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遍体麟伤是勋章

    刘裕转头看向了坐在两侧的这些世家贵族,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不满与愤怒,显然,刚才自己所说的一段话,让本来已经几乎可以从刘毅这里得到满意结果的他们,又重新不安了起来,还没等刘裕开口,庾悦就抢道:“刘大帅,你说的收归国有,是什么意思,这些产业你很清楚,原来是我们各大世家的,我们手上,都还有旧契约呢。”

    刘裕微微一笑:“可是你们手上的旧契约,已经无效了啊,因为你们把这些产业都过给了桓玄和他的手下,当时也都是作了公证的,如果说你们手里的旧契约有效,那你们接手这些产业之前的那些旧主也来争,又如何是好?”

    王愉沉声道:“不一样,这些产业是桓玄直接抢我们的,不是正常的转让,他用手中的权势,逼我们让出产业,不让的,他就设计陷害,有十余家中小世家都这样给他害得家破人亡,就是你的同伴,无论是希乐公还是诸葛家,也都吃过不少亏,这个交易,远远谈不上公平,应该无效作废!”

    一众世家子弟都跟着嚷了起来:“对,这个转让无效,应该作废。”

    刘裕平静地看着这些振臂高呼的世家子弟们,等他们喊完,才叹了口气:“那么,请问各位掌门,在这些产业还在你们手上时,你们为这些产业交过多少税呢?”

    此话一出,人人都闭口不语,刚才要吵翻天的气势,顿时就泄得无影无踪,刘裕扭头看向了刘毅:“希乐,你在建康这么久,你应该最清楚,你说吧。”

    刘毅勾了勾嘴角:“这个嘛,我手里的店铺,大半还是要交税的,只是各世家手中的行当,除了谢家,范家等少数几家外,好像从来就没交过税。”

    刘裕笑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啊,庾公,你们世家高门,占了这么多产业,却不向国家缴纳赋税,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

    庾悦咬了咬牙:“非是我等偷税漏赋,而是国法规定了,有官身,有爵位之人,可以免其税赋,不仅可以免他本人的,也可以按其爵位高下,免其门客仆役的赋役。至于这些产业的税赋,国家也有相应的法令,根据其为官或者从军时的功劳,可以折合成其名下产业的减免税赋。这也是为了奖励为国效力的功臣。比如我们庾家,当年从军北伐,立有战功,后面又为官多任,政绩上等,在国家几次平定内乱之时,都有贡献,这些功劳,都是朝议时所肯定的,所以,我庾家名下的所有产业,所有铺子里的伙计,都可以不用交税。不信的话,刘公可以去民部查一下。”

    其他的世家贵族们也都跟着附和道:“不错,我们都为大晋,为国家立过功,流过血,这是我们应得的,不是偷税漏赋。”

    刘裕的脸上笑容渐渐地凝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在这厅中扩散,让这些七嘴八舌的声音,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只听到刘裕大声道:“诸公,请问要论为国效力,出生入死,流血牺牲,你们有哪位,可以跟我相比?!”

    他说着,突然双臂一振,一股子火山爆发般的气势,瞬间而生,而他身上的这套黑色劲装,顿时化为片片布缕,飞散空中,火光映照之下,他那一身钢铁般的肌肉,映入众人眼帘,肌肉的线条是如此地优美,充满了男性的阳刚与力量之美,让平日里松松垮垮的这些个世家子弟,不由得看得呆住了,如同最美的女人胴体一般,这刚到了极致的男子肌肉,竟然也是如此地吸引人。

    可是,除了这些如同装了弹簧的钢板一样发达的肌肉块子外,遍布刘裕全身,密密麻麻的伤痕,也是触目惊心,长达五寸以上的刀剑伤痕,就有六七处之多,而直陉约寸余的矛槊刺伤,也有五六处之多,至于肩头,手臂上那星星点点的小坑小孔,显然是箭头所致,就更是数不胜数了。让人看到后,都不免心惊肉跳,后怕不已。

    刘裕大声道:“看看吧,这些伤,都是我在战场上受的,从北府军组建的第一战,君川之战,到前日里建康城外的覆舟山之战,我刘裕此生大小战超过六百,身上伤痕超过七十处,不仅是我,我的兄弟们,希乐,刘藩,赵毅,周安穆,诸葛黎民,每个站在这里的北府老兵,哪个不是伤痕累累?要说为国家冲锋陷阵,流血牺牲,冲在一线的是我们,而不是诸位坐在后方,远离战场,还能饮酒作乐,吟诗作赋的高门贵胄!”

    刘裕的话,掷地有声,在这个厅内的北府男儿们,除了刘毅外,全都一个个脱去了上身的衣物,露出了满身的伤痕,就连那胖乎乎,看起来走路都困难的刘穆之,也脱掉了上衣,与印象中的满身肥膘不同,这家伙居然身上也有些肌肉的形状,腹部也明显有六块腹肌的样子,而不是象这些世家子弟身上的只有一块,而他的身上,长长的刀剑伤痕和箭伤加起来也有个七八处,有两处还裹着绷带,显然是前几天的新伤。

    庾悦睁大了眼睛:“刘主薄,你怎么也…………”

    刘穆之哈哈一笑:“你们别看我胖啊,真要到了抡刀子拼命的时候,我也得上啊,诸公皆道我是个会算帐的胖子,可别忘了我,这二十年来,我也是上过不少次战场呢,刀剑无眼,总得挂点彩才是,这不,前两天我还中了两箭呢,要不是胖爷我穿得动甲,也有点肌肉防箭伤,只怕这会儿也下不来床啦。”

    刘裕直视庾悦,沉声道:“我们这些人,为国流了这么多血,受了这么多伤,立了这么大的功,可从没有给免过一文钱的税,请问诸位又如何能心安理得,大言不惭地说你们免税是国法规定的呢?我这里可以告诉诸公,以后只要是我刘裕说话算数,这样的事,就再不允许发生,从现在开始!希乐,你怎么说?!”

    刘毅微微一笑:“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