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二十章 换血好比火烧身!

    提着大包药材刚出门,胡万就跟了过来。

    “胡师兄,你这是?”

    杨狱心中一动。

    他何尝不知道表现的太过会引人注意,他也曾想过藏拙,可行不通。

    为了藏拙而耽搁了自己换血的进度,这已然不是得不偿失,简直是因噎废食了。

    换血,可不是终点。

    “老头子对你可真是好的没话说。”

    胡万吧嗒着嘴,羡慕不已。

    他拜入魏河门下少说十五年了,从没见过进了他手里的钱,还会还回去的。

    只能说,人与人真的是不同。

    “有吗?”

    杨狱想了想,似乎还真有。

    “你以为这药材,是谁都能拿到的?”

    见他一脸茫然,胡万满脸胡茬颤动:

    “你以为这仅仅是一包药材吗?不是!这是安身立命的本钱,远比刀法还要珍贵的东西!”

    回想起自己当年的努力,胡万心都在发颤。

    换血的意义比读书考中秀才还要重大,后者只是依仗于朝廷所带来的地位变化,

    前者,却是真真正正只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么说,老头子很看好我?’

    杨狱心中泛起念头,没有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小巷,一如两月前一般说这话,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

    不需要杨狱开口,胡万一路的嘴都没有停。

    杨狱静静的听。

    “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任你如何打熬,也不会比的过牛马等牲畜,而一旦换血,那就大大不同了!”

    似是怕杨狱不理解,胡万稍微停顿了一下,道:

    “就好比,同样样式的一把刀,生铁与镔铁的差距,就之前那几个混子,随手一拍就能将他脑袋打进裤裆!”

    “……不错的比喻。”

    杨狱嘴角抽了抽,停下脚步,指了指前方:“胡师兄,我家到了。进去坐坐?”

    “不了,不了。”

    胡万拱手告辞,又叮嘱杨狱得空了一定要去他那里坐坐。

    杨狱目送他远去。

    回想着两次见面胡万的态度,魏老头的细微变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就是习武的魅力吗……”

    推门,回家。

    杨狱大火烧开,开始按照顺序下药材,大火、慢火的不停变换,忙了一个多时辰。

    才放下锅盖,只留下零星小火慢慢加热。

    与之前不同,这一次的药材不再是外泡,而是内服。

    炼制,也更为麻烦。

    “呼!”

    擦去额头上的细密汗珠,杨狱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等药液冷却,就可以尝试炼血了。

    等候药液冷却的同时,杨狱也并未闲着,微微闭目间,来到暴食之鼎中。

    鼎壁上,有着幽光泛起:

    【掌握食材:‘断刀’已炼化,‘人皮卷’炼化进度(86/100)】

    【暴食之鼎:蓄能进度(89/100)】

    “老母想尔服气录……”

    盯着漂浮在眼前的人皮卷,杨狱有些头疼。

    这两个月他自然没有闲着,人皮卷的炼化接近了九十,即将得到其上记载的秘籍。

    只是,炼化过程中,他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单纯的土石,已经渐渐的满足不了暴食之鼎,他算了算,就算他昼夜不停的吃土、石。

    想要开启下一次炼化,怕不是也要一年的时间。

    只所以暴食之鼎又接近了全黑,是因为他吃了足足两个月的‘铁’!

    从李二一那里拿的钱,很有一些就是花在铁匠铺。

    他不是食铁兽,肉体凡胎的,大块铁想吃也嚼不动,只能让铁匠打造出一些适合的‘铁珠’。

    这造价,可不低。

    “要命啊……”

    杨狱拿起人皮卷,正要开始研读,突然察觉到外界有动静。

    睁开眼,杨婆婆来到了灶台边。

    “是不是太累了?站着就睡着了…”

    老妇人心疼的握着杨狱的手,要拉他回屋。

    “婆婆,我这还熬着药呢。”

    杨狱苦笑。

    这一锅药干系重大,不吃到肚子里,他是怎么也不会安心的。

    见老妇人还是皱眉,杨狱连忙转移话题,询问老妇人之前去了哪里。

    “去看了看王捕头。”

    老妇人叹了口气:“他之前在青州受的伤就没有好,这次又碰到贼人,伤上加伤,已经下不来床了。”

    “这么严重?”

    杨狱心中一紧。

    偏偏是临近秋后的这个关键时间点,王佛宝受了重伤,这不由得他心中不担忧。

    要知道,这伙人要是劫狱还好说,要是劫法场,那首当其冲的可不就是行刑的刽子手?

    “是很严重,我去看他时,整间屋子都是血腥气。”

    老妇人忧心忡忡:

    “希望他不要有事吧,不然,城里就更加乱了。之前要不是他,外城暴动就要波及内城了……”

    “王捕头体格那般健壮,一定会好起来的。”

    杨狱一边安慰,一边让老妇人回去休息。

    然后也没耽搁,来到厨房,药液还没冷却,杨狱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着。

    这一等,就到了傍晚。

    掀开锅盖,药液已经熬干了杂质,只有一层紫黑色贴在锅底。

    杨狱小心的将这一层药膏收集起来,又用热水将这锅刷了好几遍,才回到房间里。

    关好门窗,盘膝坐在了床榻上。

    “希望能一次成功……”

    深一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动,杨狱方才将揉搓成丸子的药膏,一枚枚的吞服下去。

    轰!

    将所有药膏吞服下去,想了想,杨狱又摸出十来颗蚕豆大小的铁珠,捏着鼻子咽了下去。

    “呼!”

    “吸!”

    杨狱强行调整着呼吸,回想着魏老头之前说过的注意事项。

    紧张、忐忑涌上心头。

    魏老头和胡万以为他是天才,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所谓的天才。

    轰!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杨狱的身躯猛然一颤,一股汹涌的热流胃部炸开!

    继而,一股股火烧火燎的刺痛扩散传开。

    肠胃、五脏、骨骼、四肢,几乎是一眨眼,杨狱已是痛的几乎叫出声来。

    只觉全身的血液全都涌上了脸!

    滚烫、

    膨胀、

    几欲喷薄而出!

    这一瞬间,杨狱甚至能感受到口鼻眼耳中有液体流动,似乎下一刻,就要全部喷出去!

    “不好!这要是喷出去还得了?!”

    杨狱心中狂叫,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下地,连鞋都来不及穿,就推门而出。

    冲进了茫茫夜色之中。

    他,要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