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书 血红

第七百四十七章 终局

    十五日后。

    乔干掉了所有赶来海德拉堡围攻自己的古老存在。

    哚喃、希尔曼,还有他们这一脉的所有下属、臣子、亲眷等等,都被乔用预言之巫主的力量找了出来,全部击杀后用吞噬法则彻底湮灭。

    随之,他离开了海德拉堡。

    他保持着无比庞大的九头蛇体态,离开了海德拉堡。

    一路上,他招摇过市,在一座座城市上空飞过,引起了地面上无数人的惊呼和哭泣。

    他循着冥冥中的指示,将几个深得‘苟存’之道的古老存在,从梅德兰世界的旮旯角落里找了出来,轻轻松松的一一击杀后,将祂们的本源彻底吞噬。

    梅德兰世界的法则拼图上,除了黑林格尔代表的那几个小块,其他的法则拼图,几乎全都染上了乔的气息,充斥着他的力量。他,几乎就成为了梅德兰世界新的世界意识。

    体长已经超过千里的乔,摇晃着庞然的身躯,慢悠悠的回到了海德拉堡。

    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海德拉堡,俯瞰着看门人一号,俯瞰着玛格丽特三世,俯瞰着费迪南、萨利安等等所有人。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的很多人。

    当然,他现在有一千多颗蛇头在庞大的身躯上空胡乱挥舞。

    所以,他可以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上千个人。

    他同样盯着黑森,盯着莉雅,盯着戈尔金、蒂法和薇玛,还有混在人群中,脸色惨白的歇洛克、维伦亚……乃至于这些天一直没有出现,乔以为他们早已陨落,却依旧苟活,而且看他们的精气神,还活得很不错的圣阿提拉、佛罗伦萨等人。

    乔就笑了。

    “留着你们,也是不安分的因素,不是么?”乔咧开嘴,几个硕大的蛇头微微吐着蛇信子,几条极细的电光喷出,将人群中的圣阿提拉、佛罗伦萨,还有被西雅克侯爵占据了身体的第三圣裁官拉法等人……

    还有那些身穿高级神职人员长袍的神棍们。

    他们每人都挨了一道细细的黑色闪电,被电光劈成了一缕飞灰消散。

    无数人僵硬的站立在原地,面孔扭曲的看着体长千里,通体散发出恐怖气息的乔。

    不可阻拦。

    无法反抗。

    整个梅德兰世界几乎和乔共同呼吸,两者的气息几乎完美的契合为一体。

    乔的威压就好像融入了整个世界的重量,就连黑林格尔都在乔的面前瑟瑟发抖,完全没有胆气再说哪怕一个字。

    全都被吞噬了。

    全都彻底消失。

    那些熟悉的老朋友……嗯,黑林格尔基本上没什么朋友,那些古老的存在,全都是熟悉的敌人或者仇人……

    祂们,全都因为乔而彻底的灰飞烟灭。

    黑林格尔绝望的看着乔。

    祂心里有一千万句脏话想要向乔倾述。

    但是,祂没胆量说出口。

    数十颗巨大的蛇头从天垂落,从四面八方围住了玛格丽特三世,同时也围住了趴在玛格丽特三世肩膀上的黑林格尔。

    马塔十三世手持一柄闪烁着血芒的长矛,轻轻的向玛格丽特三世靠了靠,两人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毫无畏惧的看着垂落的、巨大的蛇头。

    “乔,你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呢?”玛格丽特三世手按腰间剑柄,带着和煦的微笑,一如当初那个颤巍巍的、干干瘦瘦的,烤制的面包很好吃,其他菜肴更好吃的老祖母,笑吟吟的看着乔。

    “当然是,按照我的意志,摧毁你们最重视,而让我最不舒服的一切!”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声音从乔正中的那颗一直保持着僵硬,一直纹丝不动的蛇头中传来。

    “人类,以及你们衍生的文明。”

    “让我的本体不可预测,不可预估,不可计算的人类……你们的智慧,你们拥有的那一丝灵光……稳定、和谐、统一、可测的大宇宙唯一的变数,你们就是妖孽,你们就是邪魔……你们,逃过了我无数次的追杀,你们甚至拥有足够的能力,开辟了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以此躲避我的意志,我的目光,我的力量……”

