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真没想盗墓啊 单手开宾利

第294章:集煞

    当阎关山公布出这道测试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后面的天保祠。

    这座天保祠从外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要说唯一的特点,就只有大。

    许天川首先想到的就是里面会有机关,或者是关于风水八卦的一些知识。

    从某种理论上来说,关于对盗墓贼的实力测试,也只有机关和风水布局。

    因为破解机关和风水,是盗墓的基本功之一。

    除了机关和风水之外,这天保祠内还有什么是可以测试盗墓贼实力的?

    总不能在里面放几只粽子吧?

    如果真是风水知识的话,这是许天川的强项;如果是关于一些机关的话,则是刑常的强项。

    对于许天川来说,问题应该并不是很大。

    其他人也是看着阎家祠堂的这座天保祠而跃跃欲试,大概有五六十人之多,有三两个人的团队,也有单独行动的。

    因为团队限制三人进入,所以水珠儿就只能留在外面等待了。

    “黄道吉日吉时已到,打开天保祠,敬拜阎家先祖……”

    随着主持司仪的一声喊,天保祠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吱……

    当天保祠的大门打开后,门框上厚厚的一层灰飘落下来,首先在正堂看到一尊明目威严的神像,下面有一个用来放置贡品的红木长案。

    因为正堂大门背对着阳光,而天保祠除了这一扇大门之外又没有窗户,所以里面看起来视线有些昏暗,不仅昏暗,甚至还有点阴凉的感觉。

    正堂供奉的这尊明目威严的神像是天师钟馗。

    天师钟馗大家非常熟悉,从古至今都流传着‘钟馗捉鬼’的典故传说,所以在民间挂钟馗像是辟邪除灾的意思。

    至于下面的红木长案上,放置的贡品则是一些甜品,和一支比成人的手腕还要粗上一些的桃木笔。

    看来这个天保祠是用来供奉钟馗的。

    这也比较贴切当地祭祖先,挂钟馗像的民俗。

    只不过许天川站在门口朝着里面扫视了一眼,除了闻到一股很重的霉味之外,还看到到处都落满了灰尘,角落里挂着错综复杂的蛛网。

    显然,这个天保祠通风情况并不是很好,并且最少有好几年没有开门了,所以空气不流通才会导致霉味很重,并且从四处落着厚厚的灰尘和蛛网来看,也已经很久没搭理了。

    这倒是有点不符合常理了啊。

    阎家对于祖祠这么重视,怎么会没人搭理,任凭尘埃堆积?

    “请进入天保祠,按照阎家祖规,为保阎家世代昌盛,此门一轮开一次,一次开一炷香时间,进入者只能从虚门而出。”

    主持司仪再次看着众人神情严肃的说道。

    此话一出,现场瞬间就肃静了下来,并且表情微变。

    一轮代表着什么?

    一轮代表的是十二年。

    也就是说,这天保祠的门十二年才开一次,距上次开门也是十二年,所以里面才堆满灰尘和蛛网。

    而且每次开门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代表着半个小时,如果进入者无法找到虚门出去的话,那就要在里面被困十二年。

    言下之意就是,找不到虚门,就要被困死在里面。

    这个测试是有生命危险的。

    看着寂静的现场,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阎关山这时开口说道:“你们现在只有一炷香的考虑时间,距离关门之前如果不进去的话,就代表着主动放弃这次的阎家祖祠祭练机会!”

    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足够思考人生的。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里面还是有胆大的,在阎关山的话音刚落,直接就迈步进了天保祠内。

    毕竟这可是两万大洋的巨大金钱诱惑,通过测试之后,还能和阎关山同行去寻找大墓!

