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

第七百八十章 兄弟

    毒药认识紫色快十年了,但是,他却始终看不透这个老大。

    紫色既不喜欢钱,也不喜欢物欲享受。她似乎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

    包括那些大公司,这位也不是很在意。

    别人都说紫色是七级改造人,但是,毒药觉得这位老大不太像改造人。她身上没有多少改造痕迹。

    关键是紫色并不隶属某个公司,完全自由。

    改造人也需要看改造个体状态的人都无法承受五级以上的改造。七级改造人,对于每个公司来说都是一笔财富。不可能轻易放弃。

    以紫色的本事,明明可以等一统维安市贫民区,她却始终没有这么做。

    紫色每天似乎都无所事事,她好像就是在这里混日子,又像是在等待什么。

    但是,毒药从没见过紫色主动寻找什么目标。

    简而言之,紫色是一个很奇异的人。毒药用了快十年的时间都看不透紫色,对这位自然是充满敬畏。

    “怎么?”

    紫色轻轻吐了一口烟气,漫不经心的随口问了一句。

    “老三和老七都被人杀了。动手的叫高玄,最近几天突然冒出来的高手……”

    毒药把他知道的情况简明扼要做了汇报,他知道紫色厌恶长篇大论,厌恶冗余无用的废话。

    “听起来还有两下子。”

    紫色对老三和老七的死毫不在意,虽然外面都说紫色七兄弟团结一心,在她眼中,其他六个兄弟也不过是有用一点的手下。

    毒药提醒说:“老大,我看这人手段酷烈凶狠。只怕会主动找上门来,我们需要小心一些,提前做好应变准备。”

    “雷电系的超凡强者,挺罕见的。”

    紫色又吐了个烟圈,她懒洋洋的说道:“那人要来了,我会出手解决。”

    毒药如释重负,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请紫色出手杀掉高玄。

    正常来说,作为帮派老大,解决入侵的敌人似乎理所当然。

    但是,紫色从来都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毒药相信,紫色躲在一旁看着高玄把人杀光,也不是不可能的。

    为了防止这种意外,事前的沟通请求就非常有必要。

    毒药对紫色深深鞠躬,他正要出言告辞,他身上的通讯器突然响了。

    毒药急忙接通,通讯器里传来了老五铁甲有些惶急的声音:“二哥不好了,那小子已经冲进来了,我们挡不住……”

    通讯器里不止有老五的声音,还有各种枪响和惨叫声。

    砰砰的连绵枪击,都压不住的惨叫,可想而知,现场必然一片惨烈。

    “我靠,这小子剑太快了,妈的,我打不过,我要先退了。”

    通讯器里的老五声音更紧张了,毒药急忙大叫道:“稳住,我和老大马上过去。”

    “完蛋,他用剑破开了装甲门,妈的,三尺后的装甲门都被斩开,绝对不正常。这家伙的剑有问题,怎么看着那么像老三的白锋……不好……”

    老五正说着,突然惊叫了一声,跟着通讯器就落在地上。

    通讯器里传来了各种电子杂音,毒药脸色很难看,难道老五也死了?

    毒药看向紫色正要说话,通讯器里又传了一声尖利锐啸。

    通过通讯器电子元件转化出来的振荡声波,那尖利声音依旧带着的恐怖穿透力,还有难以形容的锋锐。

    毒药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就好像被无形剑刃刺中贯穿,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过了零点几秒,毒药才猛然反应过来,他心中大骇,这是什么剑法?

