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信息全知者 魔性沧月

第七百五十四章 神识力共击

    黄极徒手解锁,难以置信,但事实胜于雄辩。

    众人七嘴八舌地要求黄极帮忙解锁,但黄极却要大家陪他越狱。

    小镇上的囚犯,轻而易举就答应了黄极。

    毕竟他们现在的状态太难受了,只要能解开‘镣铐’,黄极几乎让他们干什么都行。

    打又打不赢黄极,更何谈他们一个个本就打算越狱,可以说这颗星球上每一名老囚犯,都至少越狱过一次。

    简直是想方设法,变着花样地逃离这里,可从古至今却没人成功过。

    “你想越狱我能理解,我当年刚来的时候,也是自信满满,号称一定离开这鬼地方。”

    “可惜,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能。”

    希里十分坦然地说着,答应归答应,但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另有人附和说道:“对,万一失败,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们解锁?”

    “那我们就得好好说到说到了,拿出你的方案来,如果你的方案行不通,就把我们的镣铐先去了,我们的神识力恢复,成功几率也高了几分。”

    “让我们去给你探路,你就不用亲自越狱了,成功与否,看我们的下场就行了。”

    “明白吗?我这是为你好,你懂得解锁,那在这颗星球上,你就是最大的宝贝,你甚至可以去挑战奥宸,成为地狱国度的王。”

    大家都不希望,黄极傻乎乎地就去越狱,万一让哨兵发现他已然解锁,那一定会迎来更严厉的关押,届时他们就失去了这个有史以来,唯一徒手解除灵魂枷锁的囚犯。

    黄极扫视众人一眼说道:“离开这很难吗?你们所有人都曾离开过这颗星球不是吗?”

    “无论是火箭背包,还是光帆飞船,亦或者反重力跳板,你们该试的都试了,只不过凡是使用这颗行星上的物质离开,你们都会被轻而易举地抓回来罢了。”

    飞离星球很简单,重点在于会被轻易地抓捕回来。

    没有人逃得出量子哨兵的追击,连隐藏都隐藏不了,因为他们用的是人家身体的物质。

    这于星空之中,简直是明晃晃的信号源。

    希里见他这么说,嗤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让我们不使用这颗行星上的物质,以诸如行星大炮、电磁轨道加速之类的方法,将自身发射出去。”

    “这样是行不通的,我们的身体必然会携带这里的物质,哪怕只是几个分子!”

    “只要这些物质离开这颗星球太远,量子哨兵就会惊醒,那就是他们最好的信号源,可以轻松地抓捕我们。”

    偶然奇怪沉吟道:“几个分子都可以定位,那确实难办了啊。只要踏入这颗星球,身体就会不可避免地附着一些物质,再加上生理行为的物质交换,无论如何也会残留一些在体内的。”

    “更别说你们了,在这里住了几百上千年,吃喝都是由这里的物质组成,体内早已淤积了不知道多少信号源!”

    众多囚犯皆一脸绝望,希里苦涩道:“所以说,想越狱几乎不可能。”

    “这颗星球上,距离成功越狱最接近的一名囚犯,就是地狱国度的王,他叫奥宸,仙女座星云最顶尖的大毒枭之一。”

    “他麾下人才济济,强者如云,有自己的军队不说,甚至都往天警里派了卧底。”

    “入狱之后,他的手下发动劫狱,把环状星云搅得天翻地覆,差点就成功了。可惜,还是先知更厉害,早就算到了有此一劫,准备好了部队随时可以传送过来。”

    偶然奇怪挠了挠胸,发现有两坨肉,随手弹了几下,撇嘴道:“哦?这就算是先知了吗?换我,我也能算,一名有钱有势有军队的罪犯被抓,不被劫狱就怪了。加大警戒不是基本操作吗?”

    周围的囚犯齐声冷笑,希里说道:“先知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算尽了匪军所有的兵力部署、劫狱方案以及逃跑路线,连奥宸什么时候改变计划,计划改变之后是什么样,也都一清二楚。以此布下十面埋伏,最后将劫狱者一网打尽了,全都关在了这颗星球上。”

    “这就是为何,奥宸在这里势力极大,得以建立起地狱国度。”

    偶然奇怪诧异道:“既然先知如此厉害,为何还会允许这样的毒枭存在?有对方的名单,早出警抓人不就行了吗?”

