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十三章 新的食材

    坠崖得奇遇,这是只有话本小说之中才有的桥段。

    杨狱之前怎么都想不到,自家老爷子居然也有这样的机遇,心中一时又喜又忧。

    老爷子得了‘奇遇’固然可喜,可那悬崖似乎很高很高,峭壁之上别无它物,无水无食,只怕此时也艰难的很。

    “希望老爷子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吧……”

    呆愣了好一会,杨狱才叹了口气。

    黑山城相距青州路途颇为遥远,一来一回得一年有余,路上道路多变,山多路杂。

    哪怕他想要去寻老爷子,暂时也有心无力。

    更不必说此时黑山城很有些不太平,自己要是离去,婆婆一个人在这,只怕更危险。

    “只是该如何向婆婆解释?”

    杨狱揉了揉太阳穴,翻身跳出大纲,伸手自缸边一抹,那断刀已然被他捏在手上。

    彻底的炼化之后,他察觉到了不同。

    此时握着刀,就有一股水乳交融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刀不仅是刀,而是成了他手臂的一部分。

    “彻底炼化,似乎真有不同?”

    杨狱精神一震,旋即看向胸口的小鼎。

    这段时间的勤奋‘充能’,让这口暴食之鼎哪怕是在断刀彻底炼化后,也只有一小部分还是青色。

    这也意味着,快则三五天,慢则八九天,他就能炼化第二件食材了。

    这个速度,取决于他自己。

    哗啦~

    抖落身上的水滴,杨狱持刀在手,在院中挥舞转动。

    他右手持刀,左手成掌,眼落刀口,身随刀走,随着刀法变换,时而托刀上架以助刀力,

    时而手按刀背左右滚闭,时而屈肘横架,时而斜撩下拉……

    一番游走,杨狱只觉断刀如驱臂使,随心所动,说不出的流畅与舒服。

    就好似自己真练了三五十年一般。

    呼~

    但未多久,杨狱收刀后退,微微气喘:

    “记忆里老爷子一气可以全力挥刀八百次……我的体格,还不如老爷子?”

    杨狱想想,还真是。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不过一年,前半年都在养身子亏空,后半年也没多刻苦。

    真正勤奋的也就这些天而已。

    短短时间,就算有药浴,也比不上老爷子打熬了小半辈子的体格。

    “我技巧或许不逊老爷子,但力量、速度都差了不少,真个打起来,老爷子怕不是几刀就能杀了我……”

    “老爷子只怕也是泡过药浴的,就是不知道是否换血成功?”

    胡乱的擦着身子,杨狱心中嘀咕着。

    “得搞钱了……”

    ……

    “该怎么快速赚钱?”

    天色蒙蒙亮,杨狱伏在桌前,写写画画。

    真难!

    穿越的一年里,杨狱不止一次想过搞钱。

    但都因为种种原因胎死腹中,前世记忆纵有助力,可也抵不过这个世道的牵绊束缚。

    “行商、贩卖盐铁、妓院、赌馆、走私、粮食、土地吞并、当官……”

    纸上,杨狱将他认为最赚钱的行当,从低到高排列出来。

    对比自己的能力,一一划掉。

    首先划掉的,是当官。

    当官自然是最为赚钱的行当,没有之一。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黑山城最有钱的人,不是深耕此城数十年的‘陈、王、李’三家,也不是城外驻守的黑山军。

    而是县令‘三尺刘’。

    他只当了小十年的县令,已经比那几个士绅有钱的多了。

    天高三尺刘文鹏,哪怕在其余几个县,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巨富人物。

    其次,则是粮食。

    人不可一日无食,能不吃肉,不能不吃粮食,但这条,还是得划掉。

    粮食,是三尺刘的禁脔,别人沾不得。

    同理,土地吞并也根本没法弄。

    再人后,划掉毫无条件的走私,妓院、赌馆,摆在他面前的,只有盐铁和行商了。

    “盐铁,行商……”

    将这两个选择圈起,杨狱咬着笔筒,沉思着。

    大明不禁私营盐铁,从事着不在少数,可这个行当可谓复杂,由内外城几大家乡绅和外城几个帮派共同把持着。

    而行商,同样如此。

    无论内外城,想要做买卖,哪怕只是摆个摊卖字画,也要上交一成给衙门,其余两成归帮派乡绅。

    剩下的,才是自己的。

    没有背景,哪怕生意再好,也会被吃的干干净净。

    更何况,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经营,更别说外出进货了。

    盐铁同样,他虽然有着更高效提炼盐铁的方法,但哪里有底本?

    魏老头那么些弟子,不也只有胡万等几人活的滋润,其他,也都尽是些苦哈哈。

    “难啊,难!”

    看着写的满满当当的黄纸,杨狱头疼不已:“这世道,想干个什么,也太难了……”

    一阵毫无意义的发泄之后,杨狱在纸上重重的写出四个大字。

    “劫富济贫!”

