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六章 换血?

    胡万很有钱。

    这是杨狱对这位胡师兄的第一印象。

    黑山外城有三大城区,每个城区有一屠户,胡万正是他所在城区的屠夫。

    不但自个魁梧的好似一头毛熊,手下二三十个伙计,也都膀大腰圆、孔武有力。

    就算是外城的一些小帮派也都不敢招惹他们。

    “嘿!”

    刚出内城大门,杨狱就听得自家这位胡师兄闷笑一声:“杨师弟,你这是被盯上了啊?”

    “王六。”

    那几人堂而皇之的蹲守在这里,杨狱自然也看得到,而且还认得。

    几人里个子最高的那个,叫王六,是那日去他家的那个妇人的姘头,平日里打鸡骂狗,是他们那块有名的混不吝。

    “瞧着!”

    胡万‘嘿嘿’一笑,敞开嗓子就叫住了准备开溜的几个混子:“孙子,过来爷爷这!”

    王六几人身子都是一僵,扭过头,脸色比哭还难看:“王六见过胡大哥……”

    “大哥也是你叫的?”

    话没说完,胡万蒲扇也似的大手已然盖在王六脸上,鼻血混着牙齿飞了出去:

    “叫胡爷!”

    “哎呦喂~”

    王六被一下打趴,哭喊着嚎了起来:“胡,胡爷,你,你为啥打我?”

    “咋?爷爷打不得你?”

    胡万又是一脚,王六咕噜噜的滚了几圈,只觉眼前发黑,差点被一脚踢死。

    其余几个混子看的两股战战,别说上了,跑都不敢跑。

    他们也就欺负一下老实人,遇到胡万这样的大屠户,哪里硬气的起来?

    “爷爷,胡爷爷,别,别打了……”

    王六被打懵了,趴在地上不住求饶,裤裆都湿了一大片。

    “猪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吃人绝户?”

    胡万一脸嫌恶,发黄的浓痰吐了王六一脸,又一脚将其踹的飞起:

    “滚你娘的!”

    王六一阵呻吟,却是连爬也爬不起来了。

    被两个混子架着,惨嚎着狼狈而去。

    “谢谢胡师兄。”

    杨狱忙抱拳道谢,心中也觉解气。

    “谢个什么?俺也就帮你这一时,这种猪狗样的东西最是难缠,要想解决,还得看你自己。”

    胡万一摆手:“要谢,就谢老头子吧。”

    杨狱点点头,心中也是提起小心。

    他与胡万不过见过几面,这次出手也是因为魏河嘱咐,要想解决威胁,还是得看自己。

    “倒也不用太担心。”

    见杨狱不说话,胡万又道:“这些混子多半家贫,靠着个狠字厮混。等你练个几天,他们就不敢招惹你了。”

    一路走着,杨狱也没放过这个机会,向胡万请教着刀法技巧,也打听着外城的一些事情。

    待得走过几条街道,快到广场之时,胡万突然止步,拉着杨狱就转进了一条小巷。

    “嗯?”

    杨狱一愣,随即看到广场上不知什么时候竖起一个高台,一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道,在念叨着什么。

    高台下,一大群人或站或坐,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却都不发一声,看上去极为诡异。

    “这外城待不得了,待不得了……”

    胡万嘴里念叨着,脸色有些不好看:“你娘的,连老子的弟兄都被拉进去了。”

    “邪门,邪门!”

    胡万连道两个邪门,拉着杨狱就绕路,却是连照面都不敢打。

    “胡师兄很怕这怜生教?”

    杨狱心中一动。

    这大半年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嫌恶怜生教的,其余人,包括他婆婆在内,都觉得这个教派治病救人,是个善教。

    久而久之,他都差点以为自己太多疑了。

    此时见胡万满脸惧色,忍不住发问。

    “老子会怕他?”

    胡万脸色一沉,矢口否认,扫过四周,才压低声音道:“这怜生教,很邪门!”

    “他们不是治病救人的吗?”

    杨狱佯做不懂。

    “烧几张符就能治病救人?有着本事,不去给皇帝老子效力,跑来给咱们这些苦哈哈看病?”

    胡万‘嘿嘿’冷笑几声,道:

    “咱们外城今年因病而死的人,可比往年三五年还多,还都是年轻人。呵呵……”

    说到这里,胡万突然住口,杨狱猛然抬头,才见得小巷外,一个穿的好似披麻戴孝样的白衣人带着一队人经过。

    为首的,还扫了一眼胡万。

    “好险……”

    胡万大喘气,额头有着汗珠,见杨狱眼神古怪,又很是有些气恼:

    “要不是老子前些日子才‘换血’,早就操刀带人把这鸟教派干翻了!”

    杨狱本是好奇发问,听得胡万的话,顿时捕捉到了重要的点:

    “换血?”

    “你不知道?对了,你才入门。”

    胡万擦去额头冷汗,一时也不想动弹了,索性靠着墙稍歇:

    “咱们练武,不管是刀枪还是拳脚,说到底,还是看谁速度快,力量大。可身体打磨到一定程度,再想增加,就得‘换血’了。”

    换血……

    听着胡万的话,杨狱眼神发亮。

    此时,他回想起来,胡万人高马大不假,可那王六也是七尺汉子,可被胡万打儿子似的暴打没有还手之力。

    而胡万两百斤的身子,魏老头一只手就提起来了,当时有些吃惊,此时却有些恍然。

    原来是换血。

    “师兄,怎么才能换血?”

    杨狱询问。

    “你想换血?你知道换血得吃多少药材?俺爹杀了三十年的猪,俺又杀了十多年,就这,

    一次换血,还差点拉了饥荒,就你……”

    胡万连连摇头:

    “穷文富武,你以为说说而已?”

    杨狱没说话,只是捏了捏口袋里的石子。

    没药材,石头大概,也行?

    “行了行了,这些事,你还是问老头子吧。”

    见杨狱还要发问,胡万顿感有些头大,摆摆手,就出了小巷。

    “换血、换血……”

    杨狱翻来覆去咀嚼着这两个字,心中生出莫大的渴望来。

    这种世道,真真是靠人不如靠自己。

    若自己实力强大,那王六也似的泼皮哪里敢来吃自家的绝户?

    ……

    临近傍晚,送走了草草吃了几口的胡万,杨狱合上门,提着个布袋来到了厨房。

    起锅烧水,然后将满满几袋子挑选好的‘石子’倒进了锅里蒸煮。

    翻来覆去的洗了好多遍,才空了水,捞起来装好,提着回到了房间。

    “不就是吃石头?”

    “吃!”

    杨狱将门窗关好,又将蒸煮好的石子一袋袋的摆在床头,才合衣躺在床上,闭上眼。

    咬着牙呼唤起了‘暴食之鼎’。

    “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