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浙东匹夫

第578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司空请看,这便是四天前后将军大破吴军,擒程普、斩凌操的战场。那可是只带了三千人就敢打三万人!

    就这,程普一开始还龟缩圆阵,不敢移动,后将军把主力佯装派给魏延要迂回避战,身边仅剩八百骑,程普才放松戒心,而后将军竟真的出敌我之意料,孤注一掷冲上去决战!

    当时整片长坂血流了十几里,腥煞冲天。属下知道司空到来定然要凭吊战场,这几日让人引沮水灌洗,才去了些味儿。”

    长板坡上,矮小丑陋的张松,略带导游风地介绍着眼前的景象。

    李素骑着匹通体乌黑的高骏战马,身着精致的镀银錾金钢质板甲,腰悬剑鞘七宝镶嵌的宝剑,手持一柄合拢的铁骨折扇,罩披的蜀锦斗篷在初冬的凛冽中猎猎当风。

    战马站在长坂坡北海拔最高的地方,李素俯瞰面前数十里的下坡,听着张松谄媚地讲解。两旁环列的铁骑都远远保持距离,没有马敢站在海拔更高的点。

    背后的荆门谷口如同一个天然的巨大风洞,把从西北吹来的风约束在沮水河谷中,直到两侧群山豁然开朗、激风形成湍流,让李素的斗篷比吃满的船帆还鼓。

    那种指点江山的意境,还是非常带感的。

    不过,李素终究是微有恻隐之心,他本人没有近战武艺,也没杀过什么人,看到一些衰草残根上还有未洗净的红黑色血痕,本能也有些悲悯。

    “子龙一身都是胆也。”李素脑补完当时的战况,长叹一声。

    张松:“司空妙语连珠,后将军此战之功,得司空赞叹,定然传为青史美谈。”

    李素一抬手:“诶,可别记我是在什么情况下说这话的,好像我很热衷杀戮似的。死的都是大汉子民,陛下的目的是止戈为武。

    泽国江山入阵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李素这段话,前半部分是跟张松的低吟絮谈,声不及远。

    不过后半段的吟诗,音色悲凉旷朗,随风飘去。数十步外伫马的赵云也听见了,才拨马凑近,公允评价:

    “伯雅好诗,难得大胜之下不骄矜。到底是多年至交,深知我心孟子曰:天下恶乎定?定于一。我辈杀戮,不杀则已,一杀就要从速震慑,摧破敌胆,让大汉早日重归一统。”

    现场凡是有身份的文物官僚,等赵云赞完,也是一一齐赞李素好诗。这句“一将功成万骨枯”,可谓与赵云的三千铁骑破吴军形成文武双璧。

    李素拨转马头,笑着拍拍赵云肩甲,弧形锻钢甲片铿锃作响:

    “子龙,这两年读书了,天下恶乎定都会说了。不过,确实说得很贴切,杀人是为了更快的迫降那些被裹挟的迷途大汉子民。至于爵位封邑,你我还缺不成。来人呐,取酒来,今日之议,当浮一大白。”

    几个护卫骑兵拿来几个大葫芦,李素和赵云一人一个,李素难得豪爽地吨吨吨灌了几大口。

    喝完之后,李素也觉得酒后不宜再吹冷风,这长坂坡上也没什么别的好看了,就不疾不徐地策马下坡回城。

    赵云趁着这段闲暇,主动求教:“我军如今在当阳坐拥两万精兵,下一步该如何处置?今早斥候刚刚回报,昨日周瑜也到了江陵,敌军总数八万有余,算上蔡瑁和南郡本地叛汉世家的私兵、家丁,能凑九万。

    江陵城里至少六万多,竟陵汉津有七八千,江陵城南的江津口也有五千人扎营。还有一万余人在夏水、夏泽上逡巡协防,或驻扎在南郡东部敌后诸县,如乌林等地。”

    李素点点头,虚心地听取赵云的说明,并没有马上铁口直断规定后阶段的战术,毕竟他非常重视决策前的信息搜集。

    敌我的大致兵力构成,李素当然是战前就摸排过了,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打了几天之后,有哪些新的变化调整,必须实时反馈。

    所以,他查漏补缺地补了一个问题:“那我军呢?除了当阳这两万人,其余方向上有没有损失?”