    希里理所当然道:“先知的心思,岂是外人可以揣测?也许这正是最有利抓捕那群人的方法。”

    偶然奇怪还要再说,黄极却摆手道:“先知预知未来的方法,靠的是庞大的数据量进行的推演。”

    “凡是太微华人,几乎从出生开始的所有事情,包括微观的物理现象产生的数据,都会被量子材料记录,甚至连改造灵魂的材料里都会有记录,换身体也不行。”

    “只要连接一次九大学海,甚至只要连接任何一台公共设备,这些数据就会在后台自动上传。”

    “九大学海,就是九大超级数据库的终端,记载了这片星河发生的几乎所有事情。”

    “这些数据量,结合先进的数学模型,就是可以一定程度上预知未来。”

    “不过反过来,能建立起庞大黑暗势力之人,自然也明白这一点,采用各种原始的沟通方式,甚至从来不使用公共设备。”

    众多囚犯面面相觑,十分诧异。

    关于先知是如何预知未来的,他们一知半解,此刻才知道原来是这样。

    归根结底,依旧是大数据。

    “难怪老子会被抓,原来连公共设备都不能连接……”

    “不对啊,我没连接过啊,为什么我也莫名其妙地被抓了?”

    几名囚犯开始反思自己如何被捕,黄极解释道:“不仅仅你们本人不可以连接公共设备,就连知道你们身份的人,也不可以,否则一样能查到你们。”

    希里摇头叹息,这可太难了,犯罪生涯一旦开始,便没有回头路。必须一生不接触公共设施,所有可能知晓自己犯罪事实的人也要灭口。

    亲朋好友都不能接触,除非拉入伙,但也要小心出现叛徒,或者猪队友暴露自己。

    更关键的是,这种数据上传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如此也就难以防备。

    黄极继续道:“真正能推演未来的,是九大学海,而不是先知。这样就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先知无法预知‘他并没打算知道的事情’。”

    “就比如奥宸的黑暗势力,先知压根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也就不会想着去算他们的未来,更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名单。”

    “所以偶然奇怪,你真冤枉先知们了。”

    希里不禁问道:“那劫狱失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算到?莫非是出了叛徒?”

    偶然奇怪哈哈笑道:“喂!你是白痴吧?”

    希里打了自己一巴掌,说道:“好吧,是奥宸,那家伙身为老大竟然被捕了,在先知眼里,等于直接就把所有手下的数据给暴露了。”

    在太微华的黑暗势力,必须心狠手辣,将所有知道他们身份的外人杀掉。

    就连非法交易,也要采用非接触型的交易手法。

    然而势力越大,越难把控,一旦有个蠢货暴露,就会连累所有人。

    “奥宸那个蠢货,到底干了什么蠢事?偌大的一个势力,全给他祸害没了。”希里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黄极嘴角上扬,说道:“这奥宸,对我们的越狱计划很有帮助,我们得去拉他入伙。”

    希里脸色一变,岔开话题道:“你的计划根本行不通!还有,你既然是银河大使,那你的问题就是外交事件,可能略施惩戒就能放出去,你为何非要越狱?”

    “除非你的罪行是真的!你果然是群外派来的奸细,是我们的文明之敌?”

    一时间,大家都眼神不善地看着黄极,如果是这样,他们不会帮黄极越狱的。

    没有文明,就没有未来,这一点高等文明都看得透透的。

    也就偶尔出一些真理社那样的奇葩,而想要成为这样的奇葩,就必须有超凡脱俗的实力与自信,而即便如此,真理社也不会枉然毁灭母族。

    如果黄极要给他们的文明带来大劫难,即便是罪犯也不会与他为伍。

    黄极微微点头,将空尾先知对太微华的渗透,又说了一遍。

    大家只是笑而不语,眼下又没有灵魂拷问室那种神器,哪里会相信进了监狱之人对先知的指控?

    黄极也不解释,他迟早能让这些人懂得,继续说道:“另外,我还没说计划,你们怎么就知道行不通?”

    希里无语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指使用这颗星球上的物质逃狱,永远不可能成功吗?”

    “这是废话,用不着你教,只依靠身体飞出去的方法,我们都试过无数遍了,可我们体内一样涵盖了不少量子神核的物质!”

    黄极笑道:“我知道,用这里的物质逃狱,无法成功,可不用……更会失败,没有飞船,我们是不可能逃出多远的。”

    “所有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这星球上的量子哨兵。我们只要搞定他们,这里的物质不就能随便用了吗?”

    众多囚犯一脸懵逼,希里更是哑然失笑:“我当你说什么!你想干掉四名哨兵?”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在关进来之前,装备齐全都不一定能干掉量子哨兵,更何况现在这副模样?”

    “我们面对量子哨兵,就如同蝼蚁面对神明。”

    囚犯们可以说把该用的办法都用了,至于解决掉量子哨兵?想都没想过。

    逃出去都能被抓回来,何况在这颗星球上?这星球是人家的军用量子神核。

    有囚犯说道:“你会解锁,可以在这颗星球上生活得很好。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待着吧!”

