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许仙不是剑仙 我为谪仙人

第27章 局势混乱的修罗城

    临近太阳落日。

    许仙坐在楼顶天台的边缘,双脚悬空的晃来晃去,眺望着远方正在倒塌的楼房,者是从地底重新钻出的崭新建筑。

    小青的目光中已经不再拥有惊讶,却还是对任何东西都充满了好奇。

    而孙冉在一旁烤肉的同时,还不忘说道:“修罗城的任何建筑都是活的,但也有着相应的寿命。

    地水风火四劫是一个轮回。

    任何建筑经历过四劫以后,都将化为一片废墟,并会有新的建筑从地底生出。”

    说着,孙冉抚了抚帽檐,轻笑道:“也正是那些新生的建筑物内,才能让我们寻找到足够生存的物资。”

    小青看着孙冉不断为烤肉增加调料,便忍不住嗅了嗅小鼻子,回头笑道:“好香……

    不过孙姑娘,咱们脚下的这座楼,还能挺多长时间?”

    “两劫已过,大致能再挺过一次风劫,可在火劫来临之时,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比较新的楼房,否则这座楼房就会化为废墟。”孙冉指了指落日下那些正在倒塌的楼房,无奈道。

    “地水风火四劫,每隔多久出现一次?”许仙缓缓站起身来,疑惑道。

    “没有规律,如果时间很长,那我们就能享受一段安宁,只是物资也会缺少,如果时间间隔较短,那物资虽说是够了,可单单面对四劫的威胁,很多人就会活不下去。”孙冉叹了口气。

    只要在修罗城里活着,就要不停面对各种各样的威胁,让人不断的疲于奔波。

    没有一个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那条快咬到尾巴的蛇,又是什么?”许仙伸手指去。

    孙冉的目光变得谨慎许多,沉声道:“传闻那条永不链接的衔尾蛇,就是诞生地水风火四劫的源头,里面生存着无法计数的鬼怪……”

    “不提那个,你们还是快来吃我的孙氏秘制烤肉吧。”

    “嘿嘿,保证你们两个古人从未吃到过。”

    “哼,那就让本姑娘看看你的本事。”小青傲娇的抬起头,便颇为赏脸的拿起一串烤肉,当其瞄了眼许仙的吃法,便已然学会撸串的正确方式。

    那就是,嘴上一咬,竹签一拽,一串烤肉搞定。

    一时之间,

    天台上便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

    深夜。

    许仙那件才刚抢过来的房间内,小青一屁股就躺在床上,丝毫不曾理会站在一旁的许仙。

    而孙冉的确邀请过小青过去……

    可在这种到处都充满危机的环境下,小青自然和许仙要更亲近一些。

    没有理去和一位刚认识的朋友住在一起。

    一旁,

    许仙没好气的看了眼他,撇嘴道:“你就不知道自己出去抢个房间住,自食其力懂不懂?”

    “呸。”小青嘟囔一声,也不看他,便就转过身,面相墙壁。

    许书生坐在床上叹了口气。

    足足过了许久以后。

    小青就隐约察觉到后面有人在摸自己的头发……

    一时之间,

    小青的身体一紧,可伴随着她忍不住晃了晃头,想要挣脱……

    叮铃铃,

    她就发现自己的头发上,似乎是被系了一个青铜小铃铛。

    这一刻,

    小青坐起身,将系在青丝上的小铃铛拿在手中瞧了一眼,纳闷的抬起头:“这不是你头发上的小铃铛吗?”

    “嗯,等你出去以后再还我。”许仙轻声道。

    “这是法宝?”

    “对啊。”

    “我都没有法力了,这法宝給我又有什么用。”

    “瞧瞧你那智商,要是需要法力的话,我把它给你干嘛?”许仙伸手戳了戳小青的脑门,忍不住翻个白眼。

    小青盘膝坐在床上,被手指戳的直噘嘴,却还是不信道:“真的假的,这东西能管用?

    传闻那地水风火四劫可厉害了。”

    “哎,修罗城就算没了,这东西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你快睡觉吧。”

    “哼,我不信,除非你告诉我这小铃铛是什么?”小青不依不饶,死活不让许仙离开。

    许书生挑了挑眉,便直言道:“东皇钟,信不信由你……”

    小青面无表情,还东皇钟……你可真能吹。

    东皇钟又名混沌钟,它和太极图、盘古幡,并列为三大开天至宝,又名三大先天至宝。

    也因它是东皇太一的伴生神器,才有了东皇钟的称呼。

    可不信归不信。

    但这小铃铛却从很早以前就被系在许仙的头发丝上了。

    虽说此物肯定算不上什么东皇钟,那也能保证这是一个护身法宝,算得上是许仙很宝贵的东西。

    念及于此。

    小青便美滋滋的拿着小铃铛瞧了会,她又看向一旁打坐的许仙问道:“姐夫,姐夫……”

    “干嘛?”

