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信息全知者 魔性沧月

第七百五十二章 来自群外的先知

    奶敌被单独拘禁了,她太强,而且是飞升体。

    没有什么高能大脑,亿万人格以场态分布,记忆储存在粒子中,踏入统一力时代后,灵魂更是寄宿在无数统一粒子里,根本没法进行这种移植。

    所以只能把奶敌,送到星云地狱的某处,以超大统一场集成拘束器进行镇压。

    并且多加派人手,以防不测。

    这种事,佐门交给了手下,他一个人,亲自押送着黄极、偶然奇怪、瑞姬与乌拉提赫,再度跨越一道虫洞,来到了星云正中心。

    瑞姬变成了最原始的天龙族,乌拉提赫则是某种章鱼怪似的生物。

    他们显然都选择了更贴近自己本体的种族,尽可能提高相性,这有助于他们控制高能大脑被削弱后的那残存的一点力量。

    不过相性再高,也没有黄极高,因为那就是他的本体,适应性完美。

    佐门将其他人,随手抛入远方的一颗行星上,一团能量保护着他们安然降落。

    他亲自带着黄极一个人,飞往至高审判机关。

    “唰唰!”佐门和黄极降落到氤氲着淡淡红色光晕的巨大四方体上。

    这是个边长五十亿公里的正方体,宏伟而冰冷。

    非常冰冷,是一大团凝聚态物质。

    两人没入进去,就像是没入一团果冻,只感觉到飞速下降,最后来到了一处同样四四方方的大厅。

    这里有数名工作人员,每一个都只有六到十米高,是没有任何附加物质的量子之躯,看起来就是一尊尊纯白人影。

    就连佐门自己,经过‘果冻’的这么一层筛除,都只剩下了这么点物质。

    这才是太微华人最朴素的本体模样,什么宏伟巨物,如同星辰般巨大的身体,都是在这量子之躯的基础上,包裹了大量的同化物质。

    当初万华镜不停地凝聚物质膨胀体型和黄极大战,最后黄极就说你身体太大了,超出了你的负荷。

    万华镜没听,结果被黄极神识力震晕,当场崩塌,吸收的物质全部脱落,只剩下了个小小本体。

    “准备灵魂拷问室,我现在就要用,我要挖出这家伙的秘密。”佐门一边说,一边进行灵魂验证。

    他早就打过申请了,同事马上就调出了有关档案:“群外敌对文明的奸细?意图颠覆我们文明的星群主宰名额,统治本星系群?你有证据吗?”

    “没有,我猜的。”佐门老实道。

    “啊?”同事有点无语,看完档案,发现全是疑点,但确实也没有证据。

    “他的疑点太重,我不相信是银河人。现在他身体孱弱,高能大脑又被禁锢,我绝对能拷问出他的真实身份。”佐门坚定道。

    同事提醒道:“他的外交地位很高,袭击你的事可大可小,将由星群理事会共裁,你私自带他进灵魂拷问室……如果不是,你知道后果。”

    佐门微笑道:“知道,我愿意负全责,如果他真有那么天才,或许能为我们星群多争取几个低维降临名额……”

    “我自愿用生命平息事态,换取他们的原谅。”

    同事严肃道:“你知道就好,既如此,你放手去做吧。”

    佐门与同事们交流,用的是高维神识力通讯,以为黄极听不到。

    殊不知黄极连他们没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黄极,跟我走吧,放轻松,例行询问而已,不过关于你袭击我的事,可得好好解释解释。”佐门故作轻松地说道。

    黄极没理他,低着头揉搓自己的手臂和锁骨,一副对自己的身体很喜欢的模样。

    “黄极?现在听得见吗?”佐门怀疑黄极为了节约高能大脑的能量,把电磁波解析器官给关闭了,于是又改用了声波。

    黄极一副才听到的模样,捂着耳朵一副快聋掉的模样说道:“啊?什么东西?好吵!”

    佐门不疑有他,毕竟刚换上‘桎梏体’的高等文明个体,都会很不适应。

    尤其是太微华人自己,甚至仅仅是活着,就痛苦得想死!

