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能穿进语文书 爱喝陈醋

第260章 费萨尔!

    没错,戈西姆是有儿子的,而且儿子的经商头脑非常好,但他并不知道山洞的秘密。

    因为已经独立出去了,所以好几天才回家一次,当他回到家里听闻自己的父亲被山贼砍的七零八落的时候,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但他也没有怀疑这个理由,因为阿里巴巴也就是他的叔叔,还有他的母亲都这么说,再加上父亲也确实经常会去进货,这附近也听说有一群大盗神出鬼没,专门伏击人少的商队以及来往的人们。

    所以在同样操办完丧事守孝完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店铺里面。

    母亲那边也有叔叔照顾,父亲的钱他会继承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就给了母亲,最后也就理所应当的归准备娶了自己母亲的叔叔所有。

    他对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异议,毕竟自己生意做的也不错,而且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叔叔一向忠厚老实,想来拿着这些钱也能很好的照顾母亲。

    他们家里开的铺子是一家调料点店,可不要小看这个,在这个年代,调料可是十分珍贵的,盐巴、胡椒这些调料穷人根本吃不起。

    尤其是胡椒,就连一些做生意的商人在家吃起来每次都是只放一点点。

    正因为做的是这种生意,所以他们家的财富才能如同滚雪球一样的增加,也让戈西姆的儿子有自立门户的自信。

    当陈楚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巧有一位夫人买了一些调料付钱离开,而戈西姆的儿子费萨尔看到陈楚穿着不凡,马上笑脸相迎。

    “这位老爷,请问您想买点什么呢?”

    “我先看看。”陈楚头也不抬的说道。

    然后就真的开始看起了那些放在罐子里面的调料。

    看了一会却没有询问活着购买的意图,这让费萨尔有点疑惑。

    “老爷,如果您想买什么可以和我说,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敢说我这里的调料是城里最好最纯正的,绝对不会缠在一些其他东西进去!”费萨尔再次说道。

    陈楚点点头:“确实,你这里的调料不错,我是那边开烤肉饭店的,这次出来也是打算找一家调料供应商,我们要求的品质很多人都达不到,不过我看你们这里的还不错,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或许我们可以达成长期的合作。”

    费萨尔一听,这可是大买卖啊,烤肉饭他也听说过,甚至还去吃过好几次,他敢说这个味道是他从没吃过的,而且城里任何一家饭店都做不出来这种味道!

    那家店门口每天排队的人都很多很多,不管是不是饭点,外面永远有人在排队。

    如果能和对方达成合作,再稍微宣传上一下,这也是对他店铺的一个很好的背书。

    费萨尔当即就把陈楚迎接进去,店先给伙计看着。

    来到屋里,费萨尔显得十分热情,陈楚则是不问不会的和对方谈着生意,本来陈楚就不缺钱,而且调料这种东西买谁家的都是买,只要质量过的去就可以。

    最后费萨尔给了陈楚一个十分优惠的价格,于是这笔生意很快就谈成了。

    快的让费萨尔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以前他接触过的老板哪一个不是左抠右抠的,就像从他这里得到更大的优惠,哪里像陈楚一样这么爽快。

    不过他也没多想,毕竟人家的烤肉饭也三天两头优惠打折呢,兴许老板就是个痛快的人呢。

    生意达成了,签好协议。

    陈楚忽然问道:“费萨尔老板,看你这么年轻,想来你的父亲也是十分有能力的,不然怎么糊生出你这么优秀的儿子呢?”

