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十七章 人无横财不富

    酒楼就在隔壁不远,几步路就到了。

    杨狱一早上只喝了些茶水,这时自然早就饥肠辘辘,自然不会客气。

    自穿越而来,他吃肉简直屈指可数,虽然这些菜肴也只是一般,配料都不齐全,可还是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

    “慢点,慢点吃…”

    他一通狼吞虎咽,直将那李二一看的眼角抽搐,心中大痛。

    当即,也放下矜持,加入了狼吞虎咽的行列。

    一阵觥筹交错之中,两人的买卖,也就谈成了,让杨狱心中一阵感慨。

    难怪前世谈生意都有酒局。

    几杯酒下肚,便是两个陌生人,也能很自然的称兄道弟。

    “李先生稍歇,不必送了。”

    摇摇晃晃的摆摆手,杨狱踱着步下了楼梯,临走之时,不忘提了两个菜。

    一出门口,却哪有一分醉意?

    “好在成了。”

    回首望着酒楼,似乎还能看到窗边李二一在摆手,杨狱心中松了一口气。

    穿越之后,他的记忆明显比前世更好,可也不足以让他一气默写几千字。

    只所以能,只是因为他早有过类似念头而已。

    只是他原本想的是卖书。

    他前半年辗转于几个蒙学之间,一面是想学习,另一方面,也是有着卖书的打算。

    可刊印书籍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单单是本钱,就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

    黑山城虽有类似‘活字印刷’的技术,可价格也极为昂贵。

    但真正让他望而却步的,却还是黑山城‘惊人’的识字率。

    在一个识字率不足十分之一的地方卖杂书?

    直到听到这李二一说书,他灵机一动,才想着试试与他合作。

    除了这李二一的技巧不错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对于前世的一些故事,也只有大概印象。

    真个记得的,也只有这两篇而已。

    这,还多亏了前世小时候读课外书,若不然,就算他记忆再好,也记不得这么详细。

    其余的,故事似乎记得,可怎么动笔问题就很大。

    好在,还有李二一。

    还需要李二一润色。

    ……

    “这般好的故事,必然不会无名。怎么我就没听说过?”

    酒楼三楼靠窗,李二一手捧黄纸,一遍遍的咀嚼着。

    “先生?您怎么喝了这许多酒?”

    之前在茶馆收钱的小厮捏着鼻子走了过来,手里收拾着细软:“咱们什么时候走?”

    “走个什么?”

    李二一打了个酒嗝:

    “盘缠都没赚够呢!”

    “啊?”

    小书童瞪大了眼:“刚,刚收的那许多钱呢?还有两锭金子呢!”

    “那钱是,是咱们能拿走的?”

    提起金子,李二一的心就又抽了起来,咬牙切齿。

    “钱,没了?!”

    书童大惊失色,忙询问。

    “别号丧了!”

    李二一却懒得多说什么,醉靠着窗户,甩了甩手中的几张黄纸:

    “有这宝贝在,钱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

    杨狱的动作很快。

    身无分文让他的动力十足,一晚上就又东拼西凑的写出几个前世脍炙人口的篇章。

    但李二一的动作比他更快。

    还没走到茶馆,远远的,就听到了李二一抑扬顿挫的说书声。

    “动作这么快?”

    杨狱心中一动,放缓脚步。

    只见茶馆人满为患,莫说喝茶,只怕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让他都有些发懵。

    有这么受人欢迎?

    转念一想,他摘选的那几篇故事,可是经历过时间的考验的,加之这李二一评书说的是极好。

    昨日名气又打了出去,今日人多些,也是正常。

    想着,他也不急着进去了,寻了处阴凉的所在,准备等人群散去之后再去与李二一分账。

    微微闭目,感应着暴食之鼎。

    这口鼎此时通体漆黑,唯独三足二耳还是青色。

    “变慢了…”

    杨狱皱眉。

    这些日子,他吃下的石头比之之前半年还要多的多,按理说,这鼎早就该积蓄完毕才对。

    还是说,石头已经不能满足这口鼎的炼化需求了?

    “难不成要我吃铁?”

    杨狱心中胡乱想着,突然听到一声冷笑。

    睁开眼。

    就见不远处老槐树下乘凉的几个汉子,看着茶馆内的喧嚣气氛,露出冷笑。

    “这茶馆的月钱可交了?”

    一个满脸胡茬的汉子发声道。

    旁边几人以他为主,见他发问,忙道:

    “回李哥,这茶馆掌柜是个懂事的,不止咱们,那四家的月钱,也都交了,纹银二两之外,还有孝敬咱们兄弟的半两碎银。”

    “哼哼!”

    那汉子一抹胡茬,冷笑道:“那四家的月钱都交了,偏生少了咱们‘毒蛇会’?

    真是好大的胆子!”

    “啊?”

    答话的那人先是一愣,看了眼爆满的茶馆,顿时明白。

    “不错,真是好大的胆子!”

    “敢缺咱们的月钱,真真好大的胆子!”

    其余几人也都嚷嚷了起来。

    “这就被盯上了?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是哪个帮派的,毒蛇会,豺狼帮,还是哪家养的护院……”

    杨狱皱眉。

    他距离那伙人并不近,听不真切,但只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北大街由五家势力一起把控着,凡是在这街面上做买卖的,必然每月都要孝敬。

    若是没有,就会和那韩六子一个下场。

    只是,按份缴足月钱也没有用,这伙人根本没有信用可讲。

    生意不好也就罢了,要是生意好,一月上门被收三五次月钱的,也不是没有。

    今年年初,这北大街有一家生意不错的馆子,只一个月就被收了十几年的月钱,硬是逼的一家人上了吊!

    看着情况,这伙人怕不是盯上了李二一。

    “这群渣滓!”

    杨狱咬牙,眼神发狠。

    自己一分钱都没赚到,这伙人就想上门打劫?

    眼见那几人眼神越发的不对,杨狱心一横,转身离开。

    ……

    “你们几个一起去,把月钱收了!”

    又看了好一会,那胡茬汉子终于发话了。

    几个跃跃欲试的小弟自然别无二话,起身就要去那茶馆。

    啪!

    几人满不在乎的走着,突然,一个麻布蒙着脸的人出现,抡圆了手掌,就将其中一人打翻在地。

    “艹?!”

    “哎呦!哪个王八犊子,敢打我毒蛇会的人!”

    一个不留神自己人居然被打了?!

    几人顿时大怒着追了上去,他们都是常年混在这条街上的人,最为熟门熟路。

    没多久,就将其堵在了小巷里。

    “跑?”

    “再跑啊!”

    “小杂种,敢打你爷爷,今个,要不把你切了条,老子就跟你姓!”

    几人狞笑着围了上去。

    然后,一阵惨叫划破寂静的小巷,让附近的行人都是一个哆嗦,忙不迭的远去。

    盏茶之后,兜着脸的杨狱从小巷里走出来,掂量着手里的几个钱袋,快步离去。

    但没多久,他又折返了回了小巷。

    直到惨叫声都几乎听不到了,才扯了麻布,一脸心满意足的走向渐渐散场的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