    “但是,付出了漫长的时间,付出了无数的计算力……我终究是,堵住了你们!”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心潮澎湃,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当然,这是不应该的。”

    “做为本体大宇宙意志,全知者拉普拉希的投影,我应该维持着绝对的冷静,绝对的精准,绝对的……总之,一切都应该是绝对的。”

    “就好像,一座巨大的、无比巨大的,精密的、无比精密的,由兆兆亿个齿轮、拉杆以及其他零件构成的和谐、有机的整体……一切运转都遵循规则……一切动作都有迹可循……一切的活动完全都精准无缺。”

    “只要它在运转,按照完美的、和谐的、既定的轨迹在运转,一切就是好的。”

    “我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感慨,这么多的惊叹,这么多的废话!”

    “但是,既然我只是一缕投影,而且我在这些年,已经伴生在绯红的灵魂本源深处,吸收了梅德兰世界这么多因为战争而死亡的生灵体内的那一缕灵光……”

    “我既然已经诞生了属于我的灵智,拥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智慧……那么,我的一点点啰嗦,一点点呱噪,一点点吐槽,你们应该是能够接受的吧?”

    拉普拉希絮絮叨叨的,借用乔的身体器官,发出了祂的声音。

    祂满意的叹着气……

    这是一个艰难的,漫长的任务。

    一如祂自己所言,这耗费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如今总要看到了一切都完美结束的曙光。

    “我,毕竟不是本体。”

    “本体哪怕吸收了收割而来的灵光,以祂庞大的体量,祂需要兆万亿倍的灵光,需要兆万亿倍的时间,才有一点可能,滋生和我此刻拥有的智慧相当的‘灵’和‘智’。”

    “甚至,我感觉,无论祂拥有多么漫长的时间,收割了多少的灵光,祂也无法诞生和我如今层级相当的智慧。”

    “祂,实在是太庞大了。”

    拉普拉希感慨着。

    感慨着。

    祂继续絮絮叨叨的嘀咕了一阵,然后向乔发号施令。

    “那么,亲爱的乔……哦,不,亲爱的绯红唷,开始终结这一切吧!”

    “破碎梅德兰世界,将这些无耻的盗贼从本体的身躯上盗取的空间、时间、大地、流水、光和热、空气和尘埃,乃至一切自然存在的能量和物质,重新融入伟大的本体。”

    “让梅德兰的法则,合并进本体的法则体系……毫无疑问,这会让本体稍微的强大这么一丁点儿。”

    “然后,杀死梅德兰世界所有的人族。”

    “当然,你的一部分意志看重的那些人,他们毫无疑问的可以活下去!”

    “我们的女皇陛下,她的王夫,还有你的父亲、母亲、兄长、姐妹……这些你看重的人……唔,再挑选一部分人,总数不要超过一亿人,他们可以活下去。”

    “当然,他们会被圈养起来。”

    “在回归本体大宇宙后,他们会被圈养起来,圈养在一块严防死守的大陆上。”

    “他们的知识会被销毁。”

    “他们的智慧会被封印。”

    “他们曾经拥有的文明会被彻底的碾碎。”

    “他们的智慧将永无用武之地,他们会变成曾经他们最鄙视的眷族,一群本能生物,在圈定的大陆上‘快乐’的、‘自由’的、遵循本能的生活。”

    “生儿育女,开枝散叶。”

    “本体会提供他们最安稳的、最舒适的、最适合养猪的慵懒环境。”

    “他们不需要奋斗,不需要努力,他们没有战乱,没有恐惧,没有饥荒,没有瘟疫……他们会在至高、和谐的完美环境中,生儿育女,繁衍后代。”

    “当你选定的这群人自然死亡后,他们的灵会被收割。”

    “这样的自然死亡,会持续很多年。”

    “当他们的总数达到一万兆亿这个拟定的数量线,正式的收割将正式开始。”

    “当然,哪怕有本体圈定的最完美的,最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这也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他们才能达到这个数量……但是时间,这从来不是问题。”

    “永恒不灭的全知者,一个念头传递的时间,人族或许已经繁衍了上百代人……时间,这从来不是问题。”

