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世界树的游戏 咯嘣

第828章 离别与重逢

    龙岛最南端,海岸的悬崖边上。

    大大小小上百头巨龙聚集在这里,望着悬崖上的十多个渺小的身影。

    那是前来拜访龙岛的十名玩家,他们的身边,还有着那十头与他们一同前来的少年龙、化为人形的金龙罗曼努斯,以及其他几头想要与玩家们一起到赛格斯大陆游历的巨龙。

    送别的巨龙之中,红龙王赫托斯站在最前方,那硕大的头颅望着玩家们,尤其是其中几位牌技不错的家伙,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意犹未尽以及不舍:

    “各位精灵朋友,大家真的要走了吗?”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必须要离开了,不过,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还会过来的。”

    玩家们笑道。

    看着已经收拾好行李的他们,赫托斯叹了口气。

    虽然精灵们只在龙岛呆了半个月,但他们却给龙岛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好玩的游戏,美味的烤肉……

    平日里闲得无聊,只能睡大觉、数金币亦或是打群架的巨龙们,忽然发现原来生活还能这样多姿多彩。

    作为赛格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长生种,巨龙们在拥有着漫长寿命的同时,也因漫长的时光而失去了很多东西。

    能够挑动它们那颗古井无波的心,让它们发自内心感受到快乐的事,真的不算多。

    而在玩家们所在的半个月里,龙岛上下,不知道多了多少欢声笑语。

    “朋友们,感谢你们为龙岛带来的欢乐,这是我的礼物,希望你们能够收下。”

    赫托斯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十枚亮闪闪的红色龙鳞,放在了玩家们的身前。

    那是祂的龙鳞。

    看到那赤红闪耀的鳞片,玩家们眼前一亮。

    虽然是个怕老婆的巨龙,但作为老牌的龙神,红龙王赫托斯的龙鳞绝对能称得上珍稀的宝物了。

    而随着红龙王的动作,前来欢送玩家们的巨龙们,也纷纷行动了起来,在他们的身前留下了送别的礼物。

    龙鳞、珍稀的魔兽晶核、变异的魔法植物……

    除了黄金与宝石,各种珍贵的礼物应有尽有,很快就在玩家们的面前堆成了小山。

    看到巨龙们如此热情,玩家们也有些动容。

    “收下这些礼物吧,精灵之森的朋友们,龙岛的大门……永远为各位敞开。”

    红龙王说道。

    玩家们点了点头,珍而重之地将巨龙们的礼物收起,然后踏上了少年龙们的龙背。

    “各位巨龙朋友,保重!”

    李牧回过头,伸出手,向巨龙们行了一个精灵族的礼节。

    “保重!”

    其他玩家也有样学样,神情肃穆。

    就连一向嬉皮笑脸的德玛西亚,也难得的稳重了下来,目光深处也多了几分柔和。

    “保重……”

    巨龙们也微微俯首,做出了龙族致敬友人的最高礼节。

    “走了!大家再见!”

    玩家们挥了挥手,转过身去。

    他们身下的少年巨龙长鸣一声,展翅高飞,带着他们离开了龙岛……

    而罗曼努斯等几头巨龙也化为了原形,随之跟上。

    十多头巨龙,在璀璨的阳光下,向着东南方飞去……

    看着逐渐远去的玩家们,红龙王赫托斯抬起了头。

    祂扬起修长的龙首,仰天长啸,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龙吟。

    而在祂之后,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的巨龙加入了队伍,抬起龙首,高声长鸣起来……

    此起彼伏的龙吟声响彻在天际,直到玩家们的身影,再也看不见。

    精灵们离去,聚集在悬崖上的巨龙们也纷纷散去。

    红龙王赫托斯一脸不舍地回到了龙之谷里,不过,在祂刚一进入龙之谷的盆地内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化为了期待。

    只见祂爪子里光芒一闪,多了一套华丽拉风的卡牌。

    看着那比起其他巨龙手中更加漂亮,也更加闪耀的卡牌,赫托斯露出了傻笑:

    “嘿嘿嘿……这就是限定版的卡牌吗?真好看!德玛西亚那家伙,还真不错……”

    这卡牌,是精灵们离别之前,那个叫德玛西亚的小伙子偷偷送给祂的。

    祂的其他卡牌,包括那套从母神那里顺过来的昆特牌,全都被银龙安德莉亚以玩物丧志之名一把火烧了……

    而除了这套卡牌之外,还有两套普通的卡牌,那是送给红龙提比利娅和银龙爱葛妮丝的。

    这两头巨龙,今天意外地没有来欢送玩家。

    明明……这半个月就属它们两个和玩家们待的时间最多了。

    “这套卡牌,可不能再让安德莉亚看见了。”

    红龙王小心翼翼地将卡牌视若珍宝地收了起来。

    然而祂刚一收完,就听到了自家妻子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赫托斯!”