    “你是不是喜欢我呀?”小青伸出一只白嫩的小脚丫踹在他的身上。

    许仙低头瞥了眼那白嫩的小脚丫,又顺着那条修长的美腿往上瞄……

    当他瞧见小青那纤细的雪白腰肢以后,他不再向上看去,反倒是果断的闭上眼睛,不想搭理。

    他在思考问题,就是该如何离开此地。

    可惜,

    他越是不想搭理。

    小青就越是得寸进尺,甚至还用那只小脚搭在他的腿上,用玉趾灵活的挠着他的肋骨……

    唰

    许仙睁开眼睛,一把握住她那只玉脚。

    小青不服,就想往外抽拽。

    可眼见着力气不够,根本无法寸动,就将另一只玉脚伸过来继续挠着……

    最终,

    许仙一手握住一只小脚丫。

    “你放开。”

    “你老实点我就放开。”

    “嗯……”

    三息后。

    “你还来嘚瑟?”许仙瞥了眼又伸过来的小脚丫,一把抓住就开始挠脚心。

    “别别别……姐夫,姐夫……你别挠了……”小青还没坚持几秒钟,便不断央求着认输。

    许仙再次松开手,目光看向窗外的那条衔尾蛇,若有所思。

    然而,

    小青那对玉足却又是悄咪咪的伸过来……

    许仙转头瞥了她一眼。

    小青则轻咳道:“姐夫,你能握住我的脚,但不挠我脚心嘛,我有点冷……”

    “那你不穿衣服?”许仙将身上的衣衫丢过去。

    小青乖巧的将衣衫披在身上,还是将那对玉足搭在他的腿上,并不断丢眼神让其握住。

    就酱,

    许仙将那对小脚丫抱在怀里。

    “姐夫…”

    “嗯?”

    “我的小脚丫软吗?”

    Duang……

    许仙把那对小脚丫扔在床上。

    小青却嘿嘿一笑,又将那对玉足搭在他腿上,并抱着衣服轻哼道:“我记得你特别喜欢摸我姐姐的……”

    “我没有……”

    “那我刚才让你抱住我的脚,也没让你摸呀,可你却又揉又摸的……”

    “小青女侠。”许仙咬牙切齿的看过去:“你不是冷嘛,你不是困嘛,你就不能安静的睡会觉?”

    “哼,睡就睡。”小青冷哼一声,便从宽大的衣衫下抽出一条青色布条,还丢在许仙的腿上。

    “…………”许书生面无表情。

    这是啥?

    这是小青的裹胸布?

    你真的,太过分了。

    许仙将其扔到一旁,强行忍住心中的诸多杂念。

    虽说他曾对小青有过不轨之心。

    但有小心思和发生实际行动,这两者是有差距的。

    最关键的就是,小青在感情这方面,多少还是有些懵懂……

    她对自己看似是做出过很多勾引举动,却也都是出自对于他和小白之间的嫉妒成分。

    虽说小姨子好,小姨子妙,小姨子乖乖叫……

    咳。

    但人不能,至少不该…

    想着,

    小青又突然转过身,将面孔对准许仙,并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瞧着他。

    “你又要干嘛?”

    “姐夫,你和姐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

    “啥都不做。”

    “我不信,自从姐姐跟你在一起以后,就很少跟我睡觉了,还不让我摸她的胸,可我明明瞧见你摸过我姐姐的……”说着,小青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并揉了揉。

    许书生深吸一口气,暗道一声我的小祖宗,你是真会啊。

    “姐夫……”

    “又干嘛?”许仙转过头去,不想搭理。

    “要不然你摸摸我的?”

    “我不想。”

    “不,你想。”

    “呸,你别搁着诬赖正人君子。”

    “你就摸摸呗,反正我又不和我姐说……”

    “………”许仙陷入沉思。

    这叫什么?

    这是赤果果的勾引啊。

    但有一说一。

    一个足足数百年的蛇妖,若是对这种事情都不了解,总归是少了点什么。

    可她是小白的妹妹啊。

    许仙的心中在疯狂挣扎……

    也就在这时,

    小青却握住他的大手,并缓缓的将其放在一座坚挺的山峦之上。

    虽说隔着衣服,

    可这一刻。

    许书生的心中多少是有些崩溃的,而那只手也同样失去了控制。

    乃至于,

    随着时间的推移。

    当小青的脸色略带潮红,并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许仙以后。

    两者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最终。

    小青默默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似乎在期待什么。

    而许仙看着她那樱桃小嘴,在深吸一口气以后,便轻轻的吻了上去。

    嘤~

    …………

    清晨。

    小青抱着衣服靠在墙上,眨着眼睛看向坐在一旁的许仙,轻声道:“姐夫,亲嘴会生小孩子吗?”

