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术师手册 听日

第264章 再见啦

    惑魔?

    她的名字叫做惑魔吗……索妮娅这般想着,身体却已经动起来,跟着白丝少女快速穿越原野。

    虽然突然被拉进这古怪的地方,但村姑的心情迅速平复,因为她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肯定是观者搞的鬼。

    明明自己已经跟观者说过好多遍,搞事之前记得跟她说一声,然而观者跟索妮娅一样,在让人失望这方面从不让人失望。

    因此红发剑姬的心情很平静,反正观者又不会害她,这份奇遇必定会为她带来好处。

    但问题是她正要跟缇妲进行首席战,现在她被拉入这里,那现实里的自己会不会因此凝滞?

    如果自己不动了,特洛赞教授应该会立刻中断比赛保护我,但很有可能直接判我败北总不可能接着奏乐接着舞,让大家一起等我醒来,特洛赞教授没有这种厚脸皮。

    毕竟学生状态出问题是学生自己的事,这种事故术师经常遇到,别的不说,譬如在虚境死亡就会大幅影响现实状态。

    难道术师在虚境里浪死了,可以用状态不好这个借口来延迟比赛吗?不可能,大家只会觉得‘为什么别人没死就你死了?肯定是你有问题’。

    状态管理可是术师很重要的一环,遇到重要赛事前还进行虚境探索,就跟吃了泻药还坐长途公交一样,后果自负。

    但索妮娅是第一次代表学校出战,而且还是首席战,就在开战前这么拉胯,回去后她都想象得出学校论坛里会有多少难听的话了。

    观者啊观者,你怎么非要这个时候搞事,你肯定知道我今晚要参加很重要的比赛啊……

    就在这时候,索妮娅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她在首席战上这样不战而败,学校肯定会对她很失望,甚至会影响今年的高校联赛;如果她没法参加高校联赛,那晚上的时间自然都空出来,可以继续参加虚境探索……

    只需要一点点土壤,猜忌的种子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生根发芽。

    不要责怪村姑想法如此幽暗,如果她的心里没盛装这些恶臭腐烂的污秽,那她去年早就被迦乐世这座城市吃得骨头都不剩了贫困美女大学生这个标签确实会让好人释放善意,但同样也能让坏人心怀歹毒。

    遇到利益受损,第一反应不能是‘对方不是故意的’,而应该是‘对方就是针对我’。因为怀着这个思想觉悟,所以索妮娅入学一年才半分亏都没吃,奖学金没让过,助学金更是挤下所有对手。

    因为她就只剩这一点点东西,再失去就只能出卖自己了。

    本来在这一个月来,索妮娅都快抛弃这种腐臭的思维模式她也讨厌整天这样算计来算计去的自己。

    毕竟整天负能量的人,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

    谁愿意将身边人当坏人看待?谁不愿意周围都是喜欢自己的小天使?

    观者的出现,彻底扭转了索妮娅的人际关系,她不仅仅获得了更好的朋友,也获得了跟高质量朋友交往的资本后者是最重要的,索妮娅现在能放松跟洛依丝蕾欧妮等人来往,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她不担心自己吃亏,更不怕被朋友利用出卖。

    她承受得起被朋友出卖的代价。

    因为可以失去,所以不怕拥有。

    但她承受不起被观者出卖的代价。

    如果,如果真的是观者试图控制她的人生……

    “哎哎,这么快就遇到了啊……”惑魔忽然轻声笑道。

    索妮娅看见原野上忽然出现一个浅浅的水潭,水潭上有一只拿着两把斧头的兽人。他耳朵很大,浑身穿着精钢铠甲,盘腿坐在水潭上,似乎在低头思考什么问题。

    “动手?”索妮娅听到‘自己’提出一个简洁的建议。

    “没必要,这里是影邪龙的常世之国,所有怪物都是影邪龙的眷属,我们一旦动手就会等于敲门告诉这里的主人,有入侵者来了。”

    惑魔瞥了索妮娅一眼:“如果你愿意杀进去,我也不介意,只要别妨碍我完成主人的任务就行。”

    “不然,就老老实实听我的指挥。”惑魔一挥手,她们两人的身影就淡化至透明,再加上这里的轻雾遮掩,几乎完全不可见:“我警告你,别拖我后腿啊,剑魔。”

    “哼。”索妮娅听到‘自己’不屑地笑了笑,似乎没兴趣跟惑魔吵架。

    而此时索妮娅也终于想起这里是哪里常世之国,常世深渊!

