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读书之人

第140节 星辰鸟

    “没有什么权柄。”张成摇了摇头,回答道。但他又想起自己曾经寄托在世界树之上,曾经扩张了虚空城堡。“一定要说的话,大概也曾涉及进一步扩充完善世界吧。”

    “哦,那是最高权柄之一呢。”天歌微笑了一下。“眼前有个机会,您可有兴趣。”

    “什么机会?”

    “一个……恢复往日权柄和力量的机会。”天歌说道。“当然其中肯定有风险和不可控因素。”

    虽然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根本就是多余的,因为不可能没兴趣。虽然张成是旅法师,不是流浪于混沌海的神祇,但同样也很好奇。

    因为在旅法师的观念里,世界的本身结构就决定了一切。任何存在都不可能对抗位面之主的规矩,除非你也是一个位面之主。

    两个位面之主的抗争,那就叫位面战争,是另外一回事了。

    “怎么可能?”张成问道。

    “哈,您可知道这个世界的大劫?这一次是四个,龙人,狼人,人类和亡灵。”

    “知道。”张成问道。“但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龙人们犯了一个错误,他们的神祇用一种最危险但最快速的方式临凡了。”天歌说道。“不知道这位神降下来的究竟是谁,但有一点可以确信,祂现在正处于最虚弱状态。”

    “啊……”张成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突然之间明白天歌想要干什么了。

    从这点来说,龙人做的太蠢了。

    这本来是不应该外传的秘密,应该严加保密,绝不泄露,耐心等待神祇的力量恢复。或者至少选择那些不管成功失败都没有后患的猎物。但是他们却四面出击……毫无疑问,他们并不仅仅选择了蛛后和星辰鸟做猎物,还有更多的目标。

    这个过程中可能有成功也可能有失败。而一旦失败,事情泄露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很大。

    张成能够了解这件事情是因为食脑邪灵,但是他可以明白有的是其他手段可以得到同样的效果,比方说可以直接拷问灵魂。

    如果有神祇插手,做这种事情一点都不难。神祇不管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奇怪。

    当然,张成能够理解。如果那位不知名的龙人之神没能用最快速度恢复,那祂的神降就毫无意义了。但是如果为了快速恢复而导致泄露机密,那则更亏。事实上大家都不选择这种方法来神降是有道理的。像人类诸神,那就稳妥得多,基本上也不会出事。

    想要事先杀害人类诸神这些未成年的神子神女,从而让人类神祇的神降失败是没意义的,因为神祇会有不止一个备胎。杀掉一个两个根本无关紧要。相反,执行这种刺杀计划,要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沉重。本大利小,正常人都不会做这种买卖。

    “虚弱状态……有多强呢?”张成问道。

    “大概就是半神程度吧。”天歌回答道。“毕竟是取巧冒险的方法,现在的力量衰减到一个极限。或者说,眼下是弑神的最好时机。”

    神降下来的神祇,那基本上和犬戎世界展开神域的神祇差不多。那不是犬戎世界的“至人”或者说这个世界的“半神”能够能够抵挡的。一个打一百个不好说,一个打十个肯定没问题。

    当然四个种族交战,那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都在一条起跑线上,倒也没什么。但是此刻尚未恢复的神祇,却是最虚弱的状态。

    “弑神……有什么好处吗?”张成问道。

    “毕竟张成阁下初来乍到,还不是很明白。”天歌说道。“神降下凡的并非是分身,而是本体。如果能擒获,或者至少杀死,那么就能从祂身上取得神火,了解祂的本质。甚至可以凭此盗取祂那些尚未降临的力量。理想情况下,可以凭此洞悉这个世界的奥秘,获得不受束缚封神的机会。但哪怕运气最差,我们也可以获得一个神祇的本源力量。”

    “本源力量……”

    “快速的神降是有后遗症的,大量的神力被暂时隔绝在物质世界之外。但一旦祂死去,这些神力就成了无主之物,我们凭借神火就能吸收祂的力量。”天歌介绍道。“到时候凭借这些神力,无论想干什么都可以。”

    利益够大,不由得你不动心。

    “可是,龙人不好对付吧?凭我们两个可能吗?”张成怀疑的问道。他虽然没去刻意了解龙人一族的实力,但哪怕猜也能猜到那一定很难对付。

    至少是天歌独自很难对付,否则他也不需要找张成来合作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分赃的。

    更别说他们两个还只是萍水相逢,谈不上交情。能够找上张成合作,本身就是再清楚不过的信号:这事,风险大的很。

    “不只是我们。”天歌说道。“这一波,龙人恐怕要吃大亏。”

    张成明白过来了,这龙人一族是露出了命门。

    一个虚弱的,暂时只拥有半神级力量的神祇,就是龙人的最大命门。

    半神是什么水准?说强很强,说弱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就像是之前康尼巴尔的战斗。区区一个大主教,凭借一件神器,加上三五个英雄位阶的帮手,另外拼凑一群炮灰就敢去挑战康尼巴尔。当然大主教是低估对手,但由此可知在这个世界人们的概念中,半神的实力如何。

    如果能杀死这个龙人的神祇,那就等于在动乱纪元来一个开门红。能杀死对方一个神祇,己方死上十个半个半神都是大赚。

    每个种族都不会错过这么一个能够有效打击对方的机会。

    哪怕此时双方敌我未定也是如此,有时候,削弱盟友同样很重要,甚至比打击敌人更重要。

    “我明白了。”张成想了想。他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但他也明白这绝对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你想试试吗?”他悄然扣住了“幼年神灵”的卡牌,询问小熊。

    “当然。”小熊几乎是毫无意外的回答。

    “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呢?”张成问道。

    “就在近期,但具体时间如何,我还不好说。能否可以留下合适的联系方式?”

