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爸爸无敌

第1054章 事先安排好的

    “幸亏小牧来了我们这儿哩,否则我们也过不上这样的好日子,以前村子里过得可苦哩,种树吃沙子,村子里的地都被沙子也淹没了……”

    “现在这树种起来可容易哩,不信我可以教你的嘛,你自己种一棵试试嘛,这些都是小牧他们林场的树苗,基本上一种就能活……”

    “我们以前都是徒手把树搬过来,要不就是驴子,驴子舍不得用嘛,牲口贵重得很嘛,现在小牧给我们卖了拖拉机,就不一样了哩……”

    村子里的人文化水平虽然不高,可是都很会说话的人,他们知道是谁给他们带来现在的好日子,所以面对镜头、面对柳曼青的提问,好话像是不要钱似的说出来,巴拉巴拉个没停。

    如果一句给五毛的话儿,能给到陈牧破产。

    陈牧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么当面被夸,感觉就很尬。

    他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抽大烟的贾马勒老人,偷偷的小步跑过去,问道:“贾马勒大叔,这不会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吧?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感觉有点过分了,显得多假啊。”

    “你小子胡说的嘛,我为什么会事先安排好的嘛?”

    贾马勒老人一瞪眼,露出不高兴的样子来:“我可是gd员嘛,怎么会做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嘛?”

    在这一片荒漠上,那么多个村子的村长,就这位贾马勒老人是gd。

    要知道维族自小信奉胡大,让他把信仰放下,信奉gd,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即使如维族老人这样表现非常好的维族人,也没有加入gd,倒是贾马勒老人当年因为对gd的认同,年轻的时候就加入了进去,一直到今天……成了这一片荒漠唯一的一名gd员。

    陈牧本来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很多gd员才……”,可是考虑到这话不能播,他就没腹诽下去了。

    贾马勒老人说道:“以前我们巴扎村过得是什么日子,现在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大家都很清楚的嘛。

    平时对着你一个人的时候当然不会说这样的话儿,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当你是自己人哩,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你们夏族人说大恩不言谢,我们都是懂的。

    可是现在你在拍电视哩,当着那么多外人,当然得帮着你说说好话的嘛。

    这都是他们自己的主意,和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也夸得太过了。”

    陈牧看着又有一个村民面对柳曼青和主持人的提问,在镜头前口沫横飞狂夸他的情形,真有点感到心虚,就很不好意思。

    贾马勒老人“扑哧扑哧”的吸了两口大烟,吞云吐雾道:“那你说说,村子里的人说的是不是实话嘛?”

    “……”

    陈牧无语。

    当然是实话,这是可以肯定的。

    可是他们这么当着镜头说出来,他不好意思也是肯定的。

    贾马勒老人又说:“既然是实话,那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嘛,你担心什么哩?”

    说得好有道理,陈牧既无言以对。

    想了想,事情都已经这样,还烦恼个什么劲儿,顺其自然好了。

    所以,陈牧也不再折腾了,默默站回到节目拍摄现场的那边去,等待刘万钧宣他进场。

    他不知道,他虽然没在摄像头前,可他胸前的麦一直都是打开的,被调整到了另外一个频道,连接着另外一台音频采集器里面去,所以他和贾马勒老人的对话已被全程记录下来。

    那一边,主持人和柳曼青轮番和村民们说话。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柳曼青的即兴行为。

    渐渐的,主持人发现这样挺有意思的,所以为了配合柳曼青,也加入了进去。

    两人听了一会儿村民们的话儿,心底都有点疑惑。

    巴扎村的这些村民,一个劲儿的夸陈牧,实在让他们觉得这有点假,好像事先就打好草稿,配合在一起似的。

    因为这一点存疑,所以他们俩变着法子询问村子里的事情,也变着法子想要“拆穿”这些村民们“事先准备好”的说辞。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不管他们怎么问,不管他们问哪一个人,村民们嘴里的话儿居然都能够做到内容自洽、逻辑合理、前后呼应……一点破绽都没有。

