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能提取熟练度 云东流

第1461章 秘密潜入,秋水遗赠!

    我能提取熟练度正文卷第1461章秘密潜入,秋水遗赠!不得不承认,当玩家的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便比如此刻的三月和刀妹,在有着强横幻术开路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推开仓库大门走了进去,然后还不忘随手把门给带上。整个过程,如入无人之境!

    这个冰窖三月虽然并没有来过,但刀妹却是轻车熟路,在她的带领下,两人顺利的通过一道道关卡,来到粮仓最底层的冰窖之中。

    刚刚进入冰窖,便听到前方的被坚冰墙挡住的方向,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太妃,您多少吃一点东西吧。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是撑不住的。”说话的是一个女性的身影,从音色上判断,说话之人的年龄大概是在四五十岁左右。当然,这只是最直观、模糊的判断,并不排除对方因为驻颜有术,又或者嗓子提前变音等原因,造成感官年龄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可能性。

    而相比起这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另一个声音就显得清楚多了。甚至对方一开口,刀妹便判断出这声音的主人便是李秋水,只是她的声音比起以往要显得苍老一些,虚弱一些:“哼!少在那里假惺惺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如果被饿死的话,岂不是正合了你们的意吗?”

    这时,却听陌生的女子声音又继续说道:“太妃,奴婢其实也没有办法啊。陛下以我那可怜的孩子作为威胁,奴婢我……”

    不等这个女子把话说完,便被李秋水打断:“如果不是我,你和你的孩子,早在二十年前便已经死了!”

    “太妃,我……”

    “住口,你最好不要在我的面前继续说话,我听了恶心!”李秋水越说越气:“你如果还有半点的感恩之心,就立刻从我的面前消失,马上给我滚!”

    听到这里,刀妹与三月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显然都从双方的对话之中,猜到了一些东西。

    不过话说到这里,貌似已经不会再出现更多有用的消息了。下一刻,一股若有若无的真气在刀妹的身遭鼓荡开来,却是她在发动幻术,对那个与李秋水对话的女子进行催眠。

    不过这一次,她的催眠并不如以往那么成功。

    随着刀妹幻术的发动,那个中年妇人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伸出手来揉了揉额头,说道:“怎么回事?我怎么忽然感觉头有些晕,好像还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见状三月不禁略显玩味的看了刀妹一眼,好像在说:怎么样,你的幻术也有吃瘪的时候吧?

    刀妹却是眉头一皱,随之在队伍频道里说道:“这个妇人并不简单。能够勉强抵抗我的幻术,她的等级至少也在100级以上,而且必须是100级以上的BOSS才有可能!”

    似乎为了挽回颜面,刀妹这一次并不打算让三月帮忙。在一则消息发出同一时间,她的身形已经一跃而起,趁着那妇人被幻术搞得头晕眼花,神智模糊的机会,悄无声息的利用一根飞针引路,飘到了那妇人的头顶正上方。

    她这一手以针为引的轻功极为潇洒漂亮,甚至就连飞针刺破坚冰的时候,都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正是东方不败秘传绝技《针渡术》中一种较为擅长隐匿变化,被东方不败命名为“日月凌空”,寓意是身形宛如日月一般,升降无声,却可以笼罩整个天地。

    原本,这一招的隐匿效果仅限于发动之处,一旦彻底发动,其身形便会立刻曝光,紧接着便是势不可挡的雷霆一击。但此刻中年妇人被刀妹的幻术影响,根本就无法看到从天而降的强烈视觉冲击,依旧是捂着额头,试图让自己快点恢复清醒。

    于是乎,她便被刀妹轻而易举的点中了昏睡穴,身子一软,就这么软倒在地。

    而这一幕,却是丝毫不差的落在被锁链禁锢手脚,无法行动的李秋水眼中。

    待到中年妇人倒地,刀妹的身形落下,李秋水方才终于确定了出手之人的身份。在略微一愣之后,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们已经见过银川了。”

    这时,三月也从附近的坚冰后面走了出来:“没错,我们的确是收到了银川的求救信,阿明才安排我们来这里救你的。”

    而刀妹则是略带好奇的补充道:“没想到前辈虽然身陷囹圄,还能及时的掌握外部信息,甚至可以做到洞察入微,料事如神,晚辈佩服。”

    “你可千万不要佩服我。”李秋水自嘲的笑道:“如果我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厉害,就不会栽在自己的亲儿子手里了。”

    三月见她卖相可怜,禁不住出言安慰道:“前辈也不要太过伤心了。试问,谁又会对自己亲儿子生出提防之心呢?”

    “你之所以会这么说,只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在皇家生存的残酷。”李秋水轻轻的摇了摇头:“其实我早就看出,李元昊很是不爽我这个当妈的手握着大量军政实权,对他的强力制衡了。”

    “他会对我出手,我丝毫也没有感觉意外。”

    “我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可以成功的收买,或者说是威逼我最信任的人来对我暗中下毒。更加没有想到,他居然可以丧心病狂到一定要利用自己的女儿,来换取政治利益。”

    “我早就说过,那个夜未明虽然很有魅力,但绝非良配。可是他却偏偏要将其作为银川招婿的第一人选,甚至还弄出来吐蕃王子这个后备人选,根本不给银川半点争取自己幸福的机会!”

    听到李秋水这么说,三月顿时就不乐意了:“你给我说清楚,阿明怎么就不是良配了!?”

    “因为他和我师兄太像了……”

    “你!”