    有人开了个头之后,立即就又有人开始跟着陆陆续续的进入,不过脸上的表情要严肃凝重了许多。

    许天川和焦三还有刑常三人默契的相互对望了一眼。

    “啊……啊……”

    也就是这时,突然从天保祠内传来一声歇斯底的惨叫声。

    这惨叫声极其尖锐,在天保祠内回响。

    原本正要前脚踏入天保祠门槛的一人在听到这声凄厉的惨叫声后,下意识的又将踏进门槛的脚给缩了回来,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外面的所有人也都听着里面的这声惨叫声懵逼了。

    单单是听这声音,都感觉到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并且这惨叫声仅仅只是持续了几声之后,就彻底消失,很有可能是死过去了。

    这可才刚刚进去连两分钟都不到啊。

    诡异的气氛再次笼罩下来。

    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这天保祠的不简单,包括许天川在内。

    “大家不要惊慌,我们阎家祖先只善待有能力之人,如果能力有限,那就还是请回吧。”

    阎关山看着众人的目光中闪过几分深邃,但又转瞬即逝。

    还真就有些人转了转眼珠子,在内心思考了一下,最后选择知难而退,带着几分对自己不自信的转身离开。

    许天川这时微微翘起嘴角淡淡一笑。

    越是这样,反倒是越能勾起内心的好奇。

    来都来了,那当然要见识一下他们阎家的这个祖祠到底有多牛叉。

    “进!”

    许天川给焦三和刑常一个笃定坚毅的眼神,直接大步进入天保祠。

    焦三和刑常也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

    而在许天川三人进去之后,远处阎关山看着三人的背影,微微眯了一下。

    “许掌柜,我怎么总感觉阎关山好像看着我们的眼神有点不太一样啊。”

    进入天保祠后,焦三在许天川身边小声的嘀咕道。

    “因为请柬是他亲自发出去的,总人并不多,他的请柬都给过谁,应该全部都记得,所以阎关山已经发现我们是偷偷混进来的了。”

    许天川笃定的说道。

    “啊?”

    焦三诧异的啊了一声。

    “我也感觉阎关山看我们的眼神不对劲儿,只是没有拆穿我们,应该是想要通过这个测试来看看我们有没有实力。”

    刑常跟着说了一句,看来阎关山刚才看着众人的眼神,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小常子说的没错,只要能从这里出去,一切好说!”

    说话的同时,许天川进入天保祠后,立即谨慎的朝着四周看去。

    进入天保祠内部之后,许天川立即就看出了不寻常之处。

    天保祠供奉钟馗像的正堂两侧有总共四个偏门,所有的门都是圆拱形的。

    另外许天川还诧异的发现,这天保祠并不是从外面看到的木质结构,里面有很多地方和墙壁都砌着大理石,用的也都是糯米混合粘料,这种粘料通常用用作于古墓的建造上,而用在地面上的建筑,还真的是少见。

    “许掌柜,这里居然有四个门,我怎么看这四个门有点像是古墓的偏室和耳室的味道?”

    焦三同样看着左右两边的四个门,好奇的在嘴边嘀咕道。

    许天川点了点头,这几个门的建造风格,确实跟古墓的偏门和耳室很像。

    普通的民居不可能会以这种格局来建造,虽然古人非常看中死既是生但这里面也是有着很多讲究的,毕竟一个是阳宅,一个是阴宅。即便是祖祠也应该按照阳宅来建造。

    但话又说回来了阎关山是凭借着盗墓发家的,将祖祠的结构按照古墓来建造,也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但凡事必有因果,就算是将这个天保祠按照古墓的形式而建造,也绝对有着其中的目的。

    至于测试,必然不是主要目的。

    因为刚才都说了,天保祠一轮十二年才开一次门,十二年前,阎关山压根儿都不知道镇魂族古墓,肯定也没有想到什么测试一说。

    “许掌柜,有看出什么名堂吗?”