    他虽然看不到对方动手,却无比肯定对方就是举剑直刺。那锋锐声音就是快剑斩刺空气发出的锐啸。

    毒药不知道这一剑有多快,可只是这一声剑啸,就能慑人神魂,让人难以自己。

    由此可见,对方的强横。

    毒药不需要去确认,他相信老五铁甲必然被这一剑斩杀。

    他有些惶急的看向紫色,对手的强悍远远超出预料。老大要不出手,他们真的死定了。

    “是个高手。”

    紫色嘴里的烟头又亮了亮,暗红焰光照亮了她的笑容。

    不知为什么,毒药突然觉得老大笑的很好看,很轻松,又很自信。

    这笑容很有魅力,让他心都跟着安稳了不少。

    “走吧。”

    紫色弹了弹烟灰,这才不紧不慢站起来。她比毒药还要高一点,穿着紫色套装。衣服款式近乎的军装,简洁贴身,把腰腿曲线都勾勒出来,又挺括有型。

    毒药明知道紫色危险可怕,可每次面对紫色,总是能感觉到老大身上那种迷人的魅力。

    不过,他心里非常有数。偷看一眼也就算了。他可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紫色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死在她手下的人不知有多少。

    也有不少自命不凡的英俊男子用尽手段追求老大,他们下场都很惨。

    毒药不知道老大喜欢什么,但他敢肯定,老大肯定不喜欢男人。

    紫色随手从墙壁上摘下来一把古色斑斓连鞘长剑,“居然有剑法高手,那真要会一会。”

    紫色就这么一只手提着剑,另一只手夹着烟,很潇洒的上了电梯。

    到了电梯历练,紫色立即就戴上了一副墨镜。

    她这副墨镜是特制的,亮银色镜片很宽大,遮住了她小半边脸。

    只要离开地下室,紫色就时刻戴着这副墨镜。外人根本都不知道这位高手眼眸的颜色很特殊。

    事实上,就是其他六个兄弟,也只有毒药才知道这个秘密。

    毒药很清楚,老大这么做就是为了掩盖特殊的眼睛。所以,他也很自觉从不和外人说这些。

    就他一个人知道这件事,一旦泄露就是他的问题。

    毒药觉得这是老大的一种考验,看他能不能保守秘密。

    另外,毒药也不觉得这件事有多重要。这个异变的时代,有科技改造,也有人类自然异变,眼睛变成什么颜色都不奇怪。

    不过,毒药还是第一看紫色用剑。

    紫色没什么专用武器,正常情况下她比较喜欢用枪。毒药看过紫色的战斗,要说起来也没什么特殊力量,就是更快更准更强。

    不论什么样的敌人,在紫色手里都走不过三招。

    以前有一个很著名的七级改造人高手,正面对决中被紫色赤手空拳一招秒杀。

    那一战过后,毒药就把紫色奉为天人。就凭紫色的战斗力,小小维安市谁是对手。

    不说那些帮派,就是那几家大公司,又能动用多强的力量。以紫色之能,摧毁这些公司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紫色并没有多大野心。紫色玫瑰这个组织,也只能止步于一流帮派,没办法成为维安市的霸主。

    毒药对此其实很不甘心,他明明抓了一手王炸的大牌,却用不了。这真的很难受。

    现在更是难受,老大躲在地下室,结果,总部大楼都被对方要杀穿了。

    老五虽然奸猾,对自家兄弟还是很讲义气。结果就这么挂了。

    毒药心里郁闷,却不敢和紫色抱怨,只能自己憋着。

    电梯直接上了十楼,这里是训练大厅,平时会有大批帮派精锐在此训练。

    在训练大厅另一侧,则是小型武器库。这样设计也是为了尽快集结人员应变。

    武器库大门就是厚重装甲门,遇到难以抵抗的强敌,也可以暂时进去躲避。

    刚才老五说装甲门被破开了,肯定就是在十层。

    从电梯出来,毒药就看到了满地的尸体。

    紫色玫瑰成员都穿着统一紫色服装,非常容易辨认。

    现在这些帮派成员,全都横躺在地上没了呼吸。很多人身上都有子弹留下的巨大坑洞。还有一大部分人的伤口非常纤细,通常都是心口。

    “到是个讲究人。”

    紫色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她反倒笑了。

    毒药满脸不解,讲究人是什么意思?

