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山俪

第四百二十三章:失态的周母,冷静的周父

    这时,谢院长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

    “孙老师,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共同决定的,不过这一次确实是小辰的亲姐姐找来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说出去;可根据我的观察,小辰的姐姐恐怕不是一般人,如果她真的下了决心要调查的话,还是很有可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到时候恐怕对小辰更加不好。”

    孙怡愤怒的说道:“就算她是小辰的亲姐姐又怎么样?这么多年她问过小辰吗,管过小辰吗,现在小辰长大了,出息了,她才想起来找?”

    “当年你可是跟我们保证过,说小辰没有亲人,所以我们才放心把他带回来,现在忽然多了个姐姐,还要来跟我们抢儿子,我绝对不会同意,也绝对不会跟她见面,如果她敢来,我就跟她拼了。”

    想到养了二十年的儿子,有可能会被带走,哪怕她曾经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此刻也是化身为彪悍大妈,只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

    “冷静,冷静,老孙,冷静点。”

    周国富虽然也很着急,很愤怒,但他还保持着冷静。

    “谢院长也是看着小辰长大的,她不会害周辰的,而且小辰是我们养大的,这么多年过来了,他跟我们的感情跟亲生的已经没有区别,我们可以不相信其他人,但对小辰,我们一定要有信心,他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在周国富的劝解下,失态的孙怡慢慢的平静下来,想到儿子对自己的孝顺和孺慕之情是做不了假的,宽心了一点。

    见妻子冷静下来,周国富松了口气,然后说道:“先听听谢院长怎么说。”

    福利院那边的谢雅静也是松了口气,心中对周国富非常感激,不愧是大学教授,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能保持冷静。

    “孙老师,我理解你的想法,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是我的过错,我向你们道歉,但周教授说的没错,小辰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这些年他一直都跟你们在一起,你们应该比我更了解。”

    “我承认当初我是有一点私心,想要给小辰找一个更好的归宿,所以才隐瞒了一些信息,当时我是真的以为他的姐姐不会再回来,谁知道过了二十多年,她竟然真的找回来了。”

    “小辰姐姐的态度非常坚决,非要找到小辰,我这边可以不告诉她,但她也一定会再查,迟早会查到,到时候很有可能对小辰产生严重的后果,所以我觉得让你们提前通话交流一下,看是否有可能打消她的想法。”

    谢雅静其实也没有办法,她也是人,也有私心,当初是为了周辰,现在也是如此。

    她努力的隐瞒,就是为了不让周辰有污点,尤其是现在越来越成功,她就更不想让周辰的污点被人知道。

    若是让安迪一直追查下去,这些事情很有可能会被曝光,现在网络那么发达,一个超级富豪的隐私若被曝光的话,很可能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谢雅静把周辰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自然不希望看到周辰出事,所以才不得以找上了周家夫妻。

    孙怡已经失了方寸,只想着有人要跟她抢儿子,想不到其他。

    可周国富不一样,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谢雅静稍微的提点了一下,他也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看似简单的认亲,可因为周辰的身份不一样,极有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

    作为周辰的父亲,他不得不为儿子考虑。

    于是他开口说道:“好,谢院长,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答应跟她通话,不过你跟她说,我们现在不太方便,要等一会。”

    “好,周教授,我现在就跟他们说。”

    说到这里,谢雅静顿了一下,然后又说道:“周教授,孙老师,对不起,这次的意外是我的责任。”

    孙怡这时已经恢复过来,她叹道:“不全是你的问题,若不是你,我们也不会有小辰这么好的儿子,说起来,我们还要感谢你。”

    虽然她对于谢雅静隐瞒的那些事情感到不满,但实际上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并且也做了防备,只是没料到,那位被领养的小女孩,竟然真的会回来,而且还成为了很有本事的人。

    更何况,若不是当初谢雅静有所隐瞒的话,他们还不一定会领养周辰,也不会有这么一个懂事孝顺,有本事有能力的儿子。

    所以,他们其实更多的是应该感谢谢雅静。

    “谢谢,谢谢。”

    谢雅静情不自禁的留下了泪水,虽说当年她对周辰很好,但她对周辰也就好了一段时间。

    可周辰这些年却一直都在帮她,帮福利院,相比起来,当初她的那一点善心,远远比不上周辰带来的回报。

    所以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周辰好,即便是付出再多,她也愿意。

    挂断了电话,谢雅静让人把安迪叫了过来。

    “谢院长,您打过电话了吗?他们怎么说?”

    即便是冷静如安迪,此刻也是万分的紧张,生怕从谢雅静口中得到否定的回答。

    谢雅静点点头,道:“他们同意了,不过现在不太方面,过一会,我会再打过去的,到时候会让你们通话。”

    “谢谢您。”安迪顿时松了口气,随后就是心情激动异常。

    谢雅静表情严肃,又开口说道:“何小姐,我还是那句话,你弟弟他现在真的生活的很好,特别孝顺,也特别有出息,他名牌大学毕业,也有了自己的事业,估计很快也要结婚生子。”

    “就算你是她的姐姐,但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即便是有血缘关系,但毕竟没有相处过,所以我觉得,若是他们真的不愿意的话,你还要想开点,因为做父母的,考虑更多的都是为了孩子;因为小明的过去,是存在着缺陷的,若是被曝光的话,受到影响的也会是他,你明白吗?”

