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随轻风去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叶行远抵达听香小筑的时候,正是午间。他见此地莺莺燕燕,红墙绿柳,虽比不得京师的青楼雅致大气,但也别有一番风味。门口有个半老徐娘,正爽脆地招呼着客人。

    便颔首道:“久闻蜀中女子泼辣豪爽,这勾栏之地亦有特色,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那门口招揽生意的老鸨听叶行远评价,噗嗤一笑,知他是外地人,或者还是个雏儿,便上前来请道:“公子可是第一次来咱们听香小筑?可有相熟的姑娘?若是没有,我为公子介绍几个美人,包你满意。”

    叶行远故作迟疑道:“这小可乃是读书人,这流连秦楼楚馆,有违圣人之教。若是让家中知晓,只怕有些挂碍。”

    果然是个雏儿,老鸨笑道:“你只是来见识一番,哪里又会有人知晓传出去?读书人难道就不逛青楼了?当今状元叶行远尚有‘十年一觉江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之诗句,公子怎可不效仿先贤?”

    这游戏之作都传到蜀中了啊!叶行远苦笑,被人用自己的诗来劝自己逛窑子,这也是难得的际遇。

    便顺水推舟道:“既然状元都这么说,想必这青楼之中,亦有圣人学问在。十一,那咱们就进去看看。”

    他是扮演个书呆子,陆十一娘心中暗笑,假装劝阻道:“公子,老爷要是知道你逛窑子,会要剥了你的皮!”

    老鸨大急,心道好不容易拉拢客人,这年轻公子已经意动,可千万不要被小书童误了事。便呵斥道:“你个小小僮仆懂得什么?莫要胡说八道,我们这里是高档场所。”

    她又对叶行远一脸媚笑道:“公子请里面坐,我去叫姑娘来招呼。”

    叶行远听她声音腻得如要滴下水来,心中只觉得腻歪,便赶紧昂首进门,四处打量。

    听香小筑是天州府最大的青楼,但以格调而论,远远不如京城。叶行远在京城中见花魁锦织姑娘的园子,一点儿都没有风尘气息,倒像是大户人家居所,这才引得一群浮浪子弟整日聚集门前。

    而此地虽然规模庞大,但一看便知道是妓寨,风**子与醉醺醺的公子哥儿随处打情骂俏,颇为不成体统。

    “蜀中之地,便喜欢这个调调儿,毕竟不若京城都是文人,这里招待的客人,还是以商人与当地财主居多。”陆十一娘低声在叶行远耳边向他解释。

    入境随俗,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经营风格,叶行远也不以为异。

    早有龟奴迎了上来,引着他们两人到了一处雅座,叶行远却蹙眉道:“这里喧嚣了些,可有僻静单独的院子?”

    龟奴连连点头道:“有有有!我听香小筑有四处独院,蔷薇、梧桐、丁香、芭蕉。除了蔷薇院早有人定了之外,其余三院都空着,若是公子手头宽裕,自可定上一个院落。”

    叶行远咳嗽一声,陆十一娘会意,便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拍在那龟奴面前,“我家公子有的是钱,当然要选最好的院子,蔷薇院怎么就不能定?”

    龟奴见了银子两眼放光,但听对方想要蔷薇院,又有些为难道:“公子想去蔷薇院倒也不难,只是如今院中有客人。一来要这些客人同意,二来也怕公子嫌太吵闹。”

    叶行远不动声色问道:“蔷薇院中,不知是哪家公子?”

    问到这个,龟奴便挺直了腰,颇为自豪道:“今日招待的是童知府家公子与他的好友,他们正在院中举行诗会,若是公子有意,我可去向童公子请示,不过这赏钱”

    叶行远挑眉道:“既然是本地知府公子,在下自当去拜会,诗会亦是雅事,既然适逢其会,岂能错过?十一,赏银子。”

    陆十一娘哼了一声,又拍了一锭银子给那龟奴,龟奴方才心满意足问道:“不知公子名姓,我去蔷薇院也好为公子通传一声。”

    叶行远早就捏造好了假名,与他说了,龟奴便退下去回禀童衙内。

    陆十一娘笑道:“果然这童衙内平日便在听香小筑风流快活,也不知道他爹是如何教他。”

    叶行远道:“蜀中风流之地,年轻人到此哪里能把持得住?他们纨绔倒也罢了,只怕在这青楼之地秘密结社,安知搞些什么龌龊勾当,才是令人生厌。”