    紫色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这才慢悠悠的解释了一句:“剑就是斩刺两种。对于无甲目标来说,斩更方便更有威力。这人只刺不斩,避免了满地内脏和残肢。”

    原来如此,毒药到底是高手,他哪怕不擅长用剑,也一下就听懂了。

    的确,对于用剑的人来说,斩其实更方便更有威力。刺就更复杂,更考验剑手的剑法,也更消耗力量。

    敌人这般手段,只说明一件事,他非常从容。所以有余力做这些。

    毒药想到这里心又有点发沉,对手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强。

    幸好老大还笑的出来,老大应该有把握应对吧?

    毒药偷偷看了眼紫色,巨大的立地窗让大厅有着充足采光,大厅还有数十盏照明灯,大厅内一片通明亮如白昼。

    明亮的光源下,紫色侧脸线条精致又立体,极其动人。她长发挽着丸子头,一缕缕发丝很随性飘散在外面。

    这种随性放松也中和了她身上的神秘、严肃和深沉。组合成一种奇异的魅力。

    毒药都不知为什么,在这么紧张的时刻,他居然有空去想这些。

    来到装甲门前,毒药看到被扭曲变形的装甲门,他猛然清醒过来。

    三尺厚的装甲门外面有锁,里面用的是原始铁栓。结果都被硬生生斩开,然后又暴力轰开装甲门,导致大门都变形了。

    再看里面,老五就躺在武器架子上,周围都是散落的各种枪械。

    穿着一身铁甲的老五,就是在脑袋上有一个很细微剑痕,血从这个小小剑痕中不断向外渗透。

    毒药虽然心狠手辣,看到老五这副死状,心里也是恻然。

    他走过去掀开面甲,果然老五的脸已经被血淹没,完全看不清脸的样子。

    “这一剑真快。”

    紫色站在老五身边认真看了几眼,她对毒药说:“这人不但剑法高,身体还强横。厉害。”

    毒药有些担心的问:“老大,不行我们先避其锋芒?”

    “怕什么?”

    紫色不以为然,她又吸了口烟才说:“这个小地方,难道还有十级改造人?”

    毒药听老大这意思,只要不是十级她好像就能稳赢。

    他虽然有点不信,但是,他却不敢多问了。九级改造人都不放在眼里,他这位老大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老大这么自信,到让毒药更多了两分底气。

    毒药和紫色跟着战斗痕迹一直向上,一路上就看到各种死状的尸体。

    这些尸体几乎没有什么战斗痕迹,完全是照面就被杀掉了。

    越向上尸体越少,不怕死的应该是被杀光了。剩下人都不敢再战。

    毒药一路走过来,其实也注意到有些房间可能藏着不少人。但他也没理会。

    遇到打不过的强者,躲避起来也不算丢人。这些人都被杀破了胆,叫他们也没用。

    何况,紫色厌恶废物。叫上这群人只会惹老大不开心。

    毒药跟着紫色继续向上,又在二十层位置发现了老六飞豹的尸体。眉心上有一柄薄如纸的飞刀,飞刀已经完全没入头骨。

    可能是飞刀太快了,飞豹眉心上也没流多少血。只是表情看着有点狰狞。毒药伸手把飞豹没合拢眼睛合上。

    飞豹应该是从外面赶过来的,他速度特别快,擅长纵跃跑跳,躲在这远距离伏击高玄,结果被高玄用飞刀杀了。飞豹应该是没有防备,死的很不甘心。

    “还会飞刀?”