    他只当黄极也是很不适应这么弱小的身体,便用更加轻柔的声浪,把刚才的话都说了一遍。

    “你不会要拷问我吧?现在我如此弱小,你简直可以对我的大脑肆意摆弄。”黄极说道。

    佐门平静如水道:“当然不是,不管怎么摆弄你的大脑,你的思维能量体都会察觉,事后你当着诸多星河主宰的面告我,我可担待不起。”

    黄极笑而不语。

    见他还在磨蹭,佐门用统一场拽住他,强行拉着走:“就是问你几个问题,记录一下,大会上要用。”

    这时候,大厅的一角忽然走出来一名太微华人,他正是银澜,手上还拖着一只小鸟,通过神识力波动可以认出,那就是迦文!

    迦文咬死万华镜还活着,而且是发自内心这么认为的,案子接不了,还需要继续调查。

    冥熔没回来,所以把迦文带到这里拷问的任务,就交给了银澜。

    “咦?这不是黄极吗?”银澜一眼就认出了黄极,哪怕身体变了,灵魂特征不变。

    “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把黄极抓来了?罪名重到要用灵魂拷问室?”

    佐门也没想到会巧遇银澜,见他直接说出来,顿时无语。

    黄极趁机道:“什么灵魂拷问?你要带我去哪?”

    此事银澜已经得到提醒,闭嘴不言。

    佐门也懒得解释,直接把黄极拖进了墙壁。

    须臾之间,二人又来到了一处密室,眼前有一颗黑暗的巨蛋。

    黄极的灵魂一进来就与它产生了纠缠,仿佛融为了一体。一时间万籁俱寂,感官尽失,视野中只有巨蛋的身影。

    他的思维被压抑到最低,无法同时间思考多件事情。

    忽然,佐门的声音出现在他的思维中:“你来自哪个文明?”

    “华夏文明。”黄极不假思索地说道。

    所谓的灵魂拷问,其实就是压抑灵魂的活跃性,让神识力模型趋于简单,使其‘想不了太多’,几乎只能同时想一件事。

    这种情况下,人家问什么,思维就本能地想什么,不受控制地想到答案。

    越不愿意想,就越容易想。如同渴望忘记某件事时,其实已经先想到某件事了,自我其实是控制不住思考的。

    此时黄极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所以只需要在物理大脑与灵魂之间的神识力联通上,稍做手脚,就可以让黄极碎碎念般地说出当前注意力最关注的东西,想法最旺盛的话。

    黄极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对他来说只是在思考而已,理论上不知道自己说出口了。

    “果然不是紫微文明!”佐门大喜,灵魂拷问之下,一问就问出了问题!

    “紫微不是文明,而是派系。”黄极所想再度浮现而出。

    佐门不关心紫微文明,他立刻追问:“你们华夏文明的目的是什么!”

    “文明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佐门心里哼哼,竟然要征服星辰大海?他一边让系统记录,一边喝道:“你们第一个目标是不是银河?”

    “当然,汉的意思不就是银河吗?”黄极说道。

    佐门一头雾水,不过灵魂拷问就是这样,未必是正经回答,黄极的灵魂第一反应想什么,谁也控制不了。

    面对他的问题,第一反应想到的不一定是答案。可能答非所问,可能是一句吐槽,可能瞬间思维跳脱到衍生相关的问题上。

    不过‘当然’二字,还是表明第一个目标就是银河。

    佐门继续问道:“统治银河后,是不是就要攻灭我太微华文明?”

    “我为什么要攻灭?你们的文明病了,我只是来治好她的。”黄极说道。

    佐门一愣,随后冷笑:“不愧是异度文明,把战争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你们的先知是草帽星群主宰的眷族,如果没有外来的力量干涉,终将走向自我毁灭,用不着战争。”黄极说道。

    佐门悚然一惊,这说得什么玩意儿?先知是草帽星群主宰派来的?

    什么鬼?他在这查黄极这个外来奸细,结果黄极交代出先知也是外来奸细?

    好家伙,一揪揪出一串?揪到统治层了?

