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第五十五章 痛苦的正确 (6000,求月票!)

    彻底复苏,表层浮现出一道道实质化灵纹烙印的归墟天球之上,苏昼与林肯尔达相对而坐。

    就像是古时得道先贤那般,没有任何浮华的殿堂与装饰,在代表着真理的合道武装之上,两人坐而论道。

    “归墟天球。”

    而在亲身触碰到这合道武装时,苏昼心念一动,呼唤般若之书以及寄宿在其中的先驱空间模板,以这两大伟大存在赋予的侦测之力,混合自己的神识,鉴别它的本质。

    金色的光辉与银色的微芒轻闪,无尽信息汇聚。

    归墟天球,的确是一颗黑洞。

    它的质量虽大,但却也没到银星黑洞的地步,但是和那种创世之处,原初大恒星寿尽崩塌而成的巨型黑洞不同,这颗黑洞从诞生到结束,都有人为痕迹,在它还是一颗超巨型恒星时,就已经有多位合道强者联手,在其内外铭刻了无尽大道韵律,层层叠叠的符文交织,令它即便是崩塌成黑洞后,其事件视界上也叠加了数之不尽的多重大阵。

    甚至,就连苏昼与林肯尔达如今正在坐着的‘地面’,本质就是这颗黑洞被大阵压缩后的‘事件视界’,那是已经化作凝固实体密度胜过简并态物质的固态灵能,呈现在外界,就是那颗看似平平无奇的黑矮星。

    在这一动不动的表壳之下,是一颗急速旋转的克尔黑洞。

    而这样一颗特殊的黑洞一旦被打破平衡,被林肯尔达与祂友人束缚了引力场的归墟天球,就会直接裸露自己的奇点,然后将整个创世之界的宇宙时空都拖拽入自己的内部。

    就像是一张平面的网上放置了一颗极重的金属球,自然而然地被压成了宛如‘井’的形状,那个时候,整个创世之界的凡物,都会朝着这颗天球倾泻,陨落,最终全部融为一体。

    直至极限后……便是一场爆炸。

    创世之初的宇宙大爆炸!

    “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任何迂回或者寒暄,苏昼直接了当指着身下的归墟天球询问,青年的目光满怀好奇:“其他神系的洪流之路,或多或少都是建立在让自己一方的存在,成就‘洪流’,起码也是秉持着自己一方的‘道’。”

    “但是,依照你们的计划,倘若一切都顺利,那么成就洪流的,却是那个由万象葬地中所有梦诞生的宇宙的宇宙意志,而并非是你,以及创造归墟天球的那两位合道强者。”

    【我们不在乎这个】

    而林肯尔达轻声回答道:【洪流是谁,有意义吗?祂行谁的道,很重要吗?】

    【既然祂已经诞生,并最终将归于虚无,那又有什么可在乎,我们只是不忍心看着那些魂灵与名字被忘记,至于记住他们,复活他们后,他们的未来如何,我们并不在乎】

    苏昼一时默然。

    林肯尔达昔日的两位友人,如今看来,很有可能就是代表着大道世界双树,存在与延续的合道强者。

    这三个人联手,三重大道正确加持,的确根本不用管诞生的洪流是谁,无论对方是生是死,是觉得活着好还是想要自杀,无论是清醒的想要施行自己的大道亦或是想要沉睡等待,全部都在祂们大道的领域之内。

    正话反话都给祂们说了,剩下来的人岂不是只能闭嘴?

    所以祂们的确不在乎未来。

    似乎被苏昼的话勾起回忆,林肯尔达闭上眼,祂微微摇头:【当年,我们是独立于创世之外的独立合道强者】

    【创世之环的各种计划,我们都不置可否,祂们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我们只是静谧地旁观祂们的所作所为,等待祂们最终的收获与结果】

    【但是,等到创世之环缔造了十个小宇宙,刺激宇宙意志诞生后,本来只是注视的我们愕然察觉,我们不能只是等待】

    【只是等待,倘若遇到了‘错误’的事情,就会来不及阻止,也来不及挽救】

    面容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某种‘中位数’脸的男人仰起头,如若是抵达了造物之境的强者认真去看,便可以看见,这位合道强者的面容本质上是不断变动的,一直都在细微地调整,变化,永远保持给任何平平无奇的印象这点。