    说到父亲,本来十分高兴的费萨尔神色忽然暗淡下去:“唉,家父确实很有经商头脑,但令人心痛的是,家父在一个多月前就过世了。”

    “啊,是这样,抱歉抱歉,我不知道这个,触及到你的伤心事。”陈楚连忙道歉,可说完之后,又逮着悲痛的心情问道:“可是看你这么年轻,你的父亲应该年纪也不大啊?为什么”

    “唉,父亲心脏不太好,再加上生意的操劳,所以才这样的。”费萨尔说到。

    “命运多舛(三声)啊,安拉保佑,你父亲一定会在天堂过的很好的。”陈楚也带着悲痛说道。

    “愿安拉保佑。”

    “不过,可否问问你父亲名讳?这样伟大的商人,应该被世人所记住的。”陈楚又问道。

    “他叫做戈西姆。”

    “什么!戈西姆?他不是因为”陈楚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猛然站起来说道,可说了一半,又似乎发觉自己多言了,连忙捂住嘴巴不再说话。

    这个举动要是费萨尔心中没有疑问那可真是缺心眼了。

    “因为什么?”

    “没、没什么。”

    但是陈楚越这样,费萨尔就越好奇,难道自己的父亲死的另有隐情?还是说这个人知道了父亲的真正死因?

    他不得而知,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他要继续问下去。

    如果陈楚知道,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他还知道其他的,那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哈迪先生!”费萨尔站起来朝着陈楚鞠了一躬:“如果您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因为我是他的儿子,如果您告诉我,事后我一定会有重谢的!”

    “不行不行,我不能说。”

    陈楚听着真言回响,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他父亲是死在大盗手里,可为什么会死在大盗手里,他还不知道。

    对方这么说多半也是在试探自己,如果自己只是说出大盗杀掉他的父亲,对方估计也只是会装作震惊而已,对陈楚的计划没有半点作用。

    “我可以说,但我不希望这件事情会影响到我们的合作。”陈楚说道。

    “一定不会的,我会给予您更加优惠的价格!”费萨尔保证道。

    陈楚见状,表面上犹豫实则内心非常镇定地开启字字珠玑说道:“我是别的城市过来的,这一点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过来,就是因为那边的生意已经遇到了瓶颈,所以我需要新的市场。

    正好我在这边也有一些朋友,这件事也是他们告诉我的。

    你知道的,做商人最重要的就是消息灵通。

    他们之前告诉我,他们的手下曾经远远的看到有一个商人被大盗团团围住,看样子很像你的父亲。”

    说到这里,已经和费萨尔所知道的有些不一样了,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后面的事情。

    “然后呢?”

    “然后”陈楚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看费萨尔的神色,仿佛被对方的坚持所打动,这才继续说道:“然后,他们就看到,又一个男人出现在人群之中,穿着与大盗们哥哥不如,而且对方蒙着脸,穿的也很多,可从身形上面的,看的楚那是一个男人。

    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大盗们说了些什么,你父亲就开始向他们求饶,但是大盗们丝毫不为所动,直接把你父亲

    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我猜测这个人会不会是你父亲在生意上面的对手?所以才买凶杀人?”

    陈楚最后问道。

    巨大的信息量让费萨尔一时之间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

    大盗们在野外把父亲围住?

    还有那个神秘的男人?

    父亲向他们求饶,但是被杀掉了?

    每一个信息点都是一个巨大的疑团,父亲出门一向小心,大盗们为什么会知道父亲出行的准确时间?

    还有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大盗们会听让他的话?

    而且父亲在受到威胁之下,必然知道是保命重要,对方没有一时间杀人劫财还愿意听父亲说话,那他们就对父亲的财富不感兴趣吗?

    一定是那个神秘的男人说了什么。

    才让那些该死的大盗们心中觉得对方的话比父亲的财富更加重要。

    竞争对手?

    不可能的,不是他自夸,他们家在这座城市里面的同类型产业里面,根本没有竞争对手,如果是别的行业也不太可能,因为他们对调料在这座城市里的流通十分关注,如果别家真的想要插一手的话,他们不会不知道的。

    最后,关键的还是这个男人!

    陈楚看着对方神色变幻,就知道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了,之前所有的铺垫,都将从这一刻开始展开。

    阿里巴巴的真正结局?

