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废纸桥

第十六章蛮人出山(求推荐)

    大雪连下了六天。

    拳头大的冰雹里夹着胜过鹅毛的雪,不断的鞭挞着百万蛮山,以及蛮山附近周边的区域。

    如果换做是往年,山南边城已经开始死人了。

    本就剩余不多的百姓,又将减去起码过半的人口。

    但是今年不同。

    今年的蛮山雪月格外的冷,但是山南的边城,却也格外的繁华。

    一旦有了人气,这灾···也就不是那么难度了。

    百万蛮山之外的人尚且在酷寒中挣扎而又艰难,百万蛮山之内的蛮人们,他们将面临更多的苦难。

    “我阿爸说过,每年的雪月和炎月,都是蛮神赐予我们蛮人最宝贵的礼物,虽然它很残忍。但是却将蛮山牢牢的留给了我们蛮人。如果失去了雪月和炎月的守护,我们蛮人会失去最后一个猎场,成为别人的猎物。”山雀用少有的凝重表情,看着那窗外飞扬的大雪。

    他在担心他的族人。

    即便今年的雪月,对于天炎雀部来讲,是少有的富足之时。

    但是这严酷的寒冷,依旧对绝大多数生灵而言,都谈不上友好。

    “每一个部落新生的孩子,都会在最冷的那一天夜里,被包裹上厚厚的兽皮,然后丢在荒地里,独自面对风雪。第二天一早,他的亲族才能将他捡回来。而那些没有熬过去的···他们则全都回归荒神的怀抱。荒神没有赐予他们,在这百万蛮山里求活的能力。”山雀絮絮叨叨的说着。

    当他用自己的语言说话的时候,仿佛整个人也不是那么呆了。

    林溪将手伸向火堆,然后时不时的将手缩回来,放在嘴边哈气。

    事实证明,练气不是万能的。

    虽然经过负面情绪的点燃,此时林溪的修为在稳步推进,已经到了练气十层,可以积极准备突破筑基。

    但是比起可以用肉身硬抗寒冷的蛮人,林溪那点真气,在无所不在的大自然冰寒面前,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根本也不管什么用。

    山雀在忧心他的族人。

    林溪却早已经将心事放飞到了百万蛮山的深处。

    这个时节的寻常人,除非已经修行到了金丹境界,又或者练体有成,拥有了不下于成年蛮人的身体素质,否则都不会踏足蛮山。

    一支从山炎雀部出来的蛮人队伍,正护送着林溪为他们‘筹措’来的物质,兴冲冲的赶回部落。

    战斗在突然间打响。

    两个不同部落的蛮人,同时盯上了山炎雀部的运输队伍。

    在人数悬殊,且提前埋伏的基础上,战斗很快就结束。

    两个不同部落的蛮人,分别抢走了一部分的物质,然后快速的离开了战场。

    等到山炎雀部的援兵赶到的时候。

    看到的便只有同胞的尸体···就连尸体身上原本穿着的兽皮和一些简单的布衣,也都被扒了个干净。

    蛮人们不习惯讲道理。

    有人入侵了他们的猎场,有人抢夺了他们的生存资源。

    那么他们的答案,就只有一个!

    杀回去!

    雪月···开始弥漫浓郁的血腥味。

    大雪下到了第十三天的时候,三个蛮人骑着巨型岩羊,从蛮山里走了出来。

    他们带来了林溪乐意听到的消息。

    蛮人不喜欢用脑子,这并不代表着,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脑子。

    在这流血的七天里,原本只是山炎雀部与偷袭抢夺物质的山炎狼部,以及山寒蛇部之间的战斗,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接连又有四五个部落被卷了进来。

    百万蛮山内的蛮人部落确实很多。

    但是卷入的几个蛮人部落,都属于蛮山内的中大型部落。

    如果继续打下去,那将是无法收拾的局面。

    三个蛮人见到了林溪,并且以对蛮人而言,极大的礼仪,亲吻了林溪足下的土地。

    他们恳请林溪,进入百万蛮山,去蛮人的部落大会,共同商讨各大部落合作,共开商路之事。

    听完了蛮人的请求。

    面对一旁山雀期盼的眼神,林溪只说了一句话。

    “合作,可以···让他们下来,老夫年老气衰,身体抱恙,雪月之际,无法入山。”

    看起来是矫情。

    实则是主动权的问题。

    更何况···林溪就是要将蛮人们逼出来,让他们主动下山。

    不是山宝、山雀这种,零散的下山游历,见见世面。

    而是大规模的,有秩序的,并且接受他林溪安排和调度的下山。

    三个蛮人,带着林溪的口信回去了。

    又等了三天。

    那距离边城,不到十里的雪林里,多了许多的岩羊、大角鹿甚至是坐鹰。

    雪林内,还有着许许多多的蛮人。

    他们大多数身上,都有着密密麻麻的刺青。

    这是他们实力、身份、地位的象征。

    蛮人终于还是···下山了!

