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 志鸟村

第1399章 显摆

    “一会儿,等8床的病人家属过来了,就让尽快去做检查,确定是阑尾炎的话,这个手术就交给你来做。”余媛背着手,像是一只矮小的大佬似的,问臧天工,道:“你能不能做?”

    阑尾炎这么小的手术,是一名外科医生就能做的,更不要说普外科的主治医生了。在臧天工看来,余媛这个话的意思,基本等同于“你服不服?”

    臧天工已经被左慈典服过了一轮,这会儿再看余媛的做法,就觉得很可爱,竟像是自己女儿似的,身高也很相似,于是很自然的弯下腰,并伸出了手……

    余媛的眼神骤然变的锐利起来。

    “能做,阑尾炎而已,谁都能做。”臧天工的手从空中舞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蚊子。”

    “你刚刚是不是想摸我的头?”余媛的声音清冷。

    臧天工哈哈的笑两声:“怎么可能……”

    “呵呵,想摸别人脑袋的人,身体动作姿势和表情都会不同的。”余媛用柯南式的语气,道:“我一眼就能看穿摸头佬,在我最巅峰的时期……”

    余媛没有说完,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这可能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经验,毕竟,就算能一眼看出别人想摸后脑还是前盖,又或者天灵盖又能如何,还不是照样被摸。

    臧天工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是一名“摸头佬”,装傻的笑几声:“真的是蚊子。对了,咱们云医对阑尾炎有没有要求?我怀疑8床的病人会要求做开放式手术。”

    开放式手术比腔镜便宜几千块,对许多人来说,还是有诱惑力的。而且,除了多一个疤痕之外,开放式的阑尾炎手术还可以用硬膜麻醉,也就是俗称的半麻,相对全麻来说,也不是一点优势都没有。

    余媛任其转换话题,哼了一声,道:“科室一般都是做腔镜的,但如果病人要求,做开放式的也可以。你如果实在不想做,就打电话给普外,交给他们去做。”

    “不用。我做哪种都行。”臧天工憨笑两声,殊不知自己刚刚躲过了人生中极大的一个危机霍从军拼了命的从普外抢来的阑尾炎手术权,若是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主治给送出去了,就算只送出去一刀,霍主任也不介意将之千刀万剐了再送回去的。

    余媛见他没掉进坑里也就算了,继续背着手,迈着步子,一路走出了急诊楼。

    臧天工跟在后面,有些不明所以,直到云医的喷泉处,看着余媛融入一群孩子堆中,才面露释然的表情果然,自己刚才的误会是有理由的……等等……

    臧天工想象中的其乐融融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相反,潜入孩子们中的余媛,转身就是一个闪电般的出手,准确的逮住了那只脖长体肥嘴硬毛靓的大鹅。

    “童心未泯吗?这应该是比较凶的儿童了吧……”臧天工臆想的露出微笑来,就见半空中有一道银光闪过。

    嘎

    体态丰腴的大白鹅只叫了一声,就垂下了脖子,将脑袋搭在了余媛的胳膊上。

    从臧天工的角度,还能看到一截玻璃露在大白鹅的体外。

    那是一根温度计。

    “这家伙……肛温怪吗?”臧天工整个人都看傻掉了。

    他从医十多年,见过许多医生奇奇怪怪的癖好,但一般的医生……余媛医生显然不是什么一般的医生了。

    余媛拎着大白鹅,来到了臧天工身边。

    她身后跟着一群的孩子,有的还大胆的伸出手来,试图趁乱摸一把大白鹅。

    “这个鹅叫香满园,现在是宠物鹅了,而且在凌医生那里挂着号的,你不要偷吃它,知道吧?”余媛摸摸香满园的脖子,熟练的躲开了小孩子的手。

    “一只名叫香满园,但不能吃,有编制的半宠物鹅吗?”臧天工总结了一下余媛的话。

    “差不多吧,把温度计拔了,擦干净收起来。”余媛换了一个方向,将香满园的肥臀指向臧天工。

    “唔,时间够吗?”臧天工问了一句,稍等了几秒就将温度计给拔了出来,再嫌弃的找纸抹过,再拿起来阅读,且问:“鹅的肛温应该是多少度?”

    “我不知道。”余媛道。

    “你不知道?”臧天工为了看清楚度数,脸还凑近了带着鹅温的水银温度计,嗅着最新鲜的鹅屎的味道,他的身体都抖成了问号。

    余媛表情镇定的道:“我为什么要知道鹅的肛温?”

    臧天工:“因为……因为您刚刚给这只鹅测了肛温……”

    “鹅又不会要求看体检报告。”余媛说着拍拍香满园的脑袋,道:“最近要乖一点,知道吗?”

    香满园狂点头。

    余媛松手将之放开,香满园像是逃离魔窟似的,迈开两条又细又短的腿,摇晃着屁股跑了。

    余媛看向臧天工。

    臧天工狂点头。没有为什么不为什么的,就是想晃脑袋。

    ……

    凌然查房查了一圈,又顺手处理了一例伤口液化的情况,再回到急诊室里来,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相应的,38只“衷心感谢”的初级宝箱,也落在了凌然的背囊中。

    “打开吧。”凌然笑纳了下来,再定定神,38只平平无奇的精力药剂就落了进来。

    “没什么新意啊。”凌然心里对系统评价了一句。

    系统界面晃动了一下,比以往更快的消失了。

    凌然领着几名进修医生,慢悠悠的巡视了一会儿,几名进修医生就像是被煮进了粥里似的,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病床间。

    “凌医生……凌医生!”从急诊门口,传来喊声。

    凌然看过去,就见一名花臂大哥摆动着胳膊,快乐的跑了过来,兴奋的像是胳膊上的独角兽。

    凌然一眼就认出了那只独角兽。

    他刚做实习生的时候,就是给这位花臂大哥做的缝合。

    “受伤了吗?”凌然站着等对方过来,又观察对方胳膊上的独角兽,感觉独角兽的脸上,似乎多了些笑容。

    “我这次没受伤,我这次是陪老婆来的。”花臂大哥注意到凌然的眼神,又赶紧解释道:“你缝的地方再没动过,就是肩膀上缝了两次针,把这个独角兽给闹笑了。”

    “没受伤就好。”凌然点点头,收起了些微的遗憾。

    “有了老婆,受伤的机会就少了。”花臂大哥得意起来,又道:“像是我老婆的前男友就不行了,一天到晚的惹事,受了伤都没钱看,最后还得我老婆过来交钱,笑死人了,哈哈哈哈……算了,不说了,我们给交钱去。”

    独角兽大哥畅快的显摆以后,向周围人抬抬下巴,摆臂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