    “不会……”

    “那什么才会?”

    “日后再说。”许仙抽了抽嘴角。

    面对这条懵懂无知的小妖精,许书生终究是没把事情做到底。

    一番字面意义的蛇吻过后。

    许仙就打坐了一夜。

    而当小青还要说点什么的时候。

    砰砰砰

    敲门上响起。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该出去寻找生活物资了。”

    嘎吱。

    许仙起身推开门。

    孙姑娘顺着缝隙搭眼一瞧,就瞧见了刚从床上穿好衣服的小青。

    “嘶……”孙冉倒吸一口凉气,她看了眼许仙,又看了眼小青,来回扫了好多遍。

    而许书生则面无表情的瞥了眼她,挑眉道:“瞧够了?”

    “够了够了……”孙冉不敢多说什么,心中只能大喊神话故事信不得。

    不过两者的房间就处于隔壁的位置,昨儿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啊?

    毕竟避难所的隔音,实在没有多好。

    难道说,

    孙冉上下打量了眼许仙,这只过于英俊的许汉文,莫非在某方面不太行?

    可惜,没试过,不能太肯定。

    就这样,

    三者在离开避难所以后,便出门寻找物资。

    一路上,

    她还不断介绍着修罗城的几方势力。

    “这座城能被称之为修罗城,主要这座城市里有着一个修罗门,其内有个带头的被称罗刹公主,传闻这修罗门上下都是修罗族,男丑女美,可我没怎么见到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除此之外,就是你们昨天碰到的那个牛头人,则属于修罗城的一个外来势力,名为牛头人帮,名字是很奇怪,但里面还真就全是牛头人,并和修罗门常年对立。”

    孙冉说到这里,便感慨道:“修罗门和牛头人帮的实力很强,甚至在双方首领的支撑下,可以还算轻松的扛过地水风火四劫。

    可他们从不招收其余妖怪、人类等等。

    而他们就好像天生敌对一样,时不时就会约战,并打的不可开交。

    就算在修罗城的老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对立了多少年,又打了多少年。”

    “罗刹公主?牛头人帮?”

    许仙若有所思。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在南疆碰到的那个平天妖尊。

    最初的时候,

    许书生没想过平天妖尊的含义,可当他和卞庄凑到一起,闲来无事聊着的时候,就从其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

    那就是‘平天妖’这种称号,在整个三界之中的所有妖族里,唯有牛魔王的子嗣才能起这种名号。

    许仙还曾问过卞庄,牛魔王是不是也转世重生了。

    但卞庄却摇了摇头,并说那老牛没转世重生。

    但自从西游结束后,牛魔王似乎也消失在三界之内,好像是由于感情问题,导致铁扇公主回了娘家,他就跟着找去了。

    直至卞庄从天庭转世重生,三界内也不曾有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的消息。

    “修罗道、修罗城、修罗门、罗刹公主、牛头人帮?”

    “槽。”许仙抽了抽嘴角,这尼玛就离谱。

    若是推测的没错。

    这修罗城……搞不好就是铁扇公主的娘家,牛头人帮则是牛魔王建立的帮派。

    两者常年打打杀杀,还能扛过地水风火四劫,兴许就是人家夫妻俩闹矛盾,所引起的某些小争执。

    反正手下人死就死了,兴许这两尊大神的看的还很开心。

    至于到底是什么感情矛盾……

    有一说一,

    牛魔王的子嗣是真的不少,凡间界都有个平天妖尊,那凡间界之外又岂能没有他的孩子?

    如果说红孩儿是铁扇公主和牛魔王的子嗣,属于嫡系!

    可其他敢自称牛魔王子孙的牛妖……是从哪冒出来的?

    很显然啊。

    除了被猴子打死的玉面狐狸,牛魔王肯定不止那一个小妾,否则他老牛家的人丁怎么会如此兴旺?

    最关键的就是,

    铁扇公主没事闲的就要回娘家,总得有个理由吧?

    这一刻。

    许仙大致找到了离开修罗城的办法。

    那就是,找到牛魔王或者铁扇公主。

    但问题来了。

    这两位的境界,可曾被封印?

    还有的就是……

    红孩儿是观音菩萨的童子。

    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多少也和西方教沾亲带故,否者不至于将修罗道当成自己家。

    也就在这时。

    一队骑着机车的牛头人从街道上驶过,并有一个巨大的横幅随风飘荡。

    正面写到:交出许仙,物资万斤,酒水千瓶!

    反面写到:不交许仙,四劫未至,将你踏平!

    同时,某个大喇叭也在持续喊道:“交出许仙。”

    “交出许仙。”

    “交出许仙。”

    这一刻。

    孙冉目瞪口呆。

    许仙则陷入了沉思。

    不用想了。

    牛魔王的确和地藏菩萨做了一些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