    两个人问了一会儿后,实在没什么好闻了,只能停下了这种“无聊”的行文。

    从镜头前下来后,主持人和柳曼青相互对视了一眼,心底的疑惑一点也没有得到解答,反而更加闹心了。

    他们实在很想知道,村民们这样的表现究竟是自发的,还是事先安排好的。

    如果是事先安排好的,那必定是花了大心思的,否则不可能让那么多人的说法都一致,而且让他们两人问不出哪怕一丁点的问题。

    如果是自发的,那就震撼人了。

    说明陈牧真的在这片荒漠做了许多好事,使得他的“威望”极高,很得“人心”。

    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说,他们见过的人和事远比普通人要多,当然见过一些人,为家乡或者工作所在地方的老百姓做出巨大贡献,得到当地老百姓的衷心支持和热烈拥戴的。

    可那样的人,一般年纪都比较大,都是因为长年工作中积累下来的“威望”。

    像陈牧这么年轻的人,就得到这么多当地老百姓的支持,倒是他们从没见过的。

    而且,他们都看过陈牧的背景资料,知道他是一名辍学大学生,因为父母的意外去世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然后在这里从事育苗事业,渐渐把生意做了起来。

    当然,他们也在背景资料中了解到,陈牧在望西省和疆齐省都搞起了所谓的农民合作种树项目,无偿支援农民种树。

    这个项目非常成功,尤其在望西省的北棹口一带,已经成了国家专门发文件高度赞扬的项目。

    各种官媒报章杂志,纷纷发文介绍、夸赞,总之声势很大,非常成功。

    可是这些事情,节目组的众人和柳曼青都是从纸面上了解到的,并没有亲身感受过。

    所以这么乍一来就听到那么多人对陈牧进行“吹捧”,实在让他们有些意外,也有些接受不过来。

    也正因为如,他们才会心中存疑,一直想找找茬儿。

    晚上的时候,众人就住在巴扎村。

    现在巴扎村附近,也建起了十栋民宿,虽然并不算多,也没办法让节目组的众人都住下,不过几个主创倒是可以住进去了,环境非常不错。

    至于节目组其他人,则分别住在村民们的家里,就当是接待农家乐的客人了。

    陈牧当然不会住民宿,他第一时间就被贾马勒老人拉到了家里,给他做羊汤,请他吃羊肉手抓饭。

    晚上,民宿里。

    制作人和导演正坐在电脑前,回看今天拍摄到的所有素材。

    这是他们的工作流程,每日下来,必须把所有的东西回放一遍,查缺补漏,做赛后检讨。

    看看有什么是没有拍好的,第二天可以补拍一下。

    看看哪里拍得不好,以后要注意。

    还有就是看看有什么地方是拍得好的、有意思的,可以抓住深挖。

    总而言之,这是他们每天必做的工作。

    看视频的同时,他们还会聆听所有的音频素材。

    他们把不同的麦采集到的音频存放在不同的频道,随时可以合在一起,也随时可以拆分。

    正好,他们听到陈牧跑过去质问贾马勒老人那一段对话,两个人都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心意。

    这一瞬间,两个大老爷们,就很有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特别基。

    “这一段一定要放进去,肯定很有意思。”

    刘万钧开口就说。

    他是制作人,虽然总管全组,可是节目拍摄的一些事情,他还是得尊重导演的意见。

    导演点点头:“我们可以用一些字幕或者特效强调一下主持人和柳老师的疑惑,然后再插入这一段,因为会特别有说服力,也特别有意思。”

    一瞬间,两个人就达成了协议,把这一段“记”下来,准备回头剪辑的时候,要重点关注,看怎么样能把这件事情有意思的点弄出来。

    两个人正弄着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刘万钧过去打开门,发现门前是主持人和柳曼青。

    “你们怎么来了?”