    安迪眉头紧蹙,听谢院长的意思,好像她这个弟弟有点不一般啊。

    “您放心,我找弟弟,只是为了他好,不会影响他。”

    “希望吧。”

    魔都,欢乐颂。

    自从挂了电话,孙怡和周国富都是没有心思再做饭,而是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两人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孙怡忍不住说道:“小辰是我儿子,谁都不能把他抢走,就算是他的亲人,他们也没有履行过养育的义务,他们没有资格跟小辰相认。”

    “老周,你说话啊,有人要来跟我们抢儿子了,你怎么什么话都不说,要把我急死吗?”

    周国富看了妻子一样,叹道:“着急有什么用,着急能把事情解决吗?”

    “那你说怎么办?”

    虽然她平时会管着周国富,可到了这种大事上,她还是会听丈夫的。

    “等会我先跟她通电话,试探一下她,如果可以说服她最好,如果不行,那就走一步看一步。”

    孙怡急道:“怎么能走一步算一步呢?”

    周国富道:“你要对我们的儿子有信心,虽然她是小辰的亲姐姐,可小辰跟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们才是一家人,他心中会有分寸的。”

    孙怡迟疑道:“可,可毕竟是亲姐弟,是有血缘关系的,我还是担心。”

    “你先不要想那么多,马上就到中午了,小辰喊了女朋友回来吃饭,现在怎么弄?”

    孙怡满脸惆怅的说道:“我现在哪还有心思做饭啊,儿子都要没了。”

    “你这人,我们都跟儿子和小关说好了,难不成现在要变卦,这样不守信,让人家孩子怎么看我们?”

    周国富却不满意妻子这样的做法,虽说使出突然,可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最关键的是,他笃定周辰肯定不会舍他们而去,所以心中担忧归担忧,但并不害怕。

    相比较而言,今天周辰要带女朋友回来,这可是关系到儿子的未来和婚姻大事,他更要重视些。

    孙怡哼道:“我没有你那么心大,我就是心静不下来,儿子是我心尖宝贝,要是没有了他,我也不想活了。”

    能做高中老师和年级主任的她,自然不可能笨,但这触动了她心中最大的痛处,所以她哪还能平静的思考问题。

    “你看看你,说话越来越不着调了,我看还不如找儿子商量。”

    周国富就要给周辰打电话,可孙怡却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大声的喊道:“不行,你不能告诉小辰,我不允许。”

    看着都已经开始不太正常的妻子,周国富皱起眉头,骤然喝道:“孙怡,冷静点。”

    孙怡动作一僵,她已经不记得丈夫多长时间没有对她这么凶了,可她并不害怕。

    “我怎么冷静?我也想冷静,可我做不到啊。”

    “你听我说。”

    周国富把妻子按在身边,声音柔和的劝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现在来找他的是他的姐姐,而不是父母,他姐姐就算跟他是亲姐弟,可现在都已经长大了,而且也有她自己的家庭,你真以为她能把咱儿子带走?”

    “话虽如此,可。”

    “谢院长不是已经跟我们说了嘛,他父母都已经不在了,而且周辰已经大了,也不存在抚养权什么的,所以没有人能把咱儿子抢走。”

    “其实反过来想想,若是儿子能多一个亲生姐姐,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前提是,他这个姐姐不是个坏人。”

    “我之所以答应跟她通话,就是想要通过聊天,来确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是个好人,真心想要弟弟好,让儿子跟她相认其实也没什么,可若她是别有用心,那我绝对不会让儿子跟她相认,哪怕是拼了我这条命。”

    周国富语气非常坚定,他很自信自己对周辰的教育,他儿子绝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他不担心儿子跟他姐姐相认,担心的反而是那个女人是不是别有用心。

    毕竟儿子现在身份非同寻常,若是有人知道了些什么,想要从周辰身上捞好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

    孙怡吃惊的看着丈夫,丈夫的豁达让她不是很理解。

    周国富点点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想要跟儿子商量商量。”

    孙怡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不行,最起码现在不行,还是等我们跟那个女的聊过再说吧,若是我们能说服她,也就不用再告诉儿子。”

    “也行,那就这么决定了。”

    周国富见妻子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也是松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作为枕边人,他当然清楚自己妻子心中的刺。

    尤其是刚把周辰领回来的前几年,孙怡经常半夜做梦惊醒,说有人要抢她儿子,虽说没有给她造成太大的影响,但也一直是心中的一根刺。

    时隔多年,这根刺再次冒了出来,她会失态疯狂也很正常。

    “那中午的见面?”

    孙怡道:“可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做饭,而且我现在这个状态,很难平静下来,若是在见面的时候出个什么问题,岂不是让小辰为难吗。”

    周国富一想也是,妻子心中记挂着这件事,确实不太容易保持平静。

    “那我跟儿子说,把见面稍微推推?”

    “嗯,你打电话跟小辰,就说我心脏不太舒服,还有点高血压。”

    “行,那你先坐着,我去打电话。”

    周辰此刻已经在往家里走,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母亲不舒服,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追问原因。

    听到父亲含糊其辞的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了,他更加担心。

    “那爸,你们先在家等着我,我回去给我妈看看。”

    “午饭吗,我会跟关关说的,没事,她会理解的,我妈的身体最重要。”

    “我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到家,你们别乱走啊。”

    周国富挂了电话,回到客厅对孙怡说道:“儿子正在赶回来,他说会跟小关说明的,让我们不用担心。”

    孙怡一听,顿时急了:“什么?小辰已经回来了?那等会我们怎么打电话?”

    “别急,小辰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到家,我们先跟那个女的通电话,在他回来之前说完。”

    “能行吗?”

    “没问题,等会我来说,你别插嘴。”

    周国富生怕妻子心急,说了不好听的话,于是提前打了招呼。