    而倘若是持有般若之书的苏昼,就很清楚,林肯尔达的面容,就是万象葬地的面容。

    是万象葬地中,所有梦中生灵糅合在一起,显化于世的‘面相’。

    如若说,那将自己的身躯和大道化作万象葬地骨架和血肉的两位合道强者,是万象葬地的躯干……那么林肯尔达便是万象葬地的头颅。

    倘若将其击杀,万象葬地就自然溃散,所有的梦都会脱困而出,化作现实,化作一场名为‘梦魇’的宇宙灾难,另外一种终焉灾变。

    没有狱卒的监狱,本就会是如此下场。

    而祂察觉到了苏昼的观察,却不在乎。

    无间狱卒仰视着宇宙星空,神色古井无波,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所以我们便行动】

    【那时,已经迟了,创世之环与宇宙意志的大战粉碎了大半个可观测宇宙,无数无辜生灵业已消散,神祇的残魂在破碎的宇宙中飘荡,就像是在深夜疾风骤雨中飘摇的萤火之光】

    【我本打算入灭,以己躯化作黄昏摇篮,承载这众生离散的魂魄】

    【但祂们说我不行我最多也就承载,拥抱那些魂灵,却无法赋予祂们未来】

    让我们来,我们的力量可以维持这些魂魄的活性,令它们存在,并延续至永远。

    等到合适的时机,林肯尔达,你就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宇宙,令这些本不应该死去的众生,再一次复活,延续他们的生命。

    你能办得到,或者说,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办得到。

    林肯尔达,虽然我们都觉得你是个蠢的不可开交的臭石头,但正因为你是块千百万年都不会变的石头,所以你才能承载亿万众生的梦,而不变己道。

    所以你才是我们的朋友。

    闭上眼睛,即便是现在,无间狱卒依然能回忆起那时友人们的低语。

    是的,只有祂才可以,只有祂这块执着又不知变通的臭石头,才能毫无任何愧疚地抹灭那一个个光明的梦想,镇压所有黑暗的梦魇。

    一切都是为了未来,那‘正确’的实现。

    此刻,林肯尔达伸出手。

    莫名的光晕萦绕在其两指之上,宛如萦绕在利剑上的剑芒。

    祂挥动,两指虚扫过星空,苏昼却能感应到,有一股无形无质的寂灭之力宛如最为锋锐的刀锋,斩碎了所有正在投向此地的目光无论是合道强者的注视,亦或是合道武装的窥探,所有的一切都归于虚无,不可见也不可闻。

    【老家伙……究竟在干什么?】

    【说要打,然后又不打,这林肯尔达耍我们玩?】

    【无趣】

    一时间,能听见几位合道强者的冷哼和抱怨。

    显然,祂们无时无刻都在观察这个宇宙内的万物,没有什么能逃过祂们的耳目。

    但这并非不可规避,即便是苏昼也有许多中方法避过,更何况合道?

    只是祂不在乎,所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击碎,警告。

    做完这一切后,林肯尔达叹了口气:【祂们将自己化作梦,引导亿万众生的梦存在下去,并且铭记每一个梦的名字,避免祂们消散,被遗忘】

    【祂们虽然比我弱,但是却比我更有方法拯救世人,在这点,我自愧不如】

    “原来如此……”

    仰起头,苏昼看着万象葬地中,那无数的梦。

    梦,自然需要有人去做才会有。

    神祇残魂,众生魂灵,都已经死了……祂们就算做梦,也不可能如此鲜活,如此生机勃勃,如此宛如‘现实’。

    天仙可以做一个梦,一个胜过现实,完满无比的梦,令自己沉寂其中,遗忘外界。梦的是自己。

    天尊可以做一个梦,祂们的梦可以溢流出外界,孕育出大道法理,成就神通法器,此乃造物,也为生主。梦的是众生。

    而合道强者也可以做梦,祂们的梦,就可以化虚为实,可以虚空造物,可以只凭借思想,就令宇宙产生变化,缔造出生命,族群,星辰,乃至于‘世界’。梦的是现实。

    苏昼低下头,他再次看向林肯尔达。

    以及,在祂身后,隐约浮现而出的两个朦胧身影。

    三位合道强者,都在做梦。

    万象葬地,被祂们的梦包裹,以祂们的大道维持,所以才能比真实更真实,才能在梦中发展文明,领悟大道,修行神通。

    即便虚幻的梦,显化于创世之界,也是械神,甚至是造物之境的神祇尊主。

    一身等文明?