    赵云:“哪些当然没有损失,孙策这几天没什么新战果。周泰一万五千人在汉阳,截孙策归路,甘宁一万余人在巴丘,从南面堵住孙策南下潇湘之可能。

    李严五千精兵在夷陵,防止孙策继续西进入川骚扰。加上我军在北,东南西北四面共计五万可以随时出击调动的战兵,守城的民兵不算。

    只是,我军处在外围,却有山川隔断,除了夷陵李严之外,其余周泰、甘宁目前联络比较困难。周瑜隔绝夏水、长江,无法与东、南敌后的部队及时协调。想要进攻殊为不易。”

    五万人打九万人,数量上还是有希望的,但分割在几个区域,难度就提升了。

    但不管怎么说,也比长坂坡之战前情况好多了,要是没有赵云长坂坡歼敌两万,现在就是五万打十一万。

    李素充分了解完情况后,智珠在握地一笑:“既然子龙你都看出我军人少分割、进攻殊为不易,咱就不进攻好了。江陵城里又不是没有粮食,还怕请不起客不成?让孙策再安心吃一两个月,吃到年底寒冬腊月。

    到时候寒冬枯水,水位降到最低,夏水里连那些载三五百人的艨艟、斗舰都开不了,只能过走舸。孙策要是到时候才想到走,难道还舍得吧楼船斗舰艨艟都抛弃?他就是舍得抛,没有大船水战也打不过我军了。”

    赵云心中一动,诚恳地拱手请教:“您是想……逼着孙策将来即使要退兵或者跟我军水战决战,也只能走长江江面大路,不能从夏水、汉水遁走?”

    李素:“就是这个意思。”

    赵云:“那我军最后还用攻打光复江陵城么?”

    李素:“我希望不用,至少,不用在江陵攻城战中,面对孙策军的主力我会逼得他的主力不得不撤除城来,回救江东,然后在长江之上将其歼灭。

    如此,即使最后要强攻江陵,也只是攻城内留守的少数敌军,甚至有可能孙策撤走的时候,为了防止江陵守军成为孤军迟早被歼灭,就舍不得留嫡系部队守了。”

    赵云:“那就是想围魏救赵了?伯雅,有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孙策周瑜能不顾汉阳要塞尚在周泰之手,就跳过坚城直插后方的江陵,那是因为他知道江陵有无数的存粮,而且有蔡瑁内应可以确保他夺城的时候守军不会烧粮。这样,他才敢不顾粮道深入的。

    我军要是模仿‘困住孙策主力,然后分出偏师顺江而下、攻击江东腹地’,可就没有粮道保证了。江夏以东,所有地盘都是孙策的嫡系势力范围,要害坚城都有名将镇守,一时攻不破。

    就算攻破了,他们也会坚壁清野烧粮仓,不让军粮落入我军手中。如此,纵然水路作战带随军粮食比陆路多,也迟早会粮尽。孙策根本不用担心老巢不保,也就不用撤退。”

    李素听到这儿,才得意地笑了:“子龙,连你都这么以为,那我让孙策周瑜安心固守江陵拖延时间的把握,就更大了。放心吧,走一步看一步。反正逼孙策不得不走,那也是两个月后的事儿了,提前太久担心,反而容易泄密。”

    李素不是不相信赵云,而是他脑子逼孙策回防的具体计策,本来就只是个模糊的预案,后续要根据发展随机应变,具体选上中下策里的某一策。现在时机还不成熟,选不了。

    如果今天是刘备亲自来问计,那李素还得上中下都先说一遍。既然旁边的人官都没他大,就不费神解释了。

    赵云也没多问:“那这段时间,我们就按兵不动不成?”

    李素:“那也不必,试探性地进攻还是要的,不过,你这边应该比较清闲长坂坡此战,三千人歼敌两万,孙策对于陆战定然已经破胆。

    现在他跟周瑜会合,肯定是打着‘坚决避战陆战,只打水战’的主意。我们就找点儿次要目标,比如,假装为了提前断他们在汉津口的航道,派出少量水师从汉水攻打汉津口。

    只许败不许胜,至少不能真夺下汉津。如此一来摸清周瑜水战的战术实力底细,二来也好进一步坚定孙策周瑜‘东吴水战无敌’的信心。毕竟要相持两个月呢,我们需要不断提醒、坚定他们这个信念。”

    赵云听到“只许败不许胜”这几个字的时候,下意识就条件反射般地抽抽了一下。还好他反应快,意识到这次是水战要诈败不是陆战,不关他事。

    赵云便悲悯地追问一句:“这次轮到谁诈败?”