    “五十岁,我能感知到本体为他们拟定的寿命极限。”

    “五十岁,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是养肥的牲口出圈的完美时刻。”

    “他们会在五十岁的时候死去,他们用一生孕育的那一抹灵光,会成为本体的战利品。”

    拉普拉希感慨着:“本体吸收了你们体内孕育壮大的那一抹灵光,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祂或许,真的会成为……和曾经的人类一样的,拥有成熟、完美智慧的完美生物。”

    拉普拉希轻声感慨着:“拥有智慧,同时拥有全知的能力……你们不能打破规则,你们不能破坏大宇宙的平衡、稳定和一切可测的精密规律,但是本体可以……祂,拥有超越一切规则的资格,祂同时拥有这样的能力。”

    乔上千个头颅同时低声的嘟囔着,发出了拉普拉希的感慨声。

    海德拉堡城内外,但凡能看到乔,听到拉普拉希声音的人,全都无力而绝望的哭泣起来。

    只保留一亿人。

    只有一亿人,作为牲口一样被圈养。

    其他人,全都会连同梅德兰被毁灭。

    一亿人……

    德伦帝国曾经拥有百多个行省,每一个行省都面积广袤,拥有一亿以上的百姓。

    哪怕经历了天灾,其他省份的百姓十不存一,但是在海德拉堡为中心的数十个行省中,因为黑林格尔的庇护,死亡的百姓数量不大。

    单单德伦帝国,就依旧拥有数十亿的子民规模。

    还有冰海王国,还有高卢王朝,还有圣希亚王国,还有尼斯联合王国,还有梅德兰大陆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的王国、公国、侯爵自治领等等……

    哦,还有疆域广袤,子民数量多得无法计数,也从来没人认真统计过的卢西亚帝国。

    更不要提,面积广大,拥有无数土著部落的黑大陆。

    还有北面冰原的蛮子们。

    还有西面刚刚勘测出来的新大陆的土著们。

    对了,对了,还有一直被艾尔组织掌握着,比梅德兰这个神灵养殖场更发达、人烟更稠密的东陆。

    这些大陆的子民加起来,数量是多少?

    千亿?

    万亿?

    可是最终,只能有一亿个幸运儿存活。

    存活下来的他们,真的幸运么?

    被人当做牲口一样圈养?

    可以想象,拥有了一定的‘智慧’,而且有了经验教训的,拉普拉希的本体,祂绝对不会再犯过去的错误。

    人类,想要从祂圈定的大陆,重新发展起来,重新拥有文明,拥有智慧,拥有掌握命运的能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圈养的牲口,就永远是圈养的牲口。

    吃吃喝喝,睡睡大觉,无忧无虑,没有战乱,没有饥荒,没有疾病,没有一切的恐惧和其他的外来压力……大家吃喝玩乐、生娃娃,这就是未来人类能够做的一切。

    这样好么?

    或许,对很多人来说,这小日子不错!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被当做牲口一样圈养,然后在五十岁的时候,就被外力收割了生命和灵魂,这样的生活……

    不好!

    拉普拉希笑着:“好了,开始动手吧,绯红……哦,不,乔……”

    “你干得不错。”

    “你做成了绯红他们四个在极其漫长的岁月中,都没能做到的事情……眼看着,成功就在眼前,眼看着,一切都将尘埃落定……我的心情哦!”

    “现在,让我们享受我们的……成功和喜悦吧!”

    乔庞大的身躯微微的摇晃着。

    他的一颗头张开嘴,轻轻的叼住了黑林格尔。

    黑林格尔一动不动,祂不敢有任何的异动……祂浑身僵硬的,任凭乔将祂叼在了口中。

    一丝丝绯红之力和吞噬气息萦绕在黑林格尔的身体上,逐渐的侵蚀祂的身体,让祂失去了对梅德兰世界法则拼图的感应。

    乔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他看向了看门人一号。

    看门人一号微笑,他向乔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在深渊大门和你说起曾经的故事的时候……你记得么?”