    紫色看了眼飞豹尸体,脸上也多了一丝疑惑。

    毒药想了下说:“这飞刀应该是从苏飞那拿来的。用特殊弹射装置弹射。只是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从飞豹的位置看,他守着入口狙击高玄,和高玄距离至少有六十米。

    薄若纸片的飞刀能扔这么远,真是超乎想象。

    “这里面还加持了雷电力量。”

    紫色想了下说:“能如此精微运用超凡力量,这人还真的不能小看了。”

    话是这么说,紫色也没太在意。就凭她的武功剑法,只要力量不差距太大,她都不可能输。

    毒药没说话,只是表情很凝重。老七老六老五老三都挂了,哪怕没有多少兄弟之情,这会他心里也不好受。

    这次就是杀了高玄,紫色玫瑰也损失惨重。周围帮派看到机会,免不了又要连番恶战。

    老大是没事,他却不敢说自己一定能笑到最后。

    帮派的战斗往往简单又残酷。一个不好,就是命丧当场。

    何况,这个高玄还不知怎么解决……

    毒药一路走过来,情绪越来越差。等他和紫色来到大楼天台上,就看到了提着剑在天台旁远眺的高玄。

    高玄灰白色休闲装很合身,显得他身材很挺拔有型。很可怕的一点是,毒药没在高玄身上看到一点血迹。

    杀了这么多人,高玄居然滴血不染。这种控制力简直恐怖。

    这会正是太阳西斜,夕阳余晖照过来,逆光站着的高玄都被染上了一抹氤氲绯红,那身影看上去居然有种难以言说的高妙意味。

    高玄也感觉到了身后来了人,他慢慢转过身正要招呼,却一眼看到了紫色。

    隔着银色墨镜看,高玄也只能看到墨镜上倒影的如血夕阳,看不到对方的眼眸。

    但是,紫色是个大美女,叼烟的样子更是慵懒优雅。关键是紫色样貌、姿态呈现出一种总体状态,非常有魅力,又让高玄非常眼熟。

    “很有我装逼的风范……”

    高玄立即察觉到了那种让他熟悉的味道,嗯,就是和他很像。

    高玄调整天龙瞳,却怎么也看不透那面墨镜。

    在这个世界,天龙瞳有太多限制。另外,对方的墨镜也是一种特殊光学设备。

    不过,看不到眼睛也没什么。天龙瞳能观察到的表面细节已经足够了。

    对面女人的身体自然却并不放松,肌肉有序调整,骨骼结构稳定充满张力。只是这种对于身体的超凡控制,就能看出女人的武道修为多高明。

    在这个世界,武功不过是一种技击,没人会去研究其中的道。

    这女人对于身体力量的控制,却近乎完美。所以说是近乎,还是他站的层次太高了。才能发现对方对于身体控制上的一些细微问题。

    这个时代的科技改造技术还不错,却也没办法如此精密控制身体。何况,对方身上并没有任何改造痕迹。

    另一方面,高玄在神魂层面也闻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因为魔物对于整座星系人类的精神污染,云清裳转生的神魂也要受到一些影响。关键是云清裳神魂记忆肯定藏在神魂本源深处。

    除非深入对方神魂,否则,高玄也难以从外在神魂状态轻易做出判断。

    虽然很多方面都无法确定,整体来看,对面这个女人至少有七八成可能是云清裳的转生体。

    剩下的两三成,还可以通过其他手段确定。只是需要一点点的时间。

    高玄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目标,他心情大好。他对紫色呲牙笑起来。

    夕阳如血,余晖正浓,却也没有高玄笑的灿烂。

    高玄这种由衷的开心,也把毒药看的有点懵。

    紫色也有些不解:“你笑的这么开心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见到了老朋友当然开心。”

    高玄大笑:“兄弟,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高玄啊!”

    紫色微微皱眉,她可不记得有这么一个朋友,更不理解对方这副姿态是什么意思。

    “神经病。”

    紫色嘴里嘀咕了一句,手里青芒剑脱鞘而出,青色剑锋化作一道激射剑光直刺高玄心口。

    站在后面的毒药就觉得眼前猛然一亮,一抹青色剑光破空而出,对面如血残阳似乎都在青色剑光下裂成了两片。

    瞬息之间,毒药呼吸一滞,精神完全被那剑光所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