    红龙王吓了一跳,差点没把卡牌掉在地上,祂打了多少,转过身来,看到银龙安德莉亚正皱着眉打量着祂,心情似乎很差。

    “你在藏什么?”

    “咳,没什么,没什么……”

    安德莉亚:……

    神话银龙深深地看了红龙王一眼,看得对方心里毛毛的,不过,最终也没追问。

    “对了,你见到提比利娅没有?”

    安德莉亚问道。

    “提比利娅?”

    红龙王微微皱眉。

    “那个小混蛋的禁闭还剩下两个月,应该在后谷吧?和爱葛妮丝在一起。”

    “爱葛妮丝被打晕了,我问她了,她什么也不记得。”

    银龙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听到这里,红龙王愣了。

    数秒后,祂想到了什么,猛然看向了玩家们离去的方向,破口大骂:

    “该死的,提比利娅这个小混蛋,肯定是又偷跑了!亏我还打算把卡牌送给她!”

    “嗯?卡牌?”

    犀利的目光扫了过来。

    “咳……老婆,你听错了。”

    红龙王干咳了一声,缩了缩尾巴。

    ……

    “哎……旅途结束了。”

    骑在龙背上德玛西亚扭过头,收回了望着龙岛的视线。

    他的身后,已经看不到龙岛了。

    “德玛西亚,看来你很喜欢龙岛啊!”

    变形姬刚笑道。

    “当然了,龙岛巨龙们又有钱,又单纯,尤其是金属龙们,一旦获得它们的认可,就能真正和它们成为朋友……”

    “虽然龙岛的色彩龙们脾气爆了点,但也意外地都是真性情,与赛格斯大陆上盘踞的那些恶龙完全不同。”

    德玛西亚说道。

    说着,他又有些感慨:

    “我这几天在巨龙里交的朋友,比这几年在玩家中还多呢……”

    谁让你之前老是喜欢搞事啊!

    听到他的话,玩家们投来了鄙视的视线。

    迎着玩家们,尤其是几位女性玩家暗鄙夷的目光,德玛西亚难得地老脸一红。

    他尴尬地咳了咳,说道:

    “我错了不行吗?这……这不是已经在改了吗?”

    “对了,话说提比利娅那家伙怎么没来送我们,它不是还说要和我们一同回精灵之森的吗?”

    德玛西亚转移话题道。

    “被关禁闭了吧?我听爱葛妮丝说,它还要被关两个月。”

    小咸喵回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欢快又嘹亮的龙吟从玩家们的身后传了过来……

    “Rua!等等我!你们飞得也太快了吧?!”

    玩家回过头,看到一头修长的红龙朝着他们追了过来。

    “提比利娅,你不是被关禁闭了吗?”

    苳苳微微一愣。

    “嘿!都说了我要和你们一起回去!我和生命女神冕下的契约还没履行完呢!管他什么禁闭,老家伙关不住我的!”

    红龙一脸的骄傲。

    说完,它又瞪大了闪闪发亮的眼睛:

    “话说……等回了精灵之森,有接风洗尘吗?”

    “不用太客气,一车烤肉就好!我也要带蜂蜜的!”

    众玩家:……

    其实你只是馋精灵之森的烤肉了吧?!