    乔上千个脑袋同时歪了歪。

    此刻,乔原本的神魂,原本的本我意识,都已经分割成了上千块。

    他的意识孱弱、混乱到了极点。

    他那些切割开的意识碎片,无法有效的思索,无法清晰的接收和辨识外界传来的信息……

    他只是依靠本能,轻轻的向看门人一号点了点头。

    看门人一号微笑,他轻轻一挥手。

    几个肤色灰扑扑的男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他们从一个人头大小的水晶球中,将那些古老存在联手封印的深渊释放了出来。

    深渊咆哮着。

    几个男子联手,将身高被压制在二十尺高下的深渊丢向了高空。

    乔的几颗大脑袋猛地向前一探,将深渊一口吞了下去。

    下一刻,梅德兰世界微微摇晃了一下,深渊意识彻底湮灭,庞大的深渊大陆变得死气沉沉,就连那些喷涌的岩浆,似乎都失去了几分光泽和热量。

    看门人一号叹了一口气:“这下,才是真的,彻底的清洁干净了……那么,乔,你还记得你的父亲么?”

    萨利安轻咳了一声,向前走了两步。

    然后,一名艾尔成员抓住他的肩膀,毫不客气的将他向后推了几步。

    黑森一脸复杂的走了出来。

    他左手把玩着一枚硕大的、崭新的金币,嘴里叼着雪茄,慢吞吞的吞吐着烟雾,抬头看着乔:“乔……还能记得我么?”

    拉普拉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没错,就是这样……作为一种承诺,我允许你将这些你看重的人挑选出来,让他们成为养殖场的种子!”

    司耿斯先生,牙,还有威图家族的好些老成员,纷纷从人群中走出。

    他们一如以往,吊儿郎当的站在黑森的身后,双手冒汗,故作镇定的抬头看着乔。

    萨利安双手紧握,站在人群中低声抱怨:“见鬼,我才是他的父亲!”

    看门人一号笑了笑:“还有,你的母亲!”

    莉雅大踏步的走出了人群,她一言不发,只是用温柔如水的目光,静静的看着身躯庞大,蛇头狰狞,通体散发出恐怖气息的乔。

    “你的兄长。”

    戈尔金走了出来。

    “你的姐姐。”

    蒂法走了出来……她从玛格丽特三世的身边走出。

    一颗硕大的蛇头正悬在玛格丽特三世身边,挡住了蒂法的道路,蒂**起小法槌,很不客气的一锤子砸在了这颗蛇头上。

    硕大的蛇头下意识的,本能的,颇显惊慌的向后一缩。

    一如小时候,乔闯祸后,被蒂法追着殴打一样……这颗蛇头,还有其他千多颗蛇头,同时心惊胆战的抽了抽,向后猛地退缩了一大步。

    “你的妹妹。”

    看门人一号继续数落着。

    薇玛小心翼翼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她看着乔,一言不发,小小的,如同豆芽菜一样瘦弱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大眼睛里眼泪吧嗒的。

    一如她在图伦港的时候,被人欺负后,偷偷找到乔,让乔带人去给她找回场子的那种表情……她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乔。

    乔的上千颗蛇头同时向薇玛靠了靠。

    薇玛的眼泪更多了。

    这些蛇头凶残、浑浊的眸子里,一缕微弱的精光闪了闪。

    乔分割出的意识碎片,在这一刻抽取了极其微小的一部分,源自他此刻庞大身躯的本源精气,这些意识碎片稍稍的恢复了一点点力量。

    这些意识碎片的智慧,从遵循本能的野兽级别,变成了三五岁小孩的水准!

    每一枚意识碎片,都成长了一些,完整了一些。

    浑浊的混乱意识,从上千颗头颅中稍稍的消散了一点点……

    这种变化,正陷入某种莫名情绪的拉普拉希,并没有感受到。

    作为祂的本体的一条投影……拉普拉希和祂的本体,最无法把握的,就是人类的灵魂,人类的智慧,人类的情感,以及那些充沛的、复杂的、完全摸不清头脑、完全不可测的情绪。

    不可测,所以,无法感知,无法估测,无法有效的监视。

    乔的意识碎片,又轻轻的成长了一丝丝。

    他庞大的身躯中,蕴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和生命能量,他抽取了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让自己的千多块意识碎片,稍稍的恢复到了七八岁小孩的水平。