    咬着牙,杨狱终于知道为什么外城会有那么多的混子,帮派了。

    哪怕死了一茬又一茬还是前赴后继。

    没法。

    因为他们被吞并了土地,没有一技之长,没有本钱,没有背景,没有关系……

    别的无路,想要活命,想要活的更好。

    那就只有拼了这条命!

    去欺负那些和他们一样,却更为懦弱的普通人。

    刺啦!

    杨狱将纸撕了个粉碎,扔了满屋,压下心中邪念,口中喃喃的念着:

    “遵纪守法……”

    ……

    一番洗漱之后,在拐弯抹角的将老爷子可能没死的消息告知婆婆,好一番安慰之后。

    杨狱才裹着断刀,揣着从王六哪里搜刮来的最后几钱银子出了门。

    北大街,不如南大街繁华,可比之外城还是好了太多,酒馆、赌坊、茶馆、药铺、妓院都不缺。

    且因为城中有钱有势的多去南城,反而人流更多,生意更好。

    摊贩更多,也更鱼龙混杂。

    乡绅、武馆弟子、帮派、混子、小偷……

    无所不有。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杨狱寻思着怎么搞钱,突然感觉到胸口微震。

    “暴食之鼎?难道是有新的‘食材’?之前好似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杨狱一喜,随即扫向两旁的摊位,却发现并无异样。

    再回头,却见一个汉子蹲坐在道旁,低声呜咽着。

    这汉子穿的破破烂烂,脸上有伤有血,抱着个破布袋,面色惨然。

    “大哥这是怎么了?伤得挺重……”

    杨狱心中一动,上前问询。

    “唉~”

    中年人苦笑着抹去眼泪,指了指包袱,叹着气说着自己的境遇。

    汉子名叫韩六子,家住外城,前些日子孩子染了重病,花光积蓄还是没能保住命。

    这次来内城,就是为了变卖家里留下的东西,给孩子办后事。

    却不想因为没钱交摊位费,被几个混子一顿暴打,摊位掀了不说,钱也被抢了去抵摊位费。

    说到最后,几乎就又流下泪来。

    杨狱心中一软,叹了口气:“还有些什么,让我瞧瞧吧。”

    这年头,命苦的人太多,心善的太少。

    便是自己,若非‘暴食之鼎’颤动,只怕也会下意识的忽略了这坐在道旁哭泣的汉子吧?

    非是他心中没有善念,着实是这样的事情太过普遍,而他,也根本没有办法。

    “谢谢小兄弟。”

    擦去眼泪,韩六子打开包裹,是些卖相并不怎么好的瓶瓶罐罐,还有些杂书。

    “这书?”

    杨狱随意翻看了一下,不禁摇头。

    这些东西都没什么价值,几本书破损的严重不说,还只是些老掉牙的话本故事。

    不能说是一文不值,但也就值那么几文了。

    似乎都不是……

    杨狱眸光闪了闪,看向了包裹这些杂物的皮革。

    这一看,胸口暴食之鼎的颤动顿时加剧。

    “韩大哥,你想卖多少钱?”

    杨狱伸手入怀。

    “我……”

    韩六子脸色有些发红,低着头呐呐道:“我,小兄弟,你看着给吧……”

    “我身上只有七八钱的银子了……”

    将银子递过去,微一犹豫,杨狱又从怀里掏出一只银钗,银镯,一并塞给了韩六子。

    这却是他从那王六的姘头身上得来,没有敢去‘销赃’的首饰。

    “哪里要这么多?”

    韩六子脸庞更红,连连摆手,心中羞惭不已。

    “你就收下吧!”

    硬将东西塞进韩六子的怀里,将破布杂物一并拿走,杨狱稍显心安,笑着道:

    “韩大哥你或许不信,可这笔买卖,说不定是我比你更占便宜。”

    “小兄弟说笑了。”

    韩六子自然不信自家这些破烂会有多大便宜可占,一阵道谢后才将银钱收下。

    “实不相瞒,刚才那一会,我几乎想要持刀抢劫……”

    韩六子神色黯淡下去:

    “这狗日的世道不让人活啊……”

    杨狱沉默。

    许久后才安慰道:“一定会好起来的……”

    “希望吧。”

    韩六子不抱希望,问了杨狱的名字,才小心翼翼的回转外城。

    “这是什么皮?”

    彻底两袖清风,杨狱心情却是大好,拿出最后几文钱来到茶馆要了杯茶水。

    微微闭目间,就看到了漆黑鼎壁上新出现的一行文字。

    【发现食材】

    【食材:人皮卷】

    【等级:可(下)】

    【品质:优(上)】

    【评价:取自活人身上的皮膜,质量尚可,更珍贵的,是其上所录之‘老母想尔服气录’】

    【炼化可得‘老母想尔服气录’】

    【当前炼化进度:不可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