    焦三看着许天川小声的探问了一句。

    同时看着不少人也正在对这四个门进行仔细的研究,有拿着罗盘来推算的,还有直接拿着寻龙尺来精确定位导航的,总之五花八门,就像是八仙过海,在各显神通,然后经过一番的推算之后,这两侧的四个门都有人进入,由此也可以见得,他们推算的方向都不一样。

    与此同时,刑常从衣袖里拿出一粒铁珠,用来飞射到左侧的一面大理石墙壁上,然后仔细的去听回响,通过回响来判断整个天保祠的大概格局。

    “刑爷,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机关?”

    焦三立即凝锁着眉头,看着一脸凝肃表情的刑常问道。

    刑常摇了摇头:“这不是普通的祠堂,墙壁用的大理石垒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

    这意思就是单凭着回响,是没发现进行精准确定了。

    既然不能精确,自然就不能轻易下判定。

    “奇门八卦!”

    这时许天川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风水罗盘,对照着方向表情笃定的说道。

    “奇门八卦?”

    “奇门八卦?”

    刑常和焦三同时扭头看向许天川手中的罗盘。

    听这语气,看来许天川是已经看出什么来了。

    说到奇门八卦,这可是许天川最为擅长的。

    的确,掌握着风水大百科全知识的许天川最为擅长的就是这个。

    并且刚开始的时候,许天川就看出了些端倪。

    “许掌柜,这两侧的四个门有什么讲究?”

    焦三立刻迫不及待的探问道。

    但是因为旁边的人很多,所以特意的压低了些声音。

    许天川又凝锁着眉头看了看两侧的四个门,说道:“这个天保祠是根据奇门八卦而建,正门面朝西南,在奇门遁甲中代表的是死门,死门为三大凶门之一,不利吉事,只宜吊死送伤,捕猎杀生……”

    话说到这儿,焦三顿时虎躯一震:“他奶奶的,将主门设为八门中的死门,这等于说是阎关山明白着想让进入天保祠的人都死在里面咯?”

    许天川淡淡的点了点头,从这里进入,代表的确实是凶兆。

    而且按照正常的思维,肯定首先都会想到这一点。

    但是之前说了,阎家建造这座天保祠已经有好几十年,甚至是近百年的历史,当时建造之初,并不是以此为目的。

    “准确的说,并不是想让进入天保祠的人都死在里面……”

    许天川开口淡淡的说道。

    “而是想让进入古墓的人都死在里面!”

    许天川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刑常立即跟着说了一句。

    许天川立即笑着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焦三微蹙着眉头,听着许天川和刑常一人一句,有点懵逼,但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顿时惊呼道:“许掌柜,你的意思是,这个天保祠是按照一个古墓的格局来建造的?而这个门就相当于是古墓的入口?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就相当于古墓的前室?”

    说话的同时,焦三又猛地抬头看向正前方供奉的钟馗像。

    咔!

    许天川伸手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这天保祠将一座古墓的建造格局一比一的复刻了出来!所以说,我们现在完全就可以当做是进入了一座古墓里。”

    许天川看着焦三微微笑道。

    “古墓?”

    一说起古墓,这可是众人对口的专业。

    “许掌柜,那你有没有看出这……是一座什么墓?”

    焦三又看着许天川把声音压得很低,小声的问道。

    “因为除了建造格局之外,没有任何关于古墓的痕迹,所以无法判定年代,只能确定这个建造格局绝对是个凶墓,这也是为什么正堂上方会供奉一尊钟馗像,就是为了避凶镇煞的。

    虽然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古墓,肯定也没有存放尸体,但是以这个格局而建,在风水学上来说,同样也会集煞,会严重的影响到阎家祖祠的风水运转,所以就需要供奉一个钟馗像来挡住煞气,避免影响到祠堂!”

    许天川一脸认真的说道。

    但是焦三听到这,就更加迷糊和懵逼了:“许掌柜,我总感觉,这前后有点矛盾啊,既然这么建造会集煞,为什么还要建造出来,然后再用钟馗来挡煞,这不就等同于是先给自己捅一刀,然后再给自己的伤口抹点药吗?图个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