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诅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

第十五章 妈妈!这就是天堂吗?

    当陈宇熟悉了所有经营香烟的环节后,女老板琦姐就出门了。

    说是给他找学校去。

    这过程肯定不会太顺利。

    因为距离高考只剩下32天,各大高中都在有意的筛掉差生,以保证大学录取率。

    明年经费的高低,主要就看这数据呢……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目送琦姐离去的背影,陈宇感叹着,从书包内掏出那个小本本,打开第一页,将【香烟店老板娘】的那行文字划掉。

    随后躺靠在老板椅上,敲着二郎腿,用女老板的平板电脑看起了电影。

    【懒惰中:劲气+2】

    【懒惰中:劲气+1】

    光看不过瘾,他下意识掏出兜里的红塔山,发现只剩下区区几根了,没舍得抽。

    左右观察,见到一旁的烟灰缸里,有十几根琦姐剩下的烟屁股,开心极了,果断找来火机点燃了五根,塞进嘴里。

    琦姐是有钱人,不比陈宇,每支烟屁股都留下不少。

    有些甚至只吸了一小半。

    “嘶”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43】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肺部健康+1;身体健康+1;体质+2;免疫力+1;寿命+1】

    “呼……”

    眯着眼吐出烟雾,陈宇又见到桌上有一瓶打开过的可乐饮料,拿起晃了晃,发现根本没喝,便痛快的饮了一大口。

    “咕噜。”

    【饮入未知液体:骨骼坚韧+1;健康+1】

    “嘶……”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49】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肺部健康+2;身体健康+1;体质+1;免疫力+2】

    “咕噜。”

    【引入未知液体:骨骼坚韧+1】

    【懒惰中:劲气+2】

    “真不错。”

    “这里真不错。”

    ……

    同一时间,琦姐已经迎着夏季傍晚的炎热,汗流浃背的来到青城市一中,走进教导处,给主任敬上一盒烟。

    香烟可是个好东西。

    教导主任立刻露出笑脸。

    但得知琦姐的请求后,迟疑了。

    他点进教育后台网站,发现陈宇是因为吸烟导致被开除,连连摇头:“这不行,我们一中不能要。”

    “再商量商量?”

    “不行不行不行。一中不接受问题学生,这是原则性问题……”

    ……

    香烟店内。

    陈宇用手机外卖点了一份麻辣小龙虾。

    抽着烟,看着电影,喝着可乐,吃着小龙虾。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44】

    【饮入未知液体:骨骼坚韧+1】

    【懒惰中:劲气+1】

    “这家的小龙虾好吃,够辣。对了,虾头应该也能吃……”

    【摄入不健康食物:健康+1】

    “斯哈!”

    “爽。”

    ……

    青城市第三高级中学,教导处。

    “主任,您通融通融。”

    “不行,你去其他学校看看吧。我三中不是垃圾站。”

    “主任……”

    “我还有其他工作,谢谢……”

    走出三中校门,琦姐又热又饿,但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决定趁着高中管理层下班前,再找一家学校……

    ……

    香烟店内。

    到了晚饭的时间,陈宇又买来一份米线,一罐冰可乐,手中平板电脑运行的是“王者荣耀”游戏。

    一边玩、一边吃、一边喝、一边吸。

    “啊……”

    “敬自由!”

    ……

    晚八点,女老板精疲力竭回来的时候,陈宇早已“吃饿喝渴”,将办公桌收拾的干干净净,老老实实坐着。

    “琦姐,回来了啊。”陈宇起身迎接。

    “嗯。”琦姐疲惫的坐在老板椅上:“这一下午你干嘛了?”

    “修炼。”陈宇回答:“我知道自己天赋不好,所以每时每刻不能放下修炼。除了勤奋,我一无所有。”

    点点头,琦姐略感欣慰。

    能帮助一个上进的好学生,累一点也不算什么……

    “那你为什么还要抽烟。”

    “抽烟,也算我修炼的一部分吧……”

    “缓解压力吗?”琦姐看到桌上的烟灰缸:“烟头你都清理了?”

    “对。”

    “挺不错,对得起我折腾的这几圈。”

    “有结果了吗?”陈宇问。

    “没有。”琦姐点上一根香烟:“你因为吸烟被开除,一、三、四中都不接收你。明后天,只能找找差一点的高中了。”

    “高中差点无所谓,可以参加高考就行。”

    “呦。你还对自己实力挺有信心?”

    说着,琦姐伸手,直接摸在了陈宇的腹部,感受到丹田内旋转的劲气,诧异:“这么大?”

    “有多大?”

    “接近0.4级武者的程度了。”收回手,琦姐上下打量陈宇:“再努努力,有可能考上个大专。复读一年,说不定大学也有机会。二中不应该把你开除啊?”

    陈宇摊手:“perhaps this is the life……(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琦姐:“……”

    ……

    晚上九点。

    香烟店准时歇业。

    将代表营业的牌匾等关掉,琦姐对陈宇说道:“走,带你吃饭去。”

    陈宇:“我就不去了。你去吧,现在没心情吃……嗝。”

    “……”

    “我和正常人不太一样,越饿越打嗝。”

    “……那你都饿的打嗝了,更应该吃饭了。”琦姐推开店门,催促:“快点跟我走。不就是上学这点事吗?说给你办,就一定能办成。”

    “可是……”

    “营养不良,高考擂台上你能打过谁?”

    “好吧。”陈宇勉为其难的点头:“我就吃一点……”

    到了餐馆。

    陈宇真就像他所说的,只吃了一点点。

    没办法。

    越吃越饿。

    再吃下去还要不要命了?

    而琦姐看在眼里,以为陈宇仍在担忧上学的事情,三十七岁妇女的母爱有些泛滥。

    ‘这孩子。’

    ‘怪可怜的……’

    吃完饭,回到香烟店。

    获得了女老板好感度+20的陈宇,被告知可以随意使用浴室和厨房。

    渴了、饿了,冰箱内的零食与饮料也可以随便拿。

    陈宇很感动。

    当夜就抱回了七八罐冰可乐。

    三包薯片。

    两袋酸梅干……

    躺在自己房间的折叠床上,他刷着B站、玩着Swith、喝着可乐,吃着薯片,抽着红塔山。

    飘飘欲仙。

    乐不思蜀。

    “妈妈……”

    “这就是天堂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