    此时黄极已经从白色光球里,兑换了许多杂物出来。

    每名囚犯都有额度,他兑换了一些基础原子工具后,马上进行升级改造。

    很快造了一台微子级别的生产工具以及计算机。

    随后他将之前取下来的灵魂枷锁,细细地拆解,小心翼翼地取出若干统一粒子。

    在这连实验室都算不上的简陋条件中,黄极十分稳定地按照工序,生产者某种统一力设备。

    偶然奇怪眼睛一亮,这工艺他熟!高维通讯所用的量子虫洞!里面有很多真理社的手法,剩下的手法也都是黄极之前教过他的。

    只不过工艺更进一步,似乎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黄极又有了飞跃式的进步。

    但旁人看不出妙处,希里都没仔细看,见他捣鼓微子级设备,笑道:“你也就只能造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提升生活水平还行,但任何大型杀伤性武器都造不了。”

    “整个星球所有囚犯绑一块,都不够一名哨兵的小指头碾的!”

    黄极没说话,过了半晌,嘴角上扬。

    他的声音出现在众人的心中:“干嘛如此贬低自己?人与人的灵魂是平等的,整个星球所有囚犯绑一块,神识力的强度,可是大得惊人啊。”

    “什么?”囚犯们惊愕不已。

    黄极竟然使用出了高维通讯,这意味着他造出了一台相关设备。

    在这里,他们连统一粒子都造不出来,量子哨兵们锁死了这项科技,没了这项基础,也就连统一力科技都攀不上去,更妄谈其他了!

    然而黄极,竟然这么快就打破了科技封锁。

    “是了,灵魂枷锁中就有统一物质,而且还有神识力交换机。”

    “这些材料,理论上就能造高维设备……”

    “你竟然能拆了它!”

    囚犯们惊骇之余,又无比地激动起来,拆除一款太微华军方的统一力设备,可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在条件受限的情况下,完好取出里面的东西,简直是个奇迹。

    更关键的是,没人知道灵魂枷锁的构造,就连使用他的警方自己都不懂,有专门的生产机构派发。

    这种条件下,拆除一个陌生的顶级科技产品,难度不亚于原始人拆飞船。

    黄极能拆一个,就能拆所有!

    灵魂枷锁,每名囚犯脑子里都有一个,整个星球百万囚徒,能拆出多少统一物质啊?

    偶然奇怪摩挲着胸口说道:“原来如此,将所有人的神识力集中起来,每个人集中一点,强度上绝对能瞬秒量子哨兵。”

    “不过,这种事可以做到吗?连理论支持都没有。”

    其他囚犯也沉吟道:“没错,所谓集结万众的神识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是科幻,不同的人的神识力是无法融合的!”

    他们所谓的天人合一,心灵交融,那是彼此飞速地交换信息,联网般的行为,彼此都是对方想象力世界中的幽灵,独立而又串联。

    可要想实现黄极所说的神识力合击,那必须同频同调,力量集中。

    这种事,在他们看来是怎么都做不到的!

    “哈……”黄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刚才的操作,可把他累了个够呛。

    伸完懒腰,他笑道:“不可能?所有人的灵魂死后都会升入六维,融合在神识力海洋之中。”

    “你跟我说不可能融合?”

    众人愣住,不过紧接着希里就反驳:“那是高维,不一样!在三维时空如何实现这种事?我们文明钻研此道无数载,连个猜想都没拿出来过!”

    “难道你要说,我们太微华文明,还不如你一个人聪明吗!”

    黄极叹息道:“太微华文明当然比我聪明,聪明到懂得把这种技术隐藏,连个猜想都不放出来,以至于让民众们认为它不可能实现。”

    “你说什么!你说我们文明已经有这种技术了?”囚犯们面色古怪。

    太微华当然有这种技术,穷鬼组就会,那是穷鬼组压箱底的杀招。

    之所以不公开,甚至连猜想都要压制隐瞒,就是因为这招太强了,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多力量大’。

    其实以太微华的文化凝聚力,以这些高觉悟民众的热爱文明之心,太微华完全可以公开这项技术,稍微审核把控一下,加点条件也就是了。

    这将能成为太微华文明的一大杀招,文明存亡危机之刻,万众一心爆发出惊天之力的终极手段。

    可为何只有少数的穷鬼组以及学者才知道呢?

    囚犯们对此万分不解,唯一的缘由,可能就是防范犯罪集团了,太微华内部还是有不少从事犯罪活动的势力的。

    对于他们的困惑,黄极解释道:“如果普及这种手段,太微华文明在群外世界,将从一个任人欺负的星群主宰,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强大社会型群主。对那些文明飞升体,产生实质性的威胁。”

    “可惜,在发现这种技术时,你们的文明已经被草帽星群主宰渗透了。草帽主宰在你们刚刚成为群主时,就开始布局,将他的奴隶,扶到了先知的地位。”

    希里怒道:“你说是空尾先知,故意压下这项技术,就是为了阻碍我们变强,不对飞升体们产生威胁?”

