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十六章 穿越者祖传绝活

    啪!

    话至最后,仍是以一句不文不白,甚至算不上押韵的诗句结尾。

    “花甲大儒年少时,也曾青衫仗剑行。大盗未必真恶贼,文纪实乃大丈夫!”

    “好!”

    满堂喝彩声中,说书先生谢幕退场。

    这次没人拦他下台,但其行至后院,却又被人堵住。

    杨狱起身随行,就得见一位眼熟的衙役拦住那说书先生,后者一脸肉疼,也只得乖乖的将两枚金锭递了过去。

    那衙役却还是不走,最后,在那说书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一把将他竹箩里的钱抓了一小半走。

    “三尺刘,真真名不虚传。说书这么些年,头一次见到赏钱被人要回去的,要回去就算了,还拿了我的钱……”

    杨狱走到近前,就听得这说书先生咬牙切齿的低语声。

    只怕,心中已是想好,若是去往他城,好好说一下这位天高三尺刘县令了。

    杨狱却是见怪不怪。

    这位刘公子自以为仗义疏财,挥金如土,可事实上,其名声也是臭的很。

    其中原因,自然是因为他这老子。

    每每刘公子头前挥金如土,后脚就有衙役上门,一应银两悉数还回去不说,还要被敲诈一番。

    久而久之,这位刘公子可不就臭了大街。

    可他偏偏不自知,还以为自己仗义疏财,有豪侠之风呢!

    “你是?”

    嘴里一阵骂骂咧咧,一回头,看见一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说书人顿时老脸涨红,尴尬的直搓手:

    “咳咳!小兄弟,这是叔叔的一点心意,拿去买糖吃!刚才这些话,你不曾听到,对吗?”

    一边递过去两枚铜板,说书人心中直呼见了鬼。

    他行走江湖,也算激灵的,可这小子居然靠的这么近才被自己发现。

    “太抠了也!”

    杨狱眼皮一跳,接过铜板,才道:

    “先前那位,与我同在衙门上工。”

    “呃……”

    说书人脸色一僵,心中骂着晦气,手机麻利的递过去一钱碎银: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杨狱自然不嫌少,一拽,居然没拽掉,这说书老者,眼珠子发红,紧紧捏着碎银不放手。

    “告辞。”

    杨狱一抱拳,转身要走,那说书人慌了手脚,忙不迭的将碎银递了过去。

    “先生不是青州本地人吧?”

    茶桌上,杨狱端着茶,对面,说书人拉着老长一驴脸。

    拿了还要吃。

    说书人牙都咬碎了,这黑山城果然如其名。

    黑,真的黑!

    但没法,谁让自己嘴贱,这下好了,被人捏住了把柄。

    “李先生书讲的极好,只是听口音,似乎不是青州本地人吧?”

    杨狱问道。

    “李某自建州来。”

    李二一翻了白银,皮笑肉不笑:“老夫劝你适可而止,你一小小衙役,便是说些什么,也不见得就有人信。”

    “小子可不是来敲诈先生的。”

    杨狱转着茶杯,斟酌语气:“实不相瞒,小子来此,是要和先生谈一笔买卖的。”

    听书固然可乐,可之所以让杨狱停留这么久的,当然还是钱。

    他自然不会说书,可他有故事。

    不但有,还有很多,很多。

    “哦。”

    李二一耷拉着眼皮,毫无兴趣的‘哼哼’了两声。

    一个半大小子和自己谈买卖?

    笑!

    自己要是会做买卖,还说什么书?

    “这买卖,和说书有关。”

    杨狱继续说。

    “是吗?”

    李二一稍微来了点兴趣,这小子看着不大,似乎沉稳的有些过了头。

    “先生收到的打赏可远比寻常的说书人更多。”

    杨狱饮了口茶:

    “但这,可不是因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而是黑山城的其他说书人,翻来覆去只那几套。

    先生的,更新鲜而已。”

    黑山城位于青州边缘,交通不便,行商不易,很少会有人千里迢迢的行商拉些杂书回来卖。

    而且黑山城蒙学都只有两处,识字的人比‘燕来楼’的歌姬也多不了多少。

    根本不会有人买。

    “老夫的技艺更高罢了,他们怎么比得了?”

    李二一捏着胡子,却也承认这小子说的是事实。

    说书人很少在一地久居,不为其他,就是因为三板斧用尽,就赚不到钱。

    “这也是一方面。”

    稍稍恭维了一句,李二一面色缓和了不少:“小子,你加冠的年纪都没有,懂得倒是不少。”

    “说说吧,你想干什么?”

    杨狱笑了笑,道:“先生可带了纸笔?”

    刚才他可不止是在听说饮茶,也在心中梳理前世的记忆,尤其是关于一些话本小说的。

    “吃饭的家伙,怎能不带?”

    李二一有些好奇,这小子想干什么,当即掏出黄纸两张,以及自己的铅椠。

    这种笔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了,但书写比起毛笔更方便,也更快许多。

    “铅笔?!”

    杨狱心中吃了一惊。

    “没见过吧?”

    李二一略有得色:“此笔以石炭切割而成,方便携带,书写更快,一根,得一钱银子!”

    “……”

    有人向自己炫耀铅笔,杨狱一时有些无语,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拿起笔就开始在纸上书写。

    “咦?写的这么快?”

    李二一眼皮一跳,心里顿时嘀咕起来。

    铅椠之所以小众,一时不受儒家喜爱,儒家认为书写是件需要陶冶精神的事情,胡乱书写,是大忌。

    二来,则是这种笔与毛笔握法完全不同,没有接触过的人,会非常的别扭。

    可这小子写的,居然比自己还快?

    李二一心中有些失神。

    茶添又续,如此三番,直至日头都偏了西,李二一饿的有些受不了,杨狱才揉着手腕收了笔。

    两大张黄纸,已经被他写的满满当当。

    “这是?”

    李二一有些好奇的拿过一张。

    “之前在墙角翻出来的几本杂书,可惜,保存不善,被毁了。”

    杨狱随口编了个借口。

    “这字真丑…”

    点评戛然而止,一目扫过,作为一个积年老说书人,他当然懂得故事的好坏。

    一眼,就被吸引进去。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捏着黄纸,李二一漫不经心:

    “也就一般,老夫随手就能写三五十个这种水平的话本来。”

    “呵呵。”

    杨狱笑而不语。

    李二一老脸一红,又看向第二张黄纸,细细扫过,不由的叫了一声好。

    “好个鲁智深,好个拳打镇关西!”

    “咳咳!”

    慌忙咳嗽了几声,再看杨狱的眼神就有了变化。

    这两篇文,第一篇宏大,第二篇市井气十足,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尤其让他心动的是。

    这明显是截取自某个话本上的一小段。

    若是那话本皆有这水平,掌握这两个话本,自己便是京都,也未必不能混一混了。

    只是这小子的记忆未免好的过分,这大几千字,居然一气写了下来?

    “这位,小兄弟。你说的买卖?”

    杨狱举起茶杯一饮而尽,也不在意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李二一。

    只看了一眼隔壁酒楼,轻拍肚子:

    “饿了。”

    李二一脸色顿时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