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袖安书卷

第248章:花褪残红青杏小(大结局)

    谢康看着自己身上层层叠叠的白色服饰,哑然失笑,还真是以白为贵的时代。坐侍女们安置好的矮榻上,矮榻前燃着两个镂空卷草纹莲花纹的三足铜火炉。上一世若有这两个铜火炉,那就是镇宅之宝,需要精心打理养护。

    “步摇,将这香炉放在树下,以免有蚊虫过来吵到三郎。”温柔侍女将一个金错银的博山炉,交给活泼侍女。

    活泼侍女轻声笑道:“敬诺,流苏阿姊。”

    谢康才知道身边的这两个大侍女,一个叫流苏,一个叫步摇,名字取的不错,很美。

    一旁的矮树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步摇提着灯笼快步走过去,拨开树丛,看到一只白色的肥猫,将灯笼交给一旁的侍女,抱起白猫来,看向谢康,脆生生地说道:“三郎,一只受了伤的白猫。”

    谢康收回看星空的目光,轻声笑道:“抱过来我看看。”仰望星空的时候,一些记忆涌入脑海,谢康,琅琊谢氏嫡子,自幼体弱多病,被送到楼观台修道静养。

    楼观台稚川真人,目前为止见过五面,算上自己这个不能修炼的,一共有七位徒弟。那六位徒弟各有千秋的……别致。只有五师姐是女的,精通符箓之术,最大的爱好是睡觉,真是个别致的爱好。

    步摇抱着白猫走到谢康面前,蹲下身来,轻声说道:“三郎,只是腿受了点伤,应该是被树丛挂伤的,是只大肥猫。”

    谢康看着白猫,不知为什么脑海里闪现过一些片段,这只猫很眼熟……“那就叫它白米吧,别人问起,就说钓鱼的时候发现的。”

    步摇欢快地点着头,笑道:“诺,奴先去给它清理伤口上药。”

    谢康微微颔首,斜倚在矮榻上,抬头仰望星空,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难怪能写出如此诗句,真的有种触手可及的感觉。

    衣服的触感也很好,上一世研究很久,都没能做出一模一样的素纱禅衣,单衣、长袍、外衫和大氅加起来的厚度,真的很薄,却很暖和,这就是封建贵族的顶级享受。

    ……睡觉的时候,没想到流苏竟然会守在床边,谢康一脑门黑线,说道:“不用,你们放杯水就行,你在这里我睡不踏实。”

    流苏柔声说道:“三郎,我们知道,只是三郎风寒刚好,我们不放心,那……我还是守在门外,有事你叫声我就能听到。”

    谢康看向床边的玉璧,妥协地说道:“有事我会敲玉璧,你放心。”

    流苏轻声应诺,退出寝室,守在外面的隔间。坐在绣架旁,用银线绣流云纹,三郎回建康后就是县公,衣衫不能太简朴,会被人看轻。

    半个月后,谢康和便宜二叔谢珽山,告别门主稚川真人,带着管家,侍女,随从,浩浩荡荡地离开终南山。

    谢康暗自感慨,比上一世电视剧里的王爷仪仗,人还多。离开终南山地界后,飞羽兽脚不沾地,急速而行,申初时分便赶到了建康城城门外。

    谢康眨了下眼睛,修仙世界就是不一样,竟然不比上一世的高铁慢。原本以为可以半路遇到个恶霸,救出个清纯美丽的村姑,或者装一下13,用县公的王霸之气,惩治几个贪官。不按套路上演的剧本,不是好剧本。

    城门守卫官看到谢家的徽记,忙带人恭敬地站在两旁,“恭迎乐安县公。”

    谢康刚想学电视上的皇帝和大家打个招呼,被谢琨摁住想挑车帘的手,疑惑地看向便宜二叔。

    谷/span>“无需理会。”谢琨轻声说道,“谢家二字,见亲王不拜。”

    谢康承认自己招手,只是想恶搞一下,满意一下自己的低级趣味,可……见亲王不拜,这就有点理解不了了,不会招到皇帝忌惮吗?

    谢琨低声解释道:“你曾祖是洞虚境,稚川真人洞虚境,王平叔是虚圣,再就是北齐的道祐法师,生死境。他们见皇上,不拜。”

    谢康明白了,还是实力决定一切,笑道:“二叔,那我是不是可以在建康横着走,吃饭不用给钱。”最好在牵着几只二哈,摇着一把折扇。

    谢琨哭笑不得,说道:“跟着你的人自然会付钱,你在楼台观,看的都是什么书啊?”让祖父听到这话,不知会不会一掌拍飞这混小子?

    谢康和谢琨下了飞羽兽华车,看到门口的匾额:乐安县公府

    谢琨轻声说道:“这里在青溪边上,一是因为家里人多,容易打扰你休息。二是离问津书院近,便于你去学习。”

    谢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免得年轻一辈,有人到自己面前嘚瑟,让自己一个气不顺,呜呼哀哉~

    到寝室梳洗更衣完毕,谢康来到正堂,门口是一片荷塘,真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刻,特别美。九曲桥通着水榭,可以夏日垂钓,冬日赏雪。

    一阵香风吹来,一群美人站在外面,真是莺莺燕燕,燕燕莺莺,比荷花还好看。

    谢琨轻声说道:“陛下赐你十位良家子,三十位乐府美人。良家子做侍女。”

    谢康内心OS:这是小妾和通房都准备好了?那……秦淮河画舫里的美人怎么办?左右为难啊!轻声说道:“流苏,纸笔。”

    另一个大侍女步摇抢先朝书房走去。

    流苏柔声说道:“第下,我去准备些茶点。”:.

    谢康听到欢快的脚步声,睁开眼睛,就看到步摇明亮的杏核眼,潋滟若秋水。坐直身子,执笔在缣帛上写下: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谢珽山拿过缣帛来看,站起身来,轻声笑道:“我带回去给你曾祖看看。你身体重要,美人,不急。”

    谢康起身,将便宜二叔送到院子门口,看着他一步迈出,人影不见……不能修炼是很麻烦,看看这缩地成寸的能力,实名羡慕。

    系统:【宿主大大,儒门学问需要不?可以通过言出法随来实现缩地成寸。】

    谢康揉了揉耳朵,系统什么的最不靠谱,屏蔽竟然还有时间限制,懒懒说出两个字来:【屏蔽】 为你提供最快的我只想安静地摸鱼更新,第248章:花褪残红青杏小(大结局)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