    他们终于开始关注黄极口中空尾先知的事。

    当然,他们依旧不信:“这不合理,一名先知不可能只手遮天。如果普及这项技术是正确的事,其他八位先知一定会推行!”

    黄极摇头道:“是的,所以空尾先知,创造了一个不能普及的理由,并顺带以此腐化了另外四名先知,在先知议会中把控了大半的话语权。”

    囚犯们瞳孔一缩,自己想到了!

    “福禄粒子?”

    关于空尾先知是奸细并且创造了福禄粒子的事,黄极先后说了三遍,第一遍无视,第二遍不屑,如今第三遍这些囚犯才终于听进了心里。

    他们主动把所有事情串联起来:“为了压下神识力合击的技术,空尾先知创造了福禄粒子,并且将配方散播出去,导致我们原本平和的社会,犯罪率飙升,乃至滋生出各种大型黑暗势力。”

    “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普及神识力合击的技术,不然文明的稳定性会受到巨大破坏,犯罪分子会更加难以镇压。”

    一番话说得,现场不少囚犯都神色僵硬,他们就是制造福禄粒子而关进来的。

    这东西,比所有的心灵享受,都高出无数个量级。

    心灵知觉上限,是生理感官上限的次方倍。这意味着心灵快乐,可以碾压肉体的快乐。

    大家的那种三高生活,并不能完全发挥这次方倍的效果,那是理论极值,平时也就只能达到三次方、四次方倍而已。

    可福禄粒子,却是一种终极享受,快乐可以不断飙升,最后达到理论极值。

    谁能抗拒这种诱惑?什么对文明的爱,什么法律,全都滚蛋。环绕它滋生了无数犯罪集团。

    暗中把这种鬼东西投入文明,空尾先知的行为,就谁也挑不出毛病,反而成了老成谋国之举。

    虽然这并不能证明,福禄粒子就是空尾先知投放的,但囚犯们也不再不屑于黄极的说法了。

    群外主宰派了间谍,这是穷鬼组查到的事,所以他们迫切地想找到那根刺,看谁都要先怀疑一下是不是来自隔壁星群。

    福禄粒子配方忽然出现,毫无挣扎,却无法破解,还屡禁不止。持有这项技术的毒贩剿灭干净之后总能又冒出来,几万年来地狱人口越来越多,天警体系也越来越大。

    神识力合击技术,如果存在,那这一切肯定就是群外的飞升体搞的鬼。

    这是社会型文明仅有的可以对付飞升体的神技,飞升体的人口无法自然增长,社会型文明的人口却能指数膨胀。

    仔细想来,太微华已经连续几万年前人口负增长了,真要想生,简直随便生。

    可政策上却只是稍稍鼓励,丝毫没有把这当做什么大事。

    希里眼神锐利道:“神识力合击技术,真的存在吗?黄极,你怎么会的?”

    黄极微笑道:“连我一个银河人都能研究出来的技术,太微华人专精神识力科技,可能会没有嘛?这恰恰证明了有统治者故意掩盖。”

    “你不信没关系,反正越狱就需要这套技术,等我把这颗星球上的所有人团结起来,我自会展示给你们看。”

    “你们不必再想我是不是奸细,飞升体是绝不会传播这种技术给社会型文明的,这对他们来说是极端愚蠢的行为,背叛的是飞升体的阶级利益。”

    任何飞升体派来的间谍都不可能为了自保,传播这种技术。

    宁可死,也要阻止这种技术普及开。

    听到这番话,希里已经决定相信黄极了。

    他目光灼灼道:“好,接下来我听你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带我们越狱!怎么拿出那项技术来!”

    黄极平静道:“很好,那带我去见奥宸吧。”

    “我们的时间不多,三天之内,我们要攻陷至高审判星。”

    众多囚犯大惊:“不是越狱吗?”

    黄极摊手道:“这就是越狱啊,你们不会打算花十几年,飞跃反物质星云往外逃吧?”

    “至高审判机关就在不远处,那里有武器有设备有虫洞有资源……”

    “到了那里,我会彻底解除诸位的枷锁,届时你们爱去哪去哪,想散伙也随便你们。”

    一旁的偶然奇怪,神情玩味,攻陷最高执法机关,这伙是说散,就能散的嘛?

    他看向黄极,心里暗自兴奋:“之前阻止我叫人来打劫,原来你等着干一票大的啊。”

    想到这,他低声道:“黄极,到时候把我姑姑他们都拉来……”

    怎料黄极摇头道:“听话,你当我的助手就行了,技术少不了你的。”

    “但太微华的问题,太微华人自己解决。”

    偶然奇怪,十分奇怪:反正都要干一场,为何还非得用这群囚犯?

    不过基于他从黄极身上源源不断地求学到知识,跟榨不干的宝藏一样,他也只得听从。

    事后有收获就行,过程他才无所谓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