    李素掰着手算了一下:“幼平在汉阳,兴霸在巴丘,那就子义吧。子义这次刚从陛下那调来,之前还在北方打仗。”

    ……

    赵云跟李素聊了后续一段时间的战略部署后,当晚一夜无话。

    不过第二天,赵云发现自己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他以为这次的诈败任务归了太史慈,他就可以闲着没事儿了,可李素哪会让他这么轻松。

    于是乎,十月二十七这天,李素还是带着两万大军,从当阳南下,带上了在当阳的全部主要将领,直奔江陵。

    李素的目的,是跟孙策约战、顺便骂阵谴责敌军,先礼后兵进一步打击敌士气和大义名分。

    约战的内容自然是陆战、野战,李素知道孙策多半不敢出战。毕竟刚刚被歼灭了两万人,哪怕依然是九万打两万,都未必敢出城野战迎击,只会守城。

    但孙策不出,李素也得约,这样才算演技演全套李素要摆出“我也知道北军陆战相对优势更大,水战没有优势”的姿态,优先选陆战。是孙策不肯打陆战,李素才逼不得已选水战、然后上太史慈、然后被周瑜击退……剧本节奏非常完美。

    这,也是坚定敌人对优劣势分析固有思维的一种暗示。

    而且,这种奇葩局面的出现,也跟这一战的特殊形势有关如果是正常爆发的战役,这些大义名分方面的工作,早就在开打之前做好了。

    比如一般是找个陈琳一类的人写篇檄文,历数声讨敌方之罪恶。

    但问题这次孙策是卑劣的不宣而战偷袭,李素既然占了理,却因为事出仓促没来得及痛骂对方。

    这李素怎么能忍?当然要耀武扬威堵门骂够了,而且还是骂得对方不敢出城应战,把对方士气打击到极点。

    当阳距离江陵一百里,李素稳扎稳打大军走了两天,二十九日才在江陵城北门外十里停下,然后分出先头部队继续突前,到城下骂阵。

    李素嗓门不够大,他当然只负责提供台词,喊话自有骂阵手扩音。

    不过李素的气势还是做得很足,身上依然是昨天视察战场时穿的那套镀银錾金骚包板甲,丝毫不担心敌人注意到他的位置。

    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李素出阵的时候,前面有二十个骂阵手骑兵都是不拿武器、只举一面三分厚的锻钢盾牌遮挡,同时拿个纸筒喇叭。

    而且李素左手边是赵云,右手边是典韦。为了提防敌人放冷箭狙击他,背后还有黄忠时刻暗暗拿着弓戒备。

    如此严密的保护,李素当然敢带着数百板甲骑兵逼近到江陵城下二百步以内。

    “我乃大汉司空李素,孙策小儿速速出阵答话!我今日带来两万兵马,听说你有九万人,有种便出城一战!

    莫非明知自己背信弃义,不敢见人么。既然不敢出战,当初倒敢偷袭我大汉州郡?当真无耻之尤!城内吴兵好好听着,你们的主公是个何等背信弃义之人!

    年初豫章诸葛府君病故时,先帝尚在,他便妄自侵夺豫章,形同逆乱!只因随后袁术谋反,我章武皇帝念当是之时,当收罗豪杰、勠力同心,以讨袁灭贼、除残去秽为要。

    故暂忍其悖逆,弃瑕取用、分兵命锐,冀获秦师一克之报。如今看来,陛下宽宏大量,只换来这狗贼愈发变本加厉!

    其后,刘荆州念在汉室宗亲同气连枝、不计私利,勠力同心尊奉陛下以讨贼。他再次勾结黄祖,背主叛国、破坏讨袁大业。

    陛下念其时二袁方有沆瀣授受之患,惟强干弱枝之义、凶诛首恶之德,再次忍让,给他改过自新看清形式之机。

    谁知这狼子狗徒,虽两次宽赦犹贼心不死!如今更是变本加厉,趁陛下革除选官弊政、大开科举,勾结荆州朽族劣绅同谋逆乱、夺我江陵。

    幸天意垂青炎汉,后将军星夜驰援,王师逞威,一战而破,长坂斩凌操、当阳擒程普。两万贼众,谈笑间灰飞烟灭!尔等跟随孙策,执迷不悟,迟早也必遭殄灭!

    孙策!你若是尚有男子胸襟,便出城与我一战。否则,便回家衣巾帼洗颈待戮吧!我李素为官十余载,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孙策也算是个比较暴脾气的存在了,他对于激将求战这种事情忍耐度还是比较低的,被李素这么摁在地上狂骂,当然是魂都气冒烟了。

    “别拦着我!不就是野战么!咱城里六七万人,还真怕他带两万人来野战不成!”孙策暴跳如雷,把身边拦住他的护卫们身上的铁甲捶得铿锵作响。

    周瑜在旁边拼命阻止:“伯符不要鲁莽!我们又不是不应战!水战也是应战。李素此人向来狡诈多谋,今日虽然说是带两万人马来约战,谁知有没有诡计!千万不能中他的激将啊!只要答应他约个水战,也不丢人了!”

    孙策有了个台阶下,情绪稍稍好受一些,但也依然骂骂咧咧:“你们给我找人骂回去!文绉绉的不会编随便什么粗鄙之语都行!还有,给我找神射手放箭!给我射死李素这狗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