    就这样,红龙提比利娅加入了队伍。

    一行人,朝着赛格斯大陆飞去。

    这一次,他们的路线不再是来时的路线,而是径直前往精灵之森。

    旅行了几个月,也是时候回家了。

    龙岛一行,玩家们满载而归。

    当他们回到天选之城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

    而与此同时,枫月自由领的泽罗兰,也迎来了一位自北方而来的旅客……

    “泽罗兰……终于又到泽罗兰了。”

    看着岸边那比起一年多以前更加繁荣的城市,老约翰的目光很是唏嘘。

    短短一年的时间,脏乱的码头已经扩建了近两倍,身穿精良铠甲的卫兵不断巡逻,秩序井然。

    街道笔直,路面比起记忆中更加整洁,来来往往的行人红光满面,根本不像帝国的各个城市里那些市民一般萎靡困顿。

    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朝气。

    美丽的城市,幸福的居民,眼前的一切让老约翰有些恍惚。

    明明只是一年的时间,然而泽罗兰,看上去已经彻底与帝国的城市不同了。

    这里,看上去真的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的天堂一般。

    小心翼翼地从船上下来,老约翰紧了紧精灵们送给他的信物,按压下心中的激动,走入了城中。

    城市里比他想象的还要繁华,马车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热热闹闹,一片盛景。

    这景象,让老约翰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而与此同时,一个深深的疑惑也不断在他心底滋生。

    为什么……为什么在一年之前泽罗兰虽然闻名在外,但也还与帝国的其他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仅仅是一年的时间,变化就这么大了呢?

    老约翰知道这背后是生命教会的功劳。

    然而,他无法想象,究竟如何,才能让一座遭受过战火的城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生气,并焕然一新……

    他紧张地站在路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直到一位身穿甲胄的卫兵注意到了他,迎了上来。

    看到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卫兵,老约翰心中一紧,下意识就要逃走……

    没办法,这是每一位帝国平民的条件反射了。

    城市的卫兵维持的是城市的秩序,但保护的却是贵族老爷和富商们的利益,而对于没有背景的平民来说,与卫兵扯上关系,往往迎来的不是欺凌……就是讹诈。

    然而,就在老约翰紧张无措,忐忑恐惧的时候,卫兵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这位朋友,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需要我提供一下帮助吗?”

    看到卫兵那友善的笑容,老约翰微微一愣。

    这笑容,让他很是熟悉,似曾相识。

    而渐渐地,对方的样子与他记忆中的某个形象缓缓重合……

    那是老约翰从南方逃亡的时候,一起坐船认识的一个难民,最后在泽罗兰下了船。

    只是,老约翰清楚地记得,那位难民面黄肌瘦,神情萎靡,目光浑浊,而眼前的这位卫兵,面色红润,神采奕奕,明亮的眼睛中充满了光。

    这……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老约翰心中不确定了。

    “贾森?是你吗?”

    他瞪大了眼睛,不确定问道。

    “嗯?”

    卫兵愣了。

    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您认识我?”

    “真的是你?!我……我是约翰啊!”

    老约翰激动地道。

    “约翰?”

    卫兵皱了皱眉。

    而当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老约翰的样子,神情渐渐转为惊喜:

    “是你!约翰!”

    “没错,是我!”

    老约翰声音颤抖。

    “你……你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没有认出来……”

    看着老约翰那略显苍老的样子,卫兵神情惊异地问。

    “哎……说来话长,我也很好奇,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感觉看上去简直换了个人似的。”

    老约翰感慨道。

    听了他的话,卫兵的目光渐渐柔和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神情变得很是激动虔诚。

    只见他在胸前画了一个生命权杖的符号,微笑着说道:

    “这一切,都要感谢伟大的女神冕下,还有仁慈的索菲娅大人……”

    “约翰,你还记得我们当初在船上的聊天吗?”

    卫兵问道。

    老约翰得神情恍惚了一下,点了点头:

    “记得……当然记得……”

    他当然记得。

    他当初认识对方的时候,正是家破人亡,心灰意冷的低谷。

    那段时间,正是结识了对方,倾诉心声,才渐渐从绝望中走了出来。

    只不过,老约翰当时是一位虔诚的永恒信徒,而贾森则已经放弃了真神的信仰。

    最后,两人在泽罗兰分道扬镳,一位改信了生命教会,一位继续向北。

    不过,现在两人又见面了。

    而老约翰,也从一位永恒信徒,转变为了迷茫的无信者。

    “约翰……”

    卫兵贾森的目光很是明亮。

    “我们曾经聊过,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如此黑暗,希望在哪里,我们的未来……究竟在哪里……能够刺破暗夜的黎明又在哪里……”

    “现在……我已经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