    年轻人能把持得住的,不就是大人您么?陆十一娘这一点是极为佩服叶行远的。他到现在尚未成亲,也没有随身服侍的丫环,与那位寡妇李夫人虽然行止略显亲密,但也绝无苟且这一点作为锦衣卫小旗还是能看得清楚。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叶行远都可以说是个正人君子,不近女色。这等年纪,这等意志力岂是等闲?这也是为什么陆十一娘对他颇具厚望的原因。

    叶行远自己心里清楚,他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人,并不见得能抵挡女色诱惑。但是无奈有个九世童身,还真不能随随便便给破了,只能时时以圣人教诲提醒压制,把脑中的弦绷紧。

    不一会儿龟奴前来回报,说童公子已经同意了,就请来两人进去。

    叶行远自报的身份是定湖豪商,家中有家财万贯,自己是个读书人这种身份为青楼最喜。商家出身,家教没有读书世家那么严格,手头又阔绰,床头一掷千金。在青楼被人骗尽余财的,往往都是这种人。

    童鸣正自在蔷薇院中快活,听那龟奴说来了个肥羊,那也便不介意引入。他招呼一众同伴道:“一会儿要来一个羊祜,大家不要客气,狠狠宰他,方显咱们蜀中衙内的本事。”

    除了他之外,吴同知之子吴昭亦在列,他长得与乃父神似,獐头鼠目,神情猥琐。听童鸣这么说便笑道:“这几日正自手头紧,边有人送上门来,果然出门听闻喜鹊叫,好事连连啊!”

    童鸣笑着踢了他一脚,“哪有什么好事?如今慈圣寺关了,咱们的外快少了好一注,这听香小筑虽然挣钱,但每年的打点孝敬不能少。我前日在银楼看中一对极妙的翡翠首饰,都没舍得出手,这阵子都快穷疯了。”

    他怀中女子娇嗔道:“公子早说了要送我一套翡翠,时至今日还未兑现,一定是哄我来着。”

    童鸣捏了捏她的脸蛋,调笑道:“那一套翡翠也不过千儿八百两。既然有肥羊来此,芸儿你拿出几分本事,让他心甘情愿掏了这首饰钱,又有何难?”

    他转头又问那龟奴,“你可看清楚了,这人身上到底有没有钱,莫不要是打肿脸充胖子。”

    龟奴谄笑道:“我这双招子甚利,哪里能看错?我瞧他那僮仆钱袋中银两不少。还有一沓子今年流行的钱庄银票,最底下还藏着金叶子,这身上的钱就不止千两。”

    童鸣大喜,对怀中女子说道:“你瞧,这首饰不是有着落了吗?”

    他站起身来,招呼一众纨绔,聚到树荫下,略商量了一阵,便打算按照平时之法,从这肥羊身上榨出一笔油水。

    叶行远缓缓步入蔷薇院,只见一众年轻人聚集在天井中,四面摆开桌案,上面铺着文房四宝,有人苦思冥想,口中轻吟,还真是在作诗。

    “这些纨绔子弟哪里会作诗?无非只是摆个样子,哄哄来人罢了。”陆十一娘拆穿西洋镜,“这便是所谓仙人局,一般商人子弟,附庸风雅,对这些衙内们总有几分惧怕,被这么一哄,只当他们都是正经读书人,不知不觉便上套了。

    此后必有一女子主动勾引,私下相好,待入厢房之中,将要入港成其好事。便有一众衙内闯入,饱以老拳,再敲诈一笔银两。”

    陆十一娘对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如指掌,叶行远只觉得好笑,“这般粗陋,也有人上当?”

    陆十一娘叹道:“美色当前,又有几人能如大人这般坐怀不乱?等到被堵在床上,就算知道上当受骗,外乡人又哪敢与这些衙内放对?只能忍气吞声,破财消灾便是。”

    这一招仙人跳几千年来都没什么花样变化,只是这些衙内都得玩这种局,叶行远只觉得太low。

    他走到这一众年轻衙内面前,童鸣假惺惺迎了上来,笑道:“这位便是张公子吧?在下天州府童鸣,定湖到此路途遥远,入蜀不易,公子可要好好享受一番。”

    叶行远装作受宠若惊的模样,拱手道:“久闻童衙内风流倜傥,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童鸣哈哈大笑,心中却在腹诽这外乡人就是不会说话,待会儿一定要狠狠宰他一刀。便故作亲热道:“听说张公子也是读书人,这赶得巧了,咱们正在举办诗会,公子一起参与如何?”

    果然身后有人高声吟诵,“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周遭一片叫好之声,“吴公子这诗,感人肺腑!”

    叶行远啼笑皆非这首观瀑布,难道不是他入蜀之时的新作么?这些纨绔公子怎么只字不改,拿来唬人?这真当别人都是白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