    七八岁的小孩子的意识……正是无所畏惧、不知道天高地厚、天不怕地不怕每天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给自家里招灾惹祸或者给无辜者带来莫名伤害的年纪。

    “你的,真正意义上的曾祖母……”

    玛格丽特三世拎着用黑林格尔的本体大牙制成的黑林格尔的杀戮,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人群,昂首挺胸的看着乔:“乔,我的孩子……我希望你能记住,你曾经拥有的善良、淳朴,以及我曾经最欣赏你的,让我们在相互还不知道我们的血缘牵连时,让我们结缘的,那些美好的东西。”

    “乔,不要变成我最心痛的那种……怪物!”

    “你的,真正意义上的……好吧,曾祖父不重要,我知道,你和他没多大感情。”看门人一号干巴巴的看了一脸僵硬的马塔十三世一眼。

    “那么,你的祖父和父亲。”

    “我知道,你祖父曾经很认真的教育过你一段时间……虽然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但是他和你关系不错……至于你的父亲萨利安,他遵循血脉的冲动,对你一直照顾有加,而且一直在破格提拔你……”

    “如果不是这一次的灾难……或许,你会因为他的破格提拔,在他身边掌控庞大的权力和资源,和你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们一起,上演一场狗血的宫廷闹剧?”

    看门人一号的声音中,带着一种莫名的讥诮之意。

    宫廷政变什么的,在他漫长的生命旅途中,在人类的文明体系内,在人类曾经建立的无数国家、联盟、部落,或者类似的一些群体中,他见过太多太多了。

    萨利安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他走到了黑森身边,用肩膀狠狠的撞了一下黑森,示意他赶紧站在一旁去,给他这个正版的父亲让出位置来!

    “乔,我的孩子……”萨利安很认真的看着乔:“你应该记得我,不是么?”

    乔目光复杂的看着萨利安。

    这家伙……

    无数残破的画面在那些意识碎片中复苏,通过意识碎片之间神秘的感应,这些画面在缓缓的补全。

    萨利安对乔的照顾,以及那种超出了上下级关系的破格提拔等等……

    没错,他们同样不知道自己的血脉牵扯之下,萨利安循着某种本能,对乔表现出了破格的优待和……亲近。

    好吧,这是正儿八经的父亲!

    “至于其他人……我觉得,不重要。”看门人一号看着乔,缓缓说道:“你的本体年龄,才十八岁,你能对这些相处没多久的人,产生太多的感情么?哦,不,不会!”

    “但是,我坚信,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你看看下面这些人吧!”

    “他们和你相处过。”

    “司法大学的室友。”

    “军事大学的同学。”

    “老祖母酒馆的姑娘们,小伙子们,还有厨师们。”

    “嗯,海德拉堡的教授们,法官们,警察们……还有那些,曾经和你在西北走廊并肩作战过的士兵们、军官们……”

    “看看这些人,看看他们的脸,看看他们眼睛里的光和情绪。”

    “一念之间,他们会变成牲口……”

    “他们被圈养,他们的子孙后代都会被圈养……没有感情,没有文明,没有任何美好,只有本能的冲动……一切的尊严都荡然无存!”

    “乔,你觉得,这样好么?”

    拉普拉希笑得极其的灿烂:“当然,很好!”

    乔的千多颗头颅突然同时开口:“拉普拉希,自从我知道你只是你本体的一道投影,你用我无法理解的秘术,连同绯红的本源,用我的身躯为渠道,强行降临梅德兰。”

    “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已经拥有了感情和智慧的你,你心甘情愿的,回归你的本体,被祂庞大到无法估量的意识彻底吞没么?”

    “一滴闪耀着智慧光焰的水滴,融入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的、浑浊的、混沌的意识中……彻底被吞并,彻底被湮灭,从此……世间再没有你……没有我熟悉的,时不时抽风一样尖笑几声的拉普拉希!”

    “考虑一下吧!”

    “你满意你现在的状态么?”

    “还是,你心甘情愿的……湮灭!”

