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

第七百零八章 我养的花…

    “秦剑!”

    娜儿有些生气的推了他一下:“你的牵挂太多了,这样子,还怎么成神!”

    秦剑任由她推着自己的胸膛,眼睛看着她,嘴角擒着笑:“娜儿,牵挂太多…才是我啊…”

    “……”

    娜儿噎了下。

    “可你该也有所察觉,很多事正是因为你不愿意放手才变得越来越复杂!”

    她揪了揪秦剑的衣领:“你想想,如果可以一个一个彻底分手,哪里还会有这么多事?!”

    秦剑沉默片刻,好一会儿才低低的道:“娜儿,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趴着,我也要走完,爬完。”

    “……”

    娜儿松开了他的衣领,就那么看着他,目光里有愤怒,有担忧,也有无奈与泄气。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休息去了。”

    她甩了甩手,就要回去他的身体里。

    秦剑没有拦她,只是在她即将消失的时候,忽然开口,深深的道:“娜儿,虽然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准备后手,但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意外…”

    “就像眼下这冰狱火海,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极限运动那些人一样,一个心跳不稳就死了…”

    “所以…”

    他顿了顿,才神色认真道:“如果出现我不可救的情况,你不要犹豫,不要拼命,赶紧带着白银龙枪离开,回去星斗大森林融合本体,别管我。”

    娜儿一滞,豁然挥手,眼瞳里如有霸道一闪而逝。

    “秦剑,我告诉你…”

    她淡淡开口:“我养的花,谁也不能摘!没我允许,死都别想死!”

    嗡。

    下一刻,她的身影消失不见,只留清脆好听的余音在秦剑耳边回荡。

    他怔了怔,随后摇头一笑。

    站立在峡谷半空深深吸气,平复所有的情绪波动以及对水冰儿和火舞的担忧,慢慢的,向下而去。

    前半段毫无阻碍,以他对水火元素的操控,很轻松就能避开伤害,但到中后段就变得艰难起来。

    仿佛是在无规则落下的剑雨里闪来闪去,不能被擦碰到任何一处位置。

    冰与火的密度越大,相当于落下的剑雨密度越大,闪避空间也越小。

    秦剑全神贯注…

    “等等!”

    娜儿的声音忽然响起来,把秦剑吓了一跳。

    “娜儿…”

    他额头汗如雨下,用很无奈的语气道:“正在走钢丝呢,你这一惊一乍的,不怕我一下子踏空嘛?”

    “呃…”

    娜儿似也有些赧然,但她没有表现出来,更没给她家花道歉,只是声音小了点:“你…等一下,我想到了要怎么通过这峡谷,然后下到底部去。”

    秦剑停在原位,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娜儿提示道:“你还记得与我融合时,曾经学会了淡漠看世界的状态吗?”

    “你说挂机?”

    秦剑瞬间了然:“在需要极致操控的情况下,我不能有任何分心,所以让自己变得毫无情绪是最佳做法。”

    他想了想,问道:“娜儿,要达到那种状态,我们需要进行以我为主的意识融合,哪怕只是一点点,这样真的可以吗?会不会被发现?毕竟这里和海神岛一样,必定有神念在背后窥伺。”

    “没事,你也知道,他们追踪的是龙神之力,我只要不爆发,就不会被察觉到。”娜儿道。

    总觉得竖旗了…

    “好。”

    秦剑顿了下,才点点头。

    他不再犹豫,瞬间融合,进入娜儿独有,高高在上的淡漠状态。

    再次下潜的时候,他便轻松了许多。

    不用担心自己分神,也不需要浪费精神力保持全神贯注,精神力的消耗便大大降低,他也能更好的避开水火元素伤害。

    “咻!”

    就在此时,波塞西终于循着秦剑的气息来到了峡谷上空。

    但她仅仅是站立了片刻,便迫不得已离开,回到了峡谷一边的冰川之上。

    “这里环境太过恶劣,我根本没法下去,他到底是怎么做到不受影响的?”她蹙眉自语。

    “轰!”

    又是一次冰与火的极致碰撞。

    峡谷仿佛瞬间消失,无尽的红蓝光芒迸发出来,逼得波塞西不得已再次后退。

    而峡谷之内,突然闭合的冰火峡谷也给秦剑带来了巨大麻烦。

    “噗!”

    血液从口中喷出去,甚至没能存在片刻,就被极端元素搅成虚无。

    “镇定。”

    秦剑双眼一蓝一红,眼前世界也仿佛变成了数之不尽的狂躁元素,如一道道利剑穿梭不休。

    “碰撞带来危机,同样带来机遇。”

    淡漠的心境令他能准确分析现状,极快找到一条下探之路。

    那是因碰撞而产生的缝隙,而且只能存在几息!

    “咻!”

    下一刻,身影从原位消失。

    秦剑便如游鱼,在间不容发之际,瞬间穿梭下去,顷刻间出现在水冰儿与火舞上方几米处。

    至此,再无任何缝隙。

    “冰儿!火舞!”

    他急呼一声。

    但水冰儿与火舞就像雕塑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她们这是…”

    娜儿的声音在脑海中低低响起:“纯粹的水火精华,她们已经处于成神边缘,唯一欠缺的是身体强度,大概需要…冰火锤炼。”

    老祖宗瞬间得出结论。

    “冰火锤炼?”

    秦剑的脑力在极速运转:“意思就是,她们要交换一下元素之力?”

    “没那么简单,首先要她们意识清醒,其次要取得对方的精华互相交融,不仅需要保证自己得到提升,同时保证让对方不受伤害。”娜儿分析道。

    秦剑皱眉:“也就是说,我要想办法唤醒她们,然后帮她们进行交融?”

    “你…什么也做不到…”娜儿不由得低沉道。

    秦剑默然不语。

    他当然知道娜儿是什么意思。

    下方虽然只剩下几米距离,但现在的位置就是他的极限了,再下潜哪怕一米,他就会控制不住水火元素,继而被挫骨扬灰,连粉尘都留不下。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他轻轻问道。

    “秦剑,我很抱歉,”娜儿低声道:“按我所知的一切,你没有任何办法接近,更没任何办法让她们察觉到你的存在。”

    秦剑沉默。

    娜儿也没有再打扰他。

    此刻,大概就是绝望的边缘吧…

    眼中倒映出那冰蓝与火红长发交织的身影,一抹痛苦从他眼底闪过。

    如果能看到结局,他当初是不是就不会指引她们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