    三月还想继续为夜未明争辩,却被一旁的刀妹及时拉住,并笑呵呵的打圆场道:“你也不要生气嘛,我感觉李秋水前辈这句话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那个臭捕快,的确不是银川的良配。”

    “他们两个不合适。”

    听到刀妹的劝说,三月顿时消气了不少,同时还禁不住疑惑的看了刀妹一眼。奇怪,她们两个所说的话,明明都是同一个意思,但为什么从李秋水嘴里说出来,就让人感觉到气愤,可是从刀妹的嘴里说出来,就让人感觉到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甚至还有些顺耳呢?

    难道,刀妹刚刚在劝架的时候,对我使用幻术了?

    可是我明明没有感觉到她的身上,出现任何的内力波动啊!

    暂时安抚住了三月,刀妹却是再次看向李秋水,疑惑的问道:“我实在很好奇,前辈被关在这个冰窖之中应该已经有些时日了,怎么对外面的事情掌握得如此清楚?”

    “当然是李元昊亲口告诉我的。”李秋水抛出了一个两女绝对没有想到的答案:“如果换了其他人,在暗算了自己的母亲之后,肯定会羞于与之见面,以避免尴尬。”

    “但李元昊却与别人不同,他认为那是一种软弱的表现。”

    “他不但要每隔一两天来这里见我,还会把他最近所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对我说明,以此来锻炼他那自以为是的冷酷绝情。”

    “若非如此,我也活不到今天。”

    李秋水的话,可以说足够的骇人听闻。一个当儿子的,暗算了亲妈不说,还要每隔一两天跑过来嘲讽被暗算的亲妈一番,目的竟然是为了练胆儿!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不过心中的义愤与对李秋水的同情,并没有影响她们办正事。说话的功夫,三月已经在那个中年妇人的身上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而后无奈的抬起头来说道:“她身上没有钥匙。”

    这时,却听李秋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女人既然可以背叛我,自然也可以背叛李元昊,李元昊又怎么会将钥匙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来保管?”

    刀妹眼睛一亮:“前辈知道钥匙在哪?”

    李秋水点了点头,但回答得却是依旧十分的漫不经心:“钥匙只有一份,被李元昊贴身带着。”

    听到这个答案,三月与刀妹对视一眼,都感觉事情十分的棘手。

    毕竟,拥有真龙之气护体的李元昊,绝对是游戏中最顶尖的BOSS,同时身在西夏这一亩三分地,更是占据了绝对的地理优势,想要从他的身上弄到钥匙,简直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这时,却听李秋水继续说道:“更何况,我现在一身武功已经被废,就算逃出去又能如何?”

    “我现在只有一件事情相求,希望你们能够看待相识一场的份上,尽量帮一帮银川。”

    “这个……”听到李秋水的要求,刀妹略一迟疑,随后十分干脆的答道:“没问题!”

    刀妹如此干脆的回答,倒是让李秋水有些疑惑起来,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对方有没有在骗自己,而自己现在都已经混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值得别人去骗的?

    刀妹这时却已经在李秋水震惊、疑惑的目光中蹲下身来,用充满诱惑力的语气说道:“不过银川的处境想必前辈您也清楚,想要帮她摆脱李元昊的控制,还需要前辈您的配合才行。”

    李秋水立刻问道:“你们想要我怎么配合?”

    刀妹纤手一招,掌中已经多出来一个卷轴,一边将其放在李秋水的面前,缓缓摊开,口中就是说道:“只要前辈在这份诏书上面签下你的名字,剩下的事情,便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可以了。”

    李秋水疑惑的看向那份被夜未明等人拟定好的诏书,紧跟着,原本浑浊的双眸之中立刻绽放出两道兴奋的光芒:“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玩意恐怕出自夜未明的手笔吧?”

    刀妹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李秋水也不啰嗦,当即便在那份被夜未明等人拟定好的诏书之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至此,一份原本一分不值的废纸,在某些特殊的时候,便可以发挥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效力来!

    刀妹略带兴奋的将手伸向诏书,便打算将其收起,却不料李秋水竟然趁此机会突然出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李秋水虽然之前在冰窖之中,被虚竹吸走了多半的内力,但身手尚在,加上刀妹对于此刻的她毫无防备,竟给她抓了一个正着。

    手腕被擒,刀妹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之色。因为此刻的李秋水,功力相比较她来说,实在虚弱不堪。虽是刀妹被对方扣住了脉门,但只要她内力一吐,便可以将对方的五根手指齐根震断!

    然而,就在李秋水抓住她脉门的下一刻,刀妹便感觉有一股暖流沿着脉门,飞快的涌入自己体内。

    这是……李秋水的内力!

    刀妹一惊之下,本想挣脱,但她体内的《北冥神功》内力却已经被对方的内力激活,开始主动吞噬对方的内力,想停都停不下来。

    不过李秋水的内力,之前已经被虚竹吸过一次了,本就所剩不多。只是片刻光景,便在《北冥神功》的作用下被刀妹彻底吸干。

    一滴也没有了!

    当刀妹终于停止了《北冥神功》的运转,收回手时,李秋水原本保持极好的相貌,已经布满了褶皱,甚至就连头发都迅速的由白转黑。只是刹那光景,便已经从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模样,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妪。

    与此同时,一则系统提示,忽然在刀妹的耳边响起:

    叮!你吸收了李秋水的二十年功力,获得修为点数……

    不等系统提示念完,刀妹已经飞快的将诏书收起,同时疑惑的看向李秋水:“前辈,你这是……”

    “这是我能送给你们的最后礼物了。”李秋水目光坚定的望向刀妹:“答应我,一定要帮帮银川!”

    刀妹用力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毕竟,按照夜未明原本的计划,也是要帮助银川的。

    这时,三人忽然听到外面侍卫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这个声音之中判断出一件可怕的事情。

    李元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