    刘万钧怔了一怔,张口问道。

    女主持人道:“我和柳老师今天拍摄下来,心里有点疑惑,想过来问问你们,弄清楚。”

    两个上镜的节目主创过来找制作人和导演……

    这情景让人忍不住一下子就想到了“潜规则”三个字。

    可是刘万钧压根不敢往那个方向想,别说柳曼青的人气了,就算这个女主持人,也是个不小的腕儿,以知性和言辞锋利著称,根本潜规则不起。

    刘万钧连忙把女主持人和柳曼青请进房间,房内的导演连忙也站起来,打招呼寒暄。

    等他们端茶倒水忙活了一会儿,四个人才坐下来了。

    刘万钧问道:“不知道你们两位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可以和我们说说。”

    女主持人就把今天和那些村民对话的事情、以及她和柳曼青心里的疑惑说了一遍,然后问道:“这些村民的说辞……不会是事先安排好的吧?”

    刘万钧和导演闻言,忍不住相对一笑,然后才说:“原来你们两位疑惑的地方在这里,正好,我们今天回看拍摄素材的时候,发现了一点东西,你们两位可以来听一听。”

    “哦?”

    女主持人好奇了:“是什么东西?”

    刘万钧也不回答,直接给导演打了个眼色,然后房间里地位最低的导演都屁颠屁颠的过去,播放之前无意中发现的那一段音频。

    ……

    过了一会儿,音频播放完毕。

    事情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女主持人消化了一会儿后,既有些好笑,又有些释疑的说道:“想不到这个陈牧年纪轻轻的,就在这里有那么高的人气,真是……真是让人想不到。”

    除了想不到,还是想不到,女主持人有点词穷了。

    她访问过很多人,听过、见过很多的事。

    她知道西北这边民情复杂,想要获得这些常年在荒漠上生活的老百姓的支持,有多么的困难。

    要知道半隔绝的地理环境,导致他们有着半封闭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许多思维是最难扭转,别说得到他们的支持了,就算想走近他们,都是很难得。

    可是陈牧短短几年间,就能做到这个地步,只看贾马勒老人在音频里说话的状态,就知道巴扎村的人是真的把陈牧当成了自己人,这如果细想起来,简直有点不得了,真的会令人惊叹。

    柳曼青没说话,性情清冷的她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聆听者。

    只有在镜头前面,她才会变得不一样,演绎出不同的角色,这和她喜欢聆听的习惯分不开。

    她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心底同样感到惊讶。

    她这两年一直在大西北做支教的工作,接触到很多大西北的人和事,要了解到很多的民情。

    因为她投入的是公益慈善的事业,所以平时在当地,收获到了很多尊重和友善。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从没觉得当地的人会把她当做自家人,那种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还是在的,并不是因为她的性子清冷,也不是因为当地人的排斥,而是他们彼此原本就分属于两个世界,仿佛永远不可能融合。

    也正因为这样,她之前才会对村民们的讲话存疑,不能相信。

    可是现在,她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陈牧已经完全融入这里了,他仿佛就属于这里,和当地的人一点隔阂都没有。

    柳曼青正想着的时候,女主持人又开口了:“这倒是个挺有意思的点,我觉得我们接下来可以多做文章。”

    毕竟是有着多年做节目的经验,女主持人一下子就发现了这段音频的价值。

    刘万钧点头:“我们也正商量这事儿呢,虽然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不过我们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

    女主持人问道:“只有音频,没拍到影像吗?”

    “没有!”

    刘万钧有点遗憾,不过随即他又说:“不过这事儿很容易解决,我们明天拍摄的时候,留意一下陈牧会不会和贾马勒老人走在一起,偷拍几个镜头补回来就行了……嗯,不然直接让他们站在一起,让我拍几个镜头也行,反正后期剪辑把音频配上去就行了,这简单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