也越来越嘈杂,甚至到了几人说话都不太听得清的地步。

    本就心情不太好的穆兰被搅得心烦意乱,猛然看向遮天蔽日的漆黑。

    “别吵了”

    刹那间,所有乌鸦诡异地停止了鸣叫

    夏尔看向天空的乌鸦,又看向穆兰和法罗林奇,心中的不甘忽然有些释然了,他能感受到穆兰的暴躁,能感觉到法罗林奇沉默中的压抑,甚至能感觉到巴鲁那简单而淳朴的关切。

    这些是真正的朋友,是真正的伙伴

    “别犹豫了,里世界太危险,我们迟早要离开的,再说出去不一定必死,说不定女王会网开一面呢。”

    穆兰微微闭上眼睛,随后再次睁开,心已经再次坚定起来,他拍了拍夏尔的肩膀。

    “或许我有些后悔当初邀请你了。”

    夏尔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不过我没有,毕竟如果你不邀请我,这会我就是货真价实的吸血臭虫。”

    穆兰抬起头直视夏尔的眼睛,看了足足好几秒钟,随后上前拥抱了夏尔。

    “走吧,我会让巴鲁扣住你,然”

    穆兰的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因为他感受到了裂缝的波动,他转过头,见到外面突然进来了一个人,正是沙巴斯蒂娜。

    在这里耽误了一段时间,加上心情的烦躁,以及里世界的危险,使得几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内部,而忽略了对现实世界层面的提防。

    在学员们初步稳定门之术式之后,立刻就找来了海森和沙巴斯蒂娜两位教授用稳定魔力支撑术式阵,甚至几位圣堂主教也在不久后来到了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穆兰的感觉中没有多久,而外面的人已经足足等了超过二十四小时,前进军团的军团长仿佛已经消失在里世界。

    这对于外面的人来说是一种煎熬,他们甚至不敢将消息让前进军团的士兵们知道。

    而焦急的人中,除了几名圣堂主教,或许沙巴斯蒂娜还要排在更前头,所以当第二十四小时过去的时候,她决定进里世界看看,或许可以用魔力提供道标。

    只是当沙巴斯蒂娜走入里世界,看到的不只是穆兰一人,随后她将视线抬向天空,那是无穷无尽的乌鸦在徘徊,遮天蔽日如同巨大的阴影,但同时毫无声响。

    场面就这么诡异地尬在了原地。

    穆兰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缩,在这一瞬间已经起了杀心,手中的獠牙感应主人的杀意,剑尖的诡异阴影在不断延伸。

    危险!

    正震撼于无数里世界中无数乌鸦的沙巴斯蒂娜瞬间感受到了死亡靠近的气息,而在这里能给她这种威胁的存在,毫无疑问就是穆兰。

    使徒要杀了自己?

    这种念头让沙巴斯蒂娜几乎心脏骤停。

    几乎在穆兰准备动手的前一个刹那,沙巴斯蒂娜直接就跪下了。

    “使徒大人,请不要杀我,我是你最忠实的信奉者,在精神上继承了奎纳斯人的文明信仰,对至高无上的使徒拥有最高的敬意和崇拜!”

    “使徒”这个词就连夏尔和法罗林奇都没听过,穆兰一听到沙巴斯蒂娜竟然能说出这个名词,有种荒谬和不可置信的感觉。

    难道沙巴斯蒂娜是穿越者?可哪怕是穿越者,也不可能知晓藏在穆兰心中的秘密。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穆兰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收敛魔力,獠牙的阴影仿佛尖锐的毒蛇,已经缠绕到沙巴斯蒂娜的脖子上,而她竟然没有丝毫反抗,连凝聚魔力都没有。

    “使徒大人,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愿意卑微地匍匐在你的脚下,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会解答你的疑惑。”

    一个奎纳斯文明的狂热爱好者。

    相信还是不相信?

    穆兰看向一边的夏尔,感受着沙巴斯蒂娜心中那强烈的恐惧,随后低头看向跪倒在地的她。

    “如果你能帮我一个忙,我就暂且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