    不,远不止。

    虚无,存在,延续。

    【返虚道一】这个词汇,此刻终于有了更加详细的释解。

    那正是合道之境,行至巅峰的模样。

    祂们的‘一’,就是万般大道的基石。

    故而苏昼点头:“我明白了。”

    现在,综合如今他已知的情报,青年对昔日创世之界中发生的第一次终焉灾变,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时的创世之界,应该是怀着‘倘若战胜宇宙意志,祂们中也有人能成就洪流,那自然就能复活所有死去的,修复所有损坏的’这样的想法,孤注一掷。

    的确,倘若是洪流的话,别说是修复一个宇宙,能够影响诸多世界的祂们倘若要创造,那起码也是多元宇宙的雏形,别说是魂灵破碎,即便是一切都归于虚无,祂们也能从虚无中硬生生地拽出早已不存在的魂魄。

    但是,祂们林肯尔达和祂们的朋友,显然不相信那时候的创世之环可以成功,也不相信对方可以成为洪流。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创世之环的道主与宇宙意志同归于尽,所有的亡者都无人去拯救帮助,在绝望的黑暗真空中逐渐消散,宛如在夜晚静静融化的雪花。

    而就在创世之环分裂的十天神系在战后继续内斗,互相厮杀之时。

    林肯尔达与祂两位的朋友缔造了万象葬地,祂们以自己的血肉为材料,制造了一片墓场,又以自己的魂魄为棺椁,安置所有的亡者。

    祂们或许早已死了,但却仍然存在,直至如今。

    【道友】

    睁开双眼,林肯尔达凝视着眼前盘膝而坐的苏昼:【我知道,你如今并非合道,也不知晓如何成为洪流】

    【但是,你身上,有极其浓郁纯正的虚无气息,这是当初无法等待,所以出世的我,已经无法再次触碰到的境界】

    如此说着,祂平静道:【所以,原初烛昼,我想要向你询问一个问题】

    于是,在苏昼默默点头,表示‘可以’后。

    林肯尔达与青年对视。

    他极其认真道:【我错了吗?】

    【选择不再等待的我,是否彻底的背离了虚无之道?】

    林肯尔达没有询问‘缔造万象葬地’这件事是不是错了。

    显而易见,在祂心中,这是比任何事都要正确的事,祂怀疑任何事情,都不会怀疑这件事。

    但是,作为合道者,作为追逐正确的修行者,祂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早已背离了原初的目标。

    所以祂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一个祂自己无法确定的答案。

    “你何错之有?”

    而没有任何迟疑,苏昼立刻回答了林肯尔达:“你何止是没错,简直是伟大。”

    “奉己身而助天下,本就是最大的施行,你虽然当初没有成功献身,但是敢于负担起两位友人的大道,背负着祂们与众生的愿望直至如今,可比简单的奉献,简单的牺牲要来的简单。”

    青年的目光清澈,语气坚定不移,没有丝毫犹豫:“林肯尔达,我本以为你和那些自以为是黄昏眷属的家伙一样,是因为被扭曲,因为自己也无法说清楚的原因所以才不再等待。”

    “但现在看来,你根本就很清楚你所作一切的结果,以及做这一切的目的,而且你还能够承担选择与施行一切的责任……你所言所行于你而言都是正确,又有什么错误可言?”

    【你还有话要说而我也知道,这并不虚无】

    虽然苏昼给出了恐怕是他迄今为止最高级别的评价,但林肯尔达却微微摇头:【有话直言吧,原初烛昼,我已成道百万年寸步不得向前,你就算再怎么讥讽斥责,如若能指出我一星半点错误,令我可以成就,我又岂会动怒不满?】

    【莫说是我,哪怕是最傲慢的督斯卡那家伙,倘若你真的能给祂一条百分之百踏入洪流境界的道路,祂必奉你为师,在创始大殿中供奉你的神像】

    【我都已经放弃了等待,又怎么可能是对的?】

    很显然。

    祂早已默认了自己错误,只是希望等到一个判决。

    这样,祂便可以放下。

    但说要判决就给判决,他苏昼不要面子的?

    “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是错的?”

    身子向前倾,眯起眼。

    苏昼肃然道:“为什么非要觉得,‘等待’就是正确?”

    “为什么非要觉得,‘刻意去等待’,就是‘虚无’?”

    “林肯尔达,难道有人和你说过,‘虚无’就是见死不救,就是看见不爽的事情不回应,喜欢的事情不赞美,就是像块石头一样,别人敲打你你不管,天崩地裂你不怕跑?”