    深渊并非是单一种类,而是存在多种衍生区域,譬如在河流区域出现的水道深渊,在城市地底出现的地窟深渊,甚至还有模仿地面建筑风貌的地下城深渊。而且深渊每一层环境都是不一样,譬如第一层是水道深渊,第二层就可能会变成泥潭深渊,出现的怪物也会发生相应变化。

    而常世深渊,正是被誉为‘距离地狱最近的深渊’,只会出现在深渊深层。索妮娅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也是因为常世深渊经常在影视作品里出现。

    作为最接近地狱的深渊,常世被视为亡者从地狱复活的必经之路,而且常世里也是以死灵怪物为主,非常符合人们对地狱的印象。

    目前繁星国度对常世的了解,都是出自传奇法师的记录,因为只有传奇术师才有能力涉足深渊深层,踏入常世之国。至于更多的索妮娅也不了解,毕竟她根本没有探索深渊的计划,对常世所了解的一切都是来源于黛达萝丝主演影剧《常世之国的爱丽丝》、《我不信真心都会被辜负》。

    既然‘我’跟惑魔能探索常世之国,至少说明我们之前已经踏破数层深渊……也就是说,‘我’和惑魔都是传奇术师!?

    不过,‘我’的名字是剑魔吗?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呢……

    索妮娅迅速整理目前的情报,而此时她已经跟着惑魔穿越数个怪物防区。怪物们几乎都孤零零地坐在水潭上,像墓碑一样矗立,他们外表看起来都是各族术师,若不是眼睛嘴巴耳朵都长满了盛放的紫幽花,看起来还蛮正常的。

    忽然,视线一变,她们上一秒还在辽阔的原野,下一秒便看见远处有一座宏伟的宫殿,惑魔声音里有些许喜悦:“就是这里!”

    索妮娅立刻意识到,她应该是被拉入了一段回忆里刚才的变化,明显就是剪掉了她们赶路的无聊片段。

    只有回忆才能进行‘剪辑’这种操作。

    观者为什么要让我看这段回忆……索妮娅跟着惑魔进入宫殿,然而下一秒她就吓得想转身逃跑了。

    “运气不错。”惑魔轻声笑道:“影邪龙在睡觉呢。”

    只见这座占地面积极广的宫殿,几乎所有地方都用来容纳一头黑色的巨龙。它的鳞片呈现玛瑙的光泽,翅膀上镶嵌着紫色的圆球,蜷缩成一团睡在软绵绵的垫子上,但闭眼睡相依然如此狰狞。

    宫殿里开满了紫幽花,有些甚至长到巨龙身上,这并没有为巨龙增添几分大自然的和谐,反倒是显得越加邪异,仿佛巨龙跟花丛互相吞噬。

    按理说索妮娅也杀过龙了,斩下的斩鱼龙龙头垒起来都能成小山,不该看见巨龙就怕。

    但问题是,这条龙也太巨了。

    粗略目测,这条巨龙站起来应该有几十高,光是爪子就能将索妮娅完全盖住,躯壳里的心脏跳动声宛如雷鸣在宫殿里回响。

    索妮娅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生物,已经严重触发她的巨物恐惧症。当体型差距到达一定程度,所有术法都变成弱智的把戏,巨龙只需要踩过来就能碾碎索妮娅这个虫子。

    一只会剑术的虫子,跟其他虫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就是影邪龙吗?可以用知识生物的等级划分吗?它属于完全体还是究极体?

    然而索妮娅发现‘自己’居然握住剑柄,似乎很兴趣打扰影邪龙的优质睡眠。反倒是惑魔伸手阻止她:“都说了,我们不是来动手的,你只是我失败后的保险……看我的吧。”

    只见这位甜美系少女一蹦一跳走到影邪龙面前,甚至跳到影邪龙的鼻梁上,沿着鼻梁走到它的头顶。旁边围观的索妮娅紧张得新怦怦乱跳她此刻有点理解老鼠给猫挂铃铛时是什么心情了。

    然而影邪龙对惑魔的举动却毫无反应,甚至睡得更沉。索妮娅现在也看出来,惑魔似乎在一直施展什么奇迹,将影邪龙的警戒心压制在最低点,甚至是完全无视惑魔的举动。

    然而惑魔走到影邪龙的头顶,忽然伸手插入它的额头,往两边掰开她揭开了影邪龙额头的竖瞳!

    邪恶暗紫的巨大瞳孔暴露在空气中,索妮娅已经紧张得快要麻了,然而影邪龙还是没醒来,竖瞳睡意惺忪地凝视虚空,根本没注意到惑魔。

    “主任说得对,果然已经成熟了……”

    惑魔一边哼歌一边往竖瞳里倒进奇奇怪怪的溶液,索妮娅心感不妙,可惜这里只是一段回忆,索妮娅根本没法阻止她

    “嘿!”

    随着一声娇喝,惑魔双手将影邪龙的竖瞳挖了出来!眼球与神经纤维断裂的声音,宛如红酒开瓶的脆响!

    “嗷”

    剧痛瞬间惊醒了这只沉睡的怪物,光是它发出的龙吼就形成音波冲击,索妮娅感觉自己像是被风术奇迹攻击了一样,更别提吼声宛如雷鸣震爆常世,一时间耳朵里全是回响!

    惑魔轻盈地从影邪龙身上跳下来,先将紫幽龙眼放进透明器皿里保持活度,然后再收入空间装备里,“好,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你的职责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再见啦,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