    陈楚已经准备开始一层一层的揭开这个故事的面纱了。

    原文中的剧情漏洞太多,太过让人觉得儿戏化。

    里面的人物看似聪明,实际上里面所体现出来的只有马尔吉娜的指挥官穿了整个剧情。

    陈楚的到来,将马尔吉娜抓在手里,其他人物的性格这才渐渐的体现出来,整体剧情走向不变,但现在的故事才开始走向真实,也就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真正的结局。

    “唉,我今天说的太多了,今天本该是我们达成合作的俄开心日子,现在又让你想起不好的会议,这件事是我的错,改天我摆一顿酒席,专门宴请你。”陈词说完就准备告辞了。

    费萨尔强行压下心中巨大的抑或,挤出笑脸将陈楚送到门口。

    这时陈楚忽然转头说道:“对了,我们既然是合作伙伴,你又给我这么大的优惠,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正好我身边有一个擅长追踪这些的朋友,他曾经是王国的侍卫官,比较擅长追踪凶手,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和我说,有个帮手总比自己调查安全一些。”

    “那就多谢,哈迪老兄了,如果需要的话,我一定回向你借人的。”费萨尔说道。

    陈楚这才不回头的离开了。

    其实对于陈楚的话,费萨尔是不打算全信的,毕竟来一个人就说我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这未免有点太巧合了。

    可他听着听着,就越来越觉得对方不是在说谎,越来越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逻辑上面也没有任何问题。

    “难道,真的是有人买凶杀人?”费萨尔想到,

    如果父亲死了,谁获得利益最大?

    “自己?”

    那不可能,是不是自己他还不清楚吗?

    那接下来就是那些做调料生意的小商人,一家的能力肯定是不够的,而且就算没有父亲还有自己,父亲没了,他们也没有办法从中凸显出来。

    在城外埋伏父亲容易,可自己在提高警惕之后,想除掉自己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说也不太可能。

    那接下来就是

    阿里巴巴?

    父亲的遗产,自己和母亲各自拿走一半,而母亲将要嫁给阿里巴巴也就是自己的叔叔,这钱理所应当的也就归了叔叔。

    对于父亲的死亡,费萨尔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除了母亲意外的所有人。

    阿里巴巴得到了母亲,得到了遗产,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阿里巴巴才是这件事情中最大的获益者!

    如果父亲和阿里巴巴年纪相差不多,如果正常生老病死,阿里巴巴是不会得到任何东西的,就这么贫穷一辈子生活下去。

    那些遗产也全部都是自己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那个神秘人是阿里巴巴?

    可是阿里巴巴一截贫民,为什么会认识到那些凶残的大盗们呢?

    费萨尔越想越混沌,到最后他都想不出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什么。

    哈迪第一次见到自己,没必要骗自己,而且对方看着就不像是个坏人。

    坐在店里想了半天,直到傍晚的时候,非塞尔才终于打定主意出门!

    他要去找陈楚,让陈楚的那个手下帮他!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仔细调查一下陈楚才行。

    听闻对方已经在一条街上开了七八个铺子了,他随便找了一家裁缝店过去问。

    “你好,我是那边卖调料的,之前刚和你们的老板达成合作,然后对你们老板非常佩服,所以过来看看,也学习一下经商的经验。”菲舍尔说道。

    “呃,那要我去叫我们老板不?”

    “没事,不用,你们老板同时管理这么多店铺,一定很忙的,我就随便看看就行。”费萨尔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对了,你们觉得你们老板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听到对方问,大盗也会一起了陈楚带他们一步步在成立扎稳脚跟:“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不求回报,全都是为我们手下的人着(zhuo二声)想。”

    “那我好像没听说他有妻子啊,这么有能力的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呢?”

    “这一点我们也很想知道,不过我们老板虽然没有成亲,但桃花运还是挺不错的呢。”说到这里,大盗忽然露出一副男人都懂得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