    “那不是虚无,是傻逼。”

    如此说道,苏昼笑了起来,他微微摇头,似乎是在感慨,感慨即便是合道强者,居然也会误解如此显而易见的道理。

    “你以为‘正确’是什么?不过是一群强的匪夷所思的家伙,自由心证出来的东西罢了,只是有人觉得祂们的正确还真没错,所以承认了而已。”

    “而你的万象葬地,从一开始就有人承认其他两位合道强者承认,万象葬地中的所有梦中魂灵承认,还有创世之界的不少人也愿意承认。”

    如此说着,青年环视周边的星空。

    他看向那一个个呆在旁边,不敢靠近,也不敢离去的诸多黄昏眷属,平静地点头:“即便其他人不承认,我也会承认。”

    “林肯尔达,你就是对的。”

    毫不留情地赞同对方的大道,即便这话的逻辑违逆于常人的常识。

    苏昼站立起身,他此刻俯视有些微微惊愕的林肯尔达,指出对方真正错误的地方:“万事皆虚,万事皆允。这句话,是我老家那边一款游戏的台词,但真理本就在万物之间,放到现在来说,却也算不上错。”

    “虚无,从来不是不让你做什么,与之相反,它允许你做任何事情。”

    “但是你很清楚,你的所作所为,无论在一时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在最末的最终,有一个名为‘虚无’的必然归宿。”

    此刻,青年向前伸出右手。

    他虚握成拳,看似只是普通的合上手掌。

    此刻,苏昼持印。

    然后,便有光明自虚无生。

    一缕昏黄色的朦胧微光,自青年虚握的指缝间亮起,明耀虚空,照蕴诸天。

    万象葬地中,无数的梦,都被这光芒照耀。

    此乃虚无一系至高神通之一。

    【明虚始】

    空与灭的力量正在轮转。

    正因为知晓了,即便永恒不朽的强者,也有入道而灭,化道而去,弃绝万事万物的未来。

    所以,‘人’如今立下的誓言,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做的事业,要履行的正确,才有真正的意义!

    “正因为人会死,人恐惧死,人不愿意死,所以一个人选择为了更多人牺牲自己的行径,才会显得高尚,令人钦佩,并且自愧不如。”

    “正因为一切都是虚无,恐惧虚无,拒绝虚无,所以诸位伟大存在立誓,要以己为坐标,为万物众生基定永恒正确之道的施行,才会是至高无上的‘正确’与‘爱’。”

    苏昼闭上眼。

    此刻,不仅仅他的手中,青年的周身,都亮起了一圈黯淡的光晕。

    那并非是源自于黄昏,而是真正发自苏昼内心深处,垂流而出的薄暮之光。

    这光芒空洞寂无,探寻无意义,感知无意义,触碰无意义,思索也无意义,即便是以合道强者以诸多圣日交织而成的至高神通探寻,也什么都感应不到。

    但是,就在这昏黄色的光晕流转变幻中,却隐约有什么东西正在孕育,诞生。

    下一瞬,苏昼睁开双眼。

    就像是有两轮烈日显现,令炽热的热情与澎湃的烈风席卷,在瞬间就扫过了整个万象葬地。

    仅仅是几个刹那,悠长的薄暮之光就化作最为浩大明亮,宛如白昼一般的光。

    【革新】

    “你是对的。”

    此刻,苏昼就在原地。

    但他的目光,却仿佛在极其遥远的彼端凝望着林肯尔达。

    其中,仿佛还有另外一个源自极其遥远,无尽时空彼端的存在,与苏昼同在,凝视着同样睁大双目,仰头凝视的无间狱卒。

    “但是。”

    他的声音响起,宛如洪钟大吕:“牺牲,是捷径。”

    “你与你的朋友牺牲自己,换取已经死去的众生存续,有第二次机会那这第二次终焉灾变,倘若又演化成万物俱亡,十天神系与第二代宇宙意志同归于尽的结局,你们还能再死第二次吗?”

    能看见,平平无奇的男人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但青年仍然没有停口。

    “牺牲自己,太过高尚,无人能指责你们错了,但是你们自己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自己第二次的无能为力。”

    “你们渴求,你们需要,你们想想要变得更强,变得更好!”

    如此说着,苏昼向前迈步,靠近林肯尔达。

    他的声音依然清晰:“不用庆幸,我没有说你是错的。”

    “痛苦吧,因为你是正确。”

    “所以你必须做的更好,必须要满足自己为自己立下的所有誓言,你要建设道路,你要铺设未来,你要点燃火炬,高举光明,引领所有后来者踏足,并且‘坚信’这没有尽头的道路尽头,就是正确!”

    没有坚信,一切都是虚无。

    再也没有人,可以比苏昼更加坚信自己。

    所以,青年俯身,向男人伸出手。

    “而我可以帮助你,你也可以帮助我。”

    独属于年轻,那朝气蓬勃,无论如何都不会熄灭的斗志正在灼烧所有旁观神祇,以及梦中众生的魂灵。

    青紫色的烈焰熊熊燃烧,有声音从中出。

    “无间狱卒,林肯尔达,助我合道。”

    “我必与你们一同缔造,一个更加美好,更加正确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