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江户旅人 秽多非人

33.预计虾夷十万石

    调整好了的忠右卫门终于开始见客了……

    最先闻着风向上门的是咱们的铁兄弟小伙伴助六,原本他上门那个轻车熟路的样子,就差自己进卧室的那种。现在虽然还是很轻车熟路的进门,可是人规矩了不少,恭恭敬敬的坐在书房,等忠右卫门过来见他。

    以前都是自己先给自己倒一杯热茶,这会子却先给忠右卫门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上。还好这小子知道忠右卫门的为人,并没有怎么疏离,正常的聊完天,送上了一份年节礼物,就告辞离去。

    看似啥也没谈,实际上只要确定忠右卫门还念着和他的旧情,这波他们金丸家就稳如泰山了。聪明人并不需要什么确定的承诺,大家点到即止。况且玩政治的,嘴里的承诺是最不能相信的东西。

    随后一些平时相处比较亲密的诸侯大名,以及旗本重臣,都先后同忠右卫门交换了意见,进行了一定的友好交流。本着共同学习,互相进步的原则,用发展的眼光,畅述了未来的各种期许,并达成了共识。

    直白一点就是大伙儿都在说废话,先和忠右卫门把交情给套住就完事!

    最实际的是岛津忠教,上来就问忠右卫门短钱使不?只要你说短钱使了,你岛津又次浪哥哥有的是钱,金票大大的,只管开口。十万八万立马给你送来,二三十万提前开口就是。咱们那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就差说出那句将来坐了江山,你老大,我老二了。

    把人都打发完了,这个新年假期也基本过往,元宵节以后,传习队的士兵们纷纷归队,江户大学也重新开学。

    忠右卫门天天在揣摩大冈忠固那句做好分内之事的话,一点儿也不逾矩。将军或者世子殿下给的我就要,他们不给的,咱也绝对不伸手。“本分”二字,咱也算是玩了半个通透。横竖里外里只管安安静静做人,不想其他。

    反正现在忠右卫门十万石国主大名的地位已经暂时确定了,有了一个基础的政治身份,其他的都可以再议。

    咱们就每天认认真真办学,勤勤恳恳带兵,正常的交际,平凡的出行,什么风头都不要出。

    幕府的重心此时也都在办理德川家庆的退位和德川家定的继位上面,“真的”没有心思来管忠右卫门的事情。这特正是忠右卫门想要的,事情不找上们才好呢。

    恰好在虾夷呆了一年多的寺泽新太郎带着大量的黄金、白银成品以及矿石样品回到了江户,他急着赶回来,一来是为了将这些东西送给忠右卫门,二来也是为了赶上开春之后,去往英国的留学旅程。

    天野八郎已经跟着去学陆军了,他也想跟着去学。反正鸿之舞那边已经有蜂须贺齐裕派遣的人手在管理,不需要他再留守当地监管。只要有黄金这么现实的利益驱动,后续的发展用一句俗套的话说,那就是未来可期。

    至于他带回来的黄金,如果改铸成小判,大约能值四万五千两。白银则带回来约三千贯,价值金判四万九千两。

    几乎十万!

    问德川家定要一个山形二十五万石的领地,一年的年贡米加起来,未必能够收到十万两黄金。还是实实在在的开采金矿,再办实业来的好。不仅仅是来钱快,而且来的还都是现钱,不需要在卖米的时候,再受到米商和札差的盘剥。

    凭他鸿之舞金山的储量,开采个一百年完全不是问题,现在才初步开发,等进入他的盛产期,这一年的产量,不得翻番啊。

    先把寺泽新太郎安排去江户大学插班,忠右卫门立刻带着样品往本城去找蜂须贺齐裕。虽然咱们之前和德川家定提了一嘴,让他把鸿之舞金山充为本金,交给忠右卫门使用,可这毕竟不是还没有宣布嘛,需要和上面通个气的。

    井伊直弼和松平齐宣已经被派去京都,担任呈请使,水野忠精和蜂须贺齐裕被任命为“御飨应役”,准备接待朝廷来的敕使,一个个都忙的很,暂时也没有空来管忠右卫门了。

    抽空见忠右卫门的蜂须贺齐裕,他到没有像松平齐宣似的,让忠右卫门喊什么德岛叔父,毕竟他过继的蜂须贺氏,那是外样诸侯,理论上他已经不再是德川家和松平家的人了,且跟德川没有了宗法上的关系。

    百忙之中见到平平静静的忠右卫门,蜂须贺齐裕像是调侃一般的讲了一句好清闲啊,随后便公事公办的将金矿的样品和部分砂金以及豆银收下。现在鸿之舞金山已经开始生产开采,需要在幕府老中会议上面公示宣布,不能再偷偷摸摸的。

    这是正常的手续,虾夷是幕府的天领所在,地上地下的一切物产,都是德川家庆的,发现了金矿就得告诉德川家庆。

    “少主且回去等候通知吧。”蜂须贺齐裕换了称呼,但还是和忠右卫门保持着友善。

    东西被拿到老中会议上,同时也呈报给了德川家庆。诸位老中并不是很清楚鸿之舞金山的开采量,加上也没有人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得罪忠右卫门,于是便十分一致的将事情推到了德川家庆那里,请将军御裁。

    德川家庆早就知道了忠右卫门的想法,既然忠右卫门不想要其他的知行,那么索性就将鸿之舞周围的领地,编为十万石,直接交给忠右卫门完事。

    金山就金山了,和江山相比,一座小小金山又算得了什么了?

    得到了德川家庆的首肯,蜂须贺齐裕便将幕府的处置意见转达给了忠右卫门。德川家定继位之后,会以虾夷十万石,实际上就是鸿之舞金山作为知行,交给忠右卫门管制。

    至于忠右卫门想要的专卖权,也都可以得到。忠右卫门拿着这些钱,真的去办实业也好,花天酒地也罢,幕府是绝对不会管的,这一点放心就是。

    有了这么一个承诺,加上忠右卫门的身份,这实业有的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