    即便是蛮人,也免不了为利益所诱使。

    以前不同意与外界之人通商,那是因为商人们一再压榨蛮人的利益,以至于蛮人们都觉得,与外界之人合作,已经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但是现在,林溪来了,一切便都有保证了。

    ‘公平’的交易,大量的生存所需物质,这让蛮人们无法抵抗。

    即使是有些部落的首领思想守旧,不愿下山。

    他们的族人们,也会用各种‘奇怪’的眼神,不断的催促着、推挤着他们,不得不走下山来。

    此时林溪也裹着厚厚的,由蛮人送来的火熊皮制成的大衣,骑着马立在风雪之中。

    等待和迎接着蛮人们下山。

    而在林溪的身后,是大量望眼欲穿的‘商人’,他们基本上都是大祟各大世家豪门的门客,财通四海的商人,多是服务于权贵。

    他们的钱,也只有极少一部分属于自己,更多的···还是属于他们背后的主子。

    所以,他们的生意,也并不只是他们自己的生意。

    豪门权贵做生意的招数,可谓简单粗暴。

    出本钱,出人手,指方向,每月清算利益所得,不问缘由,不问过程,该分的钱,一厘都不准少。

    谁少了,就拿谁开刀。

    所以,对于这些商人们来讲,这些下山的蛮人,不仅仅是一坨坨会移动的金山,他们更是救命的药,长生的果。

    “山烽!欢迎你,我的朋友。”林溪用已经熟练的蛮人语言,对天炎雀部的祭首表示了欢迎。

    那位祭首却用尽管生涩,却依旧吐词清晰的大祟官话道:“谢谢你!我们的朋友,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我们应约而来,是为了解决问题。”

    随后,大量的蛮人被迎接进了边城。

    边城本残破,根本寻不到让这么多高大蛮人共聚一堂之处。

    不过,现在的林溪既有钱,更有人。

    所以一切都不是问题。

    短短三天时间,边城北角,就起了一座巨大的木屋。

    木屋虽然简陋,但是蛮人们并不会觉得亏待。

    毕竟他们自己住的屋子,连这木屋的一半水准都没有。

    再上了酒肉,点燃了炭火,屋子里的氛围,就开始变得欢快起来。

    林溪早有腹案。

    就之前准备好的计划,向着蛮人还有众多商人一一描述。

    对蛮人来讲,越简单越好。

    所以林溪只是给他们讲明了,‘我们需要什么’而‘他们需要付出什么’,同时提议,由众多参与这次聚会的蛮人部落出人出力,组织一个运送物质入山、出山的蛮人队伍,由他林溪暂代统帅,直到他们能共推出一个,彼此都信任的真正蛮人首领。

    而对于那些来自各大豪门的商人,林溪的要求就多了。

    不仅各种分门别类,并且细致到了极致。

    更要了不少人情。

    区别对待的嘴脸,一览无余。

    偏偏这些商人们,还得巴结着林溪,不敢得罪。

    以前的林溪,手里只是握着‘机会’。

    所以虽然表面各自恭敬,心里却都暗揣着鬼胎,虚与委蛇之辈甚多。

    别的不提,之前林溪提议,众筹大量物质,给蛮人同胞送温暖,众多世家豪门的代表,虽然口头上答应的痛快,既抢占着份额,却在交付物质的时候,以各种理由拖拉亏欠,很不利爽。

    而现在,心思灵活一点的,都知道···风向彻底变了。

    文元祥(林溪)的手里,有了真正的铁腕权利。

    掌握着一支战斗力惊人,并且具备主场优势的蛮人队伍,林溪随时可以将任何人赶出这场即将开启的饕餮盛宴。

    百万蛮山之中,遍地是宝贝。

    各种珍贵的矿石,各种名贵的草药、兽皮,各种稀奇的灵兽···。

    等等一切,都那么的令人眼红。没有人舍得放弃。

    大会在林溪的主持下,十分顺利。

    不过大半天时间,就将一切都谈妥了。

    蛮人办事十分靠谱。

    当天决定的事情。

    第二天就已经开始执行。

    各大部落抽调出来,组成运输队伍的勇士,也都是个顶个的精英,绝非敷衍了事。

    总共第一批在林溪手上报到的蛮人勇士,共有九百三十一人。

    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是这些平均身高都在三米左右,爆发战斗时,都可以膨胀到接近五米的蛮人,如果真的发起狂来,数千人,甚至上万人的队伍,都拦不住他们。

    而当林溪,为他们穿上覆盖要害的铁甲,以及佩戴上铁质重型武器时,这支队伍的战斗力,更是直线飙升,令人远远望去,就为之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