    “这个……”张成想了一下。这个东西还真的……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卡牌。

    “短波电台”,来自地球的造物,是一整套设备。虽然在地球上这其实是并不罕见的物品,而且因为各种各样的电磁干扰的缘故,稳定性不好,噪音大信号差,使用范围有限。但是在这个世界,电磁很干净,应该能够进行远距离的联系。

    而且从天歌给他的地图来看,泰罗城距离那边也不是特别远。

    昏暗的殿堂里,现在只剩下天歌一个人。

    他的目光转向这个狭隘的岛屿,感受着这个日益落寞干枯的贫乏世界。其实这里曾经无比热闹和繁华,曾经也是艳阳高照鸟语花香。但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有长着枯朽双翼的生物在空中飞向,小心翼翼的靠近这里的主人。在这里,这种存在已经很少,少的每一个都成了珍稀品,甚至就连这里的主人也不会无视它们。

    “主人,刚才那个……那个……他不像是神祇呀。哪怕是失去了力量的神祇。”

    “不,他是。”天歌说道。“你没有感觉到他身上有些许神力流动吗?”

    “那是很微弱的神力,只有牧师的程度吧?”

    “并非如此,那是……被编织的神力。”天歌说道。没有魔网,就不应该存在被编织的神力,因为没有魔网作为魔力的源泉和暂存处,神力的编织毫无意义,是不能赐予牧师的。只有神祇自身才能这么做。

    “但是他的力量……只有传奇的程度……”

    “我们看到的这个张成不一定就是本体,或许他是一个傀儡,或者是一个使徒。他的本体,真正的‘张成’可能藏身于某个地方,暗自遥控。”天歌说道。“这种表现很正常。”

    “但是,搞不清楚他的目的呢。他很坚定的想要去见那个古祸?”

    “星辰鸟?但那个古祸应该没什么重大意义。它知道一些发生在古老的过去的事情。但是也仅仅如此。如今物转星移,世事变迁。古老过去的事情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天歌说道。

    “主人,我刚才感觉到他一丝细微的情绪波动,由此我推测那个张成早就知道龙人神祇临凡的事情。”

    “也许吧,虽然他自称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但……他不可能拒绝这种诱惑。”天歌看着贫乏的世界。“这是一个土著神祇的绝大部分力量啊!非常难得,在我正需要一个探路的炮灰的时候,正好有这么一个合适的对象出现。简直就像是一个诱饵一样。打算骗我上钩。”

    “但是主人,哪怕是诱饵,您也不怕对吧?”

    “我当然不怕。”天歌笑了一下。“相反,我很期待。”

    黄昏时分,战场的边缘地带。此时陆续有爆裂声响,血雾和碎肉随着爆裂声响而产生,从天空洒下血雨。

    这是两个飞行种族之间的战斗。蝠妖和龙人。

    龙人们早有准备,他们中有极少部分的成员没有使用通常的冷兵器,而是改用一种威力强大的魔法武器从一个发射器中喷出一种爆裂式的能量。这种能量弹在爆发后迅速扩散,造成范围式的能量群体杀伤。应对蝠妖这种缺乏武器装备但数量巨大的敌人,杀伤效果极好。

    甚至可以这么说,其他龙人存在的价值就是充当肉盾,以便于魔法武器可以充分发挥。

    空中纠缠不过很短的时间,这一波接敌的蝠妖已经蒙受了惨重损失。相对而言,龙人这边虽然也多多少少被打下去几个,但比起对手却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道光芒突然在蝠妖群后方升起,辉耀昏暗的天空。光芒运转中爆射出一道金色的法力光波,横穿整个暗空。光波所致,龙人纷纷从天空掉落,整个战线都为之一窒。几十,也许上百龙人殒命于这一击之下。

    乘着这一波攻势,蝠妖开始撤退,而龙人一方刚刚蒙受打击,无法纠缠撤退的敌人,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撤离。

    当然从数量对比来说他们可半点没吃亏。双方交换比一比十都不止。

    但龙人没有彻底放弃,几个明显比较特别的龙人追杀出去,追上前方撤退的蝠妖。

    这几个龙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士兵,估计连英雄位阶都不止,应该是传奇或者圣阶,因为他们转眼之间已经杀穿无心战斗的蝠妖群,反而挡在了蝠妖前方。在其他人掩护下,一名手持法杖的龙人施法者得到了机会,使用了一个威力强大的魔法。

    天空似乎被暂时撕裂开来,来自外层界域的能量化为一团团火炎,如流星一般降落。狂猛的星炎坠落而下,有的砸中了半空中的蝠妖,瞬间爆裂开来,将周围广大空间里的蝠妖化为焦黑的固体;有的则落在地,在地上爆出一个个大坑。

    其中一发星炎就落在了张成前方。所幸虎臣手持合金附魔盾牌,张开天然防护力场挡在前方。结结实实的挡下了爆炸的威力。张成除了被劲风吹动发丝之外并无其他。

    刚到这里,就见识到了一场龙人大战蝠妖的大场面战斗场景。

    而且因为双方的战场在天上,基本上属于落地立死(只要从天上掉下来,活着都要摔死),所以甚至没人在乎地上的张成。让他有了安心当吃瓜群众的本钱。

    双方孰强孰弱已经很明显了。

    蝠妖毕竟是已经从智慧生物退化,眼下就是凭借数量来作战。而龙人一方则装备了针对性的武器,可谓占尽优势。

    事实上,哪怕没有武器优势,双方在组织上也有差异。蝠妖只会一股劲的无脑莽,而龙人则有着明确的分工。不止如此,哪怕具体到个体战力上,那也是龙人占据了压倒性优势。

    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这是一面倒的屠杀如果没有星辰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