    “谁?哪个先知?他是……是你的上级?”佐门立刻把记录抹掉,灵魂都在发抖。

    黄极吐槽道:“先知空尾,草帽星群主宰的造物,也配当我的上级?”

    佐门脑袋都快炸了,空尾先知,竟然也是奸细?

    “除了空尾,另外还有四名先知染上福禄粒子……”黄极继续说道。

    佐门感觉灵魂都凉了,总共才九大先知,一个奸细四个染上毒·瘾,已经过半了。

    再加上黄极这个家伙执掌银河,纵然现在揭穿,内外夹击之下,太微华就算成功挺过此劫,恐怕也会损失惨重到了极点。

    “福禄粒子……竟然是草帽星群投放的?”佐门咬牙切齿。

    他们为了禁绝这东西,付出了太多代价,天警本来是个很小的编制,渐渐扩大,根本原因就是这玩意儿。几乎所有犯罪事件都与其相关,本来他们是个犯罪率相对很低的文明。

    接下来,佐门顺着这条线,不停地问,黄极各种回答。

    有的问题,黄极会思维跳脱,偶尔答非所问甚至吐槽,但这都是正常现象。

    佐门只要反复问,换个角度问,总能问出他想知道的答案。

    根据他的理解,草帽星群派了两条潜伏线,一条在银河,就是黄极紫微一脉。

    另一条早在十万年前就开始了,在太微华内部,就在那九大学海!且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

    看着审讯记录,一大串的草帽星群间谍名单,佐门心都凉了,正如黄极吐槽,病入膏肓。

    这怎么搞?他一审,审出了惊天大案。

    这内部问题比外部问题严重多了,相比起来银河方面的威胁还在其次,紫微才刚刚崛起,都还没统一银河呢,就算提出对付太微华,天心文明之流也不会同意。

    “还好,还好我先自己审,没有汇报给空尾先知。”

    佐门大脑陷入思考风暴,他原本的打算,是先斩后奏,搞到了证据,那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如果问不出来,再让先知来审。毕竟他这里的灵魂拷问蛋,并不是最好的。九大学海连接下的那颗,才是最强的,就连先知自己都无法抵挡。

    没想到,他这里就审出来了,还审出这么大的问题。

    “空尾随时可以查阅至高审判机关的数据,这里发生的一切,先知随时可以知道……”

    “我删除记录,只是让同事们无法查阅,先知权限是无法隐瞒的。”

    佐门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他竟然大张旗鼓地把黄极带来拷问。

    为今之计,他只能先隐瞒,把黄极先扔到地狱里正常拘留,然后寄希望于先知暂时不要查看这里。

    之后立即通知不在名单里的鬼马先知,过来接管数据,再从长计议。

    想到就做,他带着黄极离开。

    一路上遇到同事相问,都说:“唉,别提了,黄极的灵魂信息量特别高,压制不住,什么都没问出来……”

    “是啊,这台机器有点鸡肋了……学海那边?嗯,我会向鬼马先知申请的,你们别馋和了。”

    佐门一边敷衍,一边飞出审判机关,迅速传送到某颗行星上空。

    黄极出奇的沉默,丝毫没有质问他刚才的拷问怎么回事。

    佐门冷笑一声:“你在这好好待着吧!奸细。”

    “我的身份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个误会。”黄极嘴角上扬。

    佐门才不相信呢,此刻状态下的黄极,是可以撒谎的。他只相信拷问状态下的黄极。

    “行了,没什么好误会的,我现在没空管你!”佐门冷声道。

    黄极说道:“你瞒不了多久,空尾作为先知,很快就会知道我说的一切。”

    “你不应该好好保护我吗?他很快就会派人来杀我的。”

    佐门漠然道:“你这家伙,死了才好呢!”

    他哪里相信黄极的鬼话,在他看来,黄极和空尾先知都是奸细,未来是要里应外合毁灭太微华的,岂会自己人杀自己人?就算不是直属上下级,而是平行的两条潜伏线,也肯定是搭救,而非杀害。

    毕竟黄极都知道空尾这边这么多人的名单,空尾理应也知道黄极。

    至于搭救,他正愁空尾先知不犯错呢……

    想到这,他随手就将黄极扔到了行星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