    拉普拉希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发出了惊怒的吼声,他不知所措的胡乱嘟囔着。

    绯红的那颗绯红色晶体所在的,乔最中心的那一颗头颅纹丝不动。

    拉普拉希没有发出命令。

    绯红遵循本能而行动祂的本能中,最核心、最高的一条法则,就是无条件的遵循祂的创造者的任何命令,遵循祂的任何意志。

    拉普拉希的本体,不在梅德兰。

    祂庞大的本体意识,不可能进入梅德兰。

    而拉普拉希的这一道投影……祂的确吸收了足够的,因为战乱而死亡的那些人类灵魂中的灵光,祂诞生了属于祂自己的,和自己本体无关的智慧!

    而智慧生物最基本的一条规律对于生存和自由的向往!

    以及对于死亡的恐惧!

    回归本体,被本体庞大的不可测的意识同化、吞噬,这和死亡有什么差别?

    拉普拉希陷入了良久的思索中。

    绯红的意志深藏在那颗绯红色的晶体中,没有拉普拉希的召唤,祂没有任何的反应。

    乔的上千颗头颅同时暴起……

    他,或者说他们,纷纷疯狂的朝着正中的那颗头颅涌了过去。

    绯红的本我意识被惊醒。

    祂感知到了危险的临近,祂感知到了恶意的降临!

    绯红色的晶体中,庞然的神魂波动犹如潮水一样涌出。

    一颗又一颗蛇头迅速僵硬,他们的眸子迅速变成了绯红色。

    和绯红庞大的神魂力量相比,乔已经碎裂开的上千份意识,无比的孱弱。

    拉普拉希突然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绯红,崩碎!”

    绯红那颗绯红色的晶体,在一瞬间炸碎成了上万块,恐怖的神魂潮汐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乔碎裂的神魂碎片冲了上去,每一片神魂碎片,都开始疯狂的争抢绯红崩碎的晶体碎片。

    除了一颗蛇头。

    这颗蛇头猛地从高空垂落,径直来到了玛格丽特三世的身前。

    玛格丽特三世满头长发猛地竖起,她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吼声,手中黑林格尔的杀戮带起一道黑色的寒光,狠狠的劈了出去。

    这一颗蛇头,从庞大的蛇躯上脱落。

    蛇头和蛇躯,化为两个单独的个体。

    庞大的蛇头,连同蛇头后方长长的一截脖颈剧烈的蠕动着,顷刻间化为乔高大、魁梧的本体形态。

    他双手紧握梅德兰之轴,在空中一个踉跄后,他悬浮在了空中。

    他的眸子里,闪烁着懵懂的光。

    他低头,看着地面上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亲近的、不亲近的人,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借我一份力!”

    看门人一号大吼了一声。

    海德拉堡四面八方,一座座圆形的立体法阵凭空闪现,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每一座魔法阵中,都站着数量不等的,皮肤灰扑扑、湿哒哒,气息古老而沧桑,隐隐带着一丝衰败、腐朽味道的神灵级存在……他们的数量超过三十万人,他们将自己的力量,毫无保留的注入了萦绕在四周的立体法阵。

    光,亮了。

    庞大的神力化为肉眼可见的洪流,遥空注入了乔的身体。

    乔手中的梅德兰之轴,化为一根弥天极地的光柱,贯穿了整个梅德兰世界。

    上千颗蛇头吞噬了绯红的晶体碎片,祂们的眼睛同时变成了绯红色,祂们开始吞噬绯红的神魂,同化祂的权柄……与此同时,绯红无比强大的神魂本源,也开始吞噬祂们的意志,同化祂们的一切。

    “绯红是不可摧毁的!在本体大宇宙毁灭之前,祂是绝对不可能摧毁的!”

    一条小小的,巴掌大小的,形如海马,手中拎着小烟斗的虚影,从乔庞大的蛇形身躯中冲了出来。

    拉普拉希一边嘶声尖叫,一边冲进了乔的人形身躯。

    “我只能做到这么多……我只能命令祂自碎神魂……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点。”

    “但是,祂绝对不可能被摧毁……我只能帮你争取这么点时间!”

    梅德兰之轴开始旋转。

    梅德兰世界开始旋转。

    整个世界的日月星辰的光芒,同时开始旋转。

    所有人都头昏目眩,猛地倒在了地上。

    一股不可抵挡的……起码在梅德兰世界内部,任何身处其中的生灵都无法抵挡的力量爆发出来。

    在超过三十万名神灵级艾尔会员的联手催动下,在这些古老的,不知道是第二代、第三代还是多少代的人类先辈的联手催动下……

    乔的力量,达到了梅德兰世界所能容纳的极致。

    梅德兰之轴剧烈的颤抖着,无数年来囤积在梅德兰之轴内部的庞然力量顷刻间燃烧一空。

    一道强光爆发出来。

    身上鳞片已经有一大半变成了绯红色的乔的蛇形身躯,连带着被祂叼在口中的黑林格尔,一并消失了……

    祂们彻底的从梅德兰世界消失。

    祂们流放了。

    祂们被急速旋转的梅德兰世界,投掷去了无垠的、不可测的、混乱的虚空之后……谁也找不到祂们,谁也感应不到祂们……

    整个梅德兰世界的法则拼图,已经彻底的、完全的被乔掌控。

    再也没有任何瑕疵、任何缝隙、任何缺漏,可以让人施展某些召唤的小戏法,将祂们从无垠虚空后方召唤回来。

    虚空中,充斥着黑林格尔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过河拆桥的混蛋们……我是你们的血脉的先祖啊……”

    “我对梅德兰,是无害的……”

    玛格丽特三世归剑回鞘,耸了耸肩膀:“但是,没有你更好……德伦帝国,一代又一代的宫廷流血,一代又一代的新皇将老皇从皇座上赶下来……这戏码,太腻味了……应该,换换剧本了。”

    玛格丽特三世看了看乔玄。

    乔玄也看了看玛格丽特三世:“关于良墟和德伦帝国下一任皇帝的问题……我想,我没任何问题了。”

    乔玄很无奈的看着那些悬浮在立体法阵中,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看门人一号从哪个鬼地方抽调过来的艾尔会员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人族的底蕴……

    啧。

    他的那些皇子、公主、皇孙、孙女们,哪里有竞争的机会呢?

    梅德兰世界,新历第五年三月。

    重建一新的图伦港,外海,一条不大不小的渔船的船头。

    拉普拉希趴在乔的肩膀上,兴奋的挥动着小烟斗:“下面有三千九百一十二……”

    光着膀子,穿着裤衩,浑身晒得漆黑的乔弹了弹拉普拉希的脑袋:“钓鱼的精髓,就是你不知道鱼儿什么时候会上钩,上钩的鱼儿是什么……不要计算得这么精明了,该死的拉普拉希……”

    乔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嗯,脑子感觉还是有点不好用……分出去那么一大块,我真的差点变成白痴了……这,还得将养一些年头,才能恢复到正常的智商啊!”

    眸子里闪过一抹精明的幽光,乔压低了声音:“总之,我还年轻,别想我坐上皇位,去操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别想我这么年轻,就和一头种-马一样,生儿育女,繁衍后代……”

    “哈,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拉普拉希,你前些天给我说,我们要么是加固梅德兰的世界壁,要么是让梅德兰世界彻底远离你的本体大宇宙!”

    “但是,我有更好的想法……”

    “你有胆量,挑战一下你那个冷酷无情,完全依靠本能行动的本体么?”

    “我们给祂添点乱……我们从梅德兰,挑选愿意牺牲、敢于牺牲的人,去你的本体大宇宙中,传播人类的文明!”

    “祂喜欢死气沉沉的可控,那么,我们就让祂的世界彻底的混乱起来……甚至,我们可以……一劳永逸的,彻底的,消除祂对我们的威胁!”

    拉普拉希瞠目结舌的看着乔……祂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着。

    “你,在开玩笑么?我们,怎么可能做到那样的事情?乔,你是不是智商降低到疯魔的程度了?我们,不可能成功!”

    乔一抬鱼竿,收回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鱼饵已经被吃掉,变得光溜溜的鱼钩,将一枚新的鱼饵挂在了鱼钩上,然后,用力的甩了出去。

    他轻声笑道:“可是,我们本来就是擅长创造奇迹的族群啊……”

    “试试